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做好人 重庆雷必富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雷必富,男,今年五十九岁,是开州区临江镇三星村八社人。在中共及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对法轮功持续至今已经二十年的迫害中,雷必富曾遭多次骚扰、绑架、关押、毒打及两次冤狱迫害,被逼流离失所七年多。残酷的迫害也使雷必富的家人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

以下是雷必富自述的遭迫害经历。

一、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走出绝境

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修炼之前,我经常感到身体不适,大便黑臭,吃不下饭,而且骨头、关节疼痛,脸色一会儿变黄、一会儿变黑,到医院去检查也查不出病因,就是全身疼痛,吃了很多中西药和自配药都无济于事。当时只有三十七岁的我,身体脊柱已严重变形、佝偻,就象一个未老先衰的小老头。由于生病的缘故,致使我脾气变得暴躁、易怒,街坊邻居都不敢惹我,争斗性也很强,身体每况愈下,倦怠乏力,心情也更加郁闷忧虑,对自己的身体是否康复也没有一点儿信心,真是感到心灰意冷、苦不堪言,生活没有奔头儿,绝望的我就一心准备在家里等死。

正在我彷徨之际,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有个朋友向我推荐法轮功,说这个功法很神奇,叫我修炼法轮功。

修炼不久,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可喜的变化,全身的病症就不治自愈。从此以后,我吃饭香睡觉甜,精力充沛、脸色红润,神采奕奕,好像又回到了青年时代。熟识的人见我与修炼法轮功之前判若两人,都对法轮功赞不绝口,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我的身上得到了有力的见证!

我的人生观也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对人和气友善了,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在家庭中、社会上做一个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做卤肉、开冻库生意从不坑害顾客,在左邻右舍中口碑极好,再也不是过去那个凶巴巴的人了。我发自内心诚挚的感谢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并让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二、遭骚扰被逼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血雨腥风笼罩整个中华大地,无数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中共的疯狂打压和迫害,十几亿中华儿女被谎言所毒害,所有的善良民众很快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我也不例外的被卷入其中。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因参与了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一次交流,被开县临江镇派出所知道了。于是,派出所所长带着十几个警察上门来找我,知道他们不怀好意,企图对我行恶,我就趁机走脱了。警察没见到我,就在家里肆无忌惮的东找西翻,将我家的电视机、影碟机、录音机及师父法像和所有的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全部洗劫一空。从此,我有家不能回,只有浪迹他乡,过着流离失所的艰难生活。

后来据家人讲,自我走后,临江镇派出所的警察多次不分昼夜来敲门骚扰,意欲对我实施绑架迫害。据悉,开州区国保大队警察黄建国、临江镇派出所的警察刘雪锋(音)、陈章松(音)以及临江镇社区居委会、三星村村委书记张美及八社队长周树清隔三差五就要去我门面或家里骚扰,致使左邻右舍、全家老小不得安宁,其恶劣行径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更使我的家人时常生活在极其痛苦、恐惧中。我也因此被逼流离失所七年多。这期间三星村村干部还强行没收了分到我家仅有的三亩多承包地,无情的截断了我们赖以养家糊口的生路,至今也没有退还给我。

三、妻、儿遭受的迫害

我妻子张宗玉(未修炼法轮功)相信法轮大法好,也想救度被蒙蔽的父老乡亲。二零零四年,与其他学员一同去张贴大法真相粘贴,不料被临江派出所警察绑架,遭非法拘留十五天。

正在上高中的小儿子也因此被非法传讯到派出所,遭到警察的非法盘问和威胁。小小年纪心里承受不了如此大的精神压力和打击,怕在学校遭受老师和同学的冷眼和歧视。无奈,只得辍学在家。

四、被警察无理绑架、遭毒打、冤判

二零零八年九月,我从外地回到了久别的家中。为了维持生计,我开始做生意。

同年十二月十一日早上,临江派出所的七、八个警察又闯到门面上来绑架。我想自己为了做个真正的好人,刚结束七年多流离失所的生活,他们又想对我行恶。不行!我再也不能让这些受蒙蔽的警察对大法犯罪。因此,他们向我扑来,七手八脚的把我按倒在地。我使出浑身的力量挣扎,但终因寡不敌众,我最终遭到他们的拳打脚踢,当时就被打的鼻青脸肿、满口是血,臀部被踢伤,骨头脱臼,不能使力,腿脚只能在地上拖着。最后警察们将我双手反剪到背后并使劲儿往上抬高,又把我的头用力往下按,巨大的疼痛令我痛苦至极。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警察的暴行引来了众多的世人围观,他们都在为我鸣冤叫屈,纷纷指责警察的恶劣行径。其中一个二十多数的小伙子义正词严的当众说道:“人家就炼个法轮功,你们就对他大打出手。他过去是个有重病的人,我是知道的。你们打人家干什么?!” 警察一听就呵斥和威胁正义群众。然而看清了中共邪恶嘴脸的世人,根本就不吃他们那一套。

