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吉林省榆树市“610”恶首李凤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李凤林, Li, Fenglin,男,1962年生,籍贯:榆树市人,家住榆树市供电大厦路西原种场家属楼。原任职务:政法委副书记,“610”主任。

妻子:陈秋梅,原榆树市振兴商店失业职工。

女儿:李瑛旭,长城汽车厂职工医院护士。

李凤林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五年,一直任中共榆树市“610”头目,对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不但直接指挥公、检、法、司等邪恶组织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赤膊上阵,特别是被他操控的洗脑班黑监狱,打着“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旗号,所有的折磨迫害,就是为了给绑架来的人强迫洗脑,强迫他们认同共产邪党造假的谎言,逼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理念,放弃做修炼。

在办洗脑班期间,李凤林都是场场不落,亲自掌控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被他直接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人次,其中包括教师、医生、公务员、职工、干部、农民、商店经理、营业员和普通公民及孩子等。

以下是李凤林无视法律,非法拘禁在洗脑班黑监狱酷刑折磨、侵犯人权、强制洗脑的恶行录。

一、洗脑班是私设黑监狱 肆意抓捕 无限期封闭关押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日,李凤林带领“610”的甄胜利等几个不法人员,到榆树市信用联社,把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李红波、蒋平绑架,直接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逼迫这两名法轮功学员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洗脑班结束后,当李红波、蒋平表示继续修炼时,李凤林又几次打电话给信用联社,胁迫基层单位开除这两位法轮功学员,说两人“不能上着班,还炼着法轮功”,在李凤林的胁迫唆使下,榆树信用联社于二零零二年秋季,无理开除了蒋平,又于二零零四年九月无理开除了李红波,致使这两人至今生活艰难,靠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三年九月,李凤林一伙绑架了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任春英、李春霞和乡村的法轮功学员等七个人,到榆树市政府第一招待所办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一月,李凤林和榆树市妇幼保健院的个别领导合谋,绑架了正在本市弓棚镇作巡回医疗的具有高尚医德的妇科医生法轮功学员陈淑杰,劫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陈淑杰绝食抗议,生命垂危,在亲人的据理力争下,李凤林害怕承担后果责任,才通知洗脑班放人。

可是陈淑杰回来后,李凤林就唆使其单位逼迫陈淑杰写“不炼功的保证”,否则不让陈淑杰上班。由于陈淑杰不放弃信仰,一个高等学府毕业的优秀医生就在李凤林等人的迫害下,失去了工作,常年在外靠打工谋生。

二零零九年,李凤林又在上级指使下,亲自指挥于六月二十九、三十日两天,分别绑架了榆树地税局干部刘凤明、泗河镇文明村小学教师张振营、榆树第四小学教师张秀娟三名法轮功学员,并劫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五月下旬至九月中旬,李凤林一伙在怀家乡“秀色山庄”办了四期洗脑班,这四期洗脑班共计绑架王士琴、穆桂荣、张士勋等法轮功学员四十四人。

二零一一年六月份,李凤林与公安国保大队依据中共的所谓“九十大庆维稳”,为了向上级邪党抢功和争取十万元拨款,又在榆树怀家秀色山庄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榆树市城乡拿着老百姓的血汗钱迫害老百姓却不手软。

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610”又在榆树经委招待所办了第二期洗脑班,先后绑架了李艳辉、左中仁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还有从黑龙江监狱被迫害十一年期满刚刚回家的双井乡法轮功学员任秀英也被劫持到洗脑班,还有八月九日和九月三日,榆树市泗河镇法轮功学员吕先锋被冤狱迫害四年与六十八岁的李满庭冤狱迫害三年刑满后,家属去四平石岭监狱接人,又被李凤林抢先一步劫持,直接送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至八月二十八日,先后又陆续绑架了毕香莲、张清祥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十月底,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徐雅轩等和被冤狱三年期满的杨信等八人相继被榆树“610”国保大队伙同相关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这期间,由于徐雅轩、张春茹、于淑清等三名学员不配合,于十一月十二日被强行绑架到长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榆树市“610”与国保大队,将八月二日下午绑架到拘留所迫害的孙玉芝、沈金女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榆树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八月七日上午“610”和国保大队又将正在上班的榆树地税局干部刘凤明和正在商店卖货的沈自清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左右,榆树市“610”与国保大队先后绑架林松涛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到榆树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林松涛的父亲和丈夫去要人,还被李凤林指使国保警察强行绑架到拘留所迫害,由于林松涛不“转化”、不配合邪恶,李凤林一伙儿又把她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一四年九月和十一月办了两期洗脑班,先后绑架十三人。六十九岁的崔占云,九月九日被政法委“610”国保大队绑架,后送洗脑班迫害,被四个男的灌药至少两次,是什么药不得而知,九月十五日被送到长春洗脑班。值班人员当天晚上看到崔占云坐着都打不起精神来,这个状态,就说:“要是我值班说什么我都不能留你,这不是给我送个妈来吗?”十九日下午四点被家人接回,崔占云说身体里骨头都疼,走路抬不起来腿,胳膊抬不起来,咳嗽,喘不上来气,最后于十一月二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610”国保大队大队长范洪凯、李笑带着警察几乎全员出动,一大早就到法轮功学员家蹲坑绑架,据悉他们先后分别绑架了吴晓光、赵淑春、张春茹、孙庆敏、冯丽萍、庞亚丽等,直接送到经委招待所洗脑班迫害。十月二十六日,榆树市“610”国保大队又去乡下大坡镇绑架了胡胜臣夫妇俩,送榆树市经委招待所洗脑班,家里的子女、邻里、亲属都不知道胡胜臣夫妇俩哪里去了,他们两人的失踪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忧伤,找了好几天,后来才知道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洗脑班恶警污言秽语、酷刑折磨女法轮功学员

