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当我从明慧网上看到报导:三月五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武汉市青山区开元公馆小区时,社区人员冒充义工送肉送菜给住户,被困家中的居民忍无可忍,隔着窗户争相呐喊:“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居民们不配合剧情,令孙副总理和市领导们走秀才一半,就狼狈地溜了。

读这段消息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意与安慰。继而又有一股悲凉涌上心头,忍不住泪水盈眶。这是武汉人用痛苦和生命作为代价换来的。这代价太沉重,太昂贵!死去的稀里糊涂,活着的终于明白了。虽是人民的不幸,民族的悲哀,但又是人民觉醒的开始,希望的所在。

造假是中共的本能,这本能又是由它的邪恶本质决定的。而本质又是由它先天邪恶基因决定的。不造假它生存不了,活不了。中共从中央到地方它的造假堪称一绝,邪恶程度史无前例!以国家名义造假:污蔑法轮功的1400例是假的,将京城疯子杀人、乞丐投毒等等安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编造所谓“天安门自焚”栽赃陷害、抹黑法轮功,以此为肆无忌惮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制造借口,花样百出。

这里以我的一段亲身经历为例说明中共自上而下的造假:

二零零零年初,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办去上访,为大法鸣冤,为师父鸣冤。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在信访办门前多半条街都是各省截访人员和车辆,只要有人一靠近,立刻就围上一帮人问这问那,只要一张口说话,马上就有人根据口音把人架走,绑架到各自所在省市的驻京办事处遭受迫害的;然后再由原籍警察劫持回去继续迫害。我在信访办填完表后警察不让我走,还没来得及和其他上访学员说话,当地派出所的车就来了。我被我地派出所警察劫持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宿,后由单位接回。

我上班后被停薪停职,交保卫部看管,全系统点名通报批评。每月只给我一百二十元生活费,其它的一切福利待遇奖金全没了,临时工有的我都没有。我失去了一个人所应有的一切权利,包括人身自由,在单位被看管,在家有人在门口收发室盯着,上超市、菜市场有专人跟着。

因为我是单位连续十几年的双优,又是单位职工委员会代表。我的照片就在单位“光荣榜”的橱窗里。一九九九年那年我又被评上“双优”,但因我修炼法轮功上边不批,领导互相推诿,谁也不找我谈,说“张不开口”。马上就是颁奖大会,党委书记着急,我知道后主动跟书记说:“领导别为难了,我理解,当不当都一样,我该咋干还咋干。”书记感动得在班子会上说:“你看看人家这境界,还得是炼法轮功的!”

因为我从不走上层路线,完全是凭实干,所以同事们都心服口服,在单位很受人尊敬。因停薪、停职这事,大家都为我不平,找领导理论、说情。领导想让我内退,可上边就不批,说什么“炼法轮功越受益,工作表现越好,越要‘转化’,这样可以带动一大片”。

一年后,局里、部里领导带一些相关人马亲自下来到单位召开座谈会,收集我的材料。参加会议的是单位中层以上干部,再加上各方面的代表几十人。可让上面来的人没想到的是,安排揭批我的座谈会却开成了一个给我评功摆好的会:与会者谈到我对单位建设上突出贡献;人品如何好;修炼前有病(有北医三院与其它医院的诊断证明),修炼法轮功后确实好了,有医务室档案,有财务的报销凭据,修炼前每月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元,修炼法轮功后再没报销过药费等等。特别是在座谈会的最后,主管业务的大头说:“这样对待某某某(指我),我们也于心不忍啊!”

他的话刚说完,其他人也都符合着说“是于心不忍,让人心都凉了”等等。上边来的人,在事实面前也无话可说。后来那个局长说话了:“看来法轮功祛病健身是有奇效,的确是受益了。这样吧,让某某某别说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就说是练别的功练好的。”头头们说:“和她说了,人家不干,人家说了做人不能丧良心,炼法轮功炼好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不能说是练别的功好的。”

从那以后,书记又几次找我,让我在一张白纸上签名。我问:“在白纸上签名干什么?你们是不是还要在上面写什么东西?”他说:“别人写的又不是你写的。”我说:“可底下是我的签名啊,这不是硬塞给我,让我认可吗?我不能签这个名。”几天后,副书记找我说,不签名也行,你只说“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就这一句话就行了。以后又有党办主任找我谈,保卫部人找我谈,以高级职称、涨工资、补发工资、恢复工作、工资等利益作为骗术让我配合他们,达到他们想达到的目的。

当这一切骗术失效后,他们立刻变脸、变态,下狠手了。最后他们却都遭到报应:两任书记被末位淘汰掉;第三任因贪腐被撤职提前退休;其它有不明原因突然去世了;有得癌症的、出车祸的等等。只有一个当年极力为我说话、持保留态度的副头安然无恙。中共害了多少众生。

中共的终极目的就是毁灭人类。使用的手段就是自吹“伟光正”和实质的“假恶暴”。前者骗,后者杀,骗中杀,杀中骗,二者相得益彰。把传统文化破坏殆尽,道德沦丧,哀鸿遍野。七十年来就是这样一部历史。

如今,它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正朝着灭亡的终点拼命狂奔,也就让世人看的更清楚、更明白。民众在觉醒,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2/有感于“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402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