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每当我有消极懈怠的状态出现,我就有负罪感,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如果不同化大法我还有什么呢?!师父也告诉过我们:“你们的生命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众弟子热烈鼓掌)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5]

一、克服怕心走出来

我于一九九八年得法。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开始后,由于人心多、怕心重,我不敢走出来,也不知道怎样讲真相。直到有一天晚上十点钟了,我正准备休息,同修来了,问:“你敢和我一起出去发资料吗?”我说敢,就去了。

记得当晚贴第一张真相传单时,手脚都在发抖。我俩一边走一边往人家门缝里塞资料,大约半小时后,街上有两辆警车呼啸而过,听到警笛鬼哭狼嚎般的鸣叫,我俩吓的赶紧躲在路边,好象资料没发完就回家了。第二天,我们才知道当晚有两个同修发资料被绑架了。

在那种巨大的压力下,我心里很苦。看到师父被污蔑,大法被冤枉,大法弟子们被迫害,我又急又怕,真是度日如年!我们当地同修本来就少,有些人又放弃了修炼,但是我始终没有动摇过坚修大法的信念。无论形势多么恐怖、邪恶多么嚣张,不管谁来问我,我都说:法轮功好,我要修到底!

那时我多么想听到师父的声音啊!所以在恶劣的环境下我都和同修保持着联系,只要得到师父的讲法和大法的资讯,我如获至宝。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的心稳定了,我想我一定要克服怕心,走出来证实法。

那时我和当地同修都不会做资料,没有资料,我就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开始只敢给亲朋好友讲、给同事讲,后来也敢向陌生人讲了。有几次我还和母亲同修到乡下给亲戚们讲真相,又到我当知青下乡的地方去讲真相。此外,我也经常制作小粘贴出去贴,后来又在钱币上写真相,基本上是走到哪儿真相就讲到哪儿,小粘贴就贴在哪儿。

再后来,慢慢的怕心小了,我就买了打印机,自己做资料自己发,同修需要我也给同修做资料。

二零零一年,我花了两千多元在复印店印制了真相资料,每天下班后出去发。有一次,我带着小粘贴乘车去外地,长途车到一购物广场门口停下来稍作休息。我進去逛了一圈,贴了一些粘贴,快到约定的上车时间了,刚往回走,看到前面有警察和保安在嘀咕,并在向一个人询问什么。我想他们可能发现了,不能原路返回了,赶紧从另一处通道往外走。但是商场很大,我也没有什么方向感,边走边摸索,七绕八绕,最终还是走出来了,差一点就误车了。

还有一次,我路过武汉转车,想在这里逗留一天,把剩下的粘贴都贴出去。那时我为了安全考虑一般都不带身份证出门,所以就不能住旅店。我在街上边走边想,能在这住一晚多好啊。正想着听到有人在叫我,一看是我好友的女儿,她说她在这里学习呢,邀请我去她住的公寓休息,还说她室友请假回家了,我可以住一晚再走。这真是天赐良机啊,师父安排的真巧妙。当晚我就把剩下的粘贴都贴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汽车站,看到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拿着仪器检查身份证。我稳住心,他们不敢查我!女警问我身份证,我坦然的说没带,她没说什么就查别人去了。这样有惊无险的事我不知遇到多少次,遇到危难都是师父帮我化解掉了,我感到师父时刻都在保护我。谢谢师父!

二、修好自己多救人

师父说:“没有这部法,你们走不到今天。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修炼永远都是第一位的,特别是到了最后的时期。”[1]师父真的说到我心里去了,我就是学着法一步一步才走到了今天,可在修炼这条路上我也是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

早期的时候,我出去讲真相,有时不在法上,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讲话很极端,做事很极端,不能让别人理解,所以效果不好。比如有一次给一个老同事讲真相,她很生气,跳起脚来把我骂了一顿。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我感到很难堪,等她骂完了,我说:我真的是为你好哇。我还想给她再讲明白一些,可她愤愤不平的说我反党等。我想这些人真难救啊!党文化太严重,我没必要再给你讲了。

