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思一念 解体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我和老伴都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经历了很多的风风雨雨,老伴曾被邪党非法判刑在黑窝内遭受迫害多年,我也曾被绑架到看守所和邪恶洗脑班,但在师父的保护和大法的指导下,我们堂堂正正走到了今天,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一个月前,我有些轻微的干咳,也没当回事,就觉着是消业,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一周前,干咳开始严重。

三天前的晚上,我发完午夜十二点正念后就睡了,快凌晨二点时,突然胸闷的喘不上来气,把我憋醒了,心脏异常的难受。我挣扎着起来,弯腰从地板上拿起打坐用的垫子想到客厅去发正念,当我拿起垫子后往起起身时,心脏更加难受(常人中冠心病的症状),要虚脱,我赶紧坐在地上后背靠在沙发边上,这时我的呼吸一口气跟不上一口气,越来越弱,越来越上不来气,似乎随时都有要过去的感觉。紧接着一个男子清晰的声音打到我的大脑中:你天年到了,该走了。

我当时主意识不清,就随着回答说:快七十岁的人了,是该走了。心里还想:我要走了,按当地风俗怎么也得在家里停三天,灵堂应该怎么设,客厅里的东西应该怎么摆。又想:我走了孙女正在上小学需要照顾,老伴没有工资(被迫害出黑窝后邪党不给办理退休)怎么生活呀?谁管他呀?哦,我走了有五万块钱的抚恤金够他生活了……正迷糊着,突然脑子清醒了:我不能走,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也不承认,我要跟师父回家,哪也不去!我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因本小区已有二个同修离世,常人不理解,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我还有好多事还没做呢,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有素的大法弟子。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时,我感觉气更上不来了,似乎马上就要过去了,就在这生死一刹那,我从心底里向师父求救,喊出:“师父救我!师父救我!”随后濒死的感觉缓解了。我真切的感觉到:这是旧势力取命来了,是师父救了我的命。

师父说:“出现干扰,往往都是这个旧势力起的作用。”[1]“因为大家自身还确实存在着意识不到的因素才被钻空子的,旧势力就是要把它们要干的强加進来。”[1]“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我对旧势力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只归师父管,不允许你来插手。修炼中我有不足、有漏,有大法在,我能在法中归正,有师父管,我一定能修好,想让我失去肉身早走,妄想!不允许任何旧势力邪恶生命与因素迫害我。

师父讲:“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2]我请师父加持,我是伟大的神,这点事还解决不了啊?!不管另外更深空间是什么样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及邪灵,在真正的修炼人跟前,还真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我信心倍增,意念中用强大的功和法轮锁定另外更深空间的邪恶灵体,彻底解体清除。就这样我发正念一直到凌晨四点。

天亮后,我身体基本就恢复正常,早晨孙女来我这里吃饭(在同一小区住,儿子、儿媳上班走了,小学放暑假)。我象往常一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没有任何人觉察到我和平时有什么不同,我什么也没对孩子们说。

老伴在另一房间睡,他也不知道我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我忽然生出一念:要不要跟老伴说说呢?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好让他有个思想准备。瞬间师父的法在我脑中浮现,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我马上就否定了刚才这一念,这不是交代后事吗?这不是又动了人念、又按照旧势力的思维、又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

是啊,我的人生道路是师父早已给我改变了的,是修炼的一生。我要彻底解体旧势力强加的一切邪恶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此时此刻我那颗坚定修炼信师信法的心已坚如磐石,只有一条路: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我决定不带一点人情与人念,站在法上、站在修炼的角度和老伴同修交流一下。

交流中,老伴说几乎是在我出现咳嗽的同一时间,忽然有一天,一个外来信息打進老伴脑中:某某某(我的名字)要是死了,你就什么都解脱了(老伴被迫害多年,出黑窝后邪党不给办理退休,没有生活来源)。老伴同修当时没当回事,后来这一念渐渐出现的频繁了,他就向内找,认为是不是自己有妒嫉心、记恨心,就发正念清除。前些天又有一念干扰他说:她(指我)要是死了,你就能找一个既年轻又漂亮、既善良又有钱的。而且这种强加的不好的念头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老伴也非常苦恼,认为是不是自己在那生生世世的转生中曾经形成的观念和欲望形成的假我在起作用呢?老伴就专门清除色魔的干扰和迫害。从十五分钟到二十分钟,从三十分钟到四十分钟,不但没有清除反而有加重的趋势。他不断的找自己、修自己。而他这边的这一切我都不知道,只是看到他近期加强了发正念,一直到要取我命的迫害发生了,这时老伴才意识到:旧势力这是双管齐下,就是来取命的。如果老伴有一点不正的念,旧势力就有可能有借口钻空子,竭尽全力致我于死地,夺走我的肉身。

两天后,发完夜里十二点正念,凌晨一点多钟,我又出现了短暂的难受症状(一、二分钟),我和老伴简短交流后,老伴与我一起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发完正念后,一切恢复正常。同时干扰老伴的所有不好的念头都消失了、都不存在了。

对照法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出现的第一念往往是人念,后又用正念否定。近来,自己在修炼上出现了放松和懈怠,执着常人中的儿孙情,人心和人念加重,修炼不如前些年精進了,不能事事以法为大了。

师父说:“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2]我深深的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我延长了的生命,而师父给我延长来的生命是给我用来修炼的,而不是让我过常人生活的。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多学法、实修自己,去人心、人念、人的思维方式,修去私、修出无私无我的境界,切切实实的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有素的大法弟子。

在我们本地同修中,也有些同修失去肉身,有的病业假相魔难时间长一些,也有修得很好的同修突然离世,突然离世的同修很多都发生在后半夜。我们周围的部份同修切磋交流后提醒是否是有后半夜我们都休息睡觉了,是不是相对主意识弱些的原因,这就需要我们在平时的修炼中主意识要强一些,打下坚实的修炼基础,少被旧势力钻空子。

今天把我走出魔难的体会写出来,一来曝光邪恶,二来也跟正在病业假相魔难中的同修交流,同修们,有师在、有法在,我们的师父是万能的、大法是万能的,只要我们走正,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师父一定为我们做主,我们也一定能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跟随师父回到我们真正的家园。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