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为同修整理法会征稿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早上,我把我手头上的最后一篇第十五届明慧网大陆法会征稿发给了明慧网,心里轻松了。那些日子,一直在整理同修的法会征稿,感触很多。

一、同修的修炼故事给予我的启发

在整理和上传同修法会征稿的过程中,经常听同修讲述或者读到同修修炼中的故事,这些故事给了我很多启发,也弥补了我修炼中的一些不足,我感受到了师父的苦心安排。

(一)遇到什么事就按着法去做

由于实修不够,遇到事有时会不知怎么做好,A同修女儿找工作的故事深深启发了我。

A的女儿想当代课老师,没去走后门,却有熟人主动介绍,去了一个农村小学去代课,就是离家远些。临近期末,县城缺老师,让A的女儿去,离家近,说还有机会留那。但A和女儿考虑教到半截上,扔下孩子们,是不负责任,单位一时也不好找人,就没去,回话说,不忍心丢下孩子们。

暑假开学,原学校没有招呼A的女儿去,县城那所学校却意外的让A的女儿去了(许多人都想去),人家说:“为了孩子,可以放弃更好的工作机会,这样的年轻人太难找了。”按着法走,A的女儿没费力,没送礼,却得到了好的工作。

想到我自己,有时碍于人情,并没有按照法做,过后很后悔。同修A女儿找工作的经历提醒我,遇事就用法去衡量,按照法去做,就不会错。

(二)找回真正的自己

B同修是一位老年女同修,看上去很普通。前一段时间,贴展板回家的路上,她遭遇了一次夺命的车祸,身体几乎散架子了,很危险,但她没有一丝念头自己会怎样,也没有动一点去医院的念头,过程中,就是想着救人,接触到的人就慈悲的讲真相,让对方得救,总是替别人着想,对家人也是不给家人添任何麻烦,她说不出来啥,就是虔诚的相信师父,每一步都按照法去做,不承认身体出现的任何假相,在师父的加持下,十天就奇迹般的恢复了。

我看到了一颗纯净的心,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自己遇到头疼脑热,就要养着、好好休息,忘了自己是谁。真的要实修自己,去执着,找回真我。

(三)对改变自身的不足有了信心

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同修,教师,她写了自己学开车的经历。由开始教练的打击和她直接劝退,到最后考试时完美的发挥,同修走过了一段实修的过程。我一直对自身一些不足的改变缺少信心,同修学开车的过程中,不管怎样被打击,怎样找不到感觉,始终信心十足,相信大法会给自己力量。

我自己是容易退缩的那种人,同修学开车给了我启发,不被表象带动,不被人的观念带动,按照法去做,我对归正自身的不足充满了信心。

(四)心的容量在扩大

因为这些天一直在整理同修的稿件,同修的正念正行鼓舞着我,我的心里满是正念,八十三岁的老同修十几年如一日坚持讲真相,风里、雨里,为的是众生的得救,朴实的话语几句话就能把人劝退了,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个大法徒的慈悲;一位大姐同修,修炼路上,吃了无数的苦,失去一切,又从新拥有了一切,见证了大法的无边法力,师父的浩荡洪恩。

一个一个的故事,有时会让我流泪,我看到了自己的渺小,心的容量在扩大。

一篇一篇的稿件送到我这,我没有了不耐烦,没有了抱怨,更多同修参与法会这不是好事吗?能为我的同修――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打稿件,这不是我的荣耀吗?能圆容师父说的,这不是在尽一个弟子的本份吗?

