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调查与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明慧网大量报道了中国大陆公检法司抓打关判大法弟子,使大法弟子在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派出所、洗脑班、精神病院、公安医院、普通医院和其它场所被迫害的详实情况。但是,对在家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就比较少。想了很长时间,觉的应该把自己知道的一些情况写出来,揭露中共的邪恶和其流氓手段,让国人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抛弃它、解体它。

我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与中共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以来,就比较注意观察、了解在家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这些情况,有些是自己被非法关押期间从同修那里听到的,有些是在家期间同修告诉的,有些是听亲朋好友说的,有些是自己亲身体验到的。

所谓在家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有几种情况:一是在监狱被保外就医的;二是从劳教所被保外就医的;三是开庭前因病被取保候审的;四是解除取保候审回家的;五是在派出所、看守所释放回家的;六是没有被抓过的。

调查了解到,这些暗中迫害,基本都是由当地国安、“六一零”、和“办案”单位指使公安局、国保、派出所、社区人员、线人特务暗中操作。他们基本上把被判过刑、关押过的大法弟子都当作“重点人”,妄图寻机再次抓人。对回家前不能行走的大法弟子,长期监视居住。当他们认为该人能行走时就费尽心机企图再次抓捕。

(一)关于部份在家大法弟子被暗中迫害情况的初步调查

二十年来,邪恶对在家大法弟子暗中迫害、地下迫害,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种邪恶方法或手段(不完全统计):

一、偷偷潜入“重点人”家中寻找把柄,伺机抓捕“重点人”。邪恶对一些没有被抓过或被抓过的副站长、辅导员等所谓的“重点人”很是不放心,觉的把他们抓起来才放心,于是就不择手段的寻找机会抓捕这些人。

A同修是副站长,没有被抓过。二零零零年的一天,他下班回家,发现写字台上的《转法轮》变地方了,床乱了,家具的门是开着的,一看就是被翻过。妻子和儿子回来后,他问他们白天回来过没有,都回答“没有”。第二天,他找到国安管法轮功的朋友问他:我家进人了,被翻过,是不是你们干的?其中有没有你的参与?朋友乐了。说:你很聪明,只找到一本《转法轮》,没拿。朋友告诉他:你注意吧,他们对你虎视眈眈,别让他们抓到把柄,别让同修到你家来。连邻居都被利用了,邻居定期到派出所汇报,都谁上你家来了等等。A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是犯法呀!朋友说:内部通知:对法轮功不讲法律,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说:共产党太狠了,眼瞅着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可偏偏要迫害这些好人,没办法,我入了这个门出不来了,寻机调动工作吧,不想干这个伤天害理的活了,心里有愧呀!

B同修也是副站长。在劳教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劳教所用车将她送到她家门口,被丈夫背回家。调养一段时间后活过来了。有一天,她从市场往家走,耳边响起声音:你被监控了。一连说三遍。她到家后打开房门查看,看见防盗门和二层门之间顶端粘着一个小葫芦形状的东西,拿下一看,是窃听器,扔了。她很纳闷儿:丈夫和婆婆都在家呀,怎么就没发现有人进来呢?然后耳边还有像从人嗓子眼儿发出的声音:你被监控了,三遍。她赶紧到市场女儿柜台查看,在柜台里边也粘着一个小葫芦,跟家里二层门粘的一模一样。谁干的呢?她回忆,从女儿柜台往家走之前,有一个女人要看衣服,而且要看最高处的那一件,看了三件,都得站凳子上去拿,看完说没相中,就走了。B同修断定:女儿柜台里的小葫芦就是那个女人放的,她就是特务。

可是,家里的那个是谁放的呢?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有四个劳教所的警察敲开她的家门,像抓猪一样,把她抬到车里说:你第一次走出家门,邻居都跟我们汇报了。没办法,六一零逼着我们把你收回来,到期再让你回家。然后说:你傻呀,你好了,你别出门呀,谁也看不见你,不就不能被抓吗?同修求师父救她:她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快救我,我不能去劳教所,我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呢。这 时她就犯心脏病了,话也说不出来了,脸又青又紫,眼睛发直,这四个人一看,说:这不要死了吗?这可怎么办?一人说:赶快送医院去,就说是半道捡的,给送到医院来了。

