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学员谭延苓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十点,黑龙江省鹤岗市法轮功女学员谭延苓在鹤岗市南山区三宝寺道口讲真相时遭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谭延苓在此之前曾多次遭警察绑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三日晚八点多,谭延苓在鹤岗市向阳区六店公交车站点旁的住宅楼贴不干胶,被鹤岗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副科长张瑞和警察丁建华绑架到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

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周伟对谭延苓进行非法搜身,搜出谭延苓在鹤矿集团振兴煤矿商店的钥匙。周伟非法审讯谭延苓,她不做回答。周伟诱骗她说:看你身体不好,不能工作,没有生活来源,我给你办低保,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谭延苓仍不做回答。这时,向阳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陈莉疯狂地扑向谭延苓,对她拳打脚踢,边打边骂下流话,直到打累了才停下来。谭延苓说:“国家有宪法、刑法,治安管理条例,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犯法,也没规定炼法轮功犯法。你是头顶国徽的人民警察,张口就是污言秽语的,你当着这么多男警察的面就说强奸、强奸的,你也好意思说。你就没有姐妹?你就没有儿女?你也是女人。”陈莉才走开。

鹤岗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副局长杜建华(主管迫害法轮功)过来非法审讯谭延苓,她不做回答。杜建华对她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打累了才停下来,还说:这法轮功脑袋真硬打不动了。杜建华命令说:把电视台记者叫来,给她录像,让她上电视,让鹤岗市人民都知道认识她,让她还炼法轮功。

过了很长时间,电视台记者扛着录像机来了,把录像机放在办公桌上准备录像。谭延苓双胳膊抱头趴在双腿上不抬头。记者说:“她不抬头怎么录像,录出来也不知道是谁,不录了。”

半夜一点多钟,谭延苓被送到向阳公安分局保安二队,把她用手铐铐在长椅上。丁建华值班看着她。谭延苓看丁建华睡着了,褪掉手铐猛站起身要走,一股凉风把丁建华惊醒了,又给谭延苓戴上了手铐。

第二天早晨保安都来上班,张瑞对保安们说:昨天晚上抓住个法轮功,你们谁认识?保安们都过来看。一个在振兴矿商店附近住的叫秋森的保安告诉治安科副科长张瑞说,谭延苓是振兴矿商店的。张瑞带四、五个保安抓住被铐在长椅上动不了的谭延苓,从她衣兜里掏走谭延苓商店的钥匙,去鹤矿集团振兴煤矿商店抄走法轮功书籍、法轮功资料、放在商店里的现金三千四百元和谭延苓的身份证。

第三天下午,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副科长张瑞把谭延苓的妹妹谭延春、谭延伟找到鹤岗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保安二队,让谭延春、谭延伟在谭延苓案件上签名,才把谭延苓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功被迫害真相,为掩盖事实,鹤岗市公安局全城大搜捕。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鹤岗市公安局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周伟、治安科副科长张瑞命令向阳公安分局南翼派出所所长庄庆堂、副所长刘信东,还有几个警察到鹤矿集团振兴煤矿商店绑架谭延苓,因谭延苓不在,这伙人就绑架了谭延苓的妹妹谭延伟,劫持到佳木斯非法劳教三年。

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周伟、治安科副科长张瑞封了鹤矿集团振兴煤矿商店,使谭延苓的妹妹谭延春失去了在鹤矿集团振兴煤矿商店的工作。张瑞还经常带领警察去东山区谭延苓的父亲谭国义家抓捕谭延苓,导致谭国义被鹤岗市公安局东山公安分局新一派出所所长杨茂林、副所长王才、片警肖春泉、孟令军还有几个警察非法抄家。非法抄走很多法轮功书籍、法轮功资料。把谭国义绑架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遭受到酷刑和刑事犯的各种体罚虐待,导致高烧不退,吃不下饭吐血,回家不久,谭国义就含冤离世。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谭延苓在鹤岗市向阳区振兴广场发法轮功学员被活摘人体器官的真相资料和贴不干胶被人构陷,被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高个驼背不知姓名)、副科长及治安科警察(不知姓名黑瘦弯腰)非法抓到警车上,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长命令向阳公安分局光明派出所所长马雁东,副所长石雨松、侯蕾、李冰,警察毕士龙、王钊、穆岩到振兴广场警车旁,光明派出所副所长石雨松张口大骂谭延苓,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副科长开车把谭延苓抓到光明派出所附近楼群里停车(光明派出所门前路段换暖气管道挖沟不能停车),石雨松、侯蕾、李冰抓住谭延苓,石雨松按住谭延苓的脖子,谭延苓的腰弯到九十度直不起腰在土堆上走,谭延苓身体残疾走不了土堆,石雨松、侯蕾、李冰仍按着谭延苓的脖子在土堆上连拖带拽的把她拖到光明派出所审讯室。

光明派出所户籍警邢焕敏对谭延苓进行非法搜身,搜去谭延苓的存折、二百一十七元现金、谭延苓身上的钥匙,然后把她关到光明派出所铁笼子里。向阳公安分局法制科科长(不知姓名白脸)、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副科长、光明派出所所长马雁东、副所长石雨松、侯蕾、李冰等去谭延苓住所,即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谭延军家(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红旗路派出所辖区内)非法抄家。工农公安分局红旗路派出所所长刘金烨带人去非法抄家的。向阳公安分局副局长张瑞非法审讯谭延苓,谭延苓不回答。张瑞对旁边的警察说:大约二十年前我就抓过她,问她啥也不说。

