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正念的丈夫和儿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二十年当中,我未修炼大法的丈夫和儿子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阻挠和干扰,承受着心理和精神上巨大的压力,但始终支持我修大法,因此,他们也得到大法的保护。我把他们这些年所做的、所经历一些事写出来,以证实大法的超常与美好。

一、难忘七·二零

记得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大法一开始,我与当地十几位同修一起去市政府上访。当时丈夫出去干活不在家,儿子也出去玩了。儿子回来后知道我去上访了,不满十周岁的他独自找到本地负责人,要求跟他们一起去上访,最后因为人多车装不下没去成,儿子当时很遗憾。

傍晚丈夫回到家里知道情况后,焦急万分,此时村子里已炸开了锅,家里的人都为我担心,丈夫等我的电话,一天一宿也一直没等着。因为二十日当天下午上访没有结果,第二天我们继续到市政府门前请愿,希望政府能给法轮功修炼者一个公正合理的答复,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各地辅导员和其他法轮功学员。

七月的天气骄阳似火,上万名大法学员不畏烈日炎炎,安静有序的站在市政府大楼前面的广场上。接近中午时分,师父为鼓励弟子,在空中显现奇观:我看到炎炎烈日中法轮在旋转,左三圈,右三圈,不断的变换着颜色,人们直视着太阳都不觉的刺眼;半空中,五颜六色的法轮飘飘洒洒散落下来,大的小的、一串一串的落在大法学员的身上,落在行人的身上,落在广场的树上,五彩缤纷,真是壮观,那一刻空气仿佛凝固了,一切都静止了,在场的警察和行人都被震撼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流泪了。师尊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啊!

下午,我们被送到一所中学,有许多警察监管着,只许進不许出,直到晚上约七、八点钟,警察给每个上访的大法弟子都做了登记,才允许离开。在去同修家的路上,我在公用电话亭给家里打了两次电话都没人接,现在想起来是师父慈悲安排不让直接与丈夫通话,避免他说出不理性的话从而造业。我只好打到就近的哥哥家中,报个平安。

原来丈夫与几个弟弟商量着要打车去市里找我,后来想想又放弃了,那人山人海的上哪去找呀。那几天电视上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滚动播放着污蔑和诽谤师父和大法的造谣新闻,上访的大法弟子遭到警察围追堵截、暴打、抓捕的消息都传到村里,一时间天塌了似的,家人的担心、焦急,心里承受有多大啊,这场邪恶的恐怖迫害,使多少人因恐惧、害怕、提心吊胆被迫离开大法,使多少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产生负面看法甚至仇恨?把众多的世人推向了大法的对立面,其目地就是要毁灭世人,太邪恶了!

第三天(二十二日)下午,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平安回来。丈夫见我们平安回来了,先前的担心、恼怒一扫而光。孩子的三叔因为这几天的担心、害怕,对大法弟子的做法不理解而气愤至极,狠狠的说了我几句,简直就要动手打我,甚至还嫌丈夫怎么不痛打我一顿,解解这几天的怨愤,可是丈夫并没有动手,他说:没被抓,回来就好。我给他们(当时家里还有别人)讲上访过程中所见到的神奇景象,讲大法弟子坚持信仰和正义,面对邪恶疯狂抓捕时的坦荡无畏,这些丈夫都很相信。儿子告诉我他没去成而感到遗憾,我为儿子的选择而欣慰。

二、丈夫的故事

随着邪恶迫害不断升级,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开始全面的讲清真相,救世人。那时主要是大面积的散发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从我们村逐渐扩展到周边的村屯,逐家逐户的一遍又一遍的散发大法真相。

为了不让丈夫担心害怕而阻拦我出去发资料,开始都不让他知道。每次都是丈夫去村里的卖店打扑克走后,我就出门,近处走着去发,三里五村骑自行车去发。一般都是赶在丈夫回来之前我先到家,几次都是我前脚回来,就听见丈夫开街门声,他也回来了。

有一次我与同修配合,骑自行车去二三十里外她老家那里发资料。我俩准备好刚要走,没想到丈夫回来了,我心里有些不稳,担心他会阻拦的。他问你们要上哪去干什么?同修告诉他:咱这里的老百姓都看过大法真相资料,对大法有所了解,将来都能够得救,可是我们老家那里没有大法弟子,那里的人都不了解大法真相,受邪恶谎言毒害对大法很抵触,今晚我们想去那里发真相资料,刚想走呢。丈夫问:那么远怎么去?同修说:我俩骑自行车去。我一直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邪恶因素,此时我趁机问:要不你骑摩托车载着我们俩去?没想到丈夫丝毫没犹豫竟一口答应下来,就好象专门回来送我们俩似的。我和同修真是很感动,感谢师父慈悲安排,同时敬佩丈夫的这一善举。

