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送三退名单与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每周收集一次的三退名单到了我手里时,我都认真的检查、核对、分类、汇总,然后输入电脑,发往退党中心发表。

现在手机讲真相三退的名单也不少,有比较偏远的同修,不能每星期来一次,一般一个月来一次,一拿就是几百人的三退名单,由于老年同修根据手机接听顺序的排列,再加上没有整理,这一篇稿纸下来退什么的都有,一张纸密密麻麻的,我一个一个的数,把退党的、退团的、退队的挑出来,再把退党、团的,退党、队的,退党团、队的,分门别类的挑在一起,進行汇总、输入。有几次我转的头都晕了,直想呕吐。有时一天也弄不完。我有点不耐烦了,心里在埋怨同修不为别人着想。

我知道自己心的容量该加大了,虽然努力的克制自己,可一旦遇到看不懂的字迹,或号码少位的时候(三退号码需上报),一股无名之火又涌上来,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有的面对面讲真相的名单重名的太多,一个名字会重复六、七次,最后我不得一个一个的发六、七次。

还有个同修,手机里接听的人怎么说他就怎么写下来,一篇纸上密密麻麻,我要一个一个的看,有的最后说“好”,有的说“不”。有的说啥也没入过,有的说不明白,真啰嗦。哎呀,搞得我焦头烂额。因为这个同修我见不着,是别的同修捎过来的,我只能告诉她们以后这样不行啊,我的压力太大了。下次再有这样的我不收了,整理好再给我。可有的同修又说,你不要自己大包大揽,你干不过来,分给大伙一点。我哭笑不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应该分给谁。这些老同修没一个会上网的,谁能帮我?

我想到了师父:师父啊,帮帮我吧,只有师父能帮我。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在我这出的问题都是我的错,首先我端正态度,不看同修的错,出问题都是要我修心的,不耐烦、怕麻烦是出自于私心,是我早就应该修去的。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

可我忽略了个人修炼,一个劲指责同修。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让我在做这件事上提高上来。

有一天,这位同修告诉别人,她每天从手机里抄这些三退名单都抄到下半夜,因为她要一个一个的听,有的听不清还要多次反复听,唯恐落下一个得救的人。这位老同修快八十岁了。我很感动,和她比起来差距太大了,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我没有替同修着想还在埋怨同修,甚至想让同修找别人去做,同修的眼里充满了对我的信任,她说叫别人做还不放心呢!感谢同修对我的信任,我不能辜负同修对我的支持和信任。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于是我又和重复起名字的同修一起去面对面讲真相,有的人刚听一、两句就急匆匆的走了,可同修为了救这个人,一边跑一边追赶着给他讲,我站在原地不动,想放弃,可同修一直给那个人讲的直点头,立刻送上一个名字:祝你“平安”、“幸福”,所以这个名字就重复的多。我看到同修坚持救人的不易,我不再责怪同修了。我应该为同修多起几个好记的名字才对呀。

再看看那几个写的啰嗦的同修,那不正是认真负责吗?他们也想说的明白些,可是电话那边就那么说的,她们也得那么记呀,没有错,都是想把这件事做好。问题集到我这儿,我只有补充、圆容的义务,而没有指责、挑剔的权利。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3]这是师父给我安排提高心性的,这样我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不再抱怨和生气了。

有一天,一位同修给我一份三退名单,字迹工整,分门别类:退党的一排:退团的一排:退队的一排……“哎呀,太好了,你这样做可给我省时间了!”我十分感谢这位同修,这位同修又告诉其他的同修要大家都这样做。现在我轻松了许多,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和关心,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为了协调好我们这片同修的技术需求,我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为方便同修使用,有时需提来提去,同修过意不去,给我缝制了一个布背包,背起来又方便又省力。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与帮助,现在我们这片手机项目做的很好,在上百名单中没有一个出错的,电话号码没有一个落号、缺位的。而且这些同修大都是七十六岁以上的,还有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2/发送三退名单与修心-391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