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沂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二战时期,德国与日本法西斯为了研究“细菌战”,曾经在集中营用各种毒药毒杀了不计其数的民众,罪恶震惊世界,如德国“波兹南细菌学研究所”、日本“七三一”部队,就是当时主要的毒杀机构和凶手。国际法庭在战后审判法西斯恶徒时,曾经誓言绝不许人类再犯此类罪恶。

不幸的是,这种毒杀人类的罪行并没有得到阻止遏制。一九九九年夏,中共开始了一场灭绝性迫害,全国各地中共法西斯恶徒以古今中外一百多种酷刑手段虐杀坚守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种酷刑即药物谋杀,非常狡诈,不易察觉,迫害者往往以给善良人看病治病为幌子实施药物谋害,致被害人在不同时间药物发作而病、疯、亡,这种法西斯手段造成的命案,全国不计其数。

就前不久,在山东省临沂市又发生了一起中共恶徒毒杀善良人的罪恶。

沂南县李长芳被致死经过

据明慧网报道,山东市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李长芳,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警察以“扫黑”的名义入室绑架,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被以其修炼法轮功的名义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一万元。

七月五日晚上十点,李长芳的家属接到临沂市看守所在临沂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李长芳病危,需要家属签字动手术。李长芳的家属连夜赶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家属看到李长芳躺在病床上,肚子浮肿,大腿大面积瘀青,牙齿松动。医生说是阑尾炎化脓,需要开刀,没多久医生又说胃穿孔。家属问阑尾炎为什么大腿有瘀青?医生说这个不好解释。

七月五日,刚刚送入临沂人民医院时,李长芳能思路清晰的描述身体状况。她说,在看守所吃过几次药,在临沂看守所被打针后,第二天身体疼痛、下身红肿,后转为紫青色,一看就类似被药物中毒症状。李长芳亲述:从初期胃痛、胀肚,小肚子疼,继而下身两腿内侧青紫色,疼痛难忍。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家属怀疑李长芳是被下不明药物或打毒针导致此症状。而医生声称:可能是皮肤病,也可能是感染。家人具体询问病情时,医生前后矛盾,语无伦次,也不让家人看病例与检查结果。但是到七月十日,突然出现了前后矛盾的造假病例。

七月六日下午,医生强行对李长芳做了手术,从胸腔开刀到腹部。从此李长芳昏迷不醒,被用各种仪器、呼吸机在维持生命。

七月九日,李长芳的家属轮流守在重症监护室外一整天。家里传来消息说,临沂市看守所打给沂南县公安局,沂南县公安局打给依汶镇派出所,依汶镇派出所找到隋家店村,告知村书记说,李长芳在临沂看守所得了怪病,可能快不行了,叫村委会去人领回家,准备好衣服(装老的衣服)。

七月十日早晨八点三十左右,在临沂市人民医院突然进来五辆警车(其中一辆是法院的车),前前后后出来二、三十警察,大部份身穿便衣,这些人强行威逼李长芳的家属签字出院。家人拒绝签字,身穿便衣的警察开始动手抓人打人,企图以暴力威胁强迫签字。李长芳的儿子王小飞上厕所时,遭便衣警察暴打。

七月十日下午两点三十分,李长芳的儿子进入重病监护室看他妈妈,这时跟进去了三个特勤警察,不让李长芳的儿子拍照。大约半小时后,再次出现几辆警车(据悉是临沂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十几个特警,在临沂市河东看守所狱警丁某(女)的指认下,把李长芳的丈夫王西杰、儿子王小飞、女儿王娇及王娇的六岁的儿子、还有亲属彭辉,强行架进警车,绑架到东关派出所。问他们什么理由抓人时,这些警察说是扰乱医院秩序(分明是他们威逼李长芳的家属签字出院,扰乱百姓治病)。现场警车有:公安 鲁Q6012警,法院 鲁QA368警,公安 鲁Q3888警,公安 鲁Q3977警。

七月十一日凌晨,李长芳的亲属均被放回家,李长芳的儿子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在这期间看守所和兰山区东关派出所串通一气,威逼诱导李长芳的家属谈判,说只要同意签字出院,会给予补偿,家属可以提条件。

七月十二日,临沂兰山区东关派出所警察与临沂看守所狱警趁李长芳的家属不在,闯到临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拔掉正被抢救的李长芳身体上的各种仪器管子与呼吸机,使李长芳死亡。接着警察将李长芳遗体抢走,下午六点左右打电话告诉家属前去谈判,临沂看守所与兰山派出所声称:管子已经拔掉,遗体将会放在殡仪馆(家属不知道是哪个殡仪馆),家属快来签字谈判。

从整个过程看,李长芳是被逼吃毒药、打毒针导致病危,又被强行做手术、强迫出院、拔掉呼吸机等综合性迫害,李长芳等于是直接被谋杀致死。

亲属质疑李长芳是否被摘取器官

中共的罪恶远不止于此,在诸多此类命案惨案中,人们发现,中共恶徒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谋杀的同时,为了牟取暴利,还以做手术治病、法医鉴定的名义作掩盖,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偷偷摘走蒙冤者的器官,然后强迫家人快速火化遗体,焚尸灭迹。这就是中共制造的活摘器官的罪恶——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李长芳案就被亲属质疑她是否被摘了器官:为什么一个微创手术突然改为大手术?为什么不叫家人拍照取证?为什么不叫家人靠近查看术后亲人身体状况?为什么不快速抢救反而强制出院?为什么被害人还有生命迹象时就给拔掉呼吸机?为什么偷抢冤死者遗体欺骗家人强迫火化?为什么家人质疑亲人器官是否被偷摘时不敢回应和公开实情?