警察见众怒难犯,就把我粗暴的绑架到派出所。去了之后,他们就把我关到一间屋子里,七、八个警察对我轮番暴打,打累了另一个警察又接着打。我一边承受身心的巨大痛苦,一边慈悲的给这些可怜的警察们讲真相,善劝他们不要对法轮功学员行恶。他们不听,我的双手被手铐紧紧铐住,手一会儿就铐肿了。我对他们说:“我们炼法轮功是为了做好人、好事,炼功祛病健身也没犯法,你们不应该打我。”其中一个警察蛮横的说:“我们就要打你!我们(对你)没犯法,是在执法。由于没有抓住你,上面给我们施压,到处去打听你的下落,都没有抓住你,你把我们害苦了。”我说:“我没有害你们。害你们的恰恰是中共和江泽民!”

下午大约三点钟左右,开县(开州)公安局来人又把我劫持到县公安局,随后又将我妻子绑架到临江派出所,她也遭到警察的毒打,后也被劫持到开县公安局。他们从我妻子口里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才把她放回家。随后警察们又将我非法关押到开县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被开县公安局刑拘。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被开县法院冤判三年,我不服一审判决。于是上诉到重庆市中级法院,要求依法重审。但重庆市中级法院与开县法院沆瀣一气,视法律为儿戏,最终维持原判。

此次参与非法庭审的人员有:

开县检察院公诉人:任泽东:开县法院审判长:蓝丰;代理审判员:朱宏梅;陪审员:罗登元;书记员:李星灿

五、在重庆渝都监狱遭受的第一次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我被劫持到重庆渝都监狱七监区继续关押迫害。

进去后,七监区狱警找了三个犯人潘中兴(杀人犯)、赵学福(吸毒犯)和王贴一(贪污犯)给我做思想转化工作,称转化后可以减刑。但我信师信法,不为其花言巧语所动,没让犯人的阴谋如意得逞。

监区教导员刘泽东(音)再次指使三犯人逼我骂师父,说师父的坏话。刘泽东居然当着我的面,对三个犯人面授机宜:“今天晚上不让他(指我)睡觉!哪个时候想起‘骂师父的坏话’,哪个时候就睡觉!”我对他们说:“那好!从明天早上起,我就开始绝食!”刘泽东一闻此话就被震慑住了,赶快对犯人们说算了。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一计不成,狱警又使阴招。警、犯又合计对我进行体罚,叫我坐小塑料凳。每天早饭后(大约七点钟左右)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允准上床睡觉。坐了三个月后,我臀部坐烂了,并遭冷冻,还逼迫背监规。起来后双脚行走艰难,大腿根部十分疼痛,十年后都还没完全恢复。期间,犯人见我不转化,就开始对我进行人格侮辱。犯人打手赵学福对我大打出手,我就开始大声疾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犯人打死人了!”他们听我大声呼喊就吓住停手了 。监狱里的犯人们私下都说:“凡是打法轮功的人,都是坏得很的人,不讲良心道德的。”从此话可以看出中共所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都是些素质极差、道德低下、心狠手辣的人渣败类。

三个多月后,我被逼迫转化写“五书”,转化后每周还强制写思想汇报,看你思想是否发生波动、转化是否彻底,随时掌控你的思想动态。他们还强迫给我规定任务做奴工,打扫卫生、串子弹壳,;如完不成,就要弄去所谓的“学习”。

我还知道七监区有个博士生法轮功学员,名叫何永明,坚定信仰不转化。监区指使八个恶犯二十四小时全天监控。寒冬腊月不让他穿棉袄,只让他穿一套秋衣、秋裤,赤脚站在冰冷的地上,不仅如此,还邪恶的叫两个犯人一边一个架住他的胳膊不让其动,用手使劲儿拧何永明的手,令他痛苦不堪,最后被逼转化。

八监区还有个法轮功学员叫王光明(四十岁左右),一直正念抵制监狱对他的各种迫害,不穿囚服,他因此遭到恶犯的群殴,后被打成精神分裂症,脚也被毒打致残,走路都是一蹶一拐的。

利用这种卑鄙的行径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是个例,在当今中共及“六一零”操控的黑监狱里,真是举不胜举。

我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一日被释放回家。从监狱回来后,我的身体十分虚弱,但通过炼功很快就恢复如初。