“610”头目李凤林极其恶毒的攻击诬蔑谩骂大法,每次洗脑班结束时,不但叫法轮功学员签所谓的“不修炼的保证书”,还叫法轮功学员踏着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出去,不然就不放人。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污言秽语的侮辱女法轮功学员,不堪入耳。对不配合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还经常说:“你不是不转化吗,我一句话就送你劳教,你信不信?”可见“610”的无法无天。

每次洗脑班都是找来几个专门迫害法轮大法的从监狱、劳教所出来的邪悟的恶人,他们干的都是邪党想办而又办不到的勾当,这些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轮番围攻灌输邪悟谎言或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播放迫害大法的光碟和佛教中的光碟,使法轮功学员精神上受到折磨和肉体摧残,不“转化”就进行威胁、恐吓、欺诈、罚站、上绳捆绑、打骂、不让睡觉等等。

例如,八号乡派出所警察李伟,由于法轮功学员李艳辉不配合,在警车上就打了李艳辉五、六个大嘴巴,污言秽语地恐吓她。当李艳辉给他们讲真相时,开车司机竟然无耻地说,“这些个法轮功就应该强奸了她”,这就是中共警察说的话。

再如:城发乡法轮功学员毕香莲由于不“转化”被李凤林指使邪悟恶人刘淑荣、于洪荣将其用绳子捆绑强行打坐二十几个小时,把毕香莲摧残得死去活来。

三、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孩子

李凤林不但迫害法轮功学员,还迫害法轮功学员家属和孩子,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上午李艳辉的女儿和侄女去洗脑班要人,强烈要求见母亲一面,恶警不让见,李艳辉的女儿在洗脑班门前与“610”警察说理,引来很多民众围观,李凤林怕丢丑,命令恶警连推带拽,强行将李艳辉的女儿和侄女绑架到正阳派出所,扣留几个小时后,勒索四百元钱才放两个孩子。在正阳派出所出来时,李艳辉侄女发现自己的胳膊被绑架时拽的青一块紫一块的。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林松涛的丈夫、老父亲去到洗脑班要人时,听到林松涛被打得连喊带哭,近七十岁的老父亲听到女儿被迫害,情急之下踹了几脚门,李凤林就指使恶警将林松涛父亲林发和丈夫焦守宪绑架关押到拘留所。林松涛近七十岁的老父亲被关押在拘留所期间,担心女儿,自己身体又不好,已经出现严重病态,公安局长答应放人,可李凤林就是不许放。同一天在绑架一服装店老板法轮功学员冯丽萍到洗脑班期间,冯丽萍丈夫去要人,与洗脑班工作人员论理时,冯丽萍智慧走脱,恶首李凤林叫其手下将冯丽萍丈夫做人质,也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十天。

四、李凤林操控唆使检察院、法院不许外地律师阅卷和辩护

法轮功学员朱海山、杨信、朱峰、李亚真等家属为她们聘请了外地律师,来榆树找检察院、法院办案人要阅卷,这些办案人不是不见,就是推托,再就是不接电话,有的办案人说你去找“610”,他们同意我们就叫你阅卷,显然是被“610”李凤林操控,案卷都不能阅,那替法轮功学员辩护就更不用提了。

五、李凤林是迫害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

十六年来,在“610”头子李凤林的指挥胁迫下,公、检、法、司、国保大队、派出所、各级党委、乡镇、村屯、机关、学校、企事业单位等都不同程度也都参与了迫害。据不完全统计,榆树地区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李淑花之死,李凤林就是直接责任人),有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百一十六人次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被迫流离失所、拘留迫害的有上千人次,法轮功学员遭到勒索、罚款、抄家抢劫、停薪开除公职等等经济损失无法计算,有人估算最少也得有几百万元损失。迫害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酷刑折磨,可以说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动用的刑具有什么“老虎凳”、“死人床”、“电棍电”、“拳打脚踢”、“不让睡觉”、“ 野蛮灌食”、“性侵犯”、“超强度奴役劳动”、“注射不明药物”等等。

李凤林追随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自担任“610”头子以来,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给榆树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百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可以说他是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

李凤林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榆树办的洗脑班结束不久的十二月份,心脏病发作,后来去长春某大医院做了手术支架,花掉不少公款(百姓的血汗钱),为邪党卖命迫害法轮功真是“呕心沥血、死而后已”。旧病复发还不觉醒,还干坏事,真是要与邪党一条路走到黑了。

自古善恶有报,不计后果一再行恶的李凤林,一定会为自己的一切恶行承担后果。

李凤林
李凤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