他们把车开到医院,送到急诊室,说不知这人是谁,在路上发病了,他们给送到医院抢救,然后说我们赶紧去查一查,就走了。医生给她做心电图,她招手说不用做。这时,她也能说出话来了。她把她因有心脏病,炼法轮功炼好了,被劳教……刚才又被他们绑架。医生一看,她连鞋都没穿,说:这些警察真缺德。医生帮她给她丈夫打电话,她丈夫正不知如何是好呢,赶紧拿着鞋打车到医院把她接回家。

C同修前几年在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快死了,被保外就医。回家后不到一年身体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她就到同修家学法。她发现邻居家总是有陌生人进进出出,都是悄悄的,鬼鬼祟祟的,但是她出门也没人干涉她,她就继续去学法。由于她身体好了,家人就出去找活儿干,家里就没有人,有时回来发现家里东西变地方,也怀疑有人进来,但是也没丢什么东西,也就没太注意。二零一七年秋天的一天,省女子监狱的车来了,好几个警察把她绑架走了,又送到监狱,说你病好了,就得收监,到期才能出来。这是跟C住一个楼门的熟人跟我说的。邪恶就这么邪。她出门时是没人阻拦,可是邪恶是接力跟踪,因为她每天要坐公共汽车去同修家学法,邪恶也装作坐车人,连学法点地址都掌握了,所以,不但C被抓走,学法点的同修也被抓了好几个,损失惨重。

D同修被六一零看作眼中钉肉中刺。她也被劳教过。她曾一人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中央、省转化团通过各种方法转化她,都差不多被她给转化了。所以谁都不敢轻易动她,既怕她又恨她。大约三年前,有一天她出门办事,只有她母亲在家,母亲已经九十多岁了,耳朵不灵,眼神也差了一些。D同修回家后发现播放器和重要手机里边的卡都没了,放东西的被子被打开了。她断定:是国安、六一零干的。她赶紧通知她手机通讯录里的同修,可是还是有十多名同修被抓,一年后有六、七位同修被枉判,进了监狱,继续被迫害。但是,邪恶至今没敢动她。他们怕她告他们入室抢劫、偷盗他人财物。因为D是大学系主任,对法律掌握的非常全面。当然,不动D同修,他们还有一个目的:放长线钓大鱼。D同修回忆:那段时间,只要她开门出去,对门的邻居也出来跟她说话,但那眼神、表情跟以前有差别。而且有悄悄出入她家的陌生人。

E同修被邻居监视一年后被抓。那是二零零一年的秋天。他比我早一天被抓的。他告诉我:那天晚上他领着儿子出去,前后左右都没有人,他们就开始发真相资料。他家住的是平房,一栋平房有十多家。他跟儿子回来时发现他家门口有两辆大吉普车,车旁边站着很多警察。他跟儿子小声说:别害怕,你是小孩,他们咋地不了你,你穿的是紧腿裤,我把剩下的资料放到你裤腿里,回家后,他们会跟进来,他们得搜查咱们家,你趁机从窗户跳出去,告诉某某某,千万别上咱家来,危险。爷俩进院,警察就都跟进来了,进屋就搜查,孩子从窗户逃走到其他大法弟子家去报信。他们只找到几张真相资料,就把E同修送进看守所。警察说:你几点出门、往哪边走,我们都知道,你觉的没有人,可是左邻右舍看的清清楚楚。E说:我的邻居很好,不能干这缺德的事。警察说:你太天真了。现在的人什么道德、良心,只要给钱,什么事情都干。你们炼法轮功的人真是太傻了。E同修家真相资料少,警察就逼迫他说出资料是谁给的,经不住打,供出了给他资料的同修,那一次有十多个同修被抓。E同修被关押三个多月,无罪释放,出去后仍然被派出所和邻居监视。

二、利用居民长期监视没被抓过且经济条件好的大法弟子,时机成熟时就动手,然后敲诈勒索大法弟子及子女的钱财。篇幅所限,在此仅举一例:

F同修子女都经商,经济条件比较好,住房宽敞明亮。迫害发生后,有几位同修到她家学法,需分发的真相资料也都放在她家。片警时不时的到她家里来,其实是欺骗迷惑她,让她放松警惕。同修提醒她,真相资料应该放在柜里,她却说:你们就是有怕心,念不正。我们这儿的片警经常到我家来串门儿,还问我身体咋这么好?我告诉他,是因为炼法轮功才身体好的,他说,赶明儿个让我妈也炼法轮功。还说,这么多资料,给我一份行吗?F说:片警每次走时都说,大娘,我这是走访,看看居民有没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助解决,我挨家走,然后就挨家敲门,进进出出。F同修被迷惑,放松了警惕性,大法真相资料就在明面放着。

