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 走出讲真相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二零零零年一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二十年了,回顾这二十年的修炼历程,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根本就走不到今天。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坚信师父,坚定正念,才能走出中共制造的这场邪恶的迫害。只有踏踏实实的学好法,深入的理解好大法,才能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

一、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从电视上第一次知道了法轮功,给我的第一个直觉是当权者恐惧法轮功,我很好奇,政府为什么如此恐惧法轮功?这样大肆宣传抹黑法轮功怎么的,但我从未发现身边有什么关于法轮功的恐怖事情发生。按理说,若真是宣传的那样,我们应该有所耳闻啊。看到电视上播放的撕毁大法书的片段,不明白那些人为何脸都变形了,他们如此的仇视大法,感觉怪怪的。

而且电视上天天基本花大量时间都是播报法轮功如何如何,全是评论性的语言,只字不提法轮功书籍里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当时我就想,要是能看看法轮功书就好了。当看到电视上车子碾轧法轮功书籍、磁带、光盘,就好想自己能拥有法轮功书。当时,我也没在意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这念头闪过之后,就没再关注这个问题了,然后就忙我的学业了。

从学校毕业后,上了半年班,一次偶然的机会,到一位同事家玩,突然在她家桌上看到《忍无可忍》这篇经文,忍不住拿起来,一连看了好几遍,我似懂非懂。那天晚上,那位同事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嘱咐我要一次性看完,我非常高兴的接过书。

那晚看到凌晨两点多钟,看完了《转法轮》,第一遍没有看明白,只是发现跟宣传上说的根本不一样。马上又看第二遍,记住了一句话“佛法修炼你要勇猛精進的”[1],而且在早上做了一个梦,在《转法轮》第一页上,显现很多佛、道、神。我又开始看第三遍,越看越爱看。就这样,放不下这本书了,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寻找大法书?

那时,我教三个班的课,每个班七十几个学生,每天感觉很累,下班后,我都要先休息一下,才开始做饭。尽管如此,我每天都保证看三讲法,看的很入心。因为时间很紧,好在我是一个人,这很好安排。生活一切从简了,业余娱乐全部取消,除了工作,基本的生活所需外,全身心的学习师父的讲法。很快的,师父讲的初期反应,我基本上都体验到了。多年的党文化思维、不良习惯等不知不觉中在大法中得到了归正,心态也变的祥和了。

我亲尝到了大法带来的美好。学校放假后,我把大法书籍、录音带、磁带等带回了老家,我的亲人朋友也有多人陆续修炼大法,他们也得到了大法的福泽,现如今,他们正在努力的做着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

二、讲真相中 师父保护化险为夷

一天挂真相条幅

当权者疯狂的打压法轮功修炼群体,铺天盖地的诽谤大法,不明真相的世人被谎言毒害着,我觉的我非常有必要告诉人真相。然后就利用空余时间挂条幅,发资料。我多想世人也象我一样,了解大法,珍惜缘份,有机缘能走進修炼中来,不要错过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受毒害的世人太多,他们敌视大法,敌视大法弟子,在这场迫害中推波助澜。

一年的除夕,我和弟弟在农村挂真相条幅,那晚没有月光,我们打着手电筒,一路挂着真相条幅。当走到一个村的院子外的路边,正往一根竹竿上挂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呵斥声传来,问干什么的,并用手电筒照我们,我们赶忙把手电筒一关,就朝山上跑。估计没有跟上来,听见远远的狗叫声。我们打算走另一个方向去挂,这时,我身上的传呼机叫了,一看是一位同修在呼我,我们就决定回家了。

回到家不久,就听见几个摩托车在村中急速的转悠,这种情况很少有,在寂静的乡村夜晚,显的很不寻常。我跟母亲同修说,我们马上发正念,弟弟说他到屋外去看看。发了一会儿,弟弟進屋说,刚才一只猎犬到了我们家门口,他一跺脚,低吼一声,那猎犬就跑了。我心里很平静,对家人说,没有事。然后,我们就踏踏实实的睡觉了。那晚,摩托车在村中转了很久,然后就离开了。

后来我寻思,那晚有件事很奇怪,那么晚同修呼我干什么呢?遇见她的时候,她说她没有呼过我,我才明白,是师父让我们马上回家。原来,那些地方,同修多次发过资料,那晚那些地方有蹲坑的。

稳稳的走出险境

在二零零一年,我地的一个资料点被破坏了,同修被绑架了,同单位的一位同修也被绑架了,形势一下变的很严峻,我们看不到新经文和周刊了。于是,我回了一趟老家,但老家的形势也好不到哪儿去,没有拿到想拿的,就往回赶了。

在回我所在城市的路上,快到中午发正念的时候,我就想时间还早,与其从汽车站赶往火车站等车,还不如到离汽车站不远的同修家去发正念,顺便看看他们是否有新经文和期刊,如果有也可以带一些回去。想到这,我就向同修家走去。

那同修家就住在农贸市场,门口有很多买卖东西的,我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异样,到了他家,正赶上发正念时间,但刚发了十几分钟,同修就叫我快走,说他家被监控了,问我敢不敢拿新经文和一些资料,我说敢。装到背包后,我就下楼朝汽车站走去,从那赶公交车去火车站。

刚走出离他家几十米远,有一个高个子男子就向我走来,对我连喊几声“小姐”,我马上明白,那是便衣。我没有应声,也没有看他,装着没听见,继续向前走,心里向师父求助,请求师父加持保护!

