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河北省43人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刚刚过去的2019年,河北省又有43人遭恶报被曝光,其中36人直接参与迫害,7个家人被殃及。统计显示(见表1),公安局包括看守所、派出所遭恶报人员最多,达19人(其中殃及家属1人),占总恶报人数的44%。保定阜平县原国保大队长范振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突发脑溢血,随后丧命,年三十八岁。

表1 2019年河北迫害法轮功遭恶报部门统计

部门分类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府洗脑班媒体村民总计
人员分类本人家人本人家人本人本人本人本人本人家人本人家人
小计1821711636
1157
总计19317111143
百分比%4472.3162.32.326100

我们按照参与迫害的部门将遭恶报人员分为七类: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府官员、洗脑班、媒体、村民。下面就按这个顺序一一归纳出来。

一、公安局

(一)区公安局、县级市公安局

秦皇岛山海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孙玉斌死亡

山海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孙玉斌,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直接参与了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对法轮功学员左洪涛、刘长富、吴文章、李国爱等人的绑架以及之后的构陷。孙玉斌于二零一八年十月遭恶报死于肝癌。

唐山市丰南区公安局副局长陈柱遭恶报

唐山丰南区公安局副局长陈柱,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对不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扣押、关铁笼子、并大打出手、送劳教所或判刑。

在二零一八年,充当黑社会人员的保护伞,把他人打成重伤。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逮捕,终于遭了恶报。

邢台市桥东区公安分局吴书起遭恶报

邢台市桥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吴书起,二十年来积极追随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是邢台市桥东区迫害法轮功专案组的邪恶之首,他全然不顾法轮功学员的多年劝善,采用非法判刑、劳教、关洗脑班、骚扰、勒索等手段,一次次的迫害好人。

吴书起现在得胃癌住进邢台市第三医院,胃被切除三分之二。这是他迫害善良遭恶报的开始。

石家庄辛集市公安局原局长杨惠欣被调查

石家庄辛集市公安局原局长杨惠欣涉嫌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受贿犯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被立案调查。

廊坊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唐连栋遭恶报

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唐连栋,涉嫌参与黑恶势力,已于二零一九年年初被抓。

唐连栋,二零零八年(或之前),唐连栋在三河巡特警大队任中队长,二零一二年任三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教导员,两年后任大队长。在其任职期间,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石家庄深州市警察叶宪锋遭恶报

叶宪锋,男,深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便衣。此人不穿警服,经常骑自行车到处转,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粘贴大法不干胶和真相资料;十几年来,多次参与非法抓捕深州市大法弟子。

二零一八年夏天,叶宪锋摔折一条腿,手术截肢,五十来岁,就成了残疾人。

保定定州市国保大队马云飞获刑20年

保定市定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马云飞,于二零一九年三月被石家庄市长安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法院认为马云飞等三十三人犯有: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寻衅滋事罪等。

马云飞任河北省保定市定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约十年时间,同时也是当地的“黑老大”,期间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

(二)县公安局

邯郸市鸡泽县公安局政委韩显旺被立案调查

邯郸市鸡泽县公安局政委、原邯郸市公安局丛台分局副局长韩显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

二零一四年,韩显旺任职邯郸市公安局丛台分局副局长,分管丛台分局国保大队期间,他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王志武的迫害。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下午,丛台区公安分局和联防东派出所警察到王志武维修自行车的地摊,非法将他抓捕,随后到其家中抢走一万三千元现金和其它私人财物。王志武被非法关押在联纺东派出所,隔天后释放,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被丛台区分局警察再次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期间,六十岁的王志武被迫害的双腿不能行走,患上了严重高血压、心脏病,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被丛台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承德市围场县公安局女警张亚芹遭恶报 殃及丈夫病亡

张亚芹是围场县公安局警察,家住围场镇房产家属楼南栋东单元102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就在其积极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八年左右。

张亚芹迫害法轮功学员造业甚多,殃及家人,不但丈夫高和病亡,至今张亚芹自己也落得个“摇头病”(说话时,脑袋不停的颤抖)。

张家口市沽源县原国保队长孟宪贵遭恶报死亡

自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日起,孟宪贵就担任沽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孟宪贵在任期间内,充当着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直接参与迫害了当地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关入洗脑班、看守所,多人被勒索罚款(最多一万元)。

