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四辈人修大法 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我是九七年喜得法轮大法的,当时还是在校学生,因为我妈妈先修了大法,我才开始接触大法,走入修炼的。

妈妈在大法中受益

我妈当时是得了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的腿神经疼,疼的特别厉害,疼的又哭又叫。去医院拧腰,去抻腰,去往腿上打针,去往腿上敷药,反正是各种的治疗,多种方式也都不见好,每天疼的要命。有一次,去一个医院治疗了以后回来,要卧床一周,不能下床不能动,我还在校学习,没办法我就请了一周的假回来,照顾我妈。但是就好了没几天,我妈又开始疼,每天还是疼的要命。最后各种方式都试完了,实在没有办法了。

然后,听人介绍说修炼法轮大法非常好,祛病健身效果非常显著。我妈本来就是属于恶党文化中毒很深的人,受无神论毒害的很深,什么都不相信的一个人,只是被腿疼逼的无奈的情况下,才去修炼了大法。

我家离炼功点也就不到500米吧。我妈一路得休息三次,才能走去,学法炼功后,一路再休息三次才能走回家。炼了一个月以后,一路不休息,一直就能走回家,腿和腰都不疼了,我家人和周围的邻居都见证了大法的奇迹。

我在大法中受益

我妈把大法的书籍请回家,我们姊妹几个都抢着看《转法轮》,你看一会儿,我看一会儿。从学法后,我跟我姐每天早上一醒,马上就得上厕所拉肚子,我们俩一直连续五六天都是这样,开始不明白是为什么,后来通过学法,才知道一学法师父就管,就给净化身体。

刚得法那会儿,晚上做梦经常梦到搭着高高的梯子登上一艘非常非常大的船。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得到正法了,上了师父普度众生的法船了。有一次,做了一个梦很清楚,现在我都记得。我在一个很庄严的地方,四周都是白色大理石的台阶。上去台阶是一个很宽敞的平台,我就在那站着,但是在梦里不知道在等什么,只是觉的那个地方很庄严,很神圣,然后一会儿就看到从天上慢慢的下来了一根大粗绳子很粗,手刚能握住。然后,我就两个手抓住绳子往上一爬,就离开地面了,不过就是离开地面不高,在梦里拽着高不见顶的天上垂下来的绳子晃来荡去,现在想想都很有趣。我知道这是告诉我得到了师父洪传的这高德大法。师父是要度我回我真正的家。所以二十二个年头了,我紧紧抓住大法,从不放弃。虽然也有放松不精進的时候,但是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一定会攀爬到绳子的那一端!

我得法前十七、八岁的时候。在右腋窝下长了一块有三四厘米长的硬块儿,当时我妈还带我去看医生了。医生说是乳腺问题,说等结婚生孩子以后,再看看再治。我也没当回事儿,这事儿就搁下了。我得法的时候,就是二十几岁了。修炼不长时间,我的腋窝下面就开始鼓出一个白头的包,我知道是师父给净化身体。过了一段时间,洗澡的时候,把这个包碰破了,然后挤出一堆脓来,腋窝下的肿块儿也消失了。真心感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转法轮》第三讲中,师父讲了很多学员遇到危险的事情的时候,不会害怕,也不会真正出现危险的事例。我对此深有体会,因为我亲身经历过两次。一次是推着自行车上大坡,从坡顶上过来一个我们叫后八轮的那种重型货车。它从坡顶路中间直接开着冲向在路边的我,速度飞快。我当时也没有害怕,只是把车子往路边石靠了靠,紧贴着路边石站着。然后那车就冲过来了,风夹着沙打在我的脸上,我只能闭着眼睛,感觉车几乎是贴着我的胳膊飞过去的,真的是有惊无险。

还有一次是我从路北到路南的加油站给摩托车加油。路南停着一辆长途大客车有乘客在下车,我从车头前往路南骑,然后大客车南边儿有一个小货车从西往东走。因为大客车挡着,他没看到我,我也看不到他,真是危险一触即发,我们俩都紧急刹车打方向,才没撞上,真是相当危险。

