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肆虐 中共信息封锁变本加厉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居住在法国巴黎。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全球,巴黎也成了重灾区,全国都限制出行了。被限制在家期间,有时间和朋友们打电话聊天,才了解了一些朋友们被中共封网和限制打电话的情况。原以为国内警察只是监视他们认定的“敏感”人物而已,这次因武汉爆发中共病毒后,才发现,中共在网络上的监视的范围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据我先生讲,他的微信里有个大学同学群,同学之间只是转贴了几个所谓的敏感帖,就被查封关闭了两次。于是同学们之间开始紧张了,为了保持彼此能有聊天的机会,只好自发的开始“自律”,互相嘱咐不要谈敏感话题。可是敏感话题太多了,甚至某些敏感的词句都可能引起网络警察的注意导致被封。徐同学就是一个例子。

这位徐同学莫名奇妙的成了群里的“隐形人”,只因她在群里问了一下“武汉的死亡人数是不是少了点?”网络警察就把她在这个同学群里对国内的话语权给封了。被封后的结果是群里居住在国外的同学可以看到她发出来的信息,国内的同学却看不到了。这样的话,国内的同学浏览平台时就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他们只能看到国外的其他同学在自说自话般的点赞或评论什么,忍不住就问:“你们在和谁说话呢?还如此热火朝天?”国外的同学问:“难道徐同学的帖子你们看不到了吗?”徐同学这时才发现自己被封了,只能和群里国外的同学互动,在国内的同学眼里就成了“隐形人”。

我出国前在国内的一位同事,现居住在加拿大的温哥华,他的微信上有一个二十几人的亲朋好友群,七姑八姨,侄子外甥好不热闹。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他在这个亲友平台发了一则网上调侃中共的“武松打狗”的贴子后,微信账号很快被封了。他刚开始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通过电话询问国内的亲戚,才知道是因为“不该发”这样的贴子(特别针对国外人群),只好再建个账号,从新再加亲友,可是很多历史记录就都丢失了,他气愤不已,特地找我诉苦。

我的高中同学住在美国,疫情发生后,他给中国内蒙包头市的家人打电话,闲聊中谈到了国外有人质疑武汉的病毒研究所有泄露病毒的可能。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国内哥哥的电话,告诉他昨天安全局的人找他谈话了,让他告诉国外的亲戚以后在电话里不要乱讲话。他嘱咐弟弟以后只谈亲情就好了。

我为中国人不平,为我在国内的亲人们心痛——我们彼此可以通话却不能畅所欲言。二零二零年的人类科技已经在关注外太空了,可是我的亲人们却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模式里。疫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国人有知情权,也有问责权,但事实上连讨论的权限都被剥夺了。悲哀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4/疫情肆虐-中共信息封锁变本加厉-402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