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 大陆医护死伤惨重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一日】(明慧记者郑岩综合报道)武汉肺炎,使大陆医护死伤惨重,并伤及他们的家人。中国官方3月6日证实,目前湖北已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武汉肺炎。其中40%在医院感染,60%在社区感染,均为湖北省医护人员,也都不是传染科医生。支援湖北省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到目前仍未拿出感染报告。鉴于中共撒谎成性、对信息控制成性,真实数字还有待知情人士挺身公布。

中国的这次新冠病毒瘟疫,从2019年底开始向中国大陆蔓延并扩散到多个国家,因为当时中共政府隐瞒疫情,很多人不知道这次病毒的严重性。从中国大陆微信网络中看到的武汉第一线医生和护士的曝料,当时武汉市有数十万人感染,医院每天死很多人,尤其是武汉封城后,有很多人死在住宅区内,因为家门被政府反锁,加上恐惧又没食物吃,有人被饿死。有的医院感染者来不及治疗,医院病人暴满,晚上就用闷罐车拉出去火葬。当时人人都惊悚后怕,极度恐怖,很多人已经绝望,害怕病魔降临到自己头上,整个武汉市就象人间地狱一般,象到来的末日一样。

题名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处置情况说明》的文件,是一份来自武汉中心医院的内部材料(下称《疫情处置说明》)。多位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向《财新》记者表示,该内部材料属实。武汉中心医院宣传科和公共卫生科拒绝就此事作出回应。

《疫情处置说明》显示,2019年12月29日下午,武汉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4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CT、查血检查均是病毒性肺炎表现。1月8日至10日,武汉中心医院公卫科陆续上报了14张不明原因肺炎报告卡(1月8日9例,1月9日4例,1月10日1例)。其中1月9日晚,区疾控中心对当日上报的4个病例进行了流调和采样。

12月16日,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又接待了一位“莫名其妙高烧”的病人,22号转到呼吸科。同事对急诊科主任艾芬耳语:“艾主任,那个人报的是冠状病毒。”12月27日,医院又收到又来了一名“没有任何基础疾病,肺部一塌糊涂”的病人。12月30日中午,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检测报告。她把这份报告拍下来,在检测报告上圈出“萨斯冠状病毒”字样,传给医学院的同学。随后,这份报告传播武汉医生圈。

12月31日10点20分,医院转发武汉卫健委消息,警告不能对外随意发布不明肺炎消息,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她所在的医院随即发出通知,强调不能向外传递相关消息。1月1日,医院监察科科长通知艾芬第二天早上过去谈话。艾芬说,“之后的约谈,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 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

1月13日上午9时许,江汉区疾控中心传防科科长王文勇致电武汉市中心医院,要求该院将1月10日上报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人订正为其它疾病。

1月16日16时,即湖北省“两会”闭幕的前一天下午,武汉市疾控中心终于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到武汉市中心医院进行采样。此时,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不明原因肺炎疑似病例”已增至48例。

值得注意的是,1月12日-1月17日,武汉市卫健委的每日例行通报,均称前一日“本市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的艾芬医生并未像李文亮等八位医生那样被公安叫去训话,但她说,医院监察科的那次约谈,给她造成“很绝望的感觉”,对她打击非常大,“我感觉整个人心都垮了,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

艾芬很清楚发生了人传人,但是院方为了隐瞒真相,甚至不让医生把隔离衣穿在外头。

当武汉还在隐瞒疫情,当中国疾控中心的专家还在说可控可防的时候,1月11日,急诊科护士胡紫薇感染,但是,在1月16号,一位院领导居然继续说:“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一天后,1月17号,江学庆住院,10天后插管、上ECMO。”

医生们一个接一个倒下,病人的情况更加糟糕。病区饱和,基本上一个病人都不收,“ICU也坚决不收,说里面有干净的病人,一进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断涌入急诊科,后面的路又不通,就全部堆在急诊科。”病人一排队就是几个小时,医护人员也无法下班。 “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病人越来越多,传播区域的半径越来越大。有诊所的老板得病,也是来打针的病人传给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 “一天发热门诊门口的排队,要排5个小时,正排着一个女的倒下了。”艾芬说:“还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监护室的时候,就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你永远见不着了。”

艾芬叙述,仅仅她所在的急诊科,就有40多人感染了。有三名女医生全家感染,两名医生的公公、婆婆、丈夫感染,一名女医生的爸爸、妈妈、姐姐、丈夫加她自己5个人感染。“大家都觉得,这么早就发现这个病毒,结果却是这样,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代价太惨重了。”

记载上述情况的这篇《人物》杂志文章刊出后,不断地被删除,却不断地被转发。艾芬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有四千名职工,当时已经有四名医生因武汉肺炎去世,两百多名医护人员感染。

其中,3月9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退休返聘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武汉新冠肺炎去世。此前,2月7日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3月1日,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医师江学庆去世。3月3日眼科主任医师梅仲明去世。目前,武汉市中心医院至少还有心胸外科一位副主任医师、泌尿科一名副主任医师,也因感染武汉新冠肺炎,在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他们都上了ECMO,情况比较危重。”(ECMO指人工心肺,也被称为体外生命支持系统。)

在武汉肺炎这一重大公卫事件面前,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谭德赛博士俨然是中共的热心追捧者。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是埃塞俄比亚人,世界卫生组织的第一个非洲籍领导人。在谭德塞博士的第一个任期内,先是遇上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埃博拉(Ebola,伊波拉)病毒疫情,如今又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两次疫情都被宣布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

至于谭德赛是在了解中共的情况下为中共背书呢?还是出于其它原因而当了一场“谭书记”?读者可以细心观察和了解。

眼看着自己的同事一个个倒下去,眼看着一个个武汉人求医无门悲惨死去,艾芬悲愤地说,“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