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扭曲了的思维”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中共的党文化灌输、洗脑毒害了中国人,这种毒害是相当深的。中国大陆的人不知不觉中都习惯了用党文化的扭曲标准衡量事物,用扭曲的思维方式去想问题。如果我们对今天世人的思维与行为认为没有什么不对的,我们自己就在这种扭曲的思维中了。

我在以前对邪党扭曲人的思维认识不清,也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认识,所以很多时候都是不自觉的用这种扭曲的道德标准衡量问题,用这种扭曲了的思维处理修炼中的问题。

一天我学法时学到师父讲:“看热闹的人都觉的奇怪,这老太太怎么不讹他点钱呢,管他要钱。现在的人道德水准都发生扭曲了。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1]这时我感到自己的心里被重重撞了一下,我看到自己以前很多思维都是扭曲的。我对这种党文化中形成的扭曲的思维有了认识。

从做人的角度看,按照传统文化,古人讲“闻过则喜”,别人伤害了自己是因为因果循环,不能怨别人,还要高兴,因为自己欠人家的应该还。

可是,邪党破坏了传统文化,不叫人相信因果循环的天理。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所以现在的人,不管别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伤害自己,睚眦必报。

当那个车把自己撞了,一定埋怨,找对方的所谓责任,这已经偏离了传统的道德标准了。这还不算,一定要好好治一治对方,好好出出这口气!趁火打劫,讹几个钱花。这样做不仅偏离了传统道德标准,又進一步扭曲了传统的道德标准。有的人甚至对方给予补偿,还自称自己宽宏大度,今天就“原谅”了对方,否则就不是几个钱就能了事的!把道德标准再進行扭曲。

打个比方,就好象那个拧麻花一样。甚至旁观的人都觉得这样做很“正常”,不这样做才不“正常”呢!可见人的道德标准被扭曲到何种程度了。

这是从人这个角度看,作为修炼人的道德标准要高于常人,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作为修炼人遇到这样的事,不但不能埋怨对方,还要感谢对方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消业与提高的机会,还要发自内心给对方讲真相,救度对方。

可是我发现,我周围的很多同修在对待修炼中问题都是不自觉的在这种扭曲的党文化思维中看问题。

几年前,C同修组织一些同修去外地发真相资料救人,因为同修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绑架了去发资料的同修。当有些同修听到此事后,开始埋怨C同修,认为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把责任都推到C同修身上。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整体配合把同修们营救回来了。但还是有同修埋怨C同修,决定不再与她配合了。

有的同修原来就对C同修有人的看法,这次出事了,好象找到机会了,到处去说C同修的不足,发泄一通,干扰整体修炼环境。

我们想想,如果C同修知道会发生迫害,她能领着同修去接受迫害吗?她不是为了救度众生吗?就象那个开轿车的人一样,能是有意去撞人吗?可当同修去找C同修的责任时,你的标准不就跟现在的常人一样吗!

有的同修甚至愤愤不平,不再与她配合,甚至到处说C同修的不足。这种思维不就是扭曲的思维吗?修炼人出现问题都是自己的原因,不能向外找。更不能采取极端的党文化的做法,断绝往来。

同修之间的关系有的也是扭曲的,不能敞开胸怀,都是背后说,不同程度的防着别人,自己还认为很有水平。看不到这种扭曲的思维与大法弟子应有的坦坦荡荡、开门见山、慈悲直白的思维方式有多远了!这些党文化形成的扭曲思维严重障碍我们提高与形成整体和救度众生。

我也经常看到一种情况,两个同修发生矛盾时,有的同修当时好象能控制自己,没有发火。可是过后她跟别的同修说:我就是修炼了,不跟她一般见识,如果不修炼,我可不会饶了她,受这种气。她还认为自己达到标准了,过了这一关。

我们想一想作为修炼人遇到矛盾时怎么对待?师父讲:“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2]。本来自己就错了,还不承认,还认为自己姿态高原谅了对方,这与那个上面提到的“甚至对方给予补偿,还自称自己宽宏大度”的人有什么两样呢?

我一直认为自己很敬师敬法,因为只要涉及到大法的东西我都敬重对待,包括《明慧周刊》等资料我都不随意放。有一次邪恶把我们几个集体学法的同修堵在屋内,别的同修的大法书都被邪恶抄走了,就我的大法书邪恶没找到,保存下来了。我就以为我很敬师敬法了。可是几天前一次学法中我发现了自己的这种所谓的“敬师敬法”只是表面的。

一天学法学到:“我们有许多人就这样想的:我磕头烧香拜佛,心里虔诚点就长功。我说那都可笑,真正炼功全靠自己去修的,求什么都没有用。不用拜佛,不用烧香,真正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修炼,他看着你都特别高兴。”[1]我感到师父就在说我。

我认识到,作为修炼人真正的“敬师敬法”,就是遇到问题能够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找自己,修自己。如果不是这样,不管他表现的怎么虔诚都是假的,都一定隐藏自己的目地在里边,其实是不敬师不敬法。只有我们不断在大法中修自己,越来越纯净的时候,我们才能从内心领悟大法,才能真正的做到发自内心的“敬师敬法”。

这种党文化的扭曲的思维在大陆的同修中很普遍。师父在近几年多次讲法中都提到这个问题,带着这种党文化的思维去学法,无法理解法,自身就无法提高了。带着这种党文化思维讲真相,叫世人“三退”效果可想而知。

党文化造成的扭曲的思维存在于方方面面,这都是我们要归正的,这里只谈了一点肤浅的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圆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