惊人的经济掠夺(1)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不但造谣诬陷、重刑诬判、毒杀虐杀法轮功学员,还进行疯狂的经济掠夺,包括:(1)直接掠夺,即抢劫和绑票,抄家抢劫(实际为打家劫舍),砸毁物品,冻结账户,查封冻结,霸占没收房产等;(2)敲诈勒索,巨额罚款;(3)截断生计,全方位截断法轮功学员的一切经济来源。中共经济迫害规模空前巨大,损失难以估量,程度之深,性质之恶劣,令人触目惊心。

“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就是要使他们倾家荡产”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吉林省松原市国保大队警察在法轮功学员许鹏家没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将他家中物品、现金、父母的工资存折等,包括秋菜、土豆和大葱,洗劫一空,家人找到国保大队索要存折和物品,质问为何拿私人物品,马队长说:“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就是要使他们倾家荡产,长春、松原哪都知道,都一样。”

中共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疯狂的经济掠夺印证了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揭示的中共九大基因之一:“抢”。“抢”,不但是中共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共匪心照不宣的生财之道。

目录:
引言 “上面有指示,对法轮功就是要使他们倾家荡产”
1.打家劫舍
1.1 抢劫现金、存折、支票、银行卡
1.2 抢家产
1.2.1 开车“搬家”洗劫家产
1.2.2 抢粮
1.2.3 抢房、毁房、扣房照
1.2.4 抢车
1.3 为掩盖罪恶而抢
1.4 如此“共产”
2.敲诈勒索
2.1 “没有你们法轮功,我们吃什么?!”
2.2 不拿钱就关押、虐杀、强抢强扣
2.3 共匪比绑票、劫道的还狠毒
2.3.1 株连敲诈亲友
2.3.2 绑票勒索,骗钱不放人
3.截断生计
3.1 毁坏田园生计
3.2 剥夺创业经商权利
3.3 家业(家庭生计)因迫害而荒废
3.4 降级降薪、扣发停发工资、剥夺养老金
3.4.1 降级降薪、扣发停发工资
3.4.2 剥夺养老金(退休金)
4.可怕的天惩——钱再多也救不了命
4.1 打家劫舍的恶报
4.2 敲诈勒索的恶报
4.3 截断他人生计的恶报
结束语:谁倾家荡产
附录 法轮功学员被中共不法人员抢劫的部份物品

1. 打家劫舍

抄家抢劫(打家劫舍)是中共不法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私人财物最直接、最野蛮的掠夺。一方面将个人合法物品作为所谓罪证,以此对法轮功学员枉法裁判、加重迫害;另一方面,假借抄家之名公然对现金、银行卡、存折及其它有价值的物品甚至私家车、私人商铺等个人名下资产明目张胆的抢夺、占有。

山东省济宁市中区公安局科长郭洪涛,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的三年中,仅非法抄家就达数百次,掠夺大量财产,折合金额上千万元。抄家如入无人之境,不出示任何证件,不给出任何理由,进门就翻,利用恐吓、威逼、诱骗等流氓手段向法轮功学员家人及单位吃、拿、卡、要,最多一家被查抄十余次,勒索的数目更是无法统计。

在这场群体灭绝性迫害中,如郭洪涛般的中共劫匪、蛀虫比比皆是。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都遭非法抄家,被抢走财物无计其数,甚至家被洗劫一空,抢不走的东西全部砸烂、砸碎。共匪的祖宗,流氓无产者在“巴黎公社”的疯狂我们看不到了,我们就来看看今天,共匪流氓如何对无辜百姓疯狂肆虐。

注:“610”——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类似德国纳粹盖世太保和中央文革小组。

1.1 抢劫现金、存折、支票、银行卡

据对明慧网信息所作的不完全统计,法轮功学员被共匪抢劫的钱财有:

多年积蓄、工资、还款、购货款、购煤款、购房款、卖房款、房贷、卖地款、地租、卖地补偿款、拆迁补偿费、卖粮款、水稻款、玉米款、其它卖庄稼款、粮补、学费、结婚费、生活费、特困生活费、医疗费、化疗费、车祸赔偿费、装修费、丧葬费、抚恤金、做生意的钱、开超市的钱、卖化肥的钱、卖竹竿的钱、送水钱、(孩子老人)零花钱、孩子压岁钱、棺材钱、墓地钱等等。

打家劫舍五个多小时,一生积蓄被抢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晚,湖北省孝感市法轮功学员许章清、涂爱莲夫妇在家中遭孝南区公安、政法、司法、“610”、国保及新铺派出所十多个中共不法人员劫持。这些人从晚上九点半至次日凌晨三点,非法抄家五个多小时,抢走三十多万元现金及银行卡、存折、身份证及价值共四十多万元的财物,夫妇俩一生的积蓄。家被抄光,夫妇俩及未修炼法轮功的儿子被视民为敌的中共恶人带走,儿媳陈春燕带着一岁多的孙女在家中被两个中共匪警监视。后来陈春燕不堪骚扰,新年期间带着女儿流落在外,孤苦无助。

被抢走存折、银行卡、房本、一百多万元现金和私家车等,优秀讲师张晓杰被迫害离世

法轮功学员张晓杰女士,河北省秦皇岛市高级技师学院讲师,二零一三年六月十日傍晚,遭秦皇岛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掠走法轮大法书籍及一百零五万多元现金、存折、银行卡、房本、身份证和两辆轿车、一大包黄金铂金首饰、多台电脑等大量贵重物品。张晓杰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河北省女子监狱遭残酷折磨致卵巢癌,出狱后病情恶化,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被迫害离世,年仅五十一岁。

被冻结网上账户、提走四十万私人存款,刘仁秋遭猛击致内伤、重判十年、罚金五万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辽宁大连市旅顺法轮功学员刘仁秋在租住屋被一伙刑警绑架,当时左右各一个刑警架住他,另一个戴着拳击手套猛击他的小腹和胸部,致其内伤尿血。这伙刑警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私人物品,非法冻结了他的网上个人账户。中共不法人员几次提走刘仁秋的私人钱款,他的四十万私人存款被提得所剩无几。刘仁秋后被诬判十年重刑,罚金五万。刘仁秋上诉,得知当事人拒绝“转化”后,大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诬判。

髙级研究员遭诬判,几十万元账款被全部侵吞

电子高级工程师魏应新先生,一九三九年六月十八日生,退休前是广州白云山制药厂科研人员,曾受聘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髙级研究员。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二日,被越秀区公安在广州大道中绑架,诬判四年,导致二儿媳提出离婚,老母亲被迫害致死,放在白云山制药厂的五笔账款几十万元被以冒名、缩水、化零的方式全部侵呑。

七万元盖房钱被抢走,受害者遭毒打关押、报复,迫害者遭恶报

二零零九年十月七日晚,河北省涞水县“610”、永阳镇政府干部和永阳派出所共十几人,闯入东垒子村法轮功学员李德志家翻箱倒柜,把屋里翻得底朝天,衣服扔得满地都是,用大改锥把柜撬开,抢走三张支票,共四万多元,加上现金,共近七万元。李德志的妻子急忙上前阻拦说:这钱是我们盖房用的,你们不能抢走!遭警察和政府人员毒打,被带到永阳镇政府关押。全家人的身份证和户口本都被抢走,存折无法挂失。老父亲气得口吐鲜血,老母亲泪流满面。后在国际舆论压力下,派出所恶警不得不退还七万元,但报复李德志,十二月八日,将他劫持到高阳劳教所迫害。

永阳镇邪党书记李振生因迫害法轮功,早在二零零八年就得了肛瘘病,从肛门往外流大粪,几次进京做手术也得不到根除;用大改锥撬李德志柜子的警察的叔伯哥,当晚在参加他人婚礼的饭桌上被人用刀扎死;参与抓捕李德志的政府女干部,骑电车栽倒在地,一只胳膊与肩骨脱了勾。

