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患者绝处逢生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二零零四年八月八日,我和丈夫在长春市打工,他给人做木匠活,我在工地给人做饭。那天就觉的上不来气儿,咳嗽的可严重了,还躺不下。我就去长春净月医院,医生给我开了七天的头孢,结果打针没见效,反而越来越严重了。最后那两天更严重了,睡觉起来都憋醒了,咔咔咳嗽。

我到医院去问医生,大夫说你拍个片儿吧,我就花四十块钱拍个肺部的片子。大夫拿着拍好的片子问我:你家谁跟你来的?他说你的左肺门上长一个瘤子,象乒乓球大小,3.3×3.5cm。良性恶性的还不知道,我只能看到这个肿瘤了。让你家人领着你去长春中日联医院,做个CT检查就准确了。我出了医院门口,坐在花坛边上就哭了。

第二天,我和丈夫一起到长春中日联医院去检查。当时做肺部CT是五百九十块钱。检查完了家里人拿片子回来的时候,看到他表情很难看,当时我什么都明白了。当天又抱着侥幸心理去了肿瘤医院做的CT检查,后来去医大又做的CT检查,三个医院结果都一样。当天CT检查就花了两千多块。

那天我就在中日联医院住院了,总共住了一个月零两天。期间做了两次化疗,还有烤电。头一次化疗的时候头发就都烧掉了,头皮非常疼。疼得我捧着头哭,简直生不如死。那时做木工活算的账是三万块钱,医药费太高了,共计花了两万六千多块,后来没钱了就办了出院手续。

接着转院去了吉林化工医院,我二姐三姐又给我凑了三万块钱医药费,化疗放疗总共做了五次,后来又做的三次介入。那时病灶部位放大,喘气很困难。第一次介入病灶而由乒乓球那么大变成象大枣那么大,第二次就象豆角籽那么大了,后来发现病灶部位扩散转移到脖子部位,脖子发硬转动不了了。

我又转到化工医院二院肿瘤医院。第四个疗程化疗做完的时候,主治医院大夫跟我家里人说:这是未分化的小细胞癌,一千个患者当中也没有几个,百分之九十九的转移,比别的肺癌都严重。治疗到最后就是人财两空,你们农村还没有钱,她还遭罪。言外之意就是别治疗了。听到这些,我二姐她们都哭了。

那时候为了给我看病,我家房子也卖了,钱也花没了,最后手里全部家当就剩一千三百块钱了。二零零四年腊月小年那天,我放弃了治疗回到了农村,寄住在我三姐家。

在这一个月之前,我二姐回农村参加婚礼的时候,遇到我以前的同学,她是修法轮大法的,她让我二姐转告我,默念“法轮大法好”,然后我就整天开始默念。腊月二十七的时候,我在我三姐家住,邻居来她家串门儿,说:邻居八十九岁老太太学大法身体可好了,一片药不吃,粘豆包能吃十个。我这几年也念“大法好”,身体可好了。我一听就问,她们咋炼功啊?然后我就求我三姐,非要领我去。

那天都晚上七、八点了,我们来到了村里的法轮功学员家,当时她们在家里正炼功呢。我一進门就听到了音乐声,就象天上的音乐一样,可好听了。同修炼完后跟我讲大法怎么好,告诉我不要有求治病的心,大法就能清理身体。我可爱听了。

那天回家都九点多了,走路也有劲儿了,身体轻松多了。晚上我和三姐在一个炕上住,我和三姐说:三姐呀,这回我可要修大法了。腊月二十八那天,我又到法轮功学员家去了,求她再给我讲讲大法的事。她告诉我,你要把心放下就能好,大法太神奇了。

等到年三十晚上的时候,她给我送来小本的《转法轮》,告诉我:这本书可珍贵了,看的时候要洗手,不要随便乱放。大年三十的晚上,我看到后半夜两点,总共看了三讲。

初一的时候我又在家看了一天《转法轮》,初二晚上的时候,我就全看完了。初三早上我端盆到厨房取热洗脸水,原来都是三姐伺候我在炕上洗脸的。

三姐惊奇的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这是好啦!我激动的抱着三姐哭着说,我这是好啦,大法师父能救我,法轮功能救我,这本书可好了。看完《转法轮》一遍以后,我就彻底好了,一直到现在。

初六晚上的时候,我二侄女和我一起在东屋炕上住,我睡着的时候,二侄女就看到一个象鹅蛋那么大的彤红的圆球,在我上身“滋滋”的转。她当时以为眼花了,坐起来一看还是,吓得光脚跑到西屋找三姑去了。我三姐她们就过来,扒开门缝儿往里看。第二天早上,三姐告诉我这件事,我把洗脸盆摔在地上,抱着我三姐说:三姐呀,这回我可死不了啦,我们师父管我了,在给我净化身体呢,那是法轮哪!

