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执紧随师 回归路上不迷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这二十年的修炼历程,走过了狂风暴雨般的考验,我的最重要的收获是:只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真正的以法为师,不管在社会、家庭方面的压力多大,也不管自身消业遭遇的魔难多大,就都能做的好一些。只有深入的理解好大法,才能在回归的路上走好每一步。

今生能得到这宇宙大法,真是太幸运了!有时我在想:世上的人,一代一代的过去了,只有今天我们这一代才能和大法结缘,多大的缘份哪!一高兴我就哭了,泪水中包含着对师父的感谢、对大法的感谢。因为师父能把我们从最严酷的、最肮脏的地方捞起来洗净,拿到高层次上去,永远不吃苦了。师父的法理铭记在心,时时提醒自己是个炼功人。可能在那一瞬间,在我的内心深处打下了一个坚实的信师信法的基础,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才能做得好一些。

在学法中,关于修炼心性方面,一句法我会看好几遍,去想这句话深层的涵义,能悟多高就悟多高,然后去做好。比如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谁起这个作用?就是宇宙这个特性起这个作用,所以你光想得不行。怎么办呢?当他骂别人、欺负别人的时候,他就会把德扔给人家;而对方是属于委屈的一方,失去的一方,遭受痛苦的一方,所以就给他补偿。他这边骂他,随着他一骂的时候,就从自己的空间场范围之内飞走一块德,落在人家身上。他骂的越重,给人家的德越多。打人、欺负别人也是一样。他打他一拳,踢他一脚,就随之这个人打的多重,德就落过去多大。”[2] 常人是理解不了这层法的涵义,作为修炼人,就用高层次的法要求自己,难来的时候,就能过得去,才能把事情做好。

提高心性

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于一九九八年正式得法。当时看书时就觉的师父讲的太好了,心里想要修炼,而且还有一修到底的那种决心。从那以后,每天只要有时间,我就想要看书。可丈夫那时却说:“一天看点就行,不用太认真。”我没有听他的,后来丈夫就逐渐开始反对了。我看书,他就骂我或摔东西;我发正念,他就使劲掰我的大拇指。可我的心非常坚定,不管怎么对我,这法我是要学到底,谁也阻挡不了的。以后就在他外出时我再学法,这样一来,可学法时间就少了。

丈夫有个叔叔在广东。第二年春天,他叔叔的儿子要去他二哥家串门。那天正好是我们几个同修约好晚上六点半在一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帮丈夫他们做好饭菜就去了同修家。刚看了不一会,丈夫就来了,说那人要见我。我说:等看完再去见他。这时我看丈夫的脸就沉下来了,要发火的样子。我急忙把他拉到外面,他还是叫我回去,我说看完不行吗?他突然给我一拳,我记住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他看我不还手,从同修家的猪圈边拿起一个镢头,抡起来就开始打我,先打我的左面,再打右面,从胳膊到两腿,没有他打不到的地方,我被他打的站不住,坐在了地上。我没有动,心里想着法,还为他想呢:“你把我打的这么重,你将来怎么办呢?”这时,我想他可能是打累了,他又举起镢头,朝着我头顶就劈下来了,我赶忙把眼睛闭上,心里什么也不想。等他打完之后,我急忙两手摸头顶,头顶一下就鼓起来了,我马上将手拿下来。这时他不打了,把镢头放回原处,拉着我去了他二哥家。一進屋我笑着和客人说话,就象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第二天早晨起来,身体一切正常,头也不疼,也没破,就是两个胳膊、两条腿的肉皮象锅底一样,黢黑,很长时间也不褪色。看我被他打成这样,他哭了,握住我的双手说:“对不起,你恨我吧!”我说:“我不恨你,如果你要知道大法这么好,你不会打我的。”

走出去讲真相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秋天,正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期。我们几个同修晚上走出去挨家挨户发大法真相资料,告诉人们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

为澄清这一事实,我们在本村一家一家的送,告诉村民一切不是中共宣传的那样。因丈夫反对我学大法,更不让去送真相资料,所以晚上我没出去几次,我只在白天去做。因本地都做完了,我就一人去了很远的一个地方发,这地方从来都没有去过。那时也不知道发正念,只靠自己平时学法时的坚定的一念:告诉人们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法轮大法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思想中根本就没有怕的那个念头(以后想起来有点后怕)。