回去后我向内找,我的面子心重,她在帮我去面子心呢,我还怨人家。我有喜欢听好听话的心、不喜欢听不好听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仇恨邪党的心,她的那种固执己见、指责别人的强势表现我不也有吗?找到这些不足后,我就注重修去这些心。再讲真相时,想想师父是怎么说的,遇事向内找,多为别人想。常人呢,喜欢听好听的,喜欢别人夸,喜欢套近乎,那我就顺着他的执着讲,灵活的去讲,不能死板板的去讲,从他喜欢听的开始讲,才能让人听進去。

我发现如果我法学的好,心态也很好,讲真相的效果就好,我就注重学好法,尽量保持良好的心态,用愉悦的心情去讲,让人在愉悦的心境下容易接受真相而得救。所以很多人听了真相后,发自内心的感谢。有个小伙子很兴奋,和我握了三次手,嘴里讲着:“阿姨真好,你是活神仙!”

不久前的晚上,在一个广场我遇到了三个农民工,我和他们讲了真相,我自认为他们都听明白了,就给他们每人一个真相护身符,他们很高兴的接受了。十几天后又遇到他们时,其中一人对我说:“你那个不灵,我想试一下,从高处跳下来,把脚给摔肿了,痛的我两天没干活,他没保护我。”我和他们说:这是佛法呀,对佛要诚心,你怎么能去试呢,只有虔诚的信,才能得到神的保护。回头我觉得是我没讲清楚真相,找到自己有糊弄事的心,怕麻烦的心。

在这段时间里,我也很懈怠,见着人不愿意讲,不想开口。我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在障碍着我呢?是冷漠、麻木?最后我明白了这是漠视生命的邪党文化!我只有归正自己才能救得了人!于是我又去找到他们,告诉他们大法师父讲:“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2]。我说:“你看现在的人灾难大,平路上摔一下都可能死,睡一觉都有死去的,你怎么说神没保护你呀?这张护身符来的也不容易,他是我从几千里外带来的,邪党迫害我们,监控我们,坐车要查我们的包,我们用自己的钱做真相资料给人看,是冒着生命危险在救人!”

另一个人重复邪党污蔑师父的谎言。我说:“大法师父有一亿多弟子,他从未要我们任何人一分钱,如果我们每人给他一块钱,大法师父就是亿万富翁了。师父九五年就出国向全世界传宇宙大法救众生,他办气功班讲法传功象征性收一点钱,也是用来传法度人,他教导我们对财物要看淡,走正路。”那个人听了很感动,他掏出个装钱的小布袋,说:“你给了我护身符,我还是给你两块钱吧,再不我捐一点钱给你们?”我说:“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的,大法弟子都是自愿在做。”

他们是真正听明白了,一再说谢谢,还说:“你住哪个小区?我们过年的时候给你磕头呢。”我说:“你们不用谢我,要谢就谢大法师父。大法师父说过‘不为回报没有求 大难一到把你留’[3]。”这个人说:“你说的已经触及到我们的灵魂,一般人是很难触动我们的心灵的。”我知道了讲清真相是多么的重要,再也不能马马虎虎了,要对众生负责啊。

三、遇到魔难首先找自己

一次我准备去同修家学法,那天我穿着高跟鞋,在我下楼梯时,右鞋跟突然挂住了左腿的裤角,左脚独立支撑不稳,一下子整个人身体往前栽了出去。在即将摔倒的时候,我嘴里喊着:“解体邪恶!解体邪恶!”我面朝下摔下去有四步台阶的距离,在头即将着地的一瞬间,右手急速的按在了地上,头一点儿没受伤,但手和脚立即都不能动了,四肢剧烈疼痛。我心里想着,没事儿,我不能躺在这儿,求师父帮我!我慢慢坐起来,发现右手背已经肿的象发面馒头,右小腿凹進去一块,却没出血,满身是尘土。

我爬起来,从三楼慢慢挪回四楼家里,走到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啊,弟子知错了,今天我有两大执着,一是儿女情太重,对女儿的婚姻问题没放下,二是卖房子的中介要我准备一万元钱,说是找人走后门可以减免税,我答应了,这是严重的情和利益之心哪。我错了!我要归正!但我得马上去同修家,他们在等我啊。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它们不配,请师父加持我!”

