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保姆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过大年前后我与照顾老母亲的保姆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为照顾母亲,我们曾经请过三位保姆,这三位保姆来后有一个共同点:来时对大法有很深的误解,不久就转变为赞同、支持大法,其中一位还开始学法了。

年前这位保姆信过基督教,后改信佛。来到母亲家看到我学法炼功,就默默地观察。后来她告诉我:她的丈夫听说我们家有人炼法轮功,想起电视上说的“炼法轮功自焚,杀人……”就非常担心她的安全,让她马上离开我母亲家。保姆用她看到感受到的告诉她丈夫:“炼法轮功的人非常善良,他们信的是佛法,是难找的好人!在她们家我睡觉都踏实,她家最安全。”并对我说:“到你们家我才知道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以前电视说的都是假的,是造谣陷害法轮功。”但被恶党媒体迷惑的家人还是担心她的安全,可见邪党对法轮大法的栽赃陷害有多厉害!

保姆不知不觉和我更亲近了,我也经常把《明慧周报》和真相小册子让保姆拿回家看。得知邪党活摘大法弟子器官时她气愤地说:“太坏了,老天会惩罚他们的!姐,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

通过她,她的家人渐渐的都明白了真相,她有时还故意问丈夫:“你怎么总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丈夫笑着回答:“不是你告诉我的嘛!”她自豪的跟我说:“姐,你看,我也跟你学着讲真相了。”我赞扬鼓励她:“你真了不起!这就是救人!”

她的儿子、儿媳和哥嫂等亲朋好友都退出了邪党组织,相信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和我九十岁老母亲常常一起念九字真言,大力支持我做三件事,让我放心家里的一切,只管出去讲真相救人。平时她上街买菜花钱都要花真相币,说是救人,做善事。

这位明真相行善举的保姆因儿媳生孙子急需她回家照顾,只好不情愿的离开了母亲家。

母亲又请了一位保姆。这位保姆刚到母亲家,就赶上邪党将隐瞒的武汉肺炎爆发的消息公开之时,到处封城封路,保姆焦虑万分,恐惧的不知躲藏在哪里才安全,整天满屋子消毒,一会儿用酒精,一会儿用84消毒液,结果把自己的手都弄红肿了。她不敢出门,也不准我出门,说她有儿有女可不能被传染上。

我安慰她:“这瘟疫是有眼睛的,是有目标而来的,你能到我家咱们缘份大,瘟疫不会冲你来,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保你平安!”保姆疑惑的问:“能行吗?你也信法轮功?你是有学问的人怎么信那个?”接着说了一些不明真相的话,还说她信基督教,她的神在她危难时会救她。

那时我在家上班,生活上尽量的关照她,让她尽快的适应我母亲家的环境。她满足的说:“一直在医院做护工,累的身体不行了,到你家享福来了。”我炼功时,她就回自己房间祷告;我给母亲读大法书《转法轮》时,她也悄悄的听,让她和我们一起读书,才知道她不识字。我给她讲了不认字的老人修炼大法后都能通读大法书等一些美好神奇的事,并告诉她大法教人“真、善、忍”,不是她说的那样,她是被中共的广播、电视造假宣传骗了。

看得出来我说的话她不反感了,但还是半信半疑。

这位保姆会时不时的搞出点我意想不到的小事,如,把鸡蛋黄给我母亲吃,蛋白她自己吃,我就好奇的问她:“你是觉的蛋黄有营养给我妈吃?”我建议她还是蛋黄蛋白都吃才好,她自己只吃蛋白营养不全。喜欢吃鸡蛋咱们就多买。看她有些尴尬,我心想她这么做的本意可能和我想的不一样,不要再说了,免得伤她的自尊。一天,她告诉我香油快没了。我问不是刚刚买回两瓶吗?保姆说她喝了。我才想起来有朋友说把香油倒鼻子里可防病毒,保姆喝香油可能是这个意思吧。于是我就特意买了两大瓶回来,保证她有香油喝。一次我怎么也找不到剪刀了,原来是她做噩梦,害怕病毒而把剪刀放在她的枕头下面了。

她活的多苦多累啊,真可怜!

