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 保持强大的正念是关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修炼法轮大法,至今二十年了。在修炼路上、在邪恶的迫害中,一路走来跟头把式的磕磕绊绊,但始终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保护,深切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大法的威力。

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多学法”[1],在邪恶迫害之前就教导我们要“以法为师”[2]。我遵照师父的教诲,除参加集体学法外,在单位和在家里,干完工作和家务就坐下静心学法,开始只是争取数量上多学,每天学三讲,再学《洪吟》及其他经文。后来就想把大法背下来,在遇见关、难时能及时想到法,用法指导自己,不至于做错事、走错路。特别是在邪恶的迫害中,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我就开始背法。通过背法,使我增加了正念,增强了一修到底的决心,不管邪恶怎么猖獗,怎么迫害,使用怎样的欺骗手段,我都感觉很平稳、踏实,堂堂正正做好人。下面我讲一下自己遇到的三件事。

乘警没有查我的身份证

二零零九年,我回老家探望母亲,回京的火车上遇见一位中学教师,她到京看望儿子。一路上就与她讲真相,她说他们学校也有炼法轮功的,被迫害的很厉害,有的被学校开除。我根据《九评共产党》介绍的内容,向她讲了共产邪党在历次运动中迫害死了八千万人及一九八九年六四在北京镇压大学生等惨案的真相,启发她的正义感和良知。最后把这位中学教师劝退了。我与她交谈的声音虽不大,但在中、上卧铺的年轻人也能听见。

快到京时乘警喊:“都拿出身份证来,要检查。”我当时就想起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4]我当时想我就不配合,不拿身份证。这时一个人与乘警吵起来。乘警说:“我这是执行公务,你敢违抗你试试。”我想我要好好跟他说,不要硬顶,要有善心说理。

这时乘警已到我们铺位,乘警让中学教师拿身份证,她说身份证在箱子里不好拿,但乘警执意要检查,就让中上铺的年轻人帮助从行李架上取箱子,取出身份证让其检查,乘警又检查了中、上铺的年轻人,之后就走了。我就站在乘警眼前,他象没看见我似的。那位中学教师使劲问我:他为何不检查你的?我知道因为我那一念在法上,师父就让佛法神通的威力展现出来了,让我见证了。谢谢师父。

二十四小时走出办案中心

二零一七年九月下旬,邪党召开十九大前夕,同修告诉我,最近邪党特别邪恶,特别紧,要我外出讲真相时,不要带东西(指真相资料),讲真相时也要特别小心,不好讲就停几天在家学法。我并没有在意,从二零零七年我面对面讲真相以来,至今已有十年,觉的年年邪党开会都紧张,我们照样讲真相都过来了,所以没在意。但是那几天真相确实不好讲,一说到三退,人家抬腿就走,我心里也有些着急。

九月底一天,我下午与一位辽宁人讲真相时,他根本不信,还说大法坏话,说共产邪党如何好。我告诉他你是听信了邪党的谎言,这样对你不好。我就走了。因邪党开会前夕到处都是便衣,没想到他去举报我了。我刚一拐弯,在一个小卖部旁,就围过来三、四个警察,把我围到小卖部里,强行搜查我带的包,发现有几本真相小册子,就生硬强迫的把我拉到派出所。我知道魔难来了,考验我的时刻到了,我要有强大的正念,才能战胜邪恶的迫害。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所以心中也不害怕,我就按照法的要求做,他们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只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的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他们的头头都遭到天理的惩罚,可别步他们的后尘,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也替自己的家人着想,因为我讲时心中平和,不带仇恨和怒气,还把一个看守我的警察给劝退了。

有个警察用我包里的老年交通卡查明了我的身份证号及退休前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等信息,就强行拉我上警车,三~四个人一起到我家强行抄家,有一个女警特别恶,又胖又壮,从脖领儿拽住我,使我动弹不得。我说你怎么这样恶,你想卡死我啊!他们几个人到处乱翻,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最后他们把慈悲伟大的师父法像、大法书全部抄走,令我十分难过和痛心,没有保护好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真是太对不起师父。

抄家后,就拉我上车,我以为拉我到看守所,后得知是办案中心。我在车上想起师父的诗词:“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5]。这时女警给她儿子打电话,说了在校的学习成绩方面的事,她很不满意。我跟她说:“你要不参与迫害法轮功,你儿子的学习成绩会非常优秀的。”她一下来气了,说我诅咒她,并说了好多污蔑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话。等她说完了,我微笑的说:“你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好。”她才高兴的说:“这还差不多”。