大约三年前的一天,F同修出门,隔壁邻居也出来,问:大娘,出去呀?等F回来时,一群警察在她家里等她呢。说他们是国保大队的,是接到举报才来的。但是片警没有露面。面对几百本的《明慧周刊》,一大堆没发出去的真相资料,警察说,这些东西,最低也够判你十年了。F同修怎么讲真相他们也不听。说:这些东西已经录完像了,拿走,你也跟我们走,先到国保大队做笔录,然后送到看守所。F说:你们得让我通知我的子女,不然他们不知道我到哪儿去了。其实,这正是他们的目的。

女儿、儿子来了,警察指着那一大堆大法资料说:我们这是抓了个“现行”,现在就可以开庭判刑,这些东西至少可以判十年。子女们赶紧说:可千万别判刑,快八十多岁的人了,进了监狱就是死路一条。请你们给我妈一条活路,只要不进监狱,怎么都行。头头说:这堆东西马上拉走,这是赃物、物证,然后又一次录像。说:先把人带到国保大队做笔录,然后送看守所,等待处理。子女们哪能让他妈去看守所,赶忙说:千万别送走,你们有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说说看。头头说:十年刑期,一年交一万罚款,一次性交齐,就可以监外执行了。何去何从你们自己决定吧!子女们说:十万马上拿出来比较困难,因为现在生意不好,给我们明天一上午时间,我们凑够了,下午给你们送去,你们一定要高抬贵手,明天下午一定送到。头头停了一会儿说:行吧。看你们态度还比较好,就照顾你们一次吧。第二天下午,十万元人民币如数交到国保大队长手里,算私了。还威胁子女,此事不许对别人说,说了,钱可以退给你们,但是你妈就肯定进监狱了。子女们千恩万谢、保证不说。

打那以后,两家邻居,在F同修开门时再也不出来了,而是悄悄的开门,悄悄的回来。可能是怕见了F同修心里有愧吧。他们为中共邪党国保大队做出很大贡献,会得到一定数量的“奖金”,昧良心的黑心钱,一定不得好花。打那以后,片警也很少来“走访”了。目的达到了。

三、长期窃听大法弟子及家人的手机或微信,以此获取线索,然后抓人。

大约是二零一三年年底,某县G同修给世人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送到地区看守所,由于念很正,一个月后回家。到家后有人告诉她:听说县国保大队正在给你凑材料,想把你再送进去。G同修就流离失所了,到了一个大城市去打工。几个月后和当地同修也联系上了,觉的很顺利。胆子也大了,开始给家人打电话,接着给家乡同修打电话。在微信里不应该说的也说,对方岔开她的话,她还说:你念不正,有怕心等等。有一次家乡同修在电话里说也要去那里打工,问G的具体地址,她告诉她了。对方说:十天八天以后差不多能到。可是四、五天后,县国保大队的人出现在她面前。G说:我是无罪释放的,你们怎么还来骚扰我?你们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警察就给她放电话、微信的录音。她傻眼了。此时才百分之百的相信邪恶真的窃听大法弟子的电话和微信,可是悔之晚矣!警察说:我们已经找到了你的新罪证,你必须跟我们回去,再次被抓,邪恶的目的达到了。

H同修前几年去外县哥哥家,准备住些日子。哥哥也说:多住一段时间吧,省得他们老是骚扰你。H告诉哥哥,不要在电话里跟别人说我在你家,邪恶窃听电话。哥哥不信就说:你就是被他们吓坏了,哪有什么窃听的事情,他们都把你忘了。然后就给这个亲属、那个亲属打电话,在微信、QQ聊天里也说:谁谁谁在我家呢,来喝两盅啊!等等。结果没过几天,哥哥家窗前就停了一辆白色大吉普,一个戴着口罩、墨镜的人站在车旁边,直盯着哥哥家。今天居委主任来跟嫂子唠嗑,明天邻居来跟嫂子唠嗑,当然也跟H唠嗑了,问H家住哪里,干什么工作的等等,她上街,后边就有车跟在后边。后来她悄悄的买了车票,乘亲属们不注意时给他们留下一封信,告诉他们,不想让你们受到牵连,悄悄的回家了。