我望着窗外被封闭的空荡荡的社区,心想不能这样困在屋里,一定要走出家门寻找救度有缘人,不能让中共病毒夺走更多人的生命。

离开我家的那位保姆给我来电话说:“姐,我想起你告诉我的话,这大瘟疫真来了!我们家人都知道大法能救人,‘九字真言’能救人,‘三退’保平安,我就愿意和你在一起,最安全了!什么瘟疫也不怕!我好想你啊!”我告诉她:“你一定要把救人的办法告诉你的亲朋好友,你功德无量啊!”她告诉我她已经在做了,还谈到了应该储存一些米和菜的事。

我感到非常欣慰!那位保姆真正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在这大瘟疫泛滥之时她也在救人哪!我从内心感谢师父救了她,还让她也知道救人!

没注意到保姆在身边听我们的对话,她突然大声对我说:“你对别人都好,咱家还没买米、面呢!”去买米面不会让保姆感到不安,正好利用这机会救人。我对她说:“现在几乎没有开门的商店,我得慢慢去找,回来可能要晚些。”

路上静静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巧的是没走多远一家小店的门半掩着,我走進去买了米面等东西。给年轻的店员轻松讲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店员打电话把她的老父亲叫过来,帮我把东西送回家,回家路上老人也明白了三退能得救,老人家含着泪说:“这时候你能告诉我这些,你是大好人,是大善人哪!”

因为小店离家近又有老人帮助拿东西,很快就回家了。刚到楼下看到保姆穿戴整齐匆匆忙忙和我走了个对面,我吃惊的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你要到哪去?”她支吾了好一会说:“要出去买药,不去了!不去了!”急忙接过老人手里的东西一起上楼了。

按照和保姆签订的合同,她这样做是违规的,当时我倒没有想这些,只想:“她是哪不舒服了,要不然不会把老母亲一个人丢在家里去买药的。”進家后我没有追问她为什么这样做,相反态度和蔼的问她哪不舒服了?要买什么药?她不好意思的说是感冒药。我问她感冒了吗?她说她经常感冒,怕没药吃。我自己从修炼法轮大法至今二十二年,根本用不着药,对药很陌生,当时特意记下了她要的药名。想到保姆老是在楼上呆着会发闷,就劝她出去走走吧,怕传染就戴好口罩,心里念‘九字真言’就安全了,并送给她進口的口罩。

我又特意去药店买了她要的那种感冒药给了她,给药店的小姑娘讲了真相,小姑娘退出了加入过的邪党组织。

在给保姆药时我对她说:“是药就有毒,特别是西药,对你的身体有害,还是少吃吧!”她感动的说谢谢我,说她自己做错了,家里没别人让老人自己在家怎么行,她再也不离开老人了。还感动地说:“姐姐,你心真善,炼功炼的好看又年轻。”

有位亲戚弟弟住院了,我要去医院看他帮帮他。保姆一听这个时候还敢去医院?坚决反对。她大概也觉的自己这样有点过份,又说我可以去但不能直接回到母亲家住,什么时候她允许了我才能回来,要求我回我家后要用84消毒、换衣服,我答应一一照她说的办。

我从医院回来时,她面沉似水,躲开我一个劲的打消毒液,还说她不干了,马上走,有家有口的她可不能被传染上病毒!还打电话给亲戚告状,说我如何如何。见她这么害怕我,我就又戴上口罩,主动和她保持距离,对她表示理解,也正式对她说:“你如果真想离开,我就给你结账,你想好了,如果现在你还不想走,明天我们再谈。”

第二天她主动对我说:“姐姐,我想了,你修大法真了不起,为了一个亲戚弟弟敢去医院那地方,你就不害怕?你都是为别人好,不想你自己,我真佩服!我信基督教,说是大难时神会来救我,可我心里还是没底,总是害怕。你去医院我吓的睡不着觉!今天我好像胆子变大了,我不走了。”

于是我又告诉她那病毒是有眼睛的,你没入过邪党的任何组织就不用怕,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病毒就不敢到你面前来。还给她讲了强大的古罗马帝国毁于大瘟疫的历史教训。讲述了在医院做手术弟弟雇用的护工的妻子和她信的教一样,现在夫妻俩都明白真相三退了。弟弟的护工说谢谢我,我说咱们一起谢谢大法师父吧!他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我对保姆说,你可以打电话问问这个护工,他就是你介绍来的那位。给弟弟做手术的大夫也在看真相资料。

她似乎听明白了,频频点头。老母亲也告诉她:“你不要怕,有大法师父保护你!”保姆眼泪快流下来了:“姐姐,你听到吗?你妈告诉我别害怕,大法师父保护我!谢谢师父啊!”

