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甘肃同修抵制路玉英的乱法行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左右,家住兰州市城关区的丛姓同修(丛老太太)在青海省被绑架。六月二十三日晚,丛被所在单位从兰州市的公安机关领出,回到家里。第二天又被带去公安部门做笔录。几天后其被子女接走,离开了兰州。丛家被抄。

丛老太太被迫害,事出有因。从今年端午节开始,家住兰州市安宁区的路玉英和一个卜姓老年妇女,以懂八卦、帮助丛姓同修写书为名,吃住在丛姓同修家里已有两、三个月。这二人整天呆在丛家关起门来不知在干什么,晚上经常又吵又闹又砸东西,还在屋里烧东西弄得乌烟瘴气,神神叨叨;有时半夜里又哭又叫,烧香、烧纸,完全不顾及对左邻右舍的影响。

路还让丛给她出钱买了1700多元的手机,还不断跟丛要钱。据知情人讲:路从丛老太太手里骗走九万元钱。一次是给丛的保姆说让保姆背着丛给丛在北京的女儿打电话要钱,把钱要来后给路。一次是打着要买同修宝石的名义让丛出钱说要捐给神韵,这次被阻止了。

路被放了后,仍旧给兰州本地的同修送《洪吟五》,没有停止她的活动。

路玉英其人

兰州路玉英,女,55岁。最先是兰州市安宁区安宁堡园艺村农民,在安宁区桃海市场卖鸡蛋,人们都叫她卖鸡蛋的小路子。

据悉,有一个河南老汉,到兰州无儿无女,老汉有一个治疗烧伤的偏方比较好,路玉英就用不正当的手段骗取了偏方。后来老汉死了。路玉英就开了门诊,也带有输液、打针等。路的诊所什么手续也没有,自己也没有行医资格。

路有几个特点,一个是凡事离不开钱:经她手的资料、真相卡、护身符等,都收费。以做资料的名义骗钱。因为同修往往是主动拿钱出来支持做资料。除了这个途径,她还开办书画社以字画赚钱,曾经派给某地同修一千二百份的任务。当即就有同修指出其所选的是对大法内容的断章取义、还不标明是出自大法的、又与其它内容混在一起,都是有问题的;另外,该不该收费,也是有问题的。但其并不理睬,照干不误。直到书画社被封,同修被绑架。

路从同修的手里骗钱的手段是很精准的,总能瞄准同修的善良和执着。利用资料骗钱,利用的是同修愿为救度众生出钱出力的使命感。对有怕心的同修,则利用他们有怕心、又想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的执着心,对他们说:你们把钱给我,我替你们做(大意)。她还把处于严重“病业”状态的同修接到她的诊所“治疗”;然后广泛的通知同修。去看望的同修一般都会给钱,而且不会少。这一点,她把握的很准,知道其他同修绝对不会坐视同修的魔难不管。当同修生命垂危之时,她赶紧推了出去,送到医院。

她的另一个特点是以“特别精進”的面目出现。她到一个县里,召集了一个三十多人的法会,开一个通宵。到了早晨,她提出来另一处去接着开法会。有些同修没去,有十几个同修去了,结果悉数被绑架。这些年来,她折腾过打腰鼓、书画社等;还到处建大资料点,让很多同修到一处去取资料,让地县的到兰州来取资料。有一个她张罗起来的大资料点,被警察破坏时,纸张等都是用卡车拉走的。她搞的这些表面上轰轰烈烈的东西,对修炼人有一定的迷惑性,尤其是能迎合想以做事代替修炼的人心。上述的事例真实有据。

据同修调查核实,部分实例详述如下(涉及到同修个人信息不在文中注明):

骗钱

二零零零年,路和一位老年学员上北京,一路上的接触,路发现这位同修比较有钱。从北京回来后,一直跟这位学员要钱,前前后后拿走了四万,最后一次该同修直接被要走七万。

二零零零年跟同修要钱的人,有两个人,一个人要了十七万,另一个就是路,前后共要了十四万。都是在二零零九年之前要的。

兰州一位同修从龚家湾洗脑班出来后,有同修帮助其给其开饭馆,消息被路知道后,路三番两次的要让该同修说出是谁给其钱开饭馆的。

安宁的一位同修因政府占地,得到补偿款四万元,路不停的要钱,要走了一万。同修不敢跟丈夫说,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样能把这钱补上。

建腰鼓队、书画社骗钱

二零一零年左右,路玉英在兰州组织腰鼓队,建立书画社。

有兰州同修给明慧发信,问建腰鼓队是否妥当。明慧同修回复说存在安全隐患。将这一消息告诉路等人时,其中有人直接说“明慧也有说错的时候”。她们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以打腰鼓,说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轮大法好”来代替发正念。