换了身干净衣服,我又出门了。当我走在路上时,脚很痛,我一瘸一拐的走的很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啊,让人看见了象什么样子呀。我干脆把脚一提一跺,对自己的腿说,你拐什么拐,我大法弟子走路不应该这样,我不拐!也真神了,马上我就一点都不拐了。走在路上,我虽然精神很差,身体很难受,但我知道都是假相,不放在心上。在路上碰到一个久别的熟人,我还给她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后来我的右手肿了一个星期不能活动,右脚痛了很长时间,我是学医的,我知道手脚都骨折了,可是我没有管它,三件事照做不误,很快就恢复了。常人那种伤筋动骨一百天的现代医学观念在我们大法弟子这里失灵了。大法太神奇了。

有一次晨炼,我感到身体很疲惫,在抱轮时异常的难受。我想不管怎么难受我今天一定要把这套功法炼下来。好不容易坚持到叠扣小腹时,我突然失去了知觉。当我醒来时,我想起我在炼功啊,怎么能睡觉?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4]然后我仔细的查找我有哪些不符合法的地方。

我想起在不久前,我和同修A因配合上发生了争执,自己当时的表现完全不象个修炼的人,过后也没有重视向内找,还在坚持自我,有很重的怨恨心、看不上她的心。進一步深挖这些心的后面是什么?再后面又是什么?都把它们挖了出来,写在纸上,列了一大篇。我每次发正念时,都对照这张纸逐一清理这些人心执着。当我再见到同修A时,我觉得她确实比我做的好,是我错怪她了。我主动向她认错并道歉。而她也承认自己有错。经过坦诚交流,我们都提高了。从那以后我和同修配合做事时,我就尽量采纳同修的意见,听从同修的安排,放下自我,配合整体。

四、否定旧势力解体迫害

二零零二年,单位要选评学术带头人,要评上,每月可以有一千二百元的津贴,很多人挖空心思想评上,但却不符合硬性条件(需在国家级权威或核心期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领导找我谈话,说:“按你的业务条件,可以评上学术带头人,你是要带头人,还是要法轮功?”我说:“荣华富贵过眼云烟,我不看重,我只要法轮功!”领导很不理解,说:“你太傻了吧,每月一千二百元你不要,这么难得的一个荣誉你也不要,不会表个态说不练了,在家偷偷炼啊?”我说:“不能!我修的就是真善忍,我不说假话。”他们就取消了我的学术带头人资格。

后来邪恶又用文明奖来迫害我。我所在的单位有近两千人,属于省级文明单位,大家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六一零”和“精神文明办”下发通知,凡是有职工炼法轮功的单位,都取消文明单位称号、取消文明奖。在这个只认钱不认人的社会里,邪党利用这个株连政策来挑起群众对大法弟子的仇恨。

一天上午,我正给学生上课,一个同事推开教室门,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冲我发脾气:“你坚持炼你那法轮功,你影响了我们的文明奖,我就对你不客气!你怎么就不放弃你那×教?”把门一摔,气呼呼的走了。学生都愣住了,然后开始窃窃私语。我让学生自习,然后去同事的办公室,严肃的给她讲了真相,告诉她认同大法会得福报,参与迫害就有报应。她接受了真相并做了三退。我又找了相关领导讲真相。同时每天加大力度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利用文明奖来迫害我、迫害众生,达到毁灭众生的目地。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提这件事了,单位文明奖照发。

我认识到,由于我否定了旧势力,解体了迫害,最后把坏事变成了好事,以前我不敢给学生讲真相,从此以后,我干脆大大方方的给他们讲真相,上课讲,下课讲,邀请学生来家里玩也讲。我的学生们明白真相了。有一年的“七二零”,国安、“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等来了十几个人在单位会议室等着我,问我炼法轮功吗?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还嘲笑我说炼功好升天。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功不准杀生,我们修的是佛法,珍惜一切生命。其中有人还是听進去了。

