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今天我交流的是对“珍惜”的一点感悟。

师父教导我们:“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别人,珍惜你们这个环境。珍惜你们走的路,这就是珍惜你自己。”[1]

我悟到,在师尊眼里,弟子们的提高圆满是第一位的;对弟子而言,在证实法中兑现使命、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现在邪恶大势已去,但是大法弟子在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和完成使命上还有一段路要走,这就要求我们倍加珍惜。

珍惜与我们相逢的每一个众生

从师父的法中,我们知道,当今世上的人都是从高层次来的,代表那一方众生,历经千辛万苦,等待大法开传,得到创世主的救度。但是,由于岁月太久,他们有的迷失了,有的在常人中表现得也不象样子,但是他们都是有来头的,都是值得珍惜的。

今年,我遇到这样一件事:我在一家超市上班,员工大多是说西班牙语的拉美人,因为语言不通,平时不和他们沟通。一天傍晚,大部份员工下班了,我一个人在后台干活,進来一位年轻人,到我台位旁边,拿起架子上的一把尖刀,突然转过身,把刀对向我,我以为他开玩笑,一看他脸色阴沉,当时,我的一念就是他不敢动我,我看着他说:“NO!NO!”他缓缓收回手,转身离开。

想想有些后怕,为什么会遇到这种事?我找自己,发现有瞧不起那些拉美同事的人心,看到他们散散漫漫、不讲卫生等坏习惯……没有想到他们曾经都是天上的王,来到大法弟子身边,是结缘的。我没有珍惜他们,反而用人心排斥他们,才被邪恶钻了空子,这是大漏啊!

后来我就主动和一位同事打招呼,帮他一点忙,他有时候会过来用手机翻译和我说话。我担心他们听不懂,一直没有对他们讲大法真相。一天我带耳机听大法弟子的音乐,这位同事过来问我听的是什么曲子,我把耳机给他听,他听着听着,脸上露出微笑,对我竖大拇指,我告诉他这是法轮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他双手合十,又问了一些大法和基督教什么关系等等问题。

后来我送他一个莲花的挂件,教他说上面的“法轮大法好”中文和英文,他记住了,又去告诉他的同伴,后来几个年轻人都会用中文说“法轮大法好”,有时候他们会跑到我跟前,笑嘻嘻的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也许这是他们会说的唯一一句中文,却是生命得救后发自内心的喜悦。这时,再看他们,原来一个个都是那么活泼可爱。

二、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

大法弟子跟随师父层层下走来到三界,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都曾因不同角色结下圣缘,一路走到今天,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可是,由于未修去的人心干扰,仍会出现摩擦。这时,如果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在找自己的同时,珍惜别人,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就能化解矛盾,消除间隔,形成整体。

我在十几年的修炼路上,与同修之间没有遇到什么大的矛盾,因而缺少这方面的魔炼。可是,修炼是严肃的,方方面面都要考验你,哪一关都不会少。师父说:“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2]

前一段时间,与我一起合作推广神韵的同修因为小事突然翻脸,她见到我气得不行,我喊她,她不理我,后来我们完全不能在一起合作了。幸亏另一位同修帮忙,总算没有耽误救人的大事。我总想找机会和她交流,她根本不给机会:神韵演出时,在餐厅见面,我热情招呼,她扭头就走;过年我给她手机发贺年卡,她回复:不要骚扰我,我把你号码删了。后来又有几次相遇,我再三打招呼:“是我不对,请你原谅。”仍然没有用。

我知道这件事是让我过关的,但是不知道错在哪里。我就一颗心一颗心的找,经过学法交流,我发现自己有依赖心,平时做证实大法的事情会依赖她帮忙;还发现自己的慈悲心不够,表现在去年当地同修带一位八十多岁行动不太方便的同修参加法会时,我说:“以后不要带她来了。”这是多么不慈悲,同修多不容易,那么大年纪了,想参加法会,我应该帮助才对啊,怎么能不让她来呢?事情虽然过去几个月了,但是,我一点都没有察觉到那不好的人心。原来是我嫌弃过别人,现在是换一个人换一种方式来嫌弃我,让我看到自己那个自私的心。明白了这个道理,我立即归正自己,清除自己空间场中一切不好的思想物质,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一切顺其自然。现在我们之间又恢复了正常关系。

三、珍惜电话平台的修炼环境

全球电话讲真相平台是我们学法修炼、救度众生的好环境。我在平台参与学法交流,打电话已经五年了。我十分珍惜这个环境。开始的前两年,我只是听别人打电话,听别人交流发言,自己很少开口,觉得那样没有压力。但是修炼是严肃的,轻轻松松的没有压力,那不是修炼,也不能提高。

三年前,我开始自己在下面打电话,不敢上平台,后来开了第二直播室,我有时就在第二直播室,小范围的拨打。不久,协调同修找我说,第一直播室缺人值班,需要到第一直播室参与值班,当时虽然心中没有底,但是想到平台正常运行的需要,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每周值班一次,不管怎么样,总能挺过来。

不久,另一位协调同修找到我,同一天的晚班,也需要人,问我可不可以?想到是维持平台运作,我又答应了。可是答应容易,做到很不容易。早上五点半开始打电话,到八点半交流结束,匆匆忙忙赶紧上班,下午又要提前下班,赶上晚间平台值班,学法炼功没有保证了。几次想找协调同修提出去掉一个班,但是想到自己的责任,怎么也开不了口,一直坚持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后来协调同修对我说,另外两个班人手也不够,希望我能支持,我也答应了,这样,每周值班四次。虽然辛苦,但是,看到多年来被救度的宝贵众生,觉得一切都不是困难了。

我曾经想去另一个平台,一天晚上,我想先去那里听一听,就在我离开RTC平台的时候,计算机桌面上所有东西都点不动了,我感到奇怪,计算机一直很正常,怎么突然什么都不动了呢,我停下来冷静想一想,是让我悟什么呢?不动!不动!啊,我突然明白,是叫我不要离开RTC平台。我赶忙对师父说,弟子错了,弟子不走,就在RTC平台救人,很快计算机恢复正常。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在这救人的关键时刻,每个大法弟子的位置是定好了的,自己不能随意改变的,就象打仗一样,每一个士兵在什么位置,都是有安排的,不能自作主张跑到别人的位置去,让自己的位置空着,那样就乱套了。于是,我安心留在了RTC平台。

过了这一关,考验接踵而来。前一段时间,平台進行一些改革,要我担任一个时间段的值班组长,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挑战,可似乎没有商量的余地,只好硬着头皮试一试。第一周同修们配合很好。第二周,一个同修的工作时间突然改动,不能上来,另一个说有事请假不能来,这样还剩三个人。刚开始打电话,一个同修计算机故障,下去了,只有我和另一个新来的同修。我想,今天哪怕我一个人,我也把这个班坚持下来,邪恶你别想捣乱。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很快,同修们陆续来支持,一切恢复了正常。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2/珍惜-3909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