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中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是邪党开“一带一路”峰会之日,邪党知道自己作恶多端,恶贯满盈,心里发虚,为了“维稳”,就疯狂的打压异己,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那天早晨六点多,一位同修给我打电话,告知有协警砸门,我说绝不能开门,发正念,我也发正念。等到七点,同修又给我打电话,说协警还在砸门。这时我有些不稳,但也没重视,就简单的收拾一下家里的东西,就想怎么办哪?我干脆去公园,找同修帮助一下,于是我就下楼了。

没想到我家门口协警也早已蹲坑,一看到我,几个人就从车里出来,拦住我,不让外出,抢我的包,我就给他们大声的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不听。一会来了警车把我拉到派出所。在路上,开车的警察对我说,听说你人挺好的。

到了派出所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办案的警察胡乱的问几句,胡乱的瞎写,就让我看。我接过纸,把纸给撕碎,扔在地上。邪警从我包里,拿着我的家门钥匙,私闯到我家抢劫,抢走四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大法书籍和师尊的法像等等,到晚上,他们要给我照像,我不照,几个协警就按住我,我就反抗,我躺在地上。等到深夜,警察送我到看守所。

一、开创环境 坚持做修炼人

看守所里的环境非常恶劣,吃的不好,睡的更差,人多的时候,四十多人挤在一起,竖着睡,就象码带鱼一样,挤得呼吸都困难,甚至挤得人直呕吐,经常因为一厘米的地方,彼此之间吵架,甚至动手打起来。

监室里空气污浊,臭气熏天,阴暗潮湿,终年不见太阳,被子又湿又臭,时间长了,人身上长疮、长癣、长脚气。

精神上迫害更加残酷,不许说话,不许随便上厕所,不许随便下地,不许随便喝水,不许三人在地上,不许三人在厕所,如果谁没看清下地了,就要罚站,值班四小时,甚至更长。更可怕的是,背邪党的令,唱邪党的歌,灌输邪灵谎言,不背就罚站几个小时,牢头狱霸一天到晚,尖酸刻薄的,骂骂咧咧的,煽风点火的,阴阳怪气的折磨人。还克扣钱财,每个人克扣几百元,叫买公共用品。

我没有违法,不是犯人,而且我是邪党迫害的受害者,所以不听从看守所的一切邪恶的规定。不穿号皮,不背邪条,想下地就下地,想喝水就喝水,想上厕所就上厕所。睡觉我一个人睡在地上的坐垫上,象个单人床。

在这里,就做我应该做的事,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救人。别人睡觉时,我每天晚上九点半开始炼动功,直到十二点发正念,早晨六点发正念后,炼一个小时动功,中午发正念后炼静功,每天默写师父的《论语》,背法,一年六个月,从没有断过。

二、给警察讲真相

看守所的警察接触法轮功学员最多,近二十年来,法轮功怎么回事都清楚,只是为了钱,为了生活,不得不应付邪党,我找机会和他们讲,我说你们也是受害者,而且是受邪党迫害最严重的一群人,邪党叫你们迫害我们,打我们,骂我们,你们跟着做就犯了罪了,造了业,你们就得偿还,可是这不是你们愿意干的,你们也是被逼无奈的,本来我们之间无怨无仇的。我跟警察这么一说,她说,你真理解我们。顺便我叫她退党团队,她笑而不答。在以后相处的日子,他们对我很客气。

三、给同室的人讲清真相

看守所里,我见到的关押人员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搞金融行业的职员,有的叫“非吸”,即非法吸收公共财产,或是理财诈骗、保险诈骗的、中介诈骗的、旅游诈骗等,她们的案件几乎都是与钱有关。有人问我你是什么事進来的,我说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们都惊讶的说,法轮功(学员)也抓啊,犯什么罪了,共产党真是邪恶。

监室的人有的是公司的老板、老板娘、董事长、法人、财务总监、总经理、高管,还有的是研究所的所长、修理机专家,还有高干、大学老师等等,这些人都有很高学历,很多是名牌大学毕业。她们聪明,思维敏捷,能说会道,能歌善舞,人长得也很漂亮,可是就是人的道德观念缺失,为了蝇头小利就可以出卖人格、男女间的关系不检点,浪费粮食,疯狂购物,不知节俭。她们年龄大多都是二、三十岁左右的,和我的孩子是同龄,看到她们的状态,站在作为母亲的角度,我非常的难过,我要帮助她们,救度她们。