这样,我们很快到了同修的老家那里,我与同修分头進村发资料,丈夫在村头大道边等着我们俩。村子中有一条南北主道,我在东边一条街一条街逐户发,同修在西边发,过程中听到村子里有摩托车声,原来丈夫担心我俩会害怕,就在村子的主道上骑摩托车来回慢慢行驶,给我俩壮胆呢!同修感慨的说:多了不起的生命啊!从此我打消了对丈夫的戒备。

后来,由于我给学生讲真相,几次被不明真相的家长举报到中心校领导那里,我和家人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丈夫的压力很大。最严重的一次被举报到了市教育局,这下捅了马蜂窝,各级领导都出动了,大有天要塌下来似的感觉,并威胁我和家人,如果不写什么所谓的“三书”和不炼功的保证,就由单位出钱送市洗脑班洗脑,丈夫害怕了,他担心我被迫害,因为他看到真相小册子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惨烈。担心儿子失去母亲,孤苦伶仃被人瞧不起;担心这个家能不能由此破散,生活还有什么奔头?但是他心里明白,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妥协的。我告诉他我哪里也不去,谁也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可他听不進去,恐惧已使他完全失去理性,软硬兼施不成,就发动我娘家的哥嫂、弟弟(中学教师)弟媳(乡政府工作人员)、妹妹(乡镇医院医生)、妹夫(中学教师)一起来我家劝说,连远在北京工作的侄女都牵扯到了。表现在这个空间中亲人们利用家庭、工作、亲情等全方面劝说我配合邪恶迫害,写个保证,他们就不抓人了。我深深理解所有人的心情,他们就是不想让邪恶把我带走,不想让我失去工作、免遭迫害。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作为大法弟子我知道怎样做才符合法,我平和的告诉他们:我理解你们都是为我好,为我们这个家好,但是我不会妥协的,你们放心,我有师父管,谁也动不了的。

在师尊加持下,在当地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配合下,整个场始终平静祥和,没有激烈的言辞,因为家人都知道大法好,只是面对强权迫害不知所措,都认为胳膊怎能扭过大腿呢。丈夫始终一言未发,那几天丈夫和儿子背地里不知抹了多少眼泪。

这次迫害,所有参与的相关人员的电话号码被大法弟子上了明慧网曝光,国外大法弟子的真相电话直接打到这些人的家里,讲迫害真相,劝阻他们不要参与迫害,给自己留后路。在国内外大法弟子整体配合下,什么“三书”“保证”都烟消云散,迫害最终彻底解体了。过程中,丈夫见证了大法的威力,见证大法弟子们在关键时刻那种无私、无畏、正念正行、今天的世人无法理解更无法做到的高尚情操。

丈夫清醒了,问我该怎么办?我说这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迫害,也是对我们全家的迫害,现在我们携手共同制止迫害。丈夫有了正念,理直气壮的亲自给乡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书记和中心校大校长打电话,并骑摩托车到中心校副校长家里去申明我修炼大法就是为了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说了很多实例,希望领导们妥善处理这件事。回家后对我说:你就继续修炼大法,他们再来找你麻烦我挡着。一个生命一旦清醒了,善良的本性必然使他选择正义。

有一次,同修的打印机坏了,需要我送市里的同修那里去修。头一天晚上,同修把机器送到我家,我如实告诉丈夫明天我要乘车到市里去找同修修机器,看出丈夫有些担心,但没有反对。因我家离车站较远,第二天早晨,我正发愁怎样才能把机器拿到车站,丈夫起来说:我帮你送去。他穿好衣服,拎起用台布包裹着的打印机就出了门。到了车站,丈夫告诉我先上了长途客车,他在下面把东西安顿好之后,隔着车窗告诉我:东西放好了,办完事早点回来啊。我点点头,望着丈夫离去的背影,眼睛模糊了,心里说:谢谢你,好样的。

写到这里,双眼再一次湿润了:多么可贵的生命啊,我还有什么理由看不上他,甚至抓住一点不是就不放过而怨恨他?!近二十年的迫害,丈夫承受的、付出的确实很多很多,是多么了不起啊。

麻将桌上,当有人看到钱币上有大法真相说了不好的话时,丈夫反驳说:法轮功吃你喝你还是惹你了?那是人家的信仰。别人都不吱声了。

卖店里人们对大法弟子发的真相资料正说三道四时,只要丈夫一進门,满屋子的人立刻鸦雀无声。用他的话说:谁说法轮功不好,就等于说你不好,我就不让呛。我认真的说:你还真是做了好事,让这些人少造业了。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席卷中华大地,一天晚上我把写好的诉江状放在桌子上,第二天我上班去了,丈夫看见了。等我下班一回家,问我:这是你写的?你们要告江泽民?我说:对。他一拍茶几说:写的好!就应该控告他。我问他:你敢控告吗?化名就行。他说:有什么不敢的,不用化名,就用我的真名实姓。当我把诉状给他准备好之后,他很严肃的郑重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儿子也不例外,他和昔日的几个小同修一起在另一份诉江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都得到高检的回执。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丈夫和儿子都摆正了生命的位置。