通过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孟宪贵在他任职后期参与迫害有所收敛。

二零一八年初,孟宪贵患脑瘤,先后到北京、张家口治疗,在做第二次手术时,成为“植物人”,只有眼睛能动,最终在二零一九年一月的新年前死亡。

(三)看守所

秦皇岛市卢龙县看守所所长白树云患胃癌 遭恶报死亡

秦皇岛市卢龙县看守所所长白树云二零一七年年初患胃癌,十一月死在医院里,时年五十多岁。

多年来,白树云与卢龙县公安国保队长白杰沆瀣一气,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白杰与公检法司、卢龙县各个乡镇派出所把一个又一个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绑架送入看守所,非法劳教、判刑,给一个又一个家庭造成了太多的恐惧与痛苦。

二零一七年年初,白树云发现患胃癌,到北京治疗后出院,几个月后,大概九月份,又犯病到北京医治,十一月死在医院里,时年五十多岁。

(四)派出所

唐山玉田县派出所所长被调查

唐山市玉田县散水头镇派出所所长李振喜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罪名被调查。

李振喜在任散水头镇派出所所长期间,该派出所警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如近年来对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骚扰、抄家,导致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李振喜作为散水头镇派出所所长,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衡水市康复街派出所副所长赵亮遭恶报毙命

二零一九年二月三日清晨,衡水市公安局桃城分局康复街派出所副所长赵亮,突发疾病,抢救无效死亡,年31岁。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桃城分局康复街派出所警察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赵亮是康复街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负责人。

唐山市丰南区原派出所所长赵文武遭恶报

唐山市丰南区原派出所所长,现任保安公司经理赵文武,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对不写“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扣押、关铁笼子、并大打出手、送劳教所或判刑。

赵文武在二零一八年,充当黑社会人员的保护伞,把他人打成重伤。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逮捕,终于遭了恶报。

廊坊三和燕郊分局东城派出所所长辛军遭恶报

廊坊三河市公安局燕郊分局东城派出所所长辛军涉嫌参与黑恶势力,已于二零一九年年初被抓。

辛军,男,一九六八年八月出生,二零零八年一月,历任燕郊西城派出所副所长、指导员等,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九年初被抓前,任燕郊东城派出所所长。在其任职期间,积极配合中共当局“敲门行动”等,骚扰、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石家庄市辛集市建设街派出所指导员仁建森遭恶报

仁建森,石家庄市辛集市建设街派出所指导员。他在建设街派出所任职期间,积极追随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现遭恶报,被逮捕审查。

在二零一七年,仁建森参与“敲门行动”中,迫害多位大法学员。

张家口蔚县北水泉镇派出所警察李树威遭恶报被刑拘

李树威,男,五十多岁,蔚县北水泉镇派出所普通警察(也有说是临时工)。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九日,几位法轮功学员到该镇某村讲大法真相,在回来的路上,遭李树威开车拦劫。法轮功学员好言劝善,希望李树威能明是非,“枪口高抬一厘米”,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未来。李树威非但不听,口出狂言说自己无家人,孩子还不知是谁的孩子,还甩出长长的伸缩警棍,狠命抽打法轮功学员,一边打一边叫嚣:打法轮功不犯法,打法轮功不犯法,致使这几位法轮功学员被县国保人员劫持并非法行政拘留。

时过几日,李树威因一直提供聚众赌博场所并充当其保护伞,被受害人举报,现已遭恶报被刑拘。

保定阜平县原国保大队长范振华作恶暴毙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阜平县北果园乡派出所所长突发脑溢血,经医院救治无效,于十一月六日早晨死亡,年终三十八岁。听到此消息的人们对这位正当年的年轻所长感到惋惜的同时,自然也想到了他在任阜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恶行。

范振华在任期间,曾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导致他们被抄家、罚款,被劳教、判刑,遭受残酷迫害。范振华都必须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无端迫害负责任。