四、对取保候审的大法弟子不但长期监视,寻机抓人,还妄图害死人。

二十年来,我观察,取保候审的大法弟子,大部份是在面临开庭时身体出现重症,不能出庭,被取保候审。这部份大法弟子回家后经过调养、学法、炼功,身体恢复健康。为躲避迫害就流离失所了。有的因被迫害的惨重,行走不便,就走不出去。邪恶对这些人费尽心机,利用各种手段进行迫害。

1、对取保候审后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本地和现住地国安、国保、派出所互相利用,迫害大法弟子。I同修取保候审回家后,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时,因为她有专业特长,又有职业资格证书,就到省城一家单位竞聘,竟然被聘为单位的骨干,工作很顺利。大法的事做的也很好。她离开家没几天,本地派出所不动声色,就是窃听她家人的电话、微信。因为她省城有至亲,很快就知道她被哪个单位聘用了,仍然不动声色,却与她居住地派出所勾结,暗中监视她,在邻居家安排线人特务,长期监视。这些人曾多次潜入她居住的房间,但是什么东西都不动。I同修回来就发现不了。I同修每次从省城背回一兜子如光盘、资料等大法资料,分发给家乡同修。家乡同修提醒她注意安全,她说:没事,你们就是有怕心,要有正念。你看我这都好几年了,平安顺利,啥事都没有。二零一八年年末的一天,有人敲门,不开不行,门开了,进来一群警察,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然后给她放在她家拍的录像,连真相都不让讲,人、电脑、打印机、大法资料通通带走。二零一九年四月,被枉判三年半徒刑,被关押到某省女子监狱,继续被迫害。

被关押期间她反思:没听师父的话,没注意安全,手机、微信里随便说,教训惨痛,无法挽回的损失。

2、对行走不便不能出去的大法弟子用多种阴毒、流氓手段暗中迫害。

二十年来,这类被取保候审的大法弟子被暗中迫害的有以下几种形式(不完全统计),让大法弟子及家人找不到迫害者。

一是晚上在对面楼上用探照灯照大法弟子居室的窗户,一直照到天亮。J同修的家人告诉我,J取保候审回家后,天天晚上对面楼上就有探照灯照J的窗户。天一黑,就有人在窗户外边草坪里放上一排一排的小灯,也直接照J的窗户,天亮后小灯撤走,看不见人,探照灯也停止了。与此同时,还在一家凉台里安装一根立着的粉色灯管,专门在半夜十二点灯管闪一下就发出“汪汪汪”的大狗的叫声。我说:因为他们把J定为重点人,虽然人瘫痪了,可是人还活着,只要你能炼功,你身体就会恢复健康,他们就不放心就得用这办法恐吓你。这是一种精神上的迫害,导致人身心受到摧残。这种情况持续一年多才停止。邪恶至极。

二是制造各种声音骚扰大法弟子。K同修被取保候审回家后,一段时间周围环境比较安静。几个月后就不安静了。他窗户外边停着一辆摩托车,每天上午下午都播放大分贝的音乐。摩托车的音乐停止,对面楼里就开始用录音机放大分贝的音乐。楼上的声音越来越多。因为他们手里有探测器、跟踪器、生命搜索器等监控仪器,能监测到大法弟子能走动了,所以就骚扰大法弟子。用乒乓球打墙,用篮球打门,在楼上厕所或房间里制造砸、钉东西的声音,“吱吱吱”、“咕噜噜”、装修房屋的电钻声、做木工活的拉锯声、门折页生锈时的“吱嘎吱嘎”声、小孩子蹦蹦跳跳声、用铅球砸地的声音、半夜使很大劲敲铁管子,害的家人睡不了觉。家人到楼上敲门,不开。有时家人听到楼上下来人,赶紧出去说:你家动静太大了,你们应该注意一下,我们家有病人,请多关照。那人说,我家白天没有人,那动静不是我家整的。这种情况多数都是出租屋。家人给房主打电话,说你家的住户每天都整很多动静,而且很大的动静,你跟他们说说,让动静小一点。房主说:那我不管,我只管收房租,他干什么与我无关!