被抢走现金和七万多元存折,孩子们被迫辍学,丈夫遭迫害精神失常

黑龙江省集贤县太平镇法轮功学员马淑芬,二零零零年新年,和丈夫等法轮功学员进京和平请愿,被劫持关进集贤县看守所。家中只留下四个孩子。派出所警察和村书记非法抄家,恐吓孩子,用菜刀撬开衣柜,劫走柜里物品、书、她丈夫行医挣得的有七万多元存款的存折和六千八百元现金。钱被抄光,大女儿被迫辍学。镇政府不法官员还诬陷她家药品不合格,对她家罚款二万二千八百元。马女士的丈夫后来被非法劳教,在绥化劳教所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多年来全家大人、孩子没有一天安稳日子,身心都承受着巨大的苦痛。孩子考上大学也没钱去读,要打工赚钱养家,还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爸爸。

更多事实:

◎二零一九年四月,安徽省亳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玉兰一家老小十人遭绑架,警察抢走卖房款三十万元、轿车及其它个人物品。

◎王伟,男,山东即墨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八月一日早晨五点半,被即墨刑警大队、治安大队、消防大队架云梯破窗而入绑架,抢走三十多万元存折和三千五百元现金。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四日,黑龙江双鸭山法轮功学员郭红霞遭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抢走私人物品及八十万元私人存折一个,其它存折若干,一千元真相币及其它现金等。警察见钱眼开,所有存折和现金拒不归还。郭洪霞后被诬判三年半,八月被保外就医,十一月二十七日晚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七岁。

◎二零一九年五月六日,山西省忻州原平市法轮功学员张国平老人(七十九岁)遭非法抄家,被抄走电脑、打印机、复印纸等以及十八万元现金和存折(存折钱数不详),那是儿媳要在太原买房,她给筹的买房款。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二日,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指使故城县国保大队恶人闯入本县法轮功学员于淑林家中将其绑架,并殴打、刑讯逼供,还抢走他用于还款的五十万元现金。于淑林后被故城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左洪涛,男,河北省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在自家开的佳合中介遭山海关公安分局刑侦科付勇伙同国保大队及南关派出所等十几个警察绑架,被野蛮抢走中介周转资金十多万元现金、电动车一辆及办公用品。

◎唐丽文老人,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六次被非法关押,其中,二次被非法劳教,二次被非法判刑。每次被绑架,家都被抄得底朝天,最多一次,十二个警察翻抄了二天,还雇用专业人员打开她家的保险柜,抢走精装大法书、现金四万元、美金两千元、金表一对等。

1.2 抢家产

1.2.1 开车“搬家”洗劫家产

中共不法人员私闯民宅,撬门别锁,或叫来搬家公司,或直接用汽车“搬”、拖拉机拉,一车不够装多辆,一趟拉不完拉多趟,见钱就抢,见物就拿,毒打无辜,绑架善良,分赃不均还打架。甚至搬到主人家里吃光喝光、连带偷抢;或抢光砸光,连床也砍烂,门窗都摘走,家徒四壁还将房拆毁,令法轮功学员失去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和物质保障,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家里孩子失学。共匪作案之疯狂野蛮、之明目张胆,连山野之流氓、土匪、强盗也要惊得目瞪口呆,自叹弗如。

洗劫家产十多万元,恶警雇车象搬家一样,把她家几乎掠成了空房

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蒋华女士,遭警察数次绑架、抢掠财物及破坏生意,经济损失巨大。二零零六年六月遭绑架走脱,被莱西恶警沈涛等抢劫私人物品两万多元。恶警还破坏她在莱西商业街的生意,派人威胁店铺的房东、店员及她对外转租的十三家租店人员,给他们造成很大恐慌,生意无法进行,被迫于二零零七年七月全部中断,直接经济损失十二万多元。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蒋女士再次遭绑架,被抢掠物品三万多元。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夜里十一点多,遭威海、莱阳恶警联合绑架,被第三次抢劫,恶警象搬家一样把屋内所有东西洗劫一空,并雇车拉到威海,除了一点被褥,家几乎成了空房。被洗劫的物品总价值十万元以上。