我还是以原来的步行速度向汽车站走去,那个高个子男子没有跟过来,但是,我注意到向汽车站方向的十字路口,缓缓的开了一辆警车停在那。我心里没有慌乱,我知道,我必须神态自若的走过那辆警车才行,我不能跑,也不能绕道。

我平静的走过警车,向着几百米远的汽车站走去,我知道,背后还有几双眼睛看着我,为了安全,看着路边的小吃店,我干脆坐了下来,吃了一碗凉粉。发现那辆警车没有动,吃完后,我走進汽车站,在里面左拐右拐,确认没有人跟踪,赶紧从汽车站的另一个出口走出去,坐上公交车,向火车站奔去。

上了火车后,才确认无事了。这时,我的心才“突突”的狂跳了起来,想起自己刚才的经历,才感到好紧张,也才明白自己那么平静、淡定、理智,全是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啊!

还有一次自己不明白师父点化,差点造成损失的经历。

一次,弟弟、母亲同修和我,带着小侄女,一起出去发资料和挂真相条幅。记得那是过年期间,当地许多人家关了门去赶庙会,母亲发正念,我和弟弟发资料。我们把真相期刊发到那一带的每户人家,在路边显眼的地方挂上真相条幅,我们做的很顺利,期刊很快就发完了。

这样我们就一直做到离那个庙不远的山坡上,当时很奇怪,我们很看好那个位置,特别当道。我们很想把最后一张真相条幅挂在路边的那棵树上,可是,无论我们怎么挂,就是挂不上,母亲同修说,实在挂不上就算了。我觉的太可惜了,就让他们先走,我一个人就爬上路边的那个小土坎上,心想这个位置比树还高,不信还挂不上,结果还是没挂上!心里有一点点心动,是不是不该挂了啊?

于是,我就从小土坎上下来,看到母亲他们在远处等我,周围没有其他人,本来想走,又觉的很遗憾,忍不住告诉自己,再挂最后一次。顺手向上一抛,挂上了!右手还是向上抛的姿势,突然余光中看见有两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我把右手放下来,已经来不及了,急中生智,马上把左手举到额前,右手也顺势放低了一些,假装正抬头遮太阳光在看真相条幅上的字。

那两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快速爬到树上,一把扯下条幅,非常蛮横的把条幅扯烂,狠狠的甩到地上,然后扬长而去!

当时我心里糟透了,非常后悔自己悟性干吗那么差呢?!明明师父点化我不要挂了,我却执迷不悟!我向前走了几步,想等那两个人走远了,我再捡地上的条幅。这时,背后不知从哪儿突然来了一群赶庙会的人,要捡已经来不及了。他们中的一些人直接踩在了真相条幅上,一些人绕过真相条幅走了过去。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马上很心痛的捡起了条幅,心想,他们的选择也由此而定了!回到家,看着被撕毁的真相条幅,和条幅上的脏迹,心里难受极了。

险中的教训

在这二十年讲真相中,由于心态不正,干事心出来,导致了麻烦。最后在师父的保护下也化险为夷。

这一次,我与两位同修手写了一些真相标语,由于那几天太忙于做事了,学法放松了,发正念也疏忽了。那天下班后,感到很累,心里就不想去,但想到与同修已经约好,自己不好意思失约,于是有些不情愿的磨磨蹭蹭的去了。

那晚,我穿了一件白衣服。我们三个同修各负责一栋楼。分开后,我就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从楼上往下发,刚发完这栋楼,就看见远处有两个人站在暗处,我真切的看到是我的两个同伴同修,但走近一看,却是两个男子!

他们见我走近,大声喝道,让我站住,问我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上下是干什么的?由两个同修变成两个陌生男子,本身我就吃惊不小。这突然一喝,一下子全慌了,撒腿就跑。他们边追边喊,“抓住法轮功(学员)!抓住法轮功(学员)!”在一个道口,被他们追上了,马上围过来一群人,把我堵在了中间。

这时,正逢学生下晚自习,人越来越多。有人说,给派出所打电话,追我的那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人拿出了手机,手颤抖着拨着号码,可怎么也拨不准数字,他的手抖的很厉害,在那拨了很久也没有拨通。

看着他那个样子,恍惚间,我脑中闪现这么一个场景:一名年轻女大法弟子在这个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围堵后,又走脱了。我觉的我好象就是那个女主角。我心里很快平静了下来。心想,我一定不能被带走,关起来,我怎么学法?怎么去救人?刚才我跑,被他们抓住了,那我就走!