二、检察院

廊坊香河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曹宏艳遭恶报,独子意外身亡

曹宏艳,香河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自任副检察长以来,她分管检察院的立案监督、批捕工作,主管非法批捕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高达八年,二零一六至今,香河县先后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曹宏艳都是主管。二零一七年底,曹宏艳遭恶报,其在国外留学的年仅二十几岁的独子周某意外死亡。

石家庄深州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孙寒冰遭恶报被抓捕

孙寒冰,男,50岁,是深州市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遭恶报,现已被批捕关押。

落马的直接原因是孙寒冰参与的一个山东省传销案,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系三姐妹,当时三姐妹中一人被判刑,另外两个拿出120万贿赂办案人员,孙寒冰受贿13万元。此案涉及十来个办案人员,传销姐妹手握贿赂录音等证据,今年七月份案发。孙寒冰迫于压力投案自首。

表面上孙寒冰是因为受贿被捕,实质上是因为孙寒冰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遭到恶报。深州市被邪恶六一零、公检法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约23人。近两年尤其居多,送法院的公诉书上都是孙寒冰的签名。

三、法院

唐山市玉田县法院桑泽涛遭报

桑泽涛,原玉田县法院刑庭副庭长,多次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法轮功学员对其多次讲真相,桑泽涛不听不信。

二零一七年,桑泽涛被审查,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被判缓刑,开除了公职。表面原因是贪腐受贿,实则遭到了报应。

四、政府官员

(一)市政府官员

承德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书记艾文礼遭恶报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中共河北省政协前副主席艾文礼受贿案开庭审理。据起诉指控,二零零六年至二零一四年,艾文礼直接或通过其近亲属收受有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78万余元。今年七月,中共官方宣布,已退休的艾文礼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投案自首而被查。

艾文礼在承德任职期间,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抄家、关押、诬判负有责任。

河北省公安厅原副厅长万书君遭恶报被查

据2019年6月21日河北消息,河北保定市政协主席万书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万书君任邯郸市公安局局长期间,正是迫害法轮功高峰期间,邯郸各县、市、区“610”举办了为数众多的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邯郸县市区各看守所、拘留所、邯郸劳教所纷纷跟进,成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导致邯郸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致使他们的亲属、朋友、同事和单位受到株连。

廊坊市信访局局长邢邵祥作恶遭报应被抓

二零一九年九月,廊坊市委副秘书长、市信访局局长邢邵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邢邵祥任职期间,积极参与、指挥、推动迫害法轮功,邢邵祥也不例外。

原衡水市委书记李谦遭恶报落马被查

原衡水市委书记李谦主政衡水期间,曾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在邪党阅兵前夕,李谦迎合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在衡水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财物被劫掠、非法拘禁、非法羁押、罚款、在被关押期间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到了虐待、强制奴工劳动、饥饿、强制洗脑、恐吓、体罚等迫害,其中董华新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九年、六年到一年半不等。

李谦主政一方,不思为民谋福,以弄权迫害良善的恶行献媚江氏集团,献身邪党,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李谦遭恶报落马被查。

(二)县官员

孟村回族自治县县政协主席王太增遭恶报死亡

王太增,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县新县镇人,大约是二零零一年至二零一四年,先后担任过县委办公室主任、县政法委书记、县政协主席。

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最疯狂的时期,王太增策划组织公检法司、610人员,对该县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劳教、罚款、折磨等,给他们的家庭家人造成很大伤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零一四年三月的一天,当时担任政协主席的王太增在他办公室上吊自杀。

(三)乡村官员

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青庄村原村书记丁守河遭恶报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二年,丁守河在张家口市万全区李青庄村任村主任和村书记,期间曾追随江氏集团非法抓捕、关押、骚扰村里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郭翠桃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回来又修炼大法后身体才恢复健康。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劳教三年后,由于监狱残酷迫害而放弃修炼。