依法上访遭毒打、巨额罚款,家被抢光毁光,五年后才在亲友帮助下把房修好

王志立女士,河北保定易县独乐乡寨子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依法进京上访遭绑架,在北京遭毒打、关押期间,村干部领着乡政府派出所二十多人,开车到她家,把她家粮食、牲口洗劫一空,一粒粮食都没有留下,一切能搬得动、拆得下的家当全部抢走,三间房的门窗变成三个大窟窿,走时拉了满满一大汽车,不能拿走的全部砸烂,油缸打碎,油流了满地,家中仅有的五十元钱被抢走,为找存折,房顶棚纸全部被撕烂。此情景把王志立的丈夫吓得趴在地上站不起来,恶警把他也绑架到乡派出所毒打……王志立被劫回乡派出所后又遭毒打,罚款一万三千元。家已被洗劫一空,家人东拼西借才把钱凑齐,交到乡政府,乡政府收了钱,却没给任何收据。王志立一家此后靠亲友送点柴米油盐艰难度日,五年后才在亲友的帮助下把房修好。

“就是叫你们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家当被拉走了三车,房子差点被推倒

贾爱同,女,河北博野县小店镇闫庄村人,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疾病不治自愈。二零零二年黄历四月初八进京上访被劫回,第二天,镇领导董跃峰、孙亚珍、庞计锁带着三、四十人,把她家物品、现金洗劫一空,连女儿陪嫁的东西全都抢走;衣物值钱的、好的给拉走,一般的剪成一条一条,边开车边扔;不要的东西如锅碗瓢盆隔墙扔出去,有的就地砸碎;食油踢倒洒了满地,小水缸被砸碎,鸡给赶跑,最后只剩一只小猫也被抱走。整个家当,恶人用车拉了三趟。董跃峰、庞计锁还带人开来推土机,要把房子推平,邻居们出面阻止才罢手。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李莉说:“就是叫你们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

被抢走物品四车、现金十八万多元,刘金茹重伤离世,丈夫被枉判八年半

吉林省四平市梨树县法轮功学员张景全、刘金茹夫妇,二零一六年六月被当地国保警察翻墙入室绑架,之后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这伙警察入室翻墙倒柜,大肆抢劫,抢劫的私人物品装了四车,还抢走十八万多元现金。刘金茹被绑架当天就被迫害得浑身是血,跟腱断了三根、神经断了一根,一直病危,回家后意识不清,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晚含冤离世。张景全被非法判刑八年半。

三代积攒的家产被洗劫一空,装了整整三辆卡车

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法轮功学员马福民,五十多岁,市骨干教师,曾被临沂市授予“模范教师”称号,多次获县级表彰。二零零零年黄历正月十三,乡邪党正副书记、纪检书记带二、三十人抄家抢劫,整整装了三辆卡车,将马家三代积攒的家产洗劫一空:木制家具、所有家电、缝纫机等其它家具、准备盖房和给子女做家具的最优质楸木木材、农具、积攒多年的棉花、剪了两茬的兔毛、花生种子、豆饼、部份粮食、长毛兔,小到四元的小电子闹钟等等全部劫走,价值两万多元,只剩几件衣服和五十年代盖的破草房,只好在盆上放“盖顶”当饭桌,砖头支块建兔窝用的木板放碗具,木墩当板凳。二零零零年底,中共恶人又敲诈马福民夫妇六千三百元,扣工资六千七百八十四元,将马福民一家折腾到几乎无法生存的地步,上大学和初中的两个孩子的学业陷入困境。

被抢走三车家产近二十万元,研究所所长遭酷刑濒临死亡,被重判八年

考福全,山东省招远市梦芝办事处考家村人,工程师,招远矿山电器厂厂长,招远机电研究所所长,曾因酷刑折磨致神经严重损伤,肌肉萎缩,半边瘫痪。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及八月六日,考福全、宋桂花夫妇先后被绑架。八月六日当天,市国保副大队长王玉成带队破门而入,对考家抄家近四个小时,抢走了三汽车私人物品和家中的全部现金,共近二十万元。考福全遭酷刑折磨三百多天,九死一生,并被剥夺辩护权、阻止律师会见,后被非法判刑八年,因肋骨折断、伤势严重、体能衰竭,恶警连送三次监狱,三次被拒收,被保外就医。