六、再次遭绑架、严刑逼供、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我和同修结伴出去发真相资料救人,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临江派出所的所长带领十几个警察气势汹汹的闯入我的家中,不分青红皂白的直接在屋子各个地方乱翻一气,随之想图谋对我的绑架。我一眼识破了他们的诡计。我正告他们:“你们把法律拿出来,我到底犯了什么罪?”他们一下子被我的话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我立即从房间抱出一摞法律书,但他们对我们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讲法律,还信口雌黄的诬蔑我犯了法。我见他们不讲道理,就从家里搬了一根高凳子放到大街上,又返回去拿了一个不锈钢盆子,我站在高凳子上用手敲打钢盆,对着街道上围观的民众高声说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学员),是个修炼人。炼功祛病健身、道德回升,讲理讲法。这些警察不讲道理、不讲法律,你们看!这是我买的法律书。(法律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群众听了对这帮警察议论纷纷。有的说:“这个国家完了。别人炼功是为了祛病健身,你(指警察)整人家干啥?” 警察听后自知理亏,他们几个人把我从凳子上拉扯下来,将我粗暴的塞进警车绑架到派出所。

后来据家人讲,他们搜缴了我的宪法、刑法、民法等法律书籍。还抄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抢走了七百元现金,至今没有归还。

在派出所里,他们想用地环锁住我,但我奋力挣扎没锁住,警察就逼我交待犯罪事实。我义正辞严地告诉他们:“我没有什么交待的。我炼法轮功就是炼法轮功,没啥可说的。”他们听我这一说,就扑上来打我。我无畏的大声说道:“把你们的摄像头打开,你们的所作所为以后都有记录,以后要遭清算。我是走的历史之路。我们都是临江土生土长的人,你看我们(法轮功学员)在哪儿犯过法?我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你们迫害我,是开县人民的损失。我做卤菜、开冻库,别人做这个生意都是卖的过期货,而且售价高。而我卖的都是上等货、鲜货,售价比别人便宜,老百姓吃了放心,真正是对开县人民的健康负责。那你们说我犯了法吗?”警察们听了都哑口无言。

警察叫我去坐椅子,又想锁我铁环。我说那是犯人坐的,坚决不坐。我就抽了根塑料凳子坐在旁边,最后他们还是合力把我弄到了那张椅子上,但没有锁我铁环。折腾了半天,警察们无计可施,就只得向上级汇报、搬救兵。不久,开县“六一零”的头目徐兴学带着四个恶警高立军、吴奇、温木春和张某来到了临江派出所。

徐兴学一见到我就邪恶的说:“是你哦!我要判你五年刑。”“你想判我,是你在犯法还是我在犯法?你凭什么判我五年刑?!法律是你说了算的吗?这只能说明你是有法不依,你就是在践踏法律,是在犯罪。”我坦然的对他说道。

最后这伙不法之徒把我劫持到开县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只见走出来几个年轻人说叫我规矩点儿,不规矩就整。他们把我从车上蛮横的拉下车,将我的双手反背并往上抬举。我大声吼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好!”几个年轻人就开始对我暴打,又用力把我摁在地上想锁我地环,但没得逞,几个人合伙整了我一个通宵。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次日,警察又把我弄到开县医院去体检,之后就把我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但我坚持不穿号服。协警董兵就用穿皮鞋的脚猛踢我的腰部。然后又把我弄到室外坝子里,避开摄像头又继续打。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他怕其他人看见,就又把我推进监室。

第三天开县公安、“六一零”人员又到看守所来对我进行非法提审。他们还找来卖淫头王纪元(音)、卖淫女王太菊(七十多岁)、罗延同(音)以及临江镇东岳街社区专干文光秀作伪证,罗织罪名,对我进行栽赃诬陷,连开三次庭。我家请的律师因受公、检、法相关人员要挟,不敢为我公开辩护,我就自己辩护。而开县法院却罔顾事实,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诬判我四年。上诉信写好了,也没有人为我上交。我真是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啊!

