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经生死劫难 都是为了得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我生于一九六零年,听妈妈讲我刚出生就赶上挨饿。奶奶把妈妈、叔叔们拣回的水稗子,就是一种草籽,打成米,磨成面,给我搅成糊糊喝。我瘦的皮包骨,但总算是没饿死。

三岁时又出了一身麻疹。中午睡觉,奶奶不在家,妈妈去喂猪,我被窗外大黄狗的叫声吓醒了,一身麻疹子全吓回去了。老百姓叫毒火归心,非常严重。爷爷请来当地的好中医来家住着给我治,不见效果。又换医生,病情仍不见好转,而且越来越严重,最后医生们都摇头走了。我只剩下一口气,家人把我放在地上的板子上,等我爸爸上六十里外的姑姑家接奶奶,让她们回来见我最后一面。

爷爷站不住了,上大道溜达。这时村东头的高老太太走过来,看我爷爷有心事就问:“三叔啊,今天怎么没干活,在这溜达呢?”我爷爷就跟她说:“我孙女快不行了,出麻疹让狗叫吓回去了,医生都不给治了。”高老太一听,说:“这样吧,我给你出个偏方,死马当活马医,看看这孩子的造化。”高老太告诉爷爷,用黑牛粪把孩子包起来能拔毒。爷爷二话没说,回家拿上铁锹和筐,上后院生产队的牛圈,在墙头上一眼看见牛圈里有一头黑牛在那排便。爷爷心里高兴:孙女可能有救了。等我奶奶回来时,我已经脱离危险了,身体蒸发出的热气,人都到不了跟前。后来我就好了。

上学后,听妈妈讲这些事情,有些想不明白,就问妈妈:那黑牛排便的时间也太巧了,爷爷早一会晚一会都不会知道是哪个牛排的便,那我不就完了吗?如果爷爷不听高老太的话,认为医生都治不了,认为说用黑牛粪能治病荒唐,那我不也完了吗?妈妈说:人不该死就有救。我心里还是不明白,是谁救的我呢?

一九八六年一月,我在家生女儿,因医疗事故造成大流血,处于昏迷状态,生命危在旦夕。早晨三点多准备往医院送。大夫说得推大管,不然怕到不了医院。我家附近住着一位护士,去她家里找,护士那天上早班,衣服都穿好了要上班,听我丈夫一说就来了,给我推了大管,并护送到医院。到了医院,我血压都没了,扎不上针,这边大夫去取手术刀准备要割血管,这时早上护送我的那个护士就给我扎上了。我急需输血,可医院血库没有我的血型,表弟在医院附近住,他给我先输了200CC血,经抢救我终于醒过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大夫和家里人就开始议论,说我再晚一会或救治不及时,我就没命了。可这点时间是怎么抢来的?各道关卡的人象接到了上天的命令,都准备就绪,就等家人去找。上医院首先得自己去找车,那时没有电话,北方腊月的天又冷,早晨三点钟多不好找车,可到单位一看,司机把车都起着了,准备下乡拉年货,听家人一说就来了,没有误事;找护士没有误事;输血也没有误事。有人说了,不该死的有救啊!这句话又在我身上应验了。

还有一次,大约在一九八九年的某天中午,我和丈夫骑自行车上班,刚出胡同口,没有听到车响,一个五零车也开到胡同口。那天大道是新推的土道,比胡同的小道低半尺深成直坡。我自行车来不及刹车一下就冲到五零车头和车斗前。当时那一瞬间,我没有害怕,心想自行车不要了,我飞下去。我真的不是正常下的自行车。司机跳下车来,看我坐在车轮外面,自行车在车斗底下,紧挨着车轮子,问我撞坏没有,我一看什么事也没有。司机说:“好险哪,亏你灵巧,要不今天就出事了。”其实我骑自行车是新手,我自己也奇怪怎么会在那一瞬间想飞下去呢?平时没有这概念呀!这些年一直是个谜!