邪恶制造声音骚扰恐吓大法弟子的方法很多,比如,过年过节、每年的“六·一零”、“七·二零”前后就往大法弟子家窗前放鞭炮,K同修家人说,有一次过年,他们放鞭炮,把我家凉台纱窗崩出一个窟窿,鞭炮残骸扎在纱窗上,他们放完就走,你不知道他们是哪家的,找不到人,他们太坏了。我说:你告诉K,他们是用声音跟你说话,意思是我们看着你呢。但是,他们什么都不是,不敢露面,象老鼠一样,偷偷摸摸、鬼鬼祟祟,所以,不用怕他们,在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做你该做的事。

三是往楼下大法弟子家凉台里倒脏水,故意往厨房、厕所里放水。L同修家的女婿说,楼上的人真不是人,往他家凉台里倒脏水。有一天他去凉台拿东西,看见洗衣机、地面上都是黑了巴黢的脏水,仔细一看,里边有水泥,那就是水泥汤。我上楼敲门,不开。L的女儿说,算了,咱们擦洗干净就行了。相信他们不能再倒了。只要他有百分之一的良知也不能再倒了。女儿的一个善念打出去了,后来真的没再倒。但是,他们往L家空调室外机箱上扔垃圾败物、吐唾沫。往窗台上扔东西,骚扰大法弟子。L家人没再找他们,他们觉的没意思了,也就停止了他们的流氓行为。

可是,邪恶往往是容易得寸进尺,看你挺老实的,就进一步迫害。L家人说,楼上的人得寸进尺,看我们没动静,就往我家厨房放水,棚顶洇湿了一大片,有一年泡了我们三次,后来我用自己家的料把他家厨房地面的缝隙抹上了,房主很感动,告诉租房户千万注意,出门时千万关闭水龙头。其实他们是故意放的。因为他们放水时,打开水龙头就走人,在楼下听水哗哗流,听的清清楚楚,房主不知道他们是故意放的。

邪恶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厨房的缝隙堵上了,就从厕所里往下面放水。专门在家人走了以后哗哗的放,不一会儿顶棚就湿了,水顺着大管子往下流,流到地漏里,如果没有地漏,满屋子都是水。L家人说,他们放水还找时候,都是每年的六月、七月。有一年七月放了四次。还有一年放的太厉害了,我敲门,没人开。我找到房主的电话,打通后我很客气的说:尊敬的老教授,你家的住户又往我家放水了,你不知道真情,其实他们是欺负我家老爷子。《宪法》规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几年来,他们经常往我家放水,我的住宅受到严重的侵犯,可是您仔细想一想,他们放水时,那水在你家地面上饱和后才往我家流,那么是不是你家的住宅首先受到侵犯。我家棚顶全湿了,我把照片和录像发给你,请你看看,这问题有多严重。每个公民都有维护自己生存环境的权利呀,你可以对租房户说,你们再这么做,我有权拒绝出租给你们。老教授可能明白过来了。第二天到L家跟L家人说,我的房子年久失修,我明天就做防水,保证不再漏水了。可是他根本就没做防水,还真的停止放水了。顶棚五天后才渐渐的干了,但是那湿的痕迹仍然清清楚楚。

四是破坏大法弟子家的设施或物品。十多年前,M同修被迫害的很重,到儿子家居住。儿媳妇说:自从婆婆来了之后,楼上楼下出出进进的陌生人多了起来,都不是这里的原住户,她家一有亲属来,对门的人总是出来看,隔壁的就把门打开,显然是听声、盯梢,监视我们家。而且有人把我的自行车带扎漏,气门芯拔掉,不知是谁干的,找不到人,以前从来没有过此事。她说,有一天晚上,听到楼道里从下边上来的不是一个人,嘈杂的脚步声很重,都是男人大皮鞋的动静。就听电闸那儿有人用管钳子使足劲往下拔东西似的,等我反过劲儿来出去看,人已经没了,不知人从哪里来的到哪里去了。第二天,灯就一闪一闪的,第三天灯就不亮了。丈夫找物业的人来看,来人说:电闸烧了,得换电闸,一个电闸多少钱忘了,交完钱换了新电闸,灯又亮了。