此次参与迫害我的有开县检察院的公诉人:王莉和任泽东;法院审判长:张维亚;审判员:李红亮;陪审员:刘太均;书记员:赵夏。

七、在重庆渝都监狱遭受的第二次迫害

二零一五年二月,我被强行送到重庆永川监狱八监区,见我抵制转化,又把我转到十一监区,七天后,又把我转押到重庆渝都监狱九监区。去了后犯人就叫我面向墙壁,八、九个犯人在背后乱打我的全身,两颗下门牙被打掉。其中一个外号叫“和尚”的犯人生活组长对我最邪恶,我要求上厕所,他叫我屙到裤裆里。

监区还指使八个犯人二十四小时昼夜贴身监控,逼我转化写“五书”,又叫我去打扫清洁、做皮鞋、扛布匹、折叠盒子和做红包,并给我规定任务。

二零一七年三月我冤狱期满才回到了家。

八、近两年遭当地不法人员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临江镇东岳街社区居委会专干文光秀带着开县和临江镇“六一零”等七、八个人到我门面进行骚扰。来了之后就用事先准备好的摄像机对我及门面摄像。我见来者不善,就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是哪个单位的?把你们的文件拿出来。你们是为法轮功而来还是为什么而来?”他们还假惺惺的说:“我们是来关心看你的。”我就到大街上去揭露他们的丑行。他们就叫雷必富住声,这伙不法人员理屈词穷,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一九年四月,东岳街社区居委会专干文光秀及临江镇派出所警察曾敏与一陌生男子闯到我家里。那名男子用手机对着我和屋子录像。我见状立即上前制止,叫他们立刻出来,我严肃的对他们说:“你们侵犯了我的肖像权,是违法行为。”后来我又追到社区干部文光秀家里,质问她们来我家到底是什么意思?下午我又找到居委会,叫他们给我说清楚。他们见了极力劝我,深怕我把他们的恶事抖搂出来。还说我每次找了他们后,他们都感到怪不好意思的。

结语

以上所述是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我所经历的种种不为人知的迫害。其实,这也只是中国大陆无数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及江氏迫害的一个缩影。

中共一直是打着法律的幌子对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实施惨无人道的人权迫害。是凡参与的公、检、法人员恰恰是一群真正的受害者,也是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罪人。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编辑部发表一份《通告》,文章说: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日前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已发签证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

正告重庆地区所有还在盲目追随中共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清醒,停止作恶。中共覆灭及其追随者被上天清算的日子已经进入历史的倒计时,千万不要步周永康、薄熙来之流的后尘。生与死、福与祸全在自己。形势逼人,如不悔悟,那只有与中共同归于尽。

救命的真相就在你的眼前,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遇,赎罪自救。为自己,也为家人,冷静的做一次良心的选择吧!


相关信息:
开州区公安局、610头目:徐兴学
开州区610人员:高立军、吴奇、温木春、张某
开州区国保大队警察:黄建国

第一次非法庭审参与人员:
开州区检察院公诉人:任泽东
开州区法院审判长:蓝丰
代理审判员:朱宏梅
陪审员:罗登元
书记员:李星灿
第二次非法庭审参与人员:
开州区检察院公诉人:任泽东、王莉
开州区法院审判长:张维亚
代理审判员:李红亮
陪审员:刘太均
书记员:赵夏

开县看守所协警:董兵

开州区临江镇派出所地址:临宣路
电话:023—51812033 邮编:
开州区临江镇派出所所长
开州区临江镇派出所的警察:
刘雪锋(音)、陈章松(音)、曾敏(女、40多岁)
康 昊:187 2355 3210
王警察:182 9055 4086

临江镇三星村:
临江镇三星村村委书记、现任职务监督委员会主任:张美158 2376 8606
现任临江镇三星村村委书记:向启国(音)181 8471 0111
临江镇三星村村妇女主任(向启国之女):向春燕(音)177 0839 1833
临江镇三星村八社队长:周树清(音)150 2349 3866
临江镇三星村调解委员:杨凡136 3533 2486
临江镇三星村村长:夏开福153 2075 0277
临江镇三星村村干部:雷友品177 8351 9351
临江镇三星村村文书:王于生139 9668 9541
临江镇三星村村干部:王兴才181 0237 6234
临江镇三星村村干部:刘秀银133 2031 6768
临江镇三星村民兵连长:熊辉运134 5275 6956
临江镇被利用作伪证的三人:
卖淫头:王纪元(音 男)、卖淫女:王太菊(70多岁)、罗延国(男 、音)、东岳街社区专干:文光秀

临江镇东岳街社区居委会地址:临江镇川主街
临江镇东岳街社区两委成员:
社区书记:高美华(男)158 2378 1383
社区主任:祁家艳(音 、女)187 1673 3176
社区综合职务专干:文光秀187 2355 1165
刘安尘:138 9624 6186
王燕霞:150 8448 8977
朱洪霞:158 2377 7107
雷登玉:132 7295 8588
雷 敏:159 2343 4098

重庆弹子石渝都监狱:
七监区教导员:刘泽东(音)
七监区协警:陈志华(音)
七监区犯人:潘中兴(杀人犯)、赵学福(吸毒犯)、王贴一(音、贪污犯)
八监区犯人(生活大组长):外号“和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