于是,我不慌不忙的走出了人群,向一个巷道走去,那个巷道黑黑的,然后走上一个小土坡,下到一条公路上。结果发现我迷路了。那里有很多厂房,也有很多住户,借着屋里发出的光,沿着围墙的公路我向前走去。这时,有三个男子并排走了过来,看着他们走路的姿势,手甩的老远,身子摇摇晃晃的,我不确定是不是刚才报警后来的那些人,我感到有些压力。

怎么办?只是觉的身上带着大法资料,他们会被操控着干坏事,直觉认为这又是一个被邪恶因素设的一个局。慌忙中,我把身上的真相标语全丢在了路边的草丛里。然后,继续向前走,他们也没有说话,我们就这样各走各的。本想回去捡起来,又担心那些人追过来。我只得继续向前走,走到一个小卖部前,问了路,才走出那个厂区,走到大街上,叫了一辆出租车,满头大汗的回到了家。

第二天,凭着印象我找到了我丢真相标语的地方,因为有雾,露水已经把标语打湿了。有的真相标语踩在了路上,有的还在路边,还有些不见了。我心里很沉重,反思自己从头到尾的过程,由于心态不正,应付了事,学法没有跟上,有了干事心,讲真相的方式也不太正。很多世人也由此对大法犯了罪,这责任我如何负担啊?

我心情沉重的回到了家,听说那晚,那两位同修发完后,在我们约定的地点没有等到我,听见小区的很多人说抓到了一个炼法轮功的,他们马上回去通知其他同修帮忙发正念。而那个报警的人,最终打通了电话,派出所的人来了,结果发现人已经走了,非常生气。警察把搜来的真相标语拿到他们认为可能的同修家去核对笔迹,同修们都没有配合。那段时间,搞的气氛很紧张,我感到压力很大,反复的背师父的讲法。

因为我不成熟的做法,无端的招来了不必要的干扰,世人也由此对大法犯了罪。同修们由此开了一次小型的交流会,他们善意的给我指出了不足,在法理上切磋,并说尽管如此,我们也绝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们一定要坚决抵制他们的骚扰。在交流会上,我泪流满面,非常愧疚的总结教训。

后来,此次事件平息了下来,也了解到那个报警的人是名医生,同修找机会也给他讲了大法真相,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山上传真相微博

在这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我深深的知道,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邪恶操控着有坏思想的人干着它们要干的事,有时候,它们恨不得跳到这个空间来参与迫害。

有一次,是一个下午,我到我们这的一座山上去用手机发真相微博,山上有很多游玩的人,当我下山的时候,快到半山腰,那里有很多人,有上山的,也有下山的。其中有一位老人显的很特别,他个子不是很高,但很有精神。他有意识的看看我,我觉的很奇怪,他怎么在这散步呢?他好象在等人,又好象在关注我从哪条道下山。我手上没有停,注意力基本全在手机上。我走的很慢,走走停停,我选择了走右边那条稍微有点偏的道,我不停的发着微博,路上不时的有上下山的人,但我也注意到,那位老人一会儿走在我后面不远,一会儿走在我前面不远。但我只是有那么一点注意在他身上,我还是专注于手机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远处游乐场方向传来鬼叫声,我顿觉毛骨悚然,才注意到天色有些暗了,路上行人也稀少了。我赶紧加快了脚步,看到前面拐弯处那位老人,我心安了一些,手上还是没有停,只是脚步比先前快了一些。当我正在往下走的时候,我注意到那位老人这次站在拐弯处没有走,他不时的看看我。我觉的有些奇怪。他怎么不走了呢?我有点疑惑,走到他面前,他向我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下面那个拐弯处的树丛边。哦,是两条狗!我以为老人怕狗不敢走,就放下手机,想找一些石头把狗打跑,却发现周围找不到一块石头!拿起一根树枝,手一抖,就断成了几截。我对他笑了,说这山上连一样打狗的东西都找不到。

那位老人没有吭声,他继续向下走,那两条狗也钻進了林子里。我见老人没有理我,就又拿出手机发起了真相微博。当我刚走到下一个拐弯处,那两条狗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现在的位置是狗在我上面,两条狗眼露凶光,咧着牙齿,嘴里发出马上要攻击我的姿势。我顿时吓坏了,一边大声呵斥狗不要过来,一边慢慢的往下退。两条狗不停的向我逼近,这时那位老人走了过来,对着狗威严的低吼了一声,只见那两条狗马上显示出很害怕的样子,然后非常畏惧的溜走了。我笑着对那老人说,这狗怕他不怕我呢!他说了一句,我没太听明白,好象意思是这山上不能久待。我谢过他之后,又低头用手机,只是走快了很多。心想把这批内容发完后,给这位善良的老人讲讲大法真相。

很快我们都下了山,都走在了公路上了,那位老人走在我前面,我把手机收好后,准备赶上老人,却突然发现老人不见了!宽阔的马路怎么一下子人就不见了呢?我突然明白,今天我有麻烦,那位老人是来帮我的!

回家后,我给师父上香,叩谢师父的保护!

三、结语

在这二十年中,师父对我的保护我难以用笔一一叙述,师父把我从名利情中解救出来,净化我的身心,赐予我神通,给予我许许多多。对师父的感激千言万语道不尽,弟子唯有更加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