更多案例:

◎张文学,广东省珠海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五日被绑架,天河分局、市局、“610”警察闯到公司办公室和出租屋,用铁棍撬开铁门闯进房内,抢走新买的手提电脑二台、台式电脑八台、现金三万元、古玩瓷器、青铜器多件,价值无法估计,没有任何手续。

◎二零零一年,河北省清苑县李庄乡综治办郑全海等对法轮功学员打家劫舍,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的用拖拉机拉走,小的自己装兜里,不要的全部砸毁砸烂,一次拉着抢来的约七百多斤花生去榨油,榨出的油因分赃不均还打起架来。

◎黑龙江安庆法轮功学员林秀梅和丈夫潘顺流离失所在绥化时,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被绥化恶警绑架,被掠走六万多元私人物品和三万二千元的存折并盗支,成箱豆油和成箱洗衣粉(做生意用的)被顺手牵羊。林秀梅被非法判刑七年。

◎广东省茂名市法轮功学员梁美清女士,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日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非法关押在电白第二看守所近半年。家中所养的三百对白鸽被坡心派出所强行抢走卖掉。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河南省淮阳市法轮功学员郑现金被周口市闸北分局警察绑架,第二天,警察越墙而过,对夫妇俩在项城谋生暂住的房屋疯狂查抄,将他们三个孩子的脸打得青肿,所有生活用品,除锅碗瓢盆和睡的床之外,全被洗劫一空,扬言:“如果有办法,得叫挖地三尺。”

1.2.2 抢粮

强盗抢劫也懂得劫富济贫,中共劫匪却无视贫困农民上有老下有小的,没钱没家产就拉粮拖牲口,甚至把口粮抢光。

全家救命粮被抢走,九旬老母亲捶胸大哭,徐玉楷被关进监狱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六日,四川古蔺县太平镇政法委书记胡雪中,与当地派出所八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徐玉楷家中罚款。徐玉楷是贫困农民,没有钱交,唯一的家当是六袋稻谷——全家的救命粮!恶警决定全部抢走。徐的九旬老母亲见状扑倒在地,扒在谷袋上死死抱住不放,撕心裂肺的大哭。恶警灭绝人性的依然把六大袋谷物全部抢走。徐玉楷被非法关进德阳监狱。同年底,镇政府和派出所再次登门,又将徐家仅存的一头耕牛抢走。逼得妻子吴仁芬向哥嫂借得六百元上交派出所才赎回耕牛。

全部粮食和家财遭洗劫,八旬老母亲哭求留点口粮,许兴岳被迫害致死

许兴岳,山东泰安岱岳区汶口镇庞家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秋后,与妻子汪秀英进京上访,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这年,中共恶人从许家抢走拖拉机一辆、家电一宗、木材(十八棵树锯成的板材)一宗、十二大编织袋皮花生、全部粮食。许兴岳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哭求他们给留下一点粮食糊口活命,他们都不肯。二零一一年底,许兴岳被迫害致死。

全年收成被抢走,面对拆房,家人跪地求情,九十多岁老人哭成泪人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天津市宁河县大辛乡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遭当地乡政府非法关押、折磨和抄家抢劫,并勒索十四万元。朱宝生被抢走稻谷两千斤,黄豆五千多斤,绿豆两百多斤,还有瓜子、花生,几乎全年收成被掠走,煤气罐也被抢走,夫妻俩被非法劳教,家里只剩下三个年幼的孩子;梁克英家的住房差点被拆,家里九十多岁的老人吓得哭成泪人,她丈夫跪地求情,凑够勒索的钱,乡政府、派出所恶人才罢手,家中一千多斤稻谷、一袋花生、一袋多瓜子、半袋芝麻和煤气罐被抢走。