五是往大法弟子家放毒烟毒气,妄图毒死大法弟子。N同修从看守所回家后,没几天就咳嗽。他的儿子对我说:我爸一咳嗽我就说他感冒了,让他吃药。他说不是感冒,是有人往咱家放毒气。我问什么毒气,我咋闻不着?他说,你们走了他们就放,味儿可难闻了。我问什么味儿?他说:木头烧着后冒出的烟味儿、铺路时熬沥青的味儿、油毡纸烧着的味儿、六六粉味儿、酒精味儿、硫酸味儿、生叶子烟的烟面子味儿、点着的香烟吸进又从嘴里呼出的浓浓的香烟味儿、从油烟机往出冒白色的烟,一次好几分钟才散去。我趴他被子上闻,是有点味儿不正。我说:没事,熏不坏你,那味儿一会就散了,难受一阵子就好了,找他们他们也不会承认。有一天同事孩子结婚吃饭,吃饭时同事闻我的羊毛衫说:我找了半天,这六六粉味儿是哪来的,原来是你羊毛衫上的味儿,你可能是怕衣服生虫子喷的六六粉吧?我说:不是,我爸说有人往我家放毒烟毒气,其中就有六六粉味儿,看来是真的。同事们说:赶紧找派出所的人报案,让他们查一查。我回家后,把我爸和我的衣服拿给派出所警察报案。警察说:我查查看吧。第二天我问警察调查的怎么样,他说:你家周围的邻居家我都去了,什么也没有啊!我跟一位律师咨询此事,他说: 白费,他们是一伙的,官官相护,挨着吧,冬天多穿点衣服,多开门窗,没别的办法。

O同修的女儿告诉我:我妈被迫害的够呛,由我来护理。她到我家没多长时间就说有人往家里放毒气。说那味儿说不出来,反正那味儿一出来就直接扎到气管底部,气管痛痒,必须使劲咳嗽,流鼻涕、淌眼泪,皮肤一片一片的发硬,奇痒难受。家人不在家时就放,晚上闭灯后也放,有时鼻子出血。我咨询我单位的律师,他说:这是暗中迫害、地下迫害,就想毒死人。你找不到迫害者,因毒气一会儿就散了,留不下物证,没法告谁。但是,你可以做一个试验,你买一盆杜鹃花,放在你妈居室的窗台上,如果七天后花还活着,那么他们放的毒气毒性就小,如果七天以后花死了,那么他们放的气就是有剧毒能伤害人生命。但是,也有办法,冬天多穿点衣服,门窗常开,毒气就放出去了,毒不死人。你告他们告不了。首先,你拿不到毒气的物证,那气保存不了。其二,找不到放毒气的人和装毒气的实物。这就是共产党干的事。这位律师还是人大代表呢。他说:现在哪有正义呀!我们都维不了权呀!不允许我们给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你做无罪辩护就取消你的律师资格证书,上哪说理去呀!暗无天日呀!O同修的女儿说,过后我真的买了一盆杜鹃花,花很新鲜很漂亮,放在我妈的窗台上。可是第二天就看出来不新鲜不够漂亮了,第三天花就蔫吧了……不到七天花就死死的了。可怜的杜鹃花活活被他们用毒气给毒死了。可我妈至今还活着。妈说:师父救她了,给她灌顶,给她净化身体。但是,身体也受到了摧残。

(二)在家大法弟子被暗中迫害的原因分析及如何减少、避免被地下迫害的对策与思考

在看守所和在家期间我听到几位同修说的几件事,对同修做的这些事情,我想了这么多年了,今天把我的这些想法交给同修,看看我分析的对不对。因为我知道不少大法弟子被暗中迫害的例子,不能一一列举。