二零一六年,丁守河突然得败血症,病情严重,经常住院,还抽他兄弟的骨髓来补充身体,维持生命。

大厂县马家庙村书记马俊成遭恶报瘫痪在床

二零一九年六月,原大厂县陈府镇马家庙村书记马俊成,突然得了严重的脑血栓,七十来岁的人完全瘫痪在床,连话也说不了,吃喝拉撒睡都需要人伺候。明事理的村民们知道这是他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的结果。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动国家机器开始镇压法轮功。二零零五年,本村村民马俊成当上了村书记,他罔顾大法修炼者做好人的事实,不念乡里乡亲的情分,积极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想让大法学员没有经济来源,无法生活。如今马俊成遭恶报,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

五、洗脑班

石家庄深州市洗脑班校长康丙超遭恶报被病痛折磨致死

康丙超,男,五十多岁,深州市洗脑班校长,十几年来一直追随邪党六一零迫害“转化”大法弟子,曾亲自打骂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非常邪恶。二零一五年中国新年前,康丙超开车撞伤一位老人,赔了不少钱。2018年,康丙超骑电车摔伤,脚骨折做手术,长期不能走路。现心脏不好,肾里积水,多次住院检查治疗,不见好转,据说二零一九年过完年去北京治疗。

六、媒体

原三河市教育局局长、《廊坊日报》社长张宝富遭恶报被抓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确认,《廊坊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张宝富遭恶报,目前被审查,在其办公室搜出大量现金。

张宝富,男,六十多岁,曾任职三河市教委主任、教育局局长、副市长。他是一个十足的赃官、贪官、流氓:据熟悉他的人说,张宝富任教委主任、教育局长期间,看见年轻漂亮的女教师就两眼发直,两腿走不动道;他升任副市长时,三河坊间广泛流传他是花一百万买的。这样的人品、德行,决定了他仇恨真、善、忍,积极参与、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因此,张宝富早已上国际互联网法网恢恢恶人榜,恶人编号52637.张宝富今天的被抓,是他迫害大法所遭恶报的开始。

七、村民

秦皇岛娄丈子乡潘英来撕大法真相标语遭恶报

娄丈子乡后牛山村一光棍汉叫潘英来,在村书记的指派下,经常撕法轮大法真相标语,摘大法条幅。法轮功学员经常给他讲真相,他只当耳旁风(只为每次撕毁标语后所得的二十元钱)。

二零一六年秋,潘英来的屋内突然电失火,把三间破瓦房全部烧光,捡破烂攒的一千五百元钱也变成灰了。

秦皇岛娄丈子乡高春林恶告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

娄丈子乡几年前发生一件事,乡政府雇佣一个本村的临时工高春林看大门,他媳妇给乡政府做饭,他们夫妻二人因为受邪党宣传毒害,不遗余力地配合政府工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一天晚上,高春林发现本村的一个女性法轮功学员在街上贴真相,就报告并带领乡政府人员把这名学员绑架送到县看守所,关押了四十多天,女学员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后来家里花一千元钱,才把她接回家。

以后高春林又曾带领派出所和乡政府等不法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绑架,给法轮功学员一家造成很大伤害。被非法抄到派出所的大法书籍,他们夫妻用来烧火。在后来的一天夜里高春林独自在警务室喝酒,不知怎的就死在里面,也没人知道,死相很惨。

秦皇岛娄丈子乡郭士新指派撕毁大法真相家人连遭恶报

杜丈子村郭士新,前几年曾任过村干部,在任职期间,不但指派别人撕毁大法标语,自己也经常撕毁大法标语,法轮功学员经常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

郭士新大儿子家生了一个男孩,没有肛门,经过手术才正常,二儿子家生的女儿一只眼睛干陷。他还不悟这是自己做坏事撕毁大法标语而遭恶报。十一月十九日晚,他的妻子去南道散步,被一辆三轮车撞倒,当场死亡,年仅五十岁。

秦皇岛丁丈子村丁义绵辱骂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亡

丁丈子村丁义绵,在为死者超度亡魂的一支乐队工作,大概在二零一六年去外村吹喇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和他讲真相,丁义绵破口大骂,他的女儿听不下去了,劝他父亲说“你不信也不能骂人。”丁义绵不但没听还继续骂。

