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本身就是毒素 真相是最好的疫苗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一九八六年五一节的乌克兰,当看不见的辐射尘埃雨点般落下时,穿着衬衫的孩子们走过了游行检阅台,那通常是苏联领导人的坐席,但这次却空空荡荡,孩子们的注目礼看到是空空的一排排坐椅。

一九八六年四月二十六日,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所释放的核辐射是二战时期广岛原子弹的四百倍以上,堪称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悲剧之一,上万民众因放射性物质长期受到感染,土地被污染,一夜之间切尔诺贝利成为废城。

当时苏联官员们在做什么呢?首先是隐瞒消息,最早的消息都是外国人披露出来的,但苏联并不承认核辐射。为了害怕人民骚动,防毒面具不敢发给民众,连图书馆里有关辐射的书籍都被撤走,通往切尔诺贝利的电话被切断。

与此同时,当地官员把家人迁出乌克兰,把孩子早早疏散,但民众却被蒙在鼓里,没有采取预防措施,按照上级命令继续游行。他们被要求用铲子清除被辐射污染的草坪,但并不给他们防毒工具,也不告诉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医生在诊断书上也不能使用“急性辐射综合症”这样的字眼。苏联政府表示这里的水和空气是安全的。

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会议的一份报告称这种虚假信息“几乎达到邪恶的程度”。当时,核电站的反应堆是开放的,并在持续释放放射性物质,而工作人员未有指令不能撤离。

一名苏联当时的核能研究所所长说,这是一个威权的国家,不是人民的国家,国家永远排在第一位,而人民的性命轻如鸿毛,几乎没有任何价值。人民对上级领导的畏惧远胜于对原子(辐射)的恐惧。

切尔诺贝利事件对苏联的影响是巨大的,人们认识到这个体制无法弥补的漏洞,互相推卸责任,都让某一个环节承担罪责,谁也不想让自己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原苏共书记戈尔巴乔夫事后说,切尔诺贝利灾难是往苏联这一巨棺上钉的一颗大钉子。数年之后,一九九一年圣诞夜,苏联轰然解体。

有评论称,谎言已经成为苏联体制的母语,甚至在苏共高压下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从每年“创纪录”的粮食丰收到卡廷森林大屠杀,从古拉格到大清洗……这个体制就是一个黑洞,谎言本身就成为放射性毒物。

苏联堪称人类历史上最碾压人心的政权之一,苏共虽然解体,但共产主义的毒素在中共体制下继续发酵。中共制造的谎言与苏联何其相似:从粮食亩产上万斤到所谓的“文革”,从“六四”没有开枪到非典中隐瞒真相,而中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使用上百种酷刑,其惨烈程度超过当年的苏联古拉格集中营……

这次,武汉肺炎从“可控”发展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卫生公共事件,从“没有人传人”到三万多人被确诊,举国抗“疫”但连急救物资都不能及时发放,以及中共各级官员、各类机构推卸责任的丑态令人作呕,同时也让很多人开始反思。

一位九十岁的武汉母亲,为了让已经确诊的六十五岁儿子住上医院,在医院独自守候五天五夜,饿了吃点方便面。许许多多让人心痛的场景,一个个被夺走的鲜活生命,让我们思考,是天灾还是人祸?举国体制为何漏洞百出?中共为何一再隐瞒真相?

二战之后,德国人纷纷睁开了闭上的眼睛;赫鲁晓夫时代,苏联人也纷纷从对斯大林的顶礼膜拜中醒悟过来。中共上台后造成了数千万中国人的非正常死亡,难道中国人还不应该从它的谎言中清醒过来吗?还不应该从这些生命的代价中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0/谎言本身就是毒素-真相是最好的疫苗-400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