一次她从儿子家回来嗓子说话沙哑,时不时的干咳,还有些发烧,她一个劲解释说不是武汉肺炎,还攥上拳头恐惧的喊:“武汉加油!”看着她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得那么痛苦,我真为她难过,有多少成千上万的众生像这位保姆一样,面对邪党祸乱加给他们的劫难,心里害怕不知死了多少人?怕的不知怎么办,还稀里糊涂的跟着喊:“加油!”

我又一次安慰她:“不要再听假新闻了,是中共掩盖了疫情才造成这场大灾难的。那病毒是要命的!可你抓不着,看不到!你怎么加油?怎么战胜它?你就真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念,你全身都充满正能量,病毒它不敢接近你,一到你周围就被销毁了,病毒哪敢在你这停留!你的一切都会变好的。”她连连点头说:“好好,我念。”

她真的诚心的念,还大声领着我母亲一起念。回来过了一天后她就不发烧了,夜里也只是偶尔咳嗽一两声。她高兴的告诉我她不发烧了,咳嗽是老毛病,已经是最轻的了。我说:“你继续念那九个字,你的老毛病就彻底好了。”她怔怔的看着我,一会说:“我明白了,你不是普通人,不是凡人,是干大事的人!我听你的了,我把我交给你,你把你妈交给我(照顾)。你出去忙你的重要大事去吧!”

保姆终于明白了九字真言的意义和价值!她的这几句话,差点让我的眼泪流下来。

看着她对老母亲照顾的越来越细致,她也不那样恐惧了,有时还提醒我:“你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急,不得听师父的话忍吗?”她时常忘了自己祷告却到我发正念的时间来喊我:“发正念的时间到了,别忙了,发正念!”

这位保姆因有事现在也离开了母亲家,和我分别时硬是拉着我到她家吃饭,发自内心的说:“你对我是最好的,咱们要像亲姐妹一样相处,以后你妈需要我,少给工资我也去你家。其实在你家我像是在养老。到你家我才知道法轮功好!你有大法有师父一点不怕瘟疫!我信的不如你信的,还是大法最好!我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

之后又一位保姆来到我母亲家。保姆一来就说:“病毒是美国传染到咱们国家的,现在国外瘟疫最厉害,国内安全了。”她还说些感谢中共邪党给她发放退休劳保工资等等的话。中共邪党就这么害人,把人的思维搞乱了,让她把爱国混同爱邪党,她对大法不是直接反对,而是觉的各有各的理。

看我学炼法轮大法她高兴的问:“是法轮功吗?你的师父是李洪志吗?”我说:“对啊!”这位保姆挺高兴,告诉我,来我家之前在另外一个城市她照顾的阿姨也是炼法轮功的。那位阿姨年龄比我母亲还大,九十二岁了,摔了一跤股骨头粉碎性骨折。儿女们孝顺,非要给她做手术不可,术后医生和家人怕恢复不好,让保姆看着不让老人炼功。可那老阿姨就是炼,盖上被子偷偷炼,打坐一坐就是两个来小时。一个月的时间就站起来了,恢复得很好,生活都能自理了,医生都说:“真神奇!”

她说,这位老阿姨二十多年前参加过师父传法班,还见过师父哪!她一身病炼法轮功都好了,她的女儿开车送她到学法小组学法,老太太现在可精神了。她的姑娘、儿子都退休了,到她身边陪她,都支持她修大法。

保姆和炼法轮大法的老阿姨在一起,见证了大法神奇,亲身感受到了修大法的人真诚、善良、忍让的美德。

我给保姆看了《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书,及《魔鬼在统治着我们这个世界》的视频。很快她就转变了观念,明白了爱国不是爱邪党;劳保工资是自己付出的劳动所得,邪党一不做工二不务农,它是在强取豪夺百姓的血汗。发源于武汉的疫情告诉全世界的人:谁相信它,谁给邪党站队谁就遭难,就会被淘汰。

现在老母亲、保姆和我三人组成一个学法小组。保姆说,到我母亲身边和我们一起学炼大法是老天给予她的大福份。有人给她做过“三退”,当时是退了,但不好意思多问为什么三退能保平安,现在真明白了,也明白为什么真心念“九字真言”病毒不敢靠近,人们不论生活在哪儿,这是避开瘟疫的最好灵丹妙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扩散全球,她表示要把得救的灵丹妙药尽快告诉亲人们。

这是我家请的三位保姆的故事。

愿全世界受邪党蒙蔽的民众早日清醒远离邪党,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走出劫难,得到大法的救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