一、在家大法弟子被暗中迫害的原因分析

1、思想极端,做事心强,急于求成,想一下子把所有的人都救度了。我被关押在看守所时,同监室有几位同修总结这次被抓的教训。我听明白了。原来,他们几位即使去了北京,也没被抓过。他们中有教师、律师、博士研究生、干部、工人等等,他们觉的家人是常人,容易受到他们的干扰,就说在家不好修,他们就租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楼房。两位老同修负责做饭,其他同修有做资料的,有给其他同修分发资料的,有出去到居民门上送资料的,有邮寄资料的。大约有十来人,几个月过去了,觉的很顺利,产生了欢喜心,而且他们学法时间很少。因为他们人多,目标太大,当他们往家搬电脑、打印机、耗材时,派出所就指使邻居天天汇报情况(这是他们被抓后警察说的。),两位做饭的老同修建议,目标太大,人太多,应该分散到几家做资料,这样目标小一些,危险性小一些,其他同修就说两位老同修有怕心。因为两位老同修已经发现邻居不止一家在监视他们,可是其他同修就是不相信。有一天,两位老同修说:你们找别人做饭吧,我俩要到南方儿子家去了。老同修走后,第二天,好几辆警车堵在他们的楼门口,一共抓了十余人。年底,有十余人被枉判,最多的被判了十三年。有一位三十岁结婚不到一年的男同修被打毒针发疯死去了,妻子当时也被关押在里边,被枉判四年。他们被送往省城监狱时,我还没离开看守所呢,我流了很多泪。我也反思自己,我被抓那天,真相资料就放在床上,而藏起来的那部份邪恶就没看见,保存下来了。后来让这些资料去救人了,发挥了它们的作用了。

2、同修做大法事时各执己见,大吵大嚷,证明自己做的对,被听声的听的明明白白。大约是二零一零年以后,有两位同修从黑窝回家了。为了躲避当地派出所和邻居的监视,她俩在外区租了一个一屋一厨的楼房。P同修在劳教时别人就捧她,说她念正,像个世间大罗汉。回家后,跟同修在一起做事也是什么都得听她的。她俩买了电脑,开始做资料。Q同修建议这个应该怎么做,那个应该那么做,她都不同意,就得按照她说的做,而且大声说。Q同修说:你小点声说,别让邻居听到咱们是在做资料,注意安全。P就说:你这么怕就别修了,念正谁也听不见。尤其夏天开着窗户,邻居怎么能听不见呢?没到一年,她俩就被抓了,所有的东西都被邪恶洗劫一空。P同修被迫害的受不了时吞了指甲剪刀,胃做了手术,取出剪刀,由于消炎不好,高烧不退,死在医院里,刚四十岁。教训惨痛。

3、在家大法弟子家里存放的大法资料太多,且又疏忽大意,不注意安全,由被暗中监视到公开迫害。

4、不注意手机、微信、QQ聊天、短信的安全。此类例子太多了,不一一列举了。

以上原因,是我们自己总结教训,这些大法弟子做的事情都是伟大的事情,是救度众生的事情,都不应该被迫害,所以,邪恶迫害他们是有罪的,是要遭天谴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二、如何减少、避免在家大法弟子被暗中迫害的(建议)对策与思考

师父说:“这个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邪恶已经自身都难保了,只不过是那部迫害大法弟子的机器还在运转而已。”(《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我理解,邪党那部破机器,被共产邪灵操控着指使着国安、公检法司迫害大法弟子。它就象毒药一样,它就是毒,它就是坏,要想让它不毒人,它办不到,它就会这个。尽管到了垂死挣扎的时候了,它还是要干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它们象老鼠一样,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在大法弟子背后“捅刀子”,想找都找不到它们,找到了也死不承认。

那么如何避免、减少、解体邪恶对在家大法弟子的暗中迫害呢?笔者建议,中国大陆的这类大法弟子用以下几种方法试试,看看能不能有些效果。

1、加大学法的力度,时刻保持头脑的清醒。
2、加大发正念的力度,面对迫害正念正行。
3、对行走不便在家的大法弟子,只要大脑、双手好使,你就应该利用这个环境、利用你的所学之长做你应该做的事。这一点你自己去悟,我不能说的过细。
4、对不敢见大法弟子、不开门的迫害者,可以给他门上送真相资料。
5、放下怕心和生死之念,寻找机会见到迫害者,跟他们面对面讲真相劝善,正念救度他们。
6、大法弟子家一定不要保存更多的大法资料,做出来的资料尽快分发出去,减少大法弟子因保存资料的不安全因素。
7、必须注意手机、座机,微信、QQ聊天、发短信等方面的安全,不该说的话一定不要说,有些事情必须当面说。上班的同修单位要求用微信打卡,不上班的同修一定要删除微信,减少不安全因素。这个问题最重要。

以上的想法不一定正确,请编辑同修和其他同修提出补充和纠错的意见。

谢谢师父!谢谢明慧编辑部编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5/在家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调查与思考-391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