送我到办案中心后,她们就走了。我一人在小屋里一夜未睡,发正念、背法、向内找。找出了许多执著心,主要是有很强的自我心、自私心、妒嫉心、怨恨心、人心太重,修炼浮于表面、没有及时向内找、有时也向内找一下,知道是什么人心就滑过去了,没有深挖、没有及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学法背法心也不静。还有自满的心、认为自己没有怕心、不听劝的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做的好的心、还有邪党文化的毒素等……致使人心招的鬼上门,使邪恶钻了空子,给自己招来魔难,给儿女增加了麻烦,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我非常自责。

我不停的发正念、不停的清除这些执著与人心,清除办案中心空间场的一切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第二天上午派出所三个警察来这里负责我的案子,把所有抄走的物品作了统计和罗列,让我签字。因是我的东西,是他们抄走的,我就签了。他们很高兴,以为在邪党召开十九大的前夕,有了这些物证,一定能达到他们起诉我、拘留我的目地,为邪党立了一大功,他们又可以领到一大笔奖金,发迫害佛法的财。可是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这世界只有师父说了算。结果办案中心的医务人员说:给我做的体检表明,我身体不合格,办案中心不同意拘留我,要放我回家。我心里明白,这是师父在保护我、救我,我的内心充满了对师父无限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

结果这三个警察非常不理解,在这最敏感的日子、最敏感的事件、最能立功、发财的问题上,怎么就一下泡汤了呢?其中一人说:“忙了一整天,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们怎么能理解佛法神通的威力呢!他们怎么能理解师父的无所不能呢!他们怎么能理解师父的洪大慈悲呢!师父不但保护大法弟子,也是在救度他们啊!避免他们对大法進一步犯罪而遭恶报啊!

这样经过二十四小时的正邪大战,我顺利回家。回家后才知道,女儿当天晚上就知道我被绑架到派出所,而且问题严重到会遭拘留或诬判。女儿当即通知同修,同修们都齐心协力的帮我高强度高密集的发正念,大家都相信,经过十年面对面讲真相实修的锤炼,只要正念足,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定能闯过这一关。所以他们说对我没有加任何的负面思维和物质,就是纯纯净净的发正念。结果在这敏感的时期、在北京这样严酷的形势下,我能在二十四小时内回家,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这就证明:师父伟大!大法伟大!师父无所不能!大法法力无限!这也证明:在魔难中,弟子们形成一个整体,保持强大正念是关键。始终保持信师信法是关键!感谢师父的救度。

生死关头,师父再一次救了我

二零一八年的元宵节,孩子们回家,我给他们做饭,饭后他们走了。我觉的胃里不舒服,吐了。吐后我热了奶,喝了。结果吐的更凶,一小时一吐,喝口水都吐,夜里十二点发完正念后睡下一会儿,又吐,直到凌晨三点多起来炼功,一下栽倒,浑身抽筋,抽成一团,我就大声叫:“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连嘴、舌头都抽的吐字不清,这时大便也冒出来了,嘴里也喷出稠糊糊的东西,我知道这是常人说的泄尸粪,是邪恶的旧势力要夺我的命,我就不承认它。一会儿抽搐症状消失后,挣扎着给一同修打电话请她帮我发正念。同时我自己也拼命的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早上六点多后同修来电话问我情况,我说:还有点吐、还抽,请多找同修帮我发正念。同修知道问题比较严重,立即通知其他同修帮忙高密度的发正念。同时同修不顾邪党两会期间邪恶对我的监控,跑到我家了解情况。我说:过去我虽然吐,但不痛也不抽。这次却是又吐又拉又抽又痛,与我妈年轻时的病相似。同修说:你可不要想这些,咱们就纯纯净净的发正念,信师信法,向内找。

就这样,我不断的发正念,同修们也帮我不断的发正念,同时我能感受到发正念时的能量场、以及师父对我的加持时所具有的强大的能量场所产生的威力。师父再一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我衷心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也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帮助。使我体会到形成整体力量的伟大。

事后发现这次是由于我误喝了变质的奶而引起。因为奶是由女儿从网上订购的,所以她打电话对奶厂進行了投诉,告诉对方:不要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做生意也要讲良心。并告诉他母亲是因为有法轮功师父的保护才没有丧命。

二十多年前,我因丈夫生病照顾他使身体劳累,及丧夫悲痛到了身心崩溃的边缘时,我喜得大法,修了大法,明白人生之真正意义,有了生活的目标与返本归真的追求,虽然我修的不精進,但每次关、难都得到师父的保护、救度,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实修,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让我们永远记住:“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6]。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谢谢同修!

跪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