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是美国带来的?

谎言的逻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病毒是美国带来的?尽管在国内不乏明智之人,对这个说法并不相信,但是这个明显的谎言却迷住了很多大陆人。如果是美国带来的,为什么美国也开始出现病例,导致美国的经济受影响?这种情况的出现,让病毒来源美国之说不攻自破。于是,新的说法开始甚嚣尘上,“是境外人员把病毒带来了中国,本来这里已经接近清零了,但是外面的病毒又传了回来”,真真假假之间,令多少人已经难以分辨。

有一句话,真理与谬误之间只有一步之遥。

纳粹宣传负责人戈培尔熟知这一点:“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而如果谎言制造者不仅重复,而且是一个连续、系统、有头有尾的精致设计,那么将迷惑无数的世人。

伯虑国的故事

有一个故事,是中国古典小说《镜花缘》中的伯虑国。这个国家的人害怕睡觉,他们认为一睡觉就跟死了一样,睡觉就是死亡,所以他们不敢睡觉。再困的时候也要强打精神。如果看见别人睡着了,拼命要把他拉起来,也不让人家睡觉。但是,总有一天,一个人一觉睡下去就拉也拉不起来了。但是,明明是困死了,大家反而得出个教训——可见不能睡觉,可见睡觉就是死亡;明明是困死了,大家反而认为是睡死了。

这就如同中共以稳定的名义进行高压统治,最初是吓唬大家:如果没有我的专制,没有我的高压,社会就会动乱。说的时间长了,压制的时间长了,社会矛盾越积累越多,越来越激化,中共就更得用高压来统治,并且告诉人们,要不是我高压统治社会就乱了。

孔子曾经讲,“政者,正也。”就是说,掌握政权的人,要以正直的道理管理国家,如果居心不正,那么就会做出邪恶的事情。

邪恶之徒,会把“莫须有”罪名强加于人,制造仇恨,最终达到迫害善良的目的。

历史在重演

公元六四年,尼禄为扩建皇宫,火烧罗马城,把皇宫和阻碍皇宫扩建的、难以拆迁的居民房都烧掉了,然后嫁祸基督徒。为了煽动民众情绪,尼禄指使理论家编造谣言,从基督教的经书中断章取义,污蔑基督徒们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间习惯上互称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对者描绘成他们乱伦;罗马的精英们还出来指控说基督教是“致命的迷信”、“不可理喻的信仰”;罗马皇帝尼禄把罗马城的一场持续五天的大火嫁祸基督徒,把基督徒描绘成纵火犯、一群作恶多端的人,以此来煽动仇恨,激起民愤,为大打出手制造借口。此后,几任当权者步尼禄后尘,继续迫害基督徒。

历史在重演。在一千九百余年之后。同样的一幕上演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发生所谓“自焚事件”,中共头目江泽民将这场伪火嫁祸于法轮功学员,诬蔑说是法轮功学员自焚。为了欺骗民众,早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初,就利用中共豢养的科痞、文痞,从法轮功书籍中断章取义找出字句,编造谣言;江泽民还让各地强行编造修炼造成的恶性事件,也就是所谓的“1400”例,从而出现了精神病患者傅怡彬杀人案、浙江毒杀乞丐案等恶意诽谤案件。辽宁盘锦市电视台曾报导“魏家杀母案”,公安部门在死者身边摆上白酒和有关法轮功的书籍对死者重新录像。这确实蒙蔽了一些对法轮功一无所知的民众,但无法欺骗那些对法轮功略有了解的人,因为法轮功书中十分明确,法轮功学员不能喝酒。但当时当地公安部门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录像中露出破绽。

中共编造的“炼法轮功导致1400人致死致残”案例,与其它栽赃谎言一样,不允许任何第三方核实调查。中共既是原告又是法官,还兼任了侦破和检查工作。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说话的机会。

再精致的谎言也是谎言

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之后,仅两小时后,新华社就向全世界宣称自焚为“法轮功所为”。因报导法轮功议题获得二零零一年普利策奖的《华尔街日报》记者张彦(Ian Johnson)对此称,这意味着事件发生时间比报导早了许多;或是一向严格的审查制度受到高层的批准,赶制了报导和电视录像。

从二零零一年的年初至年末,中共各类喉舌媒体反复播放这个弥天大谎,谎言何止重复了一千遍!毒害了多少无辜世人。

这场“自焚”很快被曝出众多疑点,仅组织者之一的王进东,就暴露出太多的破绽。

烧不坏的塑料汽油瓶

在央视公开的录像中,被大火烧过的王进东,面部严重烧坏,双腿和胸前的棉衣被烧烂,但他两腿间盛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翠绿如新。


不会燃烧的眉毛和头发

根据常识,人体在大火中,最先燃烧的是眉毛和头发,然而自焚录像中的王进东,脸部被严重烧坏,但他的眉毛和头发却完好无损。

特写镜头的悬疑

根据中央电视台的报导,整个自焚事件从起火到灭火不到两分钟。按常理,突发事件是很难抓拍到特写镜头的,然而在央视的自焚录像中,不仅有远镜头、近镜头、跟踪拍摄镜头,更为夸张的是,还有一个王进东的大特写。

官方媒体报导说:“被烧重伤12岁的小姑娘刘思影在医院立即进行了气管切开手术。”但是我们在电视节目中却听到刘思影声音清脆地在与记者对白,难怪一位美国西医大夫看完此报导后,笑着说:“气管切开手术后,人是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里恢复讲话能力的。”

显然,有人精心策划导演了这场“自焚案”以栽赃法轮功。那么导演者是谁呢?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二零零一年八月向联合国提交的“天安门自焚”的报告中公布:“我们从录影片中得出结论,天安门自焚是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备有这个录影片的拷贝,以供派发。”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证据,没有辩辞。

天安门自焚“伪火”已经过去十九年,在中共的“柏林墙”之下,仍有相当多的人被谎言包围,不明真相。在疫灾面前,更应当理性的思考,不盲从中共的蛊惑宣传,有一句说的有道理,谎言是最大的毒素,真相是最好的疫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