师父的《洪吟(四)》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丈夫要看,我和他一起在电脑上一首一首的读,为了让他能理解,我读的很慢。读完《法船起航蹬不蹬》这首诗的最后一句时,他大声说:蹬!当晚还把“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这首诗背了下来。

二、儿子的故事

我儿子虽然没能坚持学法炼功,但很支持我修炼,支持我所做的大法中的项目,并积极参与,用他的话说:“我也在大法中。”

是的,这些年来大法的事他做了很多。刚开始发真相资料,我怕心很重,每次得到真相资料,既着急让世人早日明白真相,但是心里又十分害怕,有几次都是儿子主动要求自己出去发。

记得一次正值夏天,中午很热,人们都在午睡。儿子带着真相资料出门去发,因为不少农家都养着狗,儿子就把资料放在住户的后门口或后窗台上。一家男主人从后门出来他也不害怕,他很坦然的继续到另一家送资料。回来我问他:你不害怕吗?他说:“怕什么,我又没做坏事。”

上中学时,一个星期天的早晨,他带着真相光盘自己骑着自行车到外村去发,沿着路边的卖店、住户发放,发完后,为了安全起见,他没有直接往回返,而是顺路去了集市。直到儿子回来,我这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还有一次同修送来一些揭露邪恶的不干胶,晚上儿子和另一个小同修配合,把不干胶贴在村子里的电线杆上。因为天太黑,分不清倒正,着急中儿子一摸衣兜竟掏出一盒火柴来,不知白天什么时候揣在衣兜里的,真是太神奇了。每贴一张都先照一照是不是正的,直到全部贴完。后来还曾和这个小同修配合着大白天骑自行车到几十里外的小同修的姥姥家那里去发真相资料,因不熟悉环境还被狗追赶过。

长大了儿子学会开车了,这下做大法事更方便了。每次需要儿子配合,他从来不打折扣,发资料、挂条幅,不管多远儿子毫无怨言。年前又配合同修邮寄真相信,跑遍本市区较远乡镇的邮局。有一次,儿子开车拉着我和同修去很远的地区挂条幅,来回大约六十公里,回来时听儿子说:跑这么远的路,油没见少,还升了一格。真神了!

在家里儿子帮我做的事就更多了,剪切、塑封、装订、包装等就不一一累述,尤其在电脑方面帮助最多。他电脑桌的上方每年都换一张新的大法年画。尽管儿子不学法不炼功,但在他的心目中,大法是最正的,大法的事是最正的,所以始终都做的坦坦荡荡,没有顾虑。这一点让我这个修炼多年的母亲都自愧不如,我觉的儿子也许就是那种“不修道已在道中”的人吧。

三、危险时刻,丈夫和儿子有神护

几年前一个冬天的晚上,丈夫开车从外地往家赶,因为刚下了一场大雪,路上都是厚厚的白雪,由于路滑车快,车子一下来了个大转弯,左旋右转的滑了很远才停下来,丈夫吓坏了,蹲在地上半天才回过神来。如果不是大法师父保护,大半夜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出了事可怎么办哪?现在想想都后怕。

儿子有一次自己开车回老家,在一段下坡路上,车速很快,在接近前面的那辆车时,儿子想从左边超车,突然对面也疾驶过来一辆车,没法儿超车了,情急中儿子急速刹车,由于车太快,车头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直奔右边桥下冲去,桥下大约有房子那么深。就在离桥边半米多远的距离时,车一下停住了。那可真是一场车毁人亡的事故啊,可是却安然无恙。

这些年这类事情不知有多少了,我们知道是在大法师父保护下没有出现危险。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

二十年来,我与医药无缘,丈夫和儿子也很少生病。前两年,由于建筑行业不景气,丈夫着急上火,一段时间感觉胃部不舒服,不能吃硬的食物。回来后到医院做了胃镜,诊断得了胃穿孔,胃部两处溃烂,大的直径约三点五厘米,医生说再严重下去怕是胃癌,丈夫真有些担心了。我说不会有事的,一人学大法,家人都会受益的,何况你还相信大法,你就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会有奇迹出现的。

丈夫就拿了点药吃,每天都念这九个字。只十几天的时间,就彻底好了,什么都能吃了,知情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儿子有一回感冒发烧,扁桃体发炎,让他吃点药消消炎,他说药吃到嘴里却咽不下去了,后来慢慢也好了。

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只有亲身受益的人最有体会。明白真相的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对任何人,对任何社会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修炼者不仅身体健康,道德升华,家人也因此受益匪浅,这还只是现在人们能感受到的,其实还有更多更多暂时看不到的好处,只是现在的中国人在无神论進化论的误导毒害下,不相信还存在更大的益处,但那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整理出来未修大法的家人在这二十年中的点滴经历,就是要告诉世人,世上的人都是为大法而来,都是大法造就的生命,相信大法会有福报。大法弟子在迫害中仍然能放下生死,坚持不懈的传播大法真相,就是为了让世上所有的人早日明真相,看清邪党毁灭人类的邪恶目地,尽快脱离邪灵控制,从而拥有光明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