我激动极了,当时就象没事人一样。那天我擦了化妆品,又把家人买的假发带上,我到村儿里去看我妈妈去了。以前怕她担心,一直没敢去告诉她消息。那天我的腿也有劲儿了,人也精神了,我跟妈妈说:我这病好了,是大法师父救的我呀。我妈可乐了,兄弟媳妇儿也一旁感动的抹着眼泪。

当天我又急着赶回去,在同修家看了三讲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次看到师父,心想:原来大法师父长这样啊,感到师父太亲切了。

那几天一直在同修家学法。村里人都知道我学大法癌症病好了,都去她家学法,最多时去了三十六人,炕上都挤不下。

刚学炼动功抱轮身体坚持不下来,有时小便憋不住,我就带着两条棉裤换着穿。初十那天开始净化身体,早上我就迷糊起不来,还有恶心要吐的感觉。正月十二那天就严重了,眼睛就肿的睁不开了,身体好象过电一样,哪都疼,吐的东西就象鸡蛋黄颜色一样。家人找来当地的土大夫,他看完后跟家里人说,我脉也弱了,瞳孔好象也散了,三姐她们在东屋里就哭。我坚持说没事儿,医院就是免费我也不去了,我们师父能管我,这是给我净化身体呢。

在床上躺了五天后,正月十五那天我就好了,身上也不疼了,也不发烧了,我就看书炼功。三姐看到我就说,看来你这是好啦!我说师父把我的病都给我拿下去了,这回我是彻底好了。三姐说谢天谢地,我说:要谢就谢谢我师父吧。

出正月的时候,我丈夫从外地回来了,在院子里围着我转了好几圈儿,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说,看样子这是真好了。我说我这是学大法学好了。从那以后,家里人也都高兴了,我也就开始正式天天参加学法了。

刚学一个月零几天的时候,一天早上警察到我三姐家找我,把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骗到了镇派出所。我和那些警察说,我得肺癌现在已经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倾家荡产了。是法轮功给我治好了,你们抓我干什么?共产党好?共产党咋没给我免一分钱医药费呢?副所长拍桌子问我,这书都哪来的?这网页都哪来的?我说我捡的。他把书甩到我身上,说:你骗鬼呢!我说:我骗鬼呢我没骗人。他冲上来说,你就是个女的,是男的今天我非撂倒你不可。我一股火上来了,就冲他说:我犯啥法了,你凭啥要抓我?!他看我不依不饶的,就吓的跑出去了,再没出来审问我。下午三点多把我们劫持到了当地市公安局,说要把我拘留半个月。我就一直讲我的经历,没有怕心,讲大法如何治好了我的病等等。家里人也急着赶到吉林市,从医院电脑中调出了我原来的病历。晚上七点多,他们看到病历,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就让我回家了。

学法修炼两个月的时候,一天早上睡醒觉,发现头发是湿的,耳朵往出淌血和脓水,枕头上和头发上粘的都是,嘴、鼻子、眼睛、耳朵都往出淌,淌着的水都有毒啊,把皮肤都泡烂了,眼角耳朵都烂了。还往出吐血块儿,身体又经过了一次大净化。

五月份春耕的时候,家里种地插秧,我想我得出去干活,证实大法,家里人都不让我干活,怕我累着。那我也去,没有靴子,我就光着脚。在稻田地的梗子上走,村里干活的人都好奇互相打听问,那是她吗?她不是得肺癌了吗?我就说是,我是学法轮大法学好的。

七、八月份的时候,我想我得到医院去看看那些大夫,证实大法。我来到吉林化工医院二院肿瘤医院,买了水果,下午一点多他们上班我来到了肿瘤科。一進门,他们呼一下齐刷刷的站起来楞楞的看着我,惊奇的问我吃什么药好的。我说:你们心里都知道那病吃啥药也好不了,我这是未分化的小细胞癌,我是炼法轮大法炼好的。

医生们问法轮功这么神奇吗?我说今天能站到这里,我得谢谢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跟他们讲这个经历,说当时三百多瓶儿药水都给我推出来了,身体给我净化了,我住的屋里都是药水的味呀。他们都很吃惊。主治医生说,不管学啥,好了就行了,你这是捡条命啊,太幸运了,我祝福你。

一个被现代医学判了死刑的人,通过法轮大法修炼,又活生生的站到了他们的面前。那个主治医生后来送出了我很远很远。

学大法至今十五年了,我一片药没再吃过。当年为治病家里一贫如洗,如今已在市里买了楼住。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现在每天都跟同修一起做三件事,家里人都非常支持大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