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去执着 闯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的大法弟子,在这二十三年的修炼过程中,在恩师的慈悲保护下,走到了今天。在修炼的路上,既有法中升华的喜悦,也有无数次去执着时的人心难舍,更有闯过八个月病业假相的艰辛。可以说没有恩师的看护,就没有我的今天。弟子用尽人间所有的语言都难以表达对恩师的感激,唯有精進、再精進以报恩师的救命之恩。

二零一七年十月上旬,我去ASU大学征签,那天签了一百四十份,在这过程中,自己感觉有些头晕、身体发软两腿无力。就决定明天别出去征签了,在家学学法调整一下状态。其实不自觉的承认了旧势力的邪恶安排。第二天,我开始呕吐、喝水都吐,也吃不下饭,随后只能扶着墙走路,稍不注意就摔倒,倒下就起不来,起来就蹲不下,胸部像压了一块重物,喘气困难,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人也瘦的吓人,整个头发几乎全部脱落下来。曾经五次出现极度发冷现象,当时盖了六床薄被一床厚被还冷得上牙碰下牙,至少持续四十分钟,贴身的被子早已被汗水湿透。接下来,我的双腿浮肿的穿衣服和鞋子都很费劲。

尽管当时早、晚我都在平台上与大家一起学法、炼功,但炼静功迷糊,发正念有时倒掌,学法不入心。耳边常常出现轰轰的杂音,头脑中常常生出负面思维。

一天早上,突然觉得右眼模糊,无论看什么东西中心都是黑的,只有边上有些亮光。邪恶的旧势力对我虎视眈眈、变着法的想要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大儿子(同修)说: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一下变成这样了?在家人看来,我随时可能都有生命危险。自修炼后从没吃过药的我,面对多种病业假相,虽然我显得无奈又无助,但我并没感到自己有什么危险,心中抱定一念:我有师父,不会有事。

我的病业假相却给家人带来了无形的压力,他们三次想让我去医院,我告诉他们:“医院看不了神的病,你们把我送去医院就等于让我去死。”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坚定的心,一下子让我从麻木、无奈中惊醒。

啊,原来我修炼上有了大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时我立掌对旧势力说: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法轮大法的一个粒子,我的师父早已给我从地狱除了名,我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大法徒。旧宇宙的生、老、病、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旧宇宙的神、旧的势力、旧宇宙的理都不配约束我、左右我。就算我层层下走与旧势力签下什么约,我也全盘否定、全部废除。即使我有天大的漏也不允许你们迫害我。我归法轮功管,我的一切由师父作主。一切不正的我都会用法归正。而你旧势力是注定被淘汰的生命,你干扰我师父正法,无止尽的迫害大法弟子,你犯的罪何等之大?我的师父和宇宙中层层正神都不会饶你,定会把你销毁、灭尽。随后我给师父敬香,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跟师父说:师父救救弟子,我不能死,我也不会去死,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该救的众生还没有得救。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把自己的命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安排。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海:“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1]

十月下旬,推神韵贴海报开始了,同修与我交流并达成共识,哪怕只有一口气也要走出去推神韵,就是在车上发正念那都是救人。在师父的加持下,我走了出去。当时我像个机器人一样,深一步、浅一步的,连一个小台阶都上不去,我就绕着走。一次没走稳摔倒了,震的后脑勺都痛。惊奇的是,我虽然走路艰难,可走進店家与店主一讲神韵,多数都让贴海报。我每天的速度虽然比不上其他同修,但是每天贴出去的海报也很可观,我想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啊!

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的鼻子开始流血不止,这种不正确状态停止后身体发软,有同修说:都流血成这样了不要再出去了。我并没有被假相吓倒,依旧天天出去推神韵。

以上的诸多病业假相,在八个月中反反复复,自己有时真的感到承受到了极限,觉得身上每个器官都在衰竭。我不断的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如果没有师父替我极大的承受,我还会有今天吗?我不知道问题的根本原因出在哪里?我再次求师父点悟我,并开始认认真真的静心的向内找:

首先找到的是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大儿媳生下了第四个女儿,当天就把前三个女儿送到我家住了八十天。那时每天除了做全家人的饭,还要给小孩们洗衣服、洗澡。虽说也有家人的帮忙,但自己还是感觉身心疲惫,三件事做不到位,满脑子想的都是人的事,心性提高不上来,常常表现的很强势、自以为大、争强好胜,心情浮躁,心中没有善、也没做到忍,抱怨连连,党文化在我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这是大漏之一。

其次,二零一七年五月前,我和先生每周两个上午去社区做整理食物、打扫卫生的义工,社区免费提供一些食物。自己与常人一样,经常往家拿,吃不完的还送同修,这种占小便宜的心、是贪心与利益心的真实写照。

另外,我在家排行老大,下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因父母感情不合,经常打架,从小我就勤快懂事,十多岁就担负起照顾弟妹们,洗衣服、缝棉衣被褥,与母亲共同操持家务。现在弟弟妹妹们一有什么事都找我,常人闹心的事直往我耳朵里灌。好管闲事,爱面子、显示等,我被常人的情所缠、所累。

还有,在大陆时,我和弟弟合养了四部大卡车,其中一部由丈夫管理,十年间,丈夫和弟弟矛盾不断、我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每当大车发生事故时,丈夫都退避三舍由我这个争强好胜的人出面应付。我内心产生了对先生极深的不满、久而久之怨恨在我心中扎下了根。

不仅如此,争斗心、疑心 、戒备心 、怕心、色欲心、瞧不起别人的心、执着别人的执着心、好大喜功的心、妒嫉心、爱听好话的心,执著自我的心,总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等等。找到这些心后,我跪下跟师父说∶师父这些人心都不是我,全部是旧势力强加的,我不承认,我不要。请师父加持弟子,把这些人心执着、低能败物在另外空间里彻底销毁,让它灰飞烟灭。

说来神奇,顿感身轻体透!随着我每天大量的入心学法、背法,静心炼功,加大力度发正念,不知不觉中思想也感到简单、干净了许多。

闯过魔难的我十分珍惜师父用巨大付出延续来,留给弟子救人的时间, 我一定放下自我,配合整体,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大法弟子真信师父,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

经过八个月剜心透骨的魔炼,师父将计就计为我净化了身体,净化了心灵,使我比以前更精神了。现在我一头乌发,不仅视力恢复了正常,还扔掉了眼镜,那个强势大嗓门的我再也不见了,有的是对先生的尊重。弟妹们看我没打针没吃药没去医院恢复的如此神速,人人称赞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全家无不感谢李大师的救命之恩!

弟子万分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纽约三位同修在法上与我交流,并加持我正念闯关;感谢三位家人同修的细心的照顾。我现在沐浴着佛光,和先生同修每天都去ASU大学摆放大法真相展板,救度这里众多的大陆留学生。再一次叩拜恩师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7/向内找、去执着-闯过魔难-391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