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者的选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弟子, 二零一二年得以走入整体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人。

二零一四年六月,我被绑架到派出所审问,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出来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从洗脑班出来后,我去市政府要求会见参与洗脑迫害的“六一零”人员,她十多年参与对大法弟子的洗脑迫害。我心中怀着对她生命的无比珍惜,只希望能触动她生命中的善念。我看到她生命中善的一面,也看到她被中共邪灵以利益为诱惑而蒙蔽的心灵,当时她没有选择三退,但这以后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洗脑班,不知是什么时候换了工作,不再从事“六一零”的害人工作了。

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期间,我再次被劫持到洗脑班非法软禁。我包里的两个打语音真相电话的手机和一封真相信被收缴,当时我强烈要求归还私人物品,市国保队长侧身背对其他人大声对我说:“手机是吗?出去时会还你的。”然后对我使劲眨了眨眼睛。十三天后回家时,他把手机和真相信都还给了我。

二零一九年初,我和同修路上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被呼啸而来的警车劫持到派出所。我被带到审讯室审问,不一会,区国保大队长过来了,此人做国保工作十多年了,在与大法弟子的接触中深深知道大法弟子是最正直的人。他跟我聊了几句家常,然后说:“早点回家吧。”最近得知,他离开了国保工作。

在这场黑白颠倒的迫害面前,每个人都在艰难的摆放着自己的位置。人在做,天在看,善念善行一定会给自己带来莫大的福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