二、遇困难 找到自己修炼中的问题

我看了同修C的文章,感觉没有头绪,写的内容很多,杂乱,为此,我一直纠结,遇到了瓶颈,整理不下去,没有進展。

路遇同修D,我说,法会征稿马上要截止了,稿还没改出来,发愁。她提醒我,你不用改,同修的稿是交给师父的作业,你给收上来,交上去就行了,可能你有职业习惯。她接着说,诉江那会儿,有同修就有意见,又不好意思跟你说,说你把人家的语言都变成官方的话了,用人家的原话多好。

我一惊,我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有这么严重的问题,仿佛如梦初醒,我为什么要改动人家的文章呢?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后,一下子思维就清晰了。发愁了很多天的C同修的文章一气呵成,整理好了,堆积的其他同修的文章也都很顺畅的整理出来,发给了明慧网。

当我再去看同修C的文章,怎么那么好,文章中体现着同修的境界,是我所不具备的,那种语言是我写不出来的,因为我没修到那。

我可以改,比如错字要改过来,我只是帮忙打字,核实引文,让别人能看懂就行,决不能改变作者本人的特点,不能把别人的文章变成我自己的文章,都是一个模子的。整理文章要把握一个度。

师父说:“那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做什么事应该是很快的。放下更多自我的时候,证实法的智慧就会自然而出。”[1]

恰恰是没有放下的自我挡住了我的智慧,文章老也整理不出来,浪费了时间。

当地另外一个同修整理出来的文章我看到后,我感到了自己的差距,同修整理后的文章真的更能反映出作者的原意,更纯净,更能打动人。而我,由于带着自己的执着及境界的局限,文章整理后带有了我自身不纯净的因素,可能无法更好的表达出原作者要表达的,真是感觉对不住写稿的同修。

三、要相信师父的安排

(一)

就在我这篇文章刚写了一小段的时候,听到敲门声,D同修来了,拿来一个老年同修的文章,打印好的,但没有电子版,之前说好了给我电子版的,打字的是同修不修炼的女儿,已经把电子版删掉了。

这次,我心里没有任何不高兴,也没有任何怨言。因为此时的我正在向内找,反思自己的问题,心在法上。照以往,我会对同修表现出不高兴,说好了给我电子版怎么又不给?我没有顺着这个思路,没动人心,我非常清楚,旧势力想捣乱,可是什么都不会耽误,我就是少睡一会就行了,法会截止之前,一定能打完发过去的,师父会给我力量。

(二)

同修E,我知道她写了,但还没有送来。她每次来敲门的声音都很小,我在里屋,有时会听不到,我就非常希望她早点来,然后,我心里就踏实了,专心写我的交流文章,可是她一直不来,我知道了不去抱怨,她肯定是想做到更好,因为她干什么都不敷衍,但我那个心老定不下来,没定力,这是有我要修的,跟同修没关系。

晚上七点多,同修E过来,走时,把D同修拿来的稿拿走了,说明天(法会征稿最后一天)会及时打好,送过来。

如果E早一天过来, D拿来的这个稿我就要熬夜了,可是这下同修E帮助了我。师父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我更加清晰的认识到,我以前的抱怨是对修炼无益的。任何时候都不要去抱怨,不要把困难看大,相信师父的安排,就是想着怎么样按照法去做好。

(三)

同修拿来的文章大多都有些问题,有的字迹潦草,有的引用师父的法不准或者没注明出处,看的我的头都有些胀,师父说:“看到不对的时候先想自己,是为什么叫你看到,是不是你自己有问题了,修的是自己。”[2]我想起自己也是爱糊弄事,不认真,刚刚还把同修晚上送来的一篇文章发到了明慧编辑部邮箱(要求发到法会投稿,又重发了一遍,发两次,给同修找麻烦了),以后自己要注意,做任何事都替别人着想,尽量不给人找麻烦。

我想到了明慧同修,我们这么个小地方,才有几篇文章?而且也有其他同修参与,和明慧同修真的是无法相比,他们会有多么辛苦,我所能做的就是我自己把发往明慧网的稿件力所能及的把把关,比如引用师父讲法一定要粘贴过来,而且最好从原始的师父讲法文件中粘贴过来。

有了这个意识后,看到一个同修的文章中用了一个词语“五脊六兽”,我没听说过,同修说从体会里看到的这个词就用上了,因为我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万一用错了,我就查了一下,把注解写在了文章的下面,万一明慧同修也和我一样不知道这个词的含义呢,虽然一个小举动,我知道我有了一颗为他的心,能为同修着想了。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