我妈,我的家人在路北看着,满公路的人都看见了,都以为我今天就得让那车给撞上了,但就差那么一点点,没有撞上。加完油后,从路南往路北走,就后怕了,不敢骑了,推着摩托车回家了。所以说,每个大法弟子身后都有师父的法身在看护,不会真正出现危险。

婆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零二年,我结婚了,我的丈夫是同修。我的婆婆也是大法弟子。九几年的时候,婆婆脚后跟疼、腿疼,上了很多个医院,医生都没法给她治好,偏方也用了很多,就是不好。后来也是走投无路,没办法了,婆婆才开始修炼大法的。她那时候腿疼的不能走路、不能上街、不能上山干活儿。难受起来连炕都爬不上去的,得家里人把她抬上去。

修炼后,婆婆的脚和腿都不疼了,什么活都不耽误干了。婆婆没修炼的时候体格不好,经常感冒,一感冒十天半月的,得到医院里去输液,哪次不输液都不会好,从修炼以后也不感冒了,也不用去输液了,连药都不用吃。

我丈夫的姥姥就是我婆婆的妈妈,也是喜得大法,得法的时候,好像就有80岁了。从小没上过学,也不识字,都是村儿里的其他功友念书给她听,带着她学法。

两个舅妈,就是姥姥的两个儿媳妇,都很支持她学法,都让她快去学。因为村里有的老人总是感冒,住院。姥姥很健康,一年到头也没什么病,也不用住院,不用两个儿子家花钱,所以儿子、儿媳都很支持她学大法。

不过学的时间不长,到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村儿里的学法小组被驱散了,就没有人带着姥姥念法了,所以姥姥就自己在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岁数大了,快九十岁了,儿子姑娘都得排班伺候她,她经常到我婆婆家里来住。没事儿,在炕上坐着就念:“法轮大法好”,她岁数大了,记忆力不好,最后这两年,念着念着能念忘了。她自己也知道念的不对了,就问问我丈夫该怎么念啊,丈夫就告诉她怎么念。

姥姥九十二岁去世的,最后去世的时候,就是两天不爱动,不爱吃饭,然后就走了,很安详,没有遭罪,也不用去医院,没有拖累儿女。这都是姥姥诚念大法好得福报了。

我的孩子在大法中受益

我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我的两个孩子也都与大法有缘,在我怀孕的时候,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不间断,也就说两个孩子没出生的时候,都已经是沐浴在大法中了。两个孩子差十岁,都是从出生就开始,跟着我学法。两个孩子都没有住过一次院,很健康。从来没有去打针,输液。只是偶尔有修炼人要消业的情况,我就带着他们在家学法,发正念,基本上一两天的时间就不难受了,就过去了。

学大法开智开慧,两个孩子都很聪明,大女儿今年要升高中了,学习很好,很努力。从一年级到九年级,我从来都不给她检查作业,都是她自己学,自己做作业。儿子在幼儿园,老师也是夸奖他学的好,很聪明,一教就会。当然孩子都有不听话的时候,就得通过引导他们学法,从法理上教导他们。偶尔哪天白天我自己在家学法了,然后因为有事很忙,晚上我们全家就没有一块儿集体学法,晚了就准备睡觉了,儿子衣服都脱了,又想起来,他说我今天还没有学法呢,不能睡觉。然后自己打开播放器,开始听师父讲法。

我和丈夫诚信经商 福份多

我和丈夫同修做点生意,开个小店。平时都按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有很多顾客来买东西,付款时我一数,有多给十块八块的,还有多给100的,我和丈夫从来都不会多得别人的钱,都原数返还给他们。一次一个外县的顾客路过这儿来买东西,把钱包忘柜台上了。我和丈夫一看,里面有五六百块钱,还有个名片。就赶忙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拿走,顾客都很感动,说现在人人都向钱看,没有像你们俩这样善良的。我们就告诉他,我们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让他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

这几年经济稍微有点儿下滑,人们都说买卖难做,不好干,钱难挣了,其实我们一点儿没有感觉出来,这三、四年,都是一年比一年钱挣得多。所以说,修炼人是有福份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7/我们家四辈人修大法-得福报-3896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