一九九八年,亲属借我一本《转法轮》书让我看。我一看就觉得这书好,有些话就象对我说的。我明白了我所经历的劫难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神灵在帮我化险为夷。但是哪位神灵不知道。我干活累了就躺着看一会书,天天坚持看。越看越觉得这本书不是一般的书啊!我的脑子好象忽然一下开窍了,觉得师父真是高人哪!激动不已,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躺着看书了,越看越放不下,后来自己请了一本《转法轮》书。

随着学法的深入,知道这本书是指导人修炼的,按真、善、忍做好人,修心性,明白了一些道理。那么在日常生活中,自己在心性上就注意修。

得法之前,我和丈夫吵架总是我有理,因为我是想过好日子,丈夫好吃好喝,不愿干家里活,丈夫说不过我就躲。我也生了不少气,得了一身病。自从修炼大法,丈夫看我脾气变好了,身体也好了,还做点小生意,挺高兴,非常支持我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头发动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的迫害,诬蔑师父,颠倒黑白。当地大法弟子陆续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我也去了,都被绑架到看守所、拘留所。这下家里的情况就变了,受电视诬蔑宣传的影响,周围的人说什么的都有。丈夫的压力大,脾气也不好了,三两句话说不上就炸,我就忍,也有忍不住的时候,就说他一句:“你兜里揣炸药了。”一次和同修切磋,同修的孩子说:“姨,我姨夫要都对,你就提高不了了。”我一下悟到这是师父在借孩子的嘴在点化我,我得做好。

有一次,我做生意回来晚了,丈夫和女儿吃完饭了,我就把饭菜放到盖连上端到炕上吃,想暖和暖和。丈夫过来没和我说上几句话就把盖连给掀了,菜汤溅到了我新刷的墙上,转身就上客厅了,他以为这下可惹祸了,我得和他大干一场。结果他从客厅的玻璃窗看我还接着吃。那时我知道是在过关,提醒自己别动气,心想你这样做也动摇不了我修炼大法的决心。因为我已经明白了师父讲的一层法理:“当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做人,就是让你返回去。”[1]

我三十多岁之前经历的几次生死劫难,得法后才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为的是大法洪传时,让我得法,往回修。师父下世传宇宙大法,救众生,我能得大法多不容易呀!现在我终于得到大法。江魔头却利用共产邪党迫害好人,给无数家庭带来灾难,给大法弟子制造恐怖压力,但我不能放弃,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们按着师父的法在做好人,身体受益了,对家庭和社会都好,没有错。

丈夫没有修炼,他知道大法好,就是压力大,怕被迫害。有机会我就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修大法不但我受益你也受益。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不然你的血压两百多,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我喊‘有师在,有法在,没事的’,就和女儿把你抬到床上,没有两分钟你就醒了,出一头冷汗,什么事也没有。如果不是我师父管,你还不知道什么样呢!”丈夫承认。

同修给我送真相资料,丈夫要是在家,同修先给他拿一份看,慢慢的他在变。有一次吃完晚饭,我抽空出去发真相资料,回来发现大门被丈夫锁上了,我还没带钥匙,很响的敲了两下门他不给开,我怕扰民,只好跳墙進去。他看我跳墙,就把门灯打开了,我進屋他笑了,说了一句:这小个子还能跳那么高的院墙。我也笑了。我告诉他自己会小心的,从那以后丈夫不怎么管我了。

二零零五年的某天早上,我准备上班,丈夫起床发现半个身子不好使,站不住,当时我没有害怕,知道师父管他。我说:“前几天你看了几页《转法轮》书,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是好事,它不是病。”丈夫知道大法超常,就答应着看书,我又叮嘱他两遍:“千万别把它当成是病,看书就知道了。”我就上班走了,安排完工作,我心里有点不稳了,开始闹心,想给同修打电话上家看看,丈夫毕竟没修炼,过这么大的关能行吗?师父什么都知道,看我心不稳就把法打到我脑子里:“你身前身后所有的事情师父都得给你管”[3]。我反复背这句话,心里亮堂了,放下了。

我上了一天班,丈夫在家看了一天《转法轮》。我晚上下班,看到丈夫在家干活呢!这样三天他全好了,比原来身体还轻松。丈夫高兴的和亲朋好友讲。从此他走上了修炼路。十三年来,也过几次病业关,但他信师信法的心一直很坚定。也能做一些救人的事。

回首往事弟子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我们生生世世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不知师父吃了多少苦为我们化解了多少冤怨,我们才有幸当上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弟子一定珍惜得法机缘,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