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03968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我在本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抓,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之后送回单位。单位成立了“转化”小组对我進行洗脑,逢年过节就给我开会,长达二年。由于当时有怕心,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我在单位领导的一次次说教中,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玩了文字游戏。我内心非常难过、痛苦,感到对不起慈悲的师父。之后,由于怕心很重,我把家里的一些大法书放到地下的小仓房里,仓房里乱七八糟。我还把大法书看完放到铺褥下,将炼功磁带装到一个盒子里,然后再放到家里一進门的鞋柜里,觉的这样放安全,真是太不敬师父、不敬法,想想真是痛心疾首,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这么多年了,感恩师父,感谢同修的点醒,我才发现自己在修炼上的大漏洞。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及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最后的时间里,我一定要加倍努力,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朋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老师让我入团。我开始很坚定,跟老师说我不入团,老师便猜到我家是炼法轮大法的。她把我父亲叫到了学校,让我父亲给我做所谓的“思想工作”。早晨到了该上学的时候,老师跟我说:“你这个问题很严重,教育局都知道了,老师也是盖着这件事情不让学校的多数人知道呢,你这么优秀,不能被这件事情毁了一生啊!”说着老师的眼里竟泛出了泪光。我看到老师这个样子,又听到了教育局,顿时人心四起,情和怕心都出来了。最后我向邪恶妥协了,填了一张“入团申请表”,还写了一张“入团申请书”,没有做到信师信法。这件事过后,我考试的成绩下降了,排到了第十名,不就是最后一名吗?在另外空间没有做好,这层的成绩就下去了。我明白了,我还有许多人心、执著心没有去。严正声明:我填的“入团申请表”、写的“入团申请书”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要认真修炼,不再迷在常人中,信师信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王欣怡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2015年10月15日,我被警察绑架,后被关進监狱遭受迫害,每天超常时间坐小板凳看录像、写“四书”,不写就延长坐的时间。在高压下,我被迫写了“四书”,还在所谓的考试卷上签了字。回家后,派出所片警又让我写了“保证书”。这是因为我信师信法不够,法理不清,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弯路。严正声明:我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李桂芝 2019年8月2日


严正声明

2019年7月11日早6点多钟,市国保大队的和本地派出所的共十多人来到我家。他们進门就翻东西,把我的两个手机和炼功带给拿走了,并把我带到派出所,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大叫要把我送到市看守所。因为我有个弱智的儿子没人看管,我们娘俩相依为命,我就违心的写了对师父不敬的话,写了“保证”。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和对不起师父的话全部作废。我还想跟师父回家。

苏长芹 2019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今年7月21日,我外出讲真相,被人举报。在恶劣的环境中,我失去了正念,想尽快脱离邪恶之地,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我后悔莫及,感到心在滴血,对不起恩师。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环境下所写的“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正法的最后时刻,精進实修,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

张丽芬 2019年7月27日


严正声明

前几天,村干部拿来三张表让我签字,我没签,我老伴代签了,我当时也没有反对,还同意了,心想跟我没关系。村干部走后,我越想越不对,我有怕心、私心,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听邪恶的指使。我严正声明:老伴代签的字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

盛荣华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7年8月31日因做大法资料被警察绑架。在看守所邪恶的威胁下,我配合签了字。开庭时,我又违心说了“与大法决裂”的话,签了字。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归正自己,坚修大法到底。

高顺亭 2019年5月28日


严正声明

2018年的一天,我在警察的诱逼下写下了“我没有参加任何邪教组织”的话。当时我以为能糊弄邪恶,实质上是自己对名、利、情的执着,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知道错了,现严正声明:以上我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话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和迫害,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陈玉兰 2019年8月1日


严正声明

今年我回老家的时候,邪恶派来监视我的邻居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不是。”其实我完全可以不理他,或者采用别的方式说,可是我却说了这样的话,现在想起来心里一直不是滋味。严正声明:我说的那句不符合大法的话完全作废。我要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周珍妹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关在拘留所。因为悟性低,我配合了邪恶,按了手印,做了各种检查。我很后悔,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在拘留所所有配合邪恶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错,踏踏实实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殷润珍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迫害发生后,我将师父的一篇新经文毁弃了,由于怕心造下了罪业,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中来,坚修大法,珍惜这万古机缘,跟师父回家,做一名合格的真修弟子。

张国治 2019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我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时,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签了派出所做的“笔录”。被关押在拘留所时,我在“移交检察院通知书”上签了字,还在“监视居住执行通知书”上签了字。我严正声明:我所有这些签名全部作废。加倍做好三件事,走好修炼路,弥补损失。

侯桂华 2019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2018年末至2019年初这段时间,我由于自己主意识不强,被负面因素利用和干扰,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痛悔莫及。我严正声明:在此期间我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坚定实修,弥补过错,跟师父回家。

张军 2019年8月3日


严正声明

因为我有自保的心、怕心,从看守所回来后,有人问我还炼不炼了时,我就违心的说:“不炼了。”干部和司法所的人给我照像,说我“悔过了”,我也没有当面否认。严正声明:我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姜洪涛 2019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高压下,我由于怕心没做好,給大法造成了一定的损失。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个怕心不是我,我要清除它。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错,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靳玲举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2019年7月1日下午,一群警察非法闯進我家抄家,抄走二本《洪吟(五)》和师尊的法像,至今未归还。在他们的迫使下,我被迫签字、画押。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范美容 2019年8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7·20以前得法。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因害怕把师父的所有大法书和师父法像都扔到井里去了。我知道犯了大错,太对不起师父了。我声明我所做对大法不利的事作废。以后我要好好修炼,弥补过错,听师父的话。

李木氏 2019年4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女子监狱里我对邪恶所说、所写的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及在邪恶的逼迫下所写的“三书”声明全部作废。继续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我要从新做好,坚定的跟师父走,要坚修到底。

朱细霞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在2006年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因怕心我配合家人和家人找的警察在“不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字。现在我认识到修炼严肃,特此声明我所写、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坚定实修,和师父回家!

金龙今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前几天乘火车走亲戚,被站前派出所警察查问,当时由于怕心、着急、就随口说“不炼了”。现在我知错了,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郑建英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怕心太大,最近派出所的人来家骚扰,我说了不该说的话,对不起师父。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凤琴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2018年派出所去我家非法抄走了四本大法书、师父法像、护身符,还有打印机、电脑各一台,当时还让我签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冯玉敏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被强迫做帮教这件事情是错的。我在做帮教期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别人替我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声明全部作废。

徐翠英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对大法、对师父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信大法,修炼要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一定跟师父走。

谭秀英 2019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说过“不修炼”的错话声明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我要好好修炼,认真炼功,跟师父走,听师父安排。

胡永罗 2019年5月21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3/391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