后来没多久,单位保卫处领导告诉我,快点把家里东西藏好,要来抄家。我当时正念不足,就把大法书和资料装起来送到别处去了。但恰恰遗漏了《九评共产党》和《江泽民其人》两本书,被国安人员抄到了。国安队长说:“今天太晚了,我们不带你走,明天你得跟我们走一趟。”

那天晚上,由于人的观念多,怕失去安逸的生活,怕失去工作,怕影响孩子,怕心、恐惧心搅得我寝食难安。恰逢母亲(同修)在我这里,她就和我交流,旧势力是干扰正法的邪恶生命,共产党就是来迫害大法的,都是不应该存在的生命,师父不承认,弟子也不能承认这些邪恶。她和我一起发正念否定迫害,叫我去掉那些心。晚上十一点多钟,我把心一横,不再去想、不再纠结任何得失。我对师父说:“从现在起我把一起都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定,生死由师父定!”说完这话之后,我的心稳定了,翻腾了大半夜的所有的人心都放下了,平静的发完十二点正念睡去了。

第二天,国安队长和另外一个人来找我,我不开门,他们反复敲门并一再保证不会有事,仅仅是去核实一下情况,我才同意跟他们去一趟。在出门下楼的时候,国安队长走在后面悄悄提醒我说:“等会儿人多,你不要紧张,只要将那两本书的来历说说就没事了。”我说:“谢谢,你善有善报。”后来在派出所里,他只是简单问了问,他们便不再追问,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这两年,我住在外地女儿家。以前在这儿我怕暴露大法弟子身份而影响女儿,不敢大力讲真相。有一年,我们老家的“六一零”、国安一行四人到女儿所在城市来找我,想绑架我。在那几天前,师父点化了我,我就回老家了。他们扑了个空,但是他们很邪,又找到当地“六一零”、国安还有社区,要我女儿配合他们监控我。女儿不配合。女儿单位领导找她谈话,说:“你是党员,要和党保持一致,你母亲来去要汇报。”她马上回应说:“我母亲有信仰自由。我不会和党保持一致,宁愿退党。”当官的一看没有回旋余地,赶紧说:今天就这样吧。也不做记录了,从此也没有再找过女儿的麻烦。

这件事发生后,我的顾虑心没有了。我想,我是大法师父的弟子,我想上哪儿就上哪儿,给谁讲真相他们都得听,所有生命都在盼得救。于是我讲真相的范围也扩大了。开始找外地人讲,后来又找当地人讲;开始找老年人讲,后来又找年轻人讲;开始找农民工讲,后来又找做生意的人讲,找钓鱼的人讲,找保安讲。只要有机缘,我尽量不错过。

有几次,小区居委会派人来找我,我大大方方把他们迎進门,客客气气招待他们并讲真相,听明白的人下次就不来了。有一次,一个人来敲门,我开门后他说不進屋,说几句就走,我说:“你進来呀,有话屋里说,在门口我拒绝回答你任何问题。”他進屋后说:“希望你出去后不要给别人说(法轮功)。”我说:“那我今天就给你说……”我给他讲法轮功如何好,邪党如何坏,他吓的连连往外走。我追到门口说:“兄弟,我帮你三退保平安吧!”他边下楼边说:“好好好。”

有一次,来了两个警察在楼下按门铃,我犹豫开还是不开,头脑里闪过一念,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就让他们進屋来并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听的很认真。我说:“警察是高危职业,你们要爱惜自己的生命。我给你们三退保命保平安吧?就用你们的姓加警察作为化名好吗?”他们高兴的答应了。

修炼就象逆水行舟,不進则退。我要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要珍惜助师正法的万古机缘,定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在最后这段路上,弟子一定会走得更好、更正,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静心瞅一瞅〉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