光明派出所李岩和几个警察对谭延苓非法审讯。李岩问谭延苓叫什么名?住址在哪?为什么在你身上搜出的钥匙能打开工农区某某某住宅楼某某楼某某房间?搜出法轮功的东西哪来的?谭延苓说:“国家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犯法,法轮功没犯法,我没犯法。你给我编写案件材料,不论你签不签名都能找到你,我无论干什么都不会做违法的事。你是中国警察,你违法还有国际警察管你抓你,还有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呢!”李岩让谭延苓在案件材料上签字,谭延苓不签。向阳公安分局治安科科长拿着非法抄的六十多本法轮功书籍、法轮功资料、光碟、不干胶、条幅、台历等,另外还有播放器两个、电子书一个、手机两部、两个存折、皮包、布料、窗帘等很多东西的所谓清单让谭延苓签字,谭延苓不签。光明派出所穆岩给谭延苓制作电脑档案,电脑不好使。

晚上八点多,光明派出所李冰、马浩洋、邢焕敏、穆岩把谭延苓抓到向阳公安分局南翼派出所制作电脑档案。作取指纹时谭延苓不按,李冰、马浩洋、邢焕敏、穆岩抓住谭延苓手按,谭延苓攥拳不按。取唾液时,谭延苓不张嘴,李冰往谭延苓嘴里抹大粪便。在照像时,谭延苓不照,马浩洋打谭延苓两个大嘴巴子抓住照像。作完电脑档案,李冰、马浩洋、邢焕敏、穆岩把谭延苓抓到鹤岗市公安局监管科进行检查身体。谭延苓高压170,半夜十二点把谭延苓劫持到鹤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十点,谭延苓在鹤岗市南山区三宝寺道口讲真相,被一个在鹿林山附近住的虎背熊腰、左脸侧脸上有一道斜疤瘌的中年妇女构陷,被非法抓到警车上拉到南山公安分局鹿林山派出所。

鹿林山派出所户籍警张键伟对谭延苓非法搜身,搜走谭延苓一张四十五元公交车卡、二十多元现金和谭延苓住所的钥匙。下午,南山公安分局法制科长X立明等警察,把谭延苓抓到警车上说送她回家。一个叫靳某某的警察带领X立明、鹿林山派出所陈明还有几个警察和谭延苓到谭延苓的住所。X立明打开房门后,这些人先进大屋乱翻一阵,又到小屋乱翻。上炕翻被架,衣柜、鞋盒到处乱翻,连洗衣机都打开翻。

鹿林山派出所陈明作抄家记录,从谭延苓住所非法抄走很多法轮功书籍、光碟、资料、不干胶、插卡小音箱两个、金立手机一个、充电器一套、存折……然后,又把谭延苓带回鹿林山派出所审讯室进行审讯威胁逼供。X立明、陈明还有几个警察围着谭延苓审讯。陈明让谭延苓在编写的案件材料上签姓名,谭延苓不签。X立明、鹿林山派出所张华山、陈明、张健伟、孙杰还有几个警察抓住谭延苓的手让谭延苓在案件材料上签字,谭延苓不签。张华山抓住谭延苓右手撅,撅的不能动,又撅谭延苓的左手(左手残疾不好使也被撅了),撅的谭延苓双手腕黑紫青肿不能动。又给谭延苓作电脑档案,谭延苓不配合,X立明和鹿林山派出所张华山、陈明、张健伟、孙杰还有几个警察把谭延苓的两个胳膊往后伸向上抬,硬把她抬到测量身高、鞋码机器上照像,疼的她直喊师父。在取指纹时,谭延苓不按指纹,攥紧拳头不伸手指。X立明和几个警察抓住谭延苓的手按,张健伟、孙杰在左右两边镦谭延苓两胁,张华山在掐谭延苓的脖子两边的静脉,憋的谭延苓快要窒息了。

晚上八点多,张华山、张健伟、孙杰还两个年轻的警察把谭延苓又抓到鹤岗市公安局监管局进行身体检查。检查谭延苓血压,测量三次高压189,低压100,值班警察拿来降压药让谭延苓吃,谭延苓不吃。值班警察说:你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给你送钱来给你看病,等血压降下来再送监狱里。张华山把谭延苓送进看守所已是五月十三日凌晨一点多。谭延苓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五天。

在看守所里,谭延苓被监号号长张丹、赵红艳、李冬雪等人包夹,生存受限。谭延苓绝食被张丹告诉狱警。三个狱警找她谈话,所长对谭延苓说:你不吃饭就给你灌食。

谭延苓回家那天,张华山把谭延苓又抓到鹿林山派出所,让她交二千元钱,谭延苓说没有。张华山把谭延苓又抓到红旗路派出所,向谭延苓要身份证,谭延苓说没有身份证,你们一次次抄家,不知道谁给抄走了,房本都抄走了。张华山让红旗路派出所警察监视谭延苓。每天上午去谭家敲门、下午去敲、晚上去敲、半夜去按谭家门铃,邻居都看见了。警车晚上去谭家楼前后转一圈,非法监视谭延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