到了那个地方,我就开始一家一家的送,大门上锁的就把资料插在大门缝上,路上看到的人也给一份,让他们回家好好看看。当走到一个烟房,看到里面有十多人在干活,我就自我介绍:我来是给你们送资料的,每人一份,放在他们身边,并告诉他们:电视上演的“天安门自焚”全是假的,电视上说学法轮功的人杀人,炼法轮功的人有病不吃药,死了多少人,全是栽赃陷害,根本就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你们千万别信,看完资料就都明白了。从我進烟房到出来,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瞅着我,一直目送我离开。

到了另一个村庄,眼前是一个小卖店。走進店里,我问了一句:“有人吗?”边说边拿出一份真相资料放在窗台上。这时从屋里窜出一个女的,没好声的喊了一句:“你是干什么的?”我说:“给你们送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她瞪大眼睛说:“你这人胆子也太大了,你就不怕派出所来抓你吗?”我告诉她,我不怕,怕我就不来讲真相了。接着告诉她“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他们欺骗咱们老百姓的。走时告诉她好好看看,她没吱声。

又走了一段路,遇到一人在那等车,我给了一份真相资料,告诉他里面是什么内容,他又跟我要了三份,说他住的地方有四家人,也给他们一家一份。

这时天已经黑了,可眼前不远的地方还有十多户人家,我就加快了脚步,来到村头,这时从我身边过去一辆摩托车,到村头那司机和一个人在说话。我把真相资料送完,走到摩托车跟前,我对司机说:“你能送我一程吗?”他说可以。

在回家的路上,我跟骑摩托车的讲了真相,还有两份资料也送给他了。到了家附近的一个岔道口,我说:就到这吧!一边给他车费一边谢谢他。

没想到他去镇派出所把我给举报了。那时我哥哥正在派出所,哥哥一听,这不是妹妹吗?当时就给我打电话,那时我也到家了,我一接电话是哥哥,哥哥问:你今天去哪哪了吗?我说去了,哥哥又问:去那干什么?我说:给那的老百姓送大法真相资料了。哥哥又说:你态度还挺好,都承认了。再也没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几天后,哥哥告诉我:“告你的那个人,摩托车被扣了,还罚款两千元。”这件事在当地轰动很大,说谁谁告法轮功了,车反倒给扣了,还罚款两千元。

这真是现世现报!

遇事要为别人着想

婆婆住在我家,一天从我家走了,说要去二哥家,原因是二嫂人哪儿都好,那意思是我不如二嫂好呗。想去哪儿都行,我没有想法。临去前,找来几个人跟我家和大哥家说:去了之后,让我们拿多少养老费,有病了得拿多少钱,最后老人去世时得拿多少钱。

我和大嫂都不同意,没有办法,少数服从多数,最后就这样定下来了。

搬家那天,二哥把老太太的东西都拿走了,连垃圾堆里的小木头都划拉的一干二净。本来我就一肚子气,再看他在我家划拉的那样,气就不打一处来。那年二哥给别人放牛,来回走我家大门口,我把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都写下来,最后结尾两句话是:“想要养老费,咱们法院见。”第二天二哥经过大门口时,我把写的东西给了他,他说:“这是什么?”我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四年过去了,二哥没敢跟我提钱的事,我也没给过他一分钱。

学了大法之后,我知道我必须得做一个好人,遇事要为别人着想。我暗下决心:一定修好自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于是,我就有给二哥婆婆的养老费的念头。我把这个想法跟丈夫一说,丈夫当时就高兴的说:“那今晚就送去。”

晚上吃完饭,我和丈夫把四年的养老费一起拿去了。二哥当时非常惊讶我怎么有这么大的变化?他知道我学法轮功了,一定是大法使我变的这么好。

又过了几天,二哥也请了一本《转法轮》。

结语

在修炼的过程中,还有许多没做好的地方,还有很多人心没有去掉,还有很多众生要我们去救度。不管我们修炼的路还有多长、多远,我都要一如既往的往前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