抢劫玉米棒数万斤,作恶多端者暴病身亡

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黑龙江双城市双城镇长勇村农民李成奎一家三口因坚修大法被绑架,城管监察大队队长陈永占趁他家无人,伙同村长等人非法抄家,把屋里翻个遍,拉走一万多斤玉米棒,向李成奎已出嫁的大女儿索要一千元,不然还要拉走一百五十多斤黄豆和几百斤大米;拉走法轮功学员闫树菊家一千斤玉米,勒索其妹妹家一千元;绑架法轮功学员孙志学,并拉走他家玉米六千多斤,还把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碰倒摔坏了胳膊,无人照顾;要拉法轮功学员何永珠家的玉米时,她老伴跪地磕头不让他们装车,他们理都不理;到法轮功学员赵艳菊家装上五千斤玉米棒,又把门板、锅、炉子、炉筒子装上车,扬言不准开饭、冻死他们,因激起民愤才把锅拿下来。二零零二年二月下旬,臭名市井、作恶多端的陈永占遭恶报,在大庆的弟弟家中突发心脏病暴死。

人被抓、家遭劫,眼见人财两空,丈夫差点一死了之

孔祥英,山东省蒙阴县联城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进京上访被恶警骗回当地,多次遭毒打、讹诈,两次被连续扣押折磨共十六天,在家中没人的情况下被抢掠:彩电、录音机、六头猪、四只羊、十只兔子、五斤瓜子、三千多斤粉皮、一百多斤花生饼等,第二次抢劫装了两大车,从外地回来的丈夫眼见人财两空,想一死了之,拿着农药往外冲,被邻居发现才幸免于难。

1.2.3 抢房、毁房、扣房照

十六间沿街房被抢占,十多万元被勒索,五辆摩托车被掠走,人被迫害致死

王义俊,男,山东潍坊青州市法轮功学员,多次遭绑架、关押迫害,财产被多次抄家抢劫、勒索,十六间沿街房被抢占,十多万元被勒索罚款,五辆摩托车被抢走。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进青州市看守所一年多,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被迫害致死,终年六十五岁。

鬼子进村了!毒打拆房,扬言要他们家破人亡,恶人恶遭报断手肘

湖北省麻城市铁门岗不法官员对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非法抄家、勒索罚款,拒交或没钱交的,派出所所长马兴斌就派手下到家里抢财物、拖牲畜,村民们纷纷议论:鬼子进村了!二零零一年,马兴斌授意毒打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梅基刚、李学琴,扬言要搞得他们家破人亡。村书记李政权强制全村干部去拆李学琴家的房,去者奖励四十元,不去罚款二十元,扬言还要拆她娘家的房!梅基刚家的住房也被拆毁,无处栖身的儿女(大的十一岁,小的九岁)投奔了老弱多病的外婆,妻子被迫外出打工。恶人马兴斌后来遭报,被人打断手肘。

讲真相被绑架,母亲家住房被推成平地,刘光凤被迫害致死

刘光凤女士,湖北省广水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九月,因在河南省鸡公山旅游景区写真相标语、讲真相,在母亲家中被信阳鸡公山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劳教。母亲家住房被景区管理主任黄真伟带人用推土机推成平地,母亲和弟弟被迫住进地下室。历经多次绑架、劳教,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刘光凤被迫害致死。

被抢夺两所楼房和养老金,牛桂芬家破人亡

张继臻、牛桂芬夫妇,新疆沙湾县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抢夺两所楼房,使他们一家人没有栖身之处;并非法剥夺退休养老金,断绝了他们一家人的经济来源。二零零六年正月,他们的女儿张力元从山东莱州看守所遭迫害出来后,不到四个月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二零一三年黄历十月,屡遭迫害的牛桂芬女士在冤狱四年半出狱仅一年后,也含冤离世。

变相抢房——拆迁费少给九十多万,威胁拒迁就绑架、判刑、强拆

张桂兰女士,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曾被多次绑架,并遭黑龙江女子监狱五年半残酷折磨。二零一一年春,南岔区棚户区改造,要对张女士所在小区的住宅进行拆迁,按照《黑龙江省房屋拆迁补偿条例》,应补偿她至少一百二十万元,区长刘鹏等人因她修炼法轮功,仅给补偿费三十万元。动迁开始前,南岔区主管部门还将她的工商执照作废。南岔区中共头目们威胁说:如果她拒绝拆迁,就以修炼法轮功为理由把她绑架、判刑关入监狱,再强拆房子。