次日,丁义绵带着妻子去八道河,在路口处,发生车祸,当场死亡。妻子摔成植物人。

丁义绵的儿子结婚时,亲家刘春付是主持人,在主持婚礼时,刚说几句话,当场倒下,死在礼堂上。刘春付也不认同大法。

秦皇岛青龙县邵春玖遭恶报自杀身亡

邵春玖(小黑),青龙县青龙镇蛇盘兔村人。邵春玖以前开铁厂,用钱都是到信用社借贷,都是高利,当时给人回扣,后来不但借国家钱不还,借厂工人的钱也不还,无论谁的钱借到手就是自己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随心所欲,说国家的钱不花白不花,结果造成信用社几位工作人员受到处罚、拘留、主任险些失职。后来几个信用社都起诉他,把他告进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当号长(小牢头)两年多,邵春玖成了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使用没有人性的残酷、下流手段迫害法轮功 学员。

出狱后,邵春玖恶习不改,又把小妗子(即小舅子的妻子)拐跑了,出外游山玩水,吃喝玩乐。钱用完了回家取钱,没想到女方被娘家扣住,小舅子带一群人把邵春玖围住,扒光他衣服,狠打一顿。过一段时间他到大点(第一个妻子)处安身,大点不留;二点(第二个妻子)要嫁人了也不要。

邵春玖吃喝嫖赌,坏事干尽,最后走投无路,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四日,在自家房中喝药自杀,年仅四十四岁。

唐山市迁西县邓碧龙撕毁大法标语 遭恶报壮年而亡

邓碧龙(音),男,三十八岁,家住唐山市迁西县兴城镇。二零一九年七月初,邓碧龙在自己家中洗澡,死在浴室里。被发现时,浴室水龙头水开着,他倒在地上,泡在水中,水温很高,身上被热水烫红,浴室门是被家人撬开的(里边插着)。不知道什么时间死的,周边的村民都感到很意外,看他平时也没啥毛病,且正直壮年,怎么突然人就没了呢?

知情人说,邓碧龙的父亲是迁西县新集镇的人,在县城当干部,育有两个儿子,邓碧龙是老大。邓碧龙小名叫大华,大华小的时候得过大脑炎,留下了后遗症,所以,他人表面不灵透,大脑反应慢,但精神正常,娶了一个媳妇(在县里大医院做临时工)。他父亲托人给大华在县城街道办山庄里居委会找了一份工作,主要是打杂、搞卫生,让他负责在片区内撕标语、小广告等,所以人们经常看到他骑着后面带斗的三轮车,撕标语、小广告。见到法轮功学员发(楼道里、车筐里)的小册子,他都给收走,法轮功的标语他都清除,他干的很认真。有人说,他干了有五、六年了,现在已经转成正式的了。

八、结语

中共的无神论告诉人们死亡就是生命的结束,很多人就相信了,完全不顾我们几千年来祖宗留传下来的传统文化----生命在轮回中善恶有报的天理。把中共当成了心中唯一的“圣者”,而唯命是从。却不管中共让干的是不是违法的事,是不是邪恶的事。很多人在中共的洗脑中完全失去了善恶的标准,完全失去了守法与违法的概念,为了自己的利益,积极追随中共迫害这世上最好的人。面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中,在承受极大痛苦中的千呼万唤都不回头,最终遭到神的惩罚。

汇总出这些恶报事例是为了让世人明辨善恶,警醒仍在无知中参与迫害的人以免重蹈覆辙。希望听信中共污蔑法轮功谎言宣传的人,静下心来想一想,人命关天的大事,能为了一己之私,就这样把自己珍贵的生命轻易的交给一个邪恶政权吗?把自己生命的永远都葬送了,等遭到地狱的惩罚时才明白,后悔都来不及了。

天灭中共的脚步已经到跟前了,瘟疫就是对中共及其追随者、听信者的最后清理,是继续抱着中共不放还是抛弃中共回归到神的护佑之下,应该立即作出决定了,时间不会总有,趁着夺命的那一时刻还没有到来,赶快做出抉择吧。

最后奉劝同胞,尽快退出中共组织,无论什么灾难来时都诚信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到神的保佑,可以平安渡过劫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