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名利羁绊 红尘中守住善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在农村度过了二十多年的艰苦岁月。在中共“战天斗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亩产万斤粮”(实际千斤也达不到),一日三送饭,晚上还要加班干的疯狂年月,农民生活苦不堪言。村干部为完成任务虚报产量,等公粮一上交,不少人家分的粮食不够吃,只得四处借。

那时谁家养个兔子都被说成是“资本主义尾巴”要被割掉,农民收入全靠劳动分红。在我们村,一个男劳力一天的分红都徘徊在三、四毛钱左右,而且连续几年都如此,一个大男人从早到晚干一天只能挣三、四毛钱,不少人家拖欠口粮款。年终能分到几十元钱的人家不多,但已经让别人家羡慕的不行了。

正因为这样艰苦的岁月,有一些人和往事也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村里有个方香元伯伯,当时五十来岁,当过兵。人有点驼背,几颗上门牙前后左右互不干涉,各显神通,说话口水直溅。

在那个农民家家苦的年代,他们家穷的更是寒酸。儿女六、七个,少吃没穿的,大土炕上铺一条破旧席子,全家人挤在一起,几口人合盖一床被子。生产队里欠了八、九百元的口粮款(那时可是天文数字)。队里分的口粮不够吃,到处借。其实我们家和他家情况差不多,只是穿的盖的比他们家稍好一点。

令我不解的是,他总是阳光灿烂,笑呵呵的。出门一声唱,从来没见他忧愁过,好象他从来不懂什么是忧愁烦恼!别人揶揄他,他总是自嘲的哈哈大笑:出门一声唱,到老求不蛋。

这个香元伯伯家住的是村顶上的老宅子,窑洞上面盖窑洞,上面的窑洞叫岩(年)窑,很高,他家就住岩窑上。

他嗓门不太清脆,但唱起来有板有眼。从岩窑往下走有很高很陡很长的一道石阶,每天出门他总是嗓门一亮,喊几嗓子山西梆子:“秦香莲抬头观……”边唱边走下台阶。村子里的人几乎都能听的到。

那时生活在农村,总觉的太苦太累了,整日思量着发奋要走出去。每每这时心里总会不快:穷的叮当响,吃没吃穿没穿、少铺没盖的,欠下那么多口粮款,也不知忧愁,还出门一声唱!

生产队里还有一个麦保伯伯,婆姨离婚了,有个儿子婆姨带着,他独自生活。在生产队是负责掏大粪的,谁家的茅坑快要满了一般他都知道。

那时粪便是分等级记工分的。一等、二等、三等,稠的算一等给记七工分,稀的三等记三工分,不稠不稀的是二等记五工分。所以掏大粪的人还必须是心里公平、不徇私情大家都信任的人。

这个麦保伯伯就是这样个人。他说话做事走路总是慢腾腾的,村里人这样形容他:狼撵上都没个紧慢。

他说话总是慢悠悠的笑着说,话里带笑,笑里带话,和颜悦色,和谁都那样。从来没有见他发过火,甚至很多人不知道他严肃起来、不笑的时候是什么样。不管谁说他什么,谁取笑他、羞辱他、挖苦他,用尖刻的话刺激他,他总是“嘿嘿,嘿嘿,嘿嘿”的笑,好象不是说他!甚至有人打他、骂他,他总是慢腾腾的说一句:“不要么,整整地(当地方言,意为坐那不要动手动脚)。”

说他傻,说他痴,但看不出他哪一点傻,哪一点痴。那时总觉的他活的窝囊,活的没尊严,常想戏弄他,但他总是“嘿嘿,嘿嘿”的笑。

后来我举家迁居异地,我有了工作。再后来成了当地稍有名气“文艺名人”,和上上下下、方方面面、形形色色的人打起了交道。“地位”高了,接触的人不一样了,见的世面大了,经历的人和事多了,表面看在别人眼里“风光”多了,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渐渐的发现,那种于心的快乐愉悦离我越来越远,甚至发现自己不会快乐,不会笑了。

心里开始羡慕那些能快乐的“无忧无虑”的人。那个香元伯伯、麦保伯伯,总浮现在我脑海中。和别人闲谈中常常说起他们,也由衷的对他们肃然起敬,甚至开始向往和羡慕他们那种生活态度、处事方式、乐观平和的心态。

我能做到他们那样该多好啊!我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现在的我和那时的他们比起来,生活上可谓天壤之别。我怎么还活不出他们那种心情和境界?我比他们少了什么呢?我始终找不到答案。

二零一一年,我有幸得到宇宙永恒的真理——“真、善、忍”大法,有幸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看完师父的《转法轮》那一刻,我彻底释然。那种油然而生、来自心底的喜悦与开心,溢漫于心,显露于表。我不由自主的就想笑,高兴的象个孩子一样,看谁都那样美好、顺眼。

我终于明白了:我比他们是多了太多的欲望,多了求名求利之心,多了些争强好胜、贪图享受和虚荣,多了些计较和嫉妒,怨恨和不平。

师父讲: “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1]

而自己缺乏的,正是他们那种善良和乐观,豁达与包容和以苦为乐的心境。那种艰难时不忧不愁,困境中不悲不怨,羞辱时心胸坦荡,责骂中心平气和的慈悲情怀。

师父说:“不记常人苦乐 乃修炼者 不执于世间得失 罗汉也”[2]。师父说:“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真能做到,你已经达到罗汉初级果位了。”[3]

我终于明白什么叫“不修道已在道中”[4]这句话的一些涵义了。当今的人类社会就是个大修炼场,熔炼和检验着每一个人,考验着每一个人的心性,衡量着每个人的行为举止,也奠定着每一个人未来的层次与“果位”。在这滚滚红尘中谁能守住善念,谁能守住良知,谁能分辨善恶,谁能不随波逐流,谁就为自己的生命种下美好的种子直至开花结果。

从这个香元伯伯、麦保伯伯身上,我看到了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和修为,乐观、善良、平和与正直。虽然不修道,却有着不凡的境界。在如今的红尘世俗艰苦困境中有几人能做到?又有几人能理解和领悟到啊!

如今,作为修炼八年的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自己竟又失去了得法时的那种喜悦与心态。是什么东西阻碍了自己?又是什么使自己产生了懈怠?是许许多多放不下的人心与执著,是后天形成的思维、观念,特别是邪党文化的残留毒害。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的过程就是不断的认识自己的不足从而去掉不足的过程,只是许多最根本的执著认识的越早越好。认识到了本身就是提高。”[5]师父说:“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6]。

自己连那个常人的境界都达不到,真感汗颜和羞愧!

我们修的是殊胜无比、万古不遇的宇宙大法,师父又赐予我们“助师正法”的荣耀和威德,师父说:“大法弟子不止是有了今天这样的无数众生都得不到的机缘,其实未来永永远远生命的荣耀我都给你们准备了。”[5]师父把永远的荣耀给了我们,我们是多么幸运和幸福的生命啊!是多么值得庆幸、值得自豪与骄傲的事情啊!怎么能不高兴和高兴不起来呢!怎么能不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呢?!

心灵深处那千万年的期盼与等待,我们盼来了,师尊用洪大的慈悲唤醒了我们,点悟着我们。产生我们真正生命的家园的亲人与众生在慈悲呼唤和期盼着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精進,让我们精進起来,神起来吧!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师父在焦急的等着我们呢!

谨以此文激励自己,也与和我有同样心态的同修共勉!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跳出三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3/不为名利羁绊-红尘中守住善念-391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