我刚進来,有些人对法轮大法还不太了解,甚至因中共宣传而有各种误解,有些受党文化毒害很深,不明真相的人,对我不听从邪恶的命令要求和指使不理解,对我揭露邪党的恶行反感,不认同法轮功,对我很排斥。我要写辩护词,跟警察要纸,警察给了我十张信纸。我写了几页的辩护词,给大家念,我念完辩护词后,把邪党造谣的谎言戳穿,慢慢的通过我的善言善行,转变了对我的态度,认为我讲的有道理,很信任我。几个孩子对我说,您那么善良,我就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有的认我干妈,有的叫我“老佛爷”,有的说我是“太皇太后”。

看到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我心疼,我想起师父的法,师父讲:“我一出生的时候,很多的神就跟着下来了。从那之后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1]。

他们是来世间得法的,我要救度她们。先在生活上关心她们,在精神上,我用大法的法理安慰,劝导她们,给她们讲,祸福相依,塞翁失马安知非福,什么事都不是绝对的,什么事都可以互相转化,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我给她们讲法轮功的真相,讲“天安门自焚”是邪党导演的一场骗局,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是以“真善忍”为准则,指导人修炼的,使人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好人就有好报,那你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得福报。我都每天带着她们念,从十遍、三十遍、五十遍到更多遍,直到她们自觉的念,我鼓励她们没事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都会说,我念着哪。

现在的女孩都很强势,脾气也很暴躁,尤其在没有人性的黑窝里,心里都憋一肚子怨气,有摩擦就打架。谁打架,警察就给谁戴手铐脚镣,几十斤铁链子戴着,吃饭,上厕所,睡觉都不方便。这些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知道忍了,我跟她们讲忍的好处,忍一忍风平浪静,忍字头上一把刀,能忍才是功夫高,有的孩子做得好,忍住了,就高兴告诉我,阿姨我又忍住了,我说好,真棒。

A女士是“非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曾出国看到法轮功在世界洪传,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就念,让她背师父《洪吟》中的诗词,她就背,二十多天就回家了,这在“非吸”案例中很少见,别人觉得奇迹。但我知道是大法师父救了她。看到她们明白真相了,得救了,有的还得法了,看到她们回家了,我心里无比的高兴,在这个恶劣的黑窝里,我没感到痛苦,而是整天乐呵呵的,孩子们也说,阿姨您心态真好。

B女士因为受贿進来的,她是佛教居士,学佛很多年了,对佛教寺院捐物捐钱很多,对佛很虔诚,我跟她讲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讲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教她背《洪吟》中的诗词,她说法轮功才是最高的大法,我一定学法轮大法。她每天都让我教她一首《洪吟》中的诗词,她还配合我给新来的人讲真相,也教人背诗。在这个过程中,大法的神奇在她身上体现,牙疼,肚子疼,只要念大法好立刻就好了。而且在修炼层次上提高非常快,别人怎么欺侮她、刁难她,她都忍着,不和人发生争执。梦境中也给显现出爬山、登高,都有人向上拉她。最后她背会了八十多首《洪吟》和《洪吟二》中的诗词,临走前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我来这就是来得法的,不管多难,我都要坚修大法。

为了救更多的人,我每天到牢房门口向通道喊话,让二十几个监室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信仰自由,停止迫害,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每天早、中、晚三次,每次喊四遍,一直喊了九个月,直到我出看守所回家的那一天。

我喊的时候,没人管,通道里路过的警察,有的不说话,默默走过去,有的对我笑一笑。我的喊声穿透孩子们心里,也震醒了她们明白的那一面。有的对我说,阿姨我就佩服您,有的对我说,我出去也炼法轮功,有的说邪党不让我回家我跟您一起喊,有的说你不是来坐牢的是救人来的。

在看守所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没有消沉,只当是换另一个修炼环境。在师尊慈悲加持下,先后给一百余人做了三退,其中还有一个警察。

四、明白真相的警察

有一次,我去见律师,一名陪同的警察对我说,那些犯人太坏了,你们法轮功是好人,你应该救救他们。

管班警察对同室人说,你们心中要装一个“忍”字,不然的话,你们就白来看守所。

有一次,我找警察有事,我还没有说话,这个警察就对我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喊完,才问我什么事。

在我出看守所的那一天,一个警察对我说,你因为法轮功付出那么多,我佩服你。我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