沂南县“六一零”、公检法、临沂市看守所及临沂市人民医院的非法行为已经涉嫌故意杀人罪等及反人类罪,相关的犯罪嫌疑人必须认罪伏法,必须承担刑事责任。

以下是临沂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药物迫害部份案例

沂南县徐光兰遭注射不明药物致死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时年六十八岁的双堠镇东梭庄村法轮功女学员徐光兰带着儿子刘乃明、刘乃雁和女儿刘乃芝,再次到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一家四人被便衣劫持关押在北京公安局某处。

听到刘乃芝一家进京上访,双堠镇政法委书记于厚平、派出所长高洪斌截访也来了北京,对一家四人毒打,让他们坐在地上,两腿伸直,直起腰一动不动的坐着。第三天,把他们戴上手铐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押回地方。

当车行到泰安时,徐光兰开始大口吐血。回到沂南县,恶徒把徐光兰拉到医院,强行给徐光兰打针,徐光兰拒绝,医院就强行给其注射不明药物,徐光兰回家后两天就离开了人世。徐光兰去世时,派出所警察将刘乃芝兄妹三人强行关押在看守所,孩子们谁也没能和母亲见上最后一面,到年底时,兄妹三人提出抗议,家里人又被勒索五千元,才将他们放回家。

蒙阴县张荣秋遭毒气迫害

二零零一年秋,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张荣秋被非法关押期间,恶徒向监室内投放毒气体,使张荣秋昏死。张荣秋被送医抢救,医生们查不出原因,问什么原因导致引起的,恶徒们拒绝回答,把她拉回家中一推了之。当时张荣秋生活不能自理,自己不能进食,两个月后,双手仍不停的颤抖。

蒙阴县女教师张德珍遭注射毒药

张德珍,蒙阴县旧寨中学女教师,曾多次遭受中共恶徒人员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她在该县岱崮乡又一次不幸落入魔掌,被县国保大队警察强行投进看守所。时任县“六一零”主任的恶徒类延成,指派警察鲍西同、田列刚等对她拳打脚踢,并用橡胶警棍轮番毒打和十多次野蛮灌食摧残。最后,恶徒们见无法从她口里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便顿起杀心。在恶徒类延成、看守所警察孙克海和中医院长帮凶郭兴宝的密谋下,由看守所狱医王春晓与县中医院的凶手医生强行给张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药,将其迫害得奄奄一息。二零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古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日),恶人们又一次给她注射了一针毒药后,张德珍这个善良的女子,还没来得及与家中亲人们见上一面,便含冤离开了人间,时年三十八岁。

蒙阴县王玲遭药物迫害致疯

王玲,三十多岁,蒙阴县蒙阴镇。二零零二年夏季的一天,王玲被其娘家人和丈夫主动送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强制“转化”,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她回到家中,其家人为达到彻底让她放弃真善忍的信仰,把王玲强行送进山东济宁精神病院。在医院里,王玲被强制服下氯氮平等药物、被注射不明药物。出院后王玲被迫害的精神更不清醒,后致疯致死。

临沂市钱法君遭药物迫害致死

钱法君,男,未婚,临沂市临港区壮岗镇东演马村民,法轮功遭迫害后,三次被非法劳教。遭到演马乡派出所警察徐恒年、韩金城、马宗涛、卢修田等人的残酷折磨,伤痕累累。遭到狱警李公明、岳林镇、杨澎等及犹大王云波、徐法月、闫化勇的摧残,经受了“拳打脚踢”、“十字架”、“吊铐”、“电击”、“大针刺腿”等多种酷刑摧残。二零一一年,钱法被第三次投进山东第二男子劳教所。在狱警王新江、罗光荣等的密谋下,钱法君遭到狱医张某某(警号:3731063)等长期野蛮灌食摧残,奄奄一息。钱法君被送医抢救时,恶徒从他右脚处输注了不明药物,然后将他暂时放回家。毒性在钱法君回家后开始发作,他右脚部位深度溃烂流脓,后来发展到四肢不灵,生活全靠护理,连起床的能力都没有。钱法君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七日晚九点含冤去世,时年四十七岁。

沂南县依汶镇派出所:
所长刘伟明1357395136 宅0539-3230208

沂南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贺方胜 13305497709(胡发强调离后,继任)

沂南县检察院:苗士武 0539-3296699
沂南县法院:尹传伟 18553917169
沂南县司法局:0539-3238148
沂南县公安局:0539-3221238
沂南县政法委:0539-3221415
沂南县法院:院长李宗强0539-3276110、0539-3221008
沂南县依汶镇610办:咸春亮 13791526321

临沂河东区公安局:
局长刘星13905397663
新任局长高兴先13969980806
治安队长胡发强13573991801、13573982901

临沂市中级法院:邱文0539-8138239
临沂市政法委:副书记黄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