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运如何 只看对大法的态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走進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全身都是病,修炼三个月,所有的病都好了,“真、善、忍”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成为我想问题、做事情的准则。由于修炼了法轮功,我的身体健康了,知道了人来到世间的意义,活得更加明白,对师父所阐述的大法法理我坚信不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铺天盖地的打压和残酷迫害,疯狂程度比中共的那场“文化大革命”更甚。炼功人由于根基和思想素质的不同,对这场迫害的认识也不同。很庆幸,我没有被中共对大法和师父的这些诬陷和谎言吓倒。在这近二十一年的血雨腥风中,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坚持不懈的向各界人士讲述大法真相,用一颗至诚至善之心呼唤人们的良知,也救了不少人。

在此简单地和同修们讲述几个讲真相中的真实故事,以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与同修分享。

癌症病人与全家的真诚感恩

我认识的一位中年妇女患病,到省城昆明一家医院住院检查,结果是患直肠癌且已到晚期,肠子已烂了一米多。住院治疗三个月,医院下病危通知并让家人接她出院,告诉家属准备好后事吧。

她回家后我去看她,看到的她已是一个完全变相,不成人样的人,只能整天躺在床上。我对她说:“还是请大法师父救救你吧。”我把《转法轮》拿给她看,并告诉她:随时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捧着《转法轮》这本宝书很认真的看起来。

她看《转法轮》的第三天,她对我说,她的肚子里象翻江倒海似的,还不断的拉肚子,拉了半桶脓和血,但拉完后全身都感到很舒适。过了将近三个星期左右,我又去看她,她已经能出门了,能上街上走走了,还能干些轻微的体力活了。她高兴的说,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至今她的身体都很健康,并且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她全家老少都说非常感谢我,救了她的命!我告诉他们:“千万不要谢我,要感谢的是法轮大法的师父!”告诉他们一定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保护全家平安的真言!他们都表示记住了。

重症肌无力患者的故事

一个中学教师,患了“重症肌无力”,全身软弱无力,只能穿拖鞋,穿皮鞋抬不起脚来。请假到北京、上海等医院進行医治,医药费达二十多万元也没什么改善。最后到了天津市医院。一位医生告诉他:“这种病现在是无法医治的,你去找炼法轮功的吧,炼炼功、打打坐试试看。”

回来后他来找我,告诉我他的病情及天津医生的建议。我就把师父的《转法轮》和教功录像拿给他,告诉他如果想修炼,就要按照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去做。

他严格地按照《转法轮》的要求進行修炼。很快恢复了健康。如今已退休,始终坚持做着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众生。

“三退”修大法 淋巴癌晚期患者康复

二零一三年前,我们本村一个中共邪党的党员患了淋巴癌,到昆明住院检查癌细胞已经扩散,做了两次化疗,医院通知家属料理后事,说他可能二零一三年的中国年都过不去了。

我得知他的情况,就去送给他一个护身符,让他随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为他办理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

一个多月后他跑到我家告诉我他的病已经好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康复以后,他觉的在家没什么事可做,看到家门口外的麻将摊上有很多人在玩双联斗地主玩的红火,经不住常人的利益诱惑,他们老俩口也就天天去参与,玩游戏赌钱,而且天天运气很好,赢的钱最多。

很快,他的老病复发,家人又将他送昆明医院。我对他说:要信仰法轮功就不能去参与赌钱,就得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认真修炼,否则就是现在的结果。

他听后说再不去参与。门口的赌场也自动解散了。他回到大法修炼中,身体又恢复了健康。

村书记“三退”得福报

我们本地的村支书骑摩托车翻车摔断了膀扇骨,送到医院检查照片,两骨之间有一寸的裂缝,医生的结论是永远不能复位,连锄头也不能扛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就去对他说:“给你一个护身符试一试。”告诉他你要随时默默念上面的九个字。他很乐意的接受了。

一个星期后他就背着背篓下地割草去了。我问他:“好了吧?”他说:“真神奇啊!代我感谢大法师父吧。”当然,当初他已用化名“三退”了。

我们村有四、五个患类风湿、糖尿病、腰椎间盘突出的病人。我给他们每人一个写有九字真言的护身符,叫他们随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他们当中拄拐杖的拐棍扔了,有病的病好了,这样的真实故事分开一个个的讲,讲都讲不完,我只能简单地列举以上几个例子。

打压法轮功遭报应的例子

我地地处云南西北边远地区,一九九八年当法轮功传到我们这里时,很多中老年人都修炼法轮功,串庙子丢香钱的人很少很少了。当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打压法轮功后,本地一个司法人员和他母亲(他母亲长期在庙里烧香收香火钱)把我们修炼法轮功的所有弟子的名单上告到县、市公安局。警察对我们大法弟子逐人逐户進行抄家、搜查,使尽恐吓手段。

可是神无处不在,人在做天在看着呢。三个月之后这个司法人员的母亲就死了,半年内他家死了三个人。他那个在司法工作的儿子患上了严重的尿结石,前两年住院两次开刀没治好,今年上半年又做了第三次手术。现在看上去不是正常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村级换届选举时,选举通知单上居然也诬蔑法轮功。当天我就把这个通知撕了,对几个在场的村干部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中央哪个文件通知的,中国哪部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组织的?你们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几个干部都没吭声,我说这样干你们会遭报应的。

选举的当天下午進行胜选会餐,其中一个阻止我撕通知的人,由于喝酒过量,在回家的路上一跤跌下深沟,当场跌成植物人,连夜送昆明。住院二十多天,花去医药费二十多万元,最后医院让出院,拉回家人就死了。

二十二年来,我在修炼的这条路上经过无数的坎坷,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走到了今天。修炼中的故事几天几夜也讲不完,我只简单的举几个例子。和精進的同修相比我差的太远了,但是我会努力精進的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