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中共特别“透明” 谁能核实?

发表时间: 03/17 20:12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武汉肺炎疫情发展迅速,进入三月份,病毒蔓延全球几十个国家。这时,中共却开始频传“捷报”,许多习惯于中共导向的中国人开始以“海外严重疫情”为谈资。

一夜之间,对比鲜明的信息四处纷飞:中国控制的好,短时间战胜疫情;海外太自由民主,疫情难以控制;中国确诊和死亡人数显著下降,海外确诊和死亡人数超过中国、继续上升;国际社会普遍质疑中共数字、指出中共隐瞒疫情导致病毒迅速扩散,而中共新华社却高调转发《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一文。

这种模式性的转变,对于熟悉中共历次政治运动的人来说,应该很容易识别,不幸,不少人这次却再度回避了识别与核实这样的重要环节。

说一个刚发生不久的故事。一位朋友和他居住在大陆的父母通话。朋友的父母和我的父母一样,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朋友说,这次通话中,我爸对美国疫情非常了解,包括最近那艘游轮,上面多少人,多少船员,多少人测试了,多少人确诊了,为什么没有更多人测试,各个外国的游客打算怎么处理,美国游客怎么先处理、怎么后处理、船员怎么处理,为什么要有这么多船员?等等。

朋友问他的父亲:“那中国呢?”他父亲说:中国现在非常透明了,都非常清楚。

朋友问:前两天他们以前工作居住过几十年的那个大学的邻居告诉他们,那儿得武汉肺炎死了一个人,没送医院就死了。那个人算在中国武汉肺炎死亡人数里了吗?

他父亲闻听此言,马上说他儿子问的是“呆话”——他怎么可能知道呢?

于是儿子对父亲说:美国的人我可以打电话,比如,如果你们想知道详情,我可以打电话给那所游轮。你可以给那个大学的总机打电话,请总机把电话转到去世者的家里,关心一下那家人拿到的单子说没说是确诊了这个病。

他父亲不吭声了。这时,朋友的母亲说,那别人肯定要问我们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了。

这位朋友于是对他的父母说,其实你们骨子里知道,哪怕是打这个电话,对于你们自己就有生死威胁了。那这样的情况下,怎么还有“透明”可言?甚至你们连自己其实是害怕打这样的电话都不敢承认,而你们骨子里也知道,我打到美国任何电话上去问都不可能牵扯到我自己任何安全问题,所以这儿是真正的透明。所以你们说的都是中共在牵着鼻子骗你们,只关心外国而不敢关心自己中国身边的事情。

朋友的父母无语。

十几年前发生过许多类似的事情。比如当时这位朋友的父亲,绝不相信中共迫害死了法轮功学员。朋友就对他父亲说:要是我查出有住在你们附近的有被迫害死的,你们敢去查查真假吗?这位父亲想想说:“敢啊。”过了几天,朋友告诉他父亲:一位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关进去不到十天她妈妈领到的就是骨灰了。而且还威胁她妈妈不准哭……。

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更长时间过去了,这位父亲一直没去确认。最后他承认是不敢去,担心自己因此惹上麻烦了,也就很勉强的承认有这样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事了。

我母亲也是,说你们在国外时间长了,哪里知道国内的事。(显然国安事先找她谈话了。)哪有迫害?我怎么没看见啊?都是造谣,污蔑我们中国的。你爷爷是不是共产党,你爸爸是不是共产党,你不要……。我说,请等一下,客观的说,我爷爷是共产党害死的,我爸爸也是共产党害死的;共产党迫害了六四学生,现在又来迫害法轮功。我知道的某某和某某就是你们那个地区的,都是善良的好人,你可以去打听一下,看他们现在情况如何,你自己亲眼去看。过了一段时间,母亲说,那位老先生的确很孤苦,老伴被抓走了,一直不放,周围的人都知道,悄悄指给我看的,共产党是太坏了……

话说回来。这次武汉肺炎疫情爆发,武汉封城,各地强制隔离,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中国经济就会垮;经济垮了,共产党就完了。共产党对这个非常清楚,他们的第一要务是保住权柄。至于复工造成疫情的二次大爆发可能性很大、会死多少老百姓,共产党根本不在乎。可叹,在中共每日如一日的长期欺骗和洗脑中,很多中国百姓,尽管吃了共产党很多苦头,可还是习惯性地听信中共,真以为共产党已经控制了疫情。

中共内部制定战略,要把武汉肺炎的战场拉向海外,(1)转移国内人民的注意力;(2)借机吹捧自己,吹嘘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疫情的能力(包括所谓的制度性优势);(3)推卸责任,要把武汉肺炎的源头嫁祸给美国,大力进行反美宣传。

真心祈盼,在这新的一波考验面前,朋友的父母,我的母亲,还有其他和他们一样身在中国大陆的朋友们,不再抱有幻想,守住理性和善良;记住中共不是中国,不再被中共玩弄于股掌。说句笑话,也许在我们第一次投生中土为人的时候,共产党这个西来幽灵可能连病毒还不是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