更多案例:

◎刘亚芝,内蒙古通辽市开鲁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九月进京上访,被抓捕入狱,当地公安竟把她家房子推倒,造成她一家无家可归,四处流浪。刘亚芝后被内蒙古保安沼监狱酷刑折磨致残。

◎陈召云女士,天津宁河县人,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地政府的邪党恶人铲倒住房,抓进劳教所迫害,每天被逼迫超负荷重体力劳动二十一个小时之久。长期摧残使陈女士几乎丧失听力,双目视物不清,双腿无法正常行走。

◎宋海鹏全家四口(父亲宋广起、母亲刘素荣和哥哥宋海滨),河北阜城人,因坚修法轮大法,数年中被勒索现金四万三千七百元,四间房子(在泊头买的)按十年前的价格折合约三万多元被强行非法没收。

◎陆树林,吉林长春榆树市青山乡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上午被正阳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抄家,遭刑讯逼供,几次昏死,后被榆树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趁陆树林夫妻不在家,从他老母亲手中骗走房照。

◎黑龙江省方正县天门乡有位姓杨的一家四人学大法,三人被抓,老杨被迫流离失所,乡派出所恶警搬到老杨家,拿老杨东西吃喝,把老杨家翻得底朝天,钱全部被搜走,院里的六零木板被抢走,房照被扣留。

1.2.4 抢车

海外投资商的五十菱货车被抢走,共匪流氓疯狂查抄,劣等行径惊呆公司员工

澳洲籍法轮功学员蔡女士随丈夫在广东东莞投资办厂,遭东莞公安长期监视。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公司及私人住宅别墅遭非法查抄。所有房间、办公室、办公桌、职员宿舍、仓库无一遗漏,恶警粗暴的言行,疯狂的举动,令公司员工惊呆,不敢相信这帮流氓竟是警察。公司业务无法正常进行,来往客户不敢进入公司,给公司经济名誉带来极大损害。它们毫无理由的抄家,没有抄到半点想要的东西,又心生恶计,把公司价值十多万元的五十菱货车抢走。

三十多万元私人物品被抢走,高级吉普车被非法扣押

刘景禄、孙丽香夫妇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七年五月,刘景禄结束在俄罗斯十多年的生意回国。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晚,俩人被中共警察绑架、刑讯逼供。孙丽香苦心经营多年的文化用品遭抢劫,价值约三十五万元的高级吉普车被非法扣押,三万美金和三十多万元私人财物被鸡西“610”及密山市公安抢走。夫妇俩被鸡冠区法院诬判重刑九年。

“过年整点钱花”——绑架法轮功学员后敲诈,没收两辆私家车

山东潍坊青年张朝,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改掉了不良习气,转变成大家公认的好青年,曾因进京上访遭严刑拷打,在劳教所遭棍棒交加昏厥,大面积烧伤等。二零零六年风筝会期间,奎文国保再次将他绑架,图谋非法劳教,他头撞墙昏迷后被“120”拉到医院抢救,家中价值二万多元的昌河面包车被非法没收。二零零七年底,又被奎文国保绑架、非法关押三天,敲诈家人三千元后放回,价值三万多元的富康轿车被非法没收。他哥哥托公安的朋友私下打听他被抓原因,说是过年整点钱花。

更多事实: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下午,山东淄博市桓台县恶警将法轮功学员陈洸从家中绑架,并将陈洸家里的财物抢劫一空,包括现金六万元、私人轿车一部、存折及大量物品,共计损失约三十万元。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原新宾商业职工金哲开车去朋友家被绑架。他开的本田车,约十六、七万,被没收抵押保释金。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晚,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胡国平遭绑架、抢劫、非法摄像,被抢走二台电脑主机、三台打印机、书箱、真相资料等物,及价值二万多元的财产和十六万元的小车,共计十八万多元,没有出具任何证明。