这一年里,路还建立书画社,由学员贺建中负责书写,作出的中堂分发到全省的各个地区。中堂中间是一个大大的“佛”字,在佛字的下角写着“真善忍”,中堂的两边写的是师父的法,如“慈悲能容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将《精進要旨》〈富而有德〉打印出来,装裱出来悬挂,没有署师父的名字。还将师父的《论语》等经文以书画形式写出来,不署师父的名字。

书画社购买的设备,包括书画社人员的工资,都是路从其他大法学员中得来的钱支出。参与其中的学员后来都被绑架、判刑,有的至今还在狱中。

书画社里找的同修,都是刚刚从黑窝出来的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路蛊惑,在书画社给其工作,一个月给同修一千元工资。部分同修干了一段时间发现不合适就退出了。参与其中的同修,如贺建中,被邪恶绑架非法判刑七年;送书画的同修,红古区海石湾的陈德光夫妻,被邪恶绑架双方被冤判九年,妻子盛春梅被迫害离世。贺建中出事前经常找城关区法轮功学员涂玉春帮其做事,涂玉春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被绑架,冤判八年;路领着法轮功学员焦丽丽等人曾到临夏,召集当地同修达三十多人交流一夜,第二日试图去另一同修家,被拒绝。焦丽丽在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也被绑架,被冤判八年。

跟路联系的同修都是不注意手机安全的,集体学法的时候手机就放在桌上,说那是法器。这些人都在网上学法、炼功、发正念。这些人都是积极参与腰鼓队、跳舞、书画社的,明慧的通告一概都置之不理。如神韵光盘明慧通知要销毁,这些人说,“这么好的光盘怎么舍得销毁?”书画中堂上直接是师父的法,同修一再提出销毁,至今这些人家中还在挂着这些中堂;这些人还在兰州本地同修中让同修联名签字,还在给同修推广网上学法,等等。

俗话说,孤掌难鸣。路的乱法行为能够祸及甘肃省各个地区的部分同修,单靠她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例如腰鼓队、书画社。如果没有和路一样认识并且和路联系频繁的所谓学员(这些人不按照明慧通告去做,违背师父法中的要求在学员中搅事),是不可能让路的乱法行为持续至今,祸害太多的学员。

被迫害的同修虽然没有直接和路有频繁的联系,但是跟与路联系的那些人经常来往、配合。文中提及的同修,并不是否定同修。同修是被迫害的,是同修没有认清路等人的乱法行为,在与其配合、长期联系的过程中,成了邪恶迫害的对像。这只是其中的部分同修。很多同修因分不清乱法者与乱法行为的严重后果,致使自己在修炼中被邪恶钻空子,招致不同形式的迫害,却不知问题的根源。

提醒甘肃同修

跟路在一起的人,都用电脑网上学法、发正念、炼功、交流,还给别的同修推荐。和路联系的人包括甘肃省各个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其中也有在黑窝非常坚定的同修。

请甘肃同修珍惜自己的修炼机缘,也能够发自内心的真正的珍惜师父给予我们一再延续的时间。该信什么该做什么,明明白白的按照师父的法去做。那才是对自己生命的负责、对众生的负责。面对乱法者,不是要将其如何,是我们甘肃本地同修,需要各自真正的做到“以法为师”,按照师父法中的要求去做,自觉按照明慧网的通告和法轮大法学会的通知去做,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中的乱法烂鬼,清除自身空间场中“学人不学法”的观念。当我们自身空间场清净了,谁又能干扰得了我们?!乱法者又如何能有市场一再的猖狂?!首先从我们自身做起,不给其市场——学好法,修好自己。师父的法《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不就是在告诉我们如何去做吗?

看到此文章的同修,无论是否跟路有联系,都需要清理自身空间场,乱法者能在我们身边长期活动,至今都不能停下来,是不是你和我都给她活动的市场,至少我们都在放任其一再的祸害同修,在大法弟子中搅事。

作为兰州本地区的同修,都应该在这件事上向内找,我们每一个人是否都重视了明慧的通告;是否都在学法的过程中认识到师父对大陆同修在网上学法的否定;是否真的用心学法,知道在学员间集资是不正的行为;是否真的从法中认识到路等人不正的因素,主动积极的在自己正念之场下解体着兰州本地空间场中一切不符合法的生命因素;是否在内心深处真正做到了对路等人不正因素的排斥和否定,还是留有自己不易察觉的消极容忍。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还总是有那么多人能被路蛊惑,还协同其做一些不合适的行为,导致参与其中的太多同修被迫害,给修炼人带来人为的魔难,给救度众生带来太多的负面因素。

让我们从自身做起,真正在法中认识到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的生命负责,珍惜师父给予的修炼机缘和对我们的期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31/提醒甘肃同修抵制路玉英的乱法行为-390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