◎王宝山,男,河北唐山丰润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被市国保警察在工作单位绑架,被抢走家中钥匙、车钥匙,劫走私人汽车、手机、银行卡、电脑和七、八台打印机,以及准备给儿子买房的钱及生活费共计八万元左右。

◎湖南长沙法轮功学员熊金泽经营装修公司,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在芙蓉苑小区装修工地被国保恶警打倒在地,套上黑布袋绑架,被抢走冒河微型车、一万多元现金及价值四千多元的装修材料,办公室及家中的六千余元现金、电脑等值钱物品也被掳走。亲属多次到天心区国保大队及市国安支队要求返还被抢的汽车等贵重物品,均被拒绝,并遭谩骂威胁。

1.3 为掩盖罪恶而抢

四十天惨死,为掩盖罪恶,数十个警察闯进灵棚拆光、抢光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国与妻子赵秋梅被吉林市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刑讯逼供,王建国绝食抵制迫害,遭野蛮灌食,造成肺部感染,四十天就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四月十三日,家人在自家院内搭灵棚,左联“白发人送黑发人 冤情谁知”、右联“做好人反遭迫害 天理难容”、横联“四十天惨死看守所”。邪党为了掩盖罪恶,四月三十日早上五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三辆车(其中有一辆小货车)五十个警察闯到王家,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闯进院子强行拆除灵棚,灵棚内外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全部掠走,连根木头都没剩。

1.4 如此“共产”

中共恶警披着一张警皮无法无天,甚至把法轮功学员的家当作“免费超市”,私拿法轮功学员家的钥匙,随意出入,随便掠夺,随时“共产”掉善良百姓的私有财物,随时将善良百姓的私有财产变成“无产”共匪们的“共产”。这种可怕的“共产”正如《九评共产党》所揭露的:“‘共产大同’实际成了对暴力豪夺的认同。”

侵吞家产和房照,拿走钥匙随意出入、偷盗

法轮功学员侯延双,辽宁朝阳市凌源钢铁职工,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在家睡觉时,被凌钢公安处带走,被侵吞八万元财产和近一万元现金,另一处房照被没收,逼得他妻子、法轮功学员李春霞流离失所。凌钢公安处还拿走他家钥匙随意出入,偷走很多现金物品。他十二岁的儿子侯毅藏在小屋门框上的压岁钱存折和一点现金也被掠走。直到二零零四年八月,门锁更换,凌钢公安拿着钥匙没打开门才不再骚扰。

索贿十五至二十万元,还拿主人家钥匙,开门搬保险柜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天津市西青区法轮功学员李玉玲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李玉玲丈夫是公司经理,经济上比较宽裕,成了不法人员的一块肥肉,除了多次被请公安办案人员吃饭,还被索贿十五至二十万元。一天,李的丈夫偶尔回家,在家门口看见一群人从他家往外抬保险柜。他大声喊道:“喂!这是我的保险柜”。话音未落,这些人就跑得不见了踪影。事后才知,李玉玲被绑架时,钥匙被警察抄走一直没有归还。

家中无人入室抢劫,洗劫五次方归还钥匙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辽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郭凤贤被绑架,郭的丈夫流离失所。恶警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入室抢劫五次,沙发被拆开,藏在罐子里的一万多元钱被掠走,手机等贵重物品被洗劫一空,做饭的大锅被端在一边,院内、屋内被翻得一片狼藉。五次洗劫后才将钥匙交还给亲属。郭凤贤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迫害。

绑架抢劫将人劳教,私拿钥匙入室盗窃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清晨七点多,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国保大队长陆英海带领多人闯入法轮功学员秦建学家中将其绑架,并抢劫财物,再将他非法劳教一年半。秦建学被送劳教后,邯山区公安分局不法警察竟拿着秦的钥匙,趁秦妻上班之际,开门入室盗窃,盗走价值一万多元的金银首饰、项链等所有贵重物品及两千多元现金等。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