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破迷上青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四川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岁。在人世间的迷中活了大半辈子,不知人为何那么苦?活着干什么?今天,我交流的是,得法破迷,几番寻死的我,了悟了生命的真谛,生命在法中升华的体会。

迷中得法

修炼法轮功前,我活得太苦,仿佛这苦日子永远也熬不到头。我总是想到死,多次寻死不成。冥冥之中不知谁在救我?为什么救我?

一九九六年,我已经五十多岁了。孩子们都长大了成家立业了,我却得了结肠癌。结肠癌做了手术,伤口还在流脓,就出院了,因为没那么多钱医治。眼看我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没想到幸遇千载难逢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

手术后,我原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只有九十多斤了,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靠人扶。看录像听师父讲法时,我就睡觉,正如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1]我脑袋有病,头痛了几十年了,中西药、各种偏方都医治不了。五、六月份我还戴着棉帽、裹着头巾,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才二十多岁时,人家就叫我伯娘。在听师父讲法打瞌睡时,师父就把我的头痛病彻底根除了。

大约炼功二十多天,几十年的皮肤瘙痒、胃痛(胃痛的经常休克),风湿疼全都不翼而飞了;原来晚上睡觉鼻子堵塞不能呼吸的情况也没有了,能舒舒服服的正常睡觉了。

不仅如此,最重要的是大法把我从迷中唤醒,我知道了,原来人生中所有的不幸,根源于生生世世的业力。我明白了,唯有修正法,才能消尽罪业,解脱苦难,走出生死轮回。法轮大法就是一部上天的天梯。当我了悟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是返本归真,从此没有了想死的念头,生活有了全新的意义。

我身心的变化街坊邻居有目共睹,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吸引了许多人来找我学功,一下子我周围就有二十多人来集体学法、炼功。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我组织同修跋山涉水,到区乡洪法。

我儿子得法了。儿子以前陪领导吃喝玩乐、赌博。学法后一改恶习,积极洪法。儿子和几个同修打着旗子,带着法轮功简介在小镇上走,向群众洪法,吸引了很多人走進大法修炼。儿子背着自己买的放像机,奔走于两省交界的区乡洪法,乐此不疲。

中共迫害陷重围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的来了,我没有怕,因为我不是普通的修炼人,我是大法弟子,维护法、证实法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2]

迫害发生后,我被非法抄家、被绑架洗脑、被拘留、被判刑,儿子被中共残酷迫害致死于狱中。巨关巨难中我没有倒下。因为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在身边看护着我,法为弟子拨雾破迷。

当形形色色的人情、人心、人念袭来,我就不停的默念师父的法。坚持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渐渐的,我闯出了大山压顶、“百苦一齐降”[3]的重围。

青天高远境象新

“监外执行”期间,医院、派出所我都不去,每天就认真学法。我不去派出所报到,警察就来家找我,有时一天来两次。一次我把茶水准备好,就给他们讲真相。从自己的身体变化,讲到大法弟子为什么劝人“三退”;从中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讲到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举当地的实例,从中共历次运动讲到当替罪羊的可悲。他们听的很认真。最后我说,你们都很善良,但要明辨是非,不要迫害好人,将来要承担后果的。不要让你的家人为你的前途担忧……

一两个小时过去了,他们静静的听着。后来把他们写好的本子拿给我叫我签字。我说不签,对你们不好,今后会成为你们参与迫害的证据。他们就说,那么就写上拒绝签字。

他们再也没来找我了。后来街上碰到,或我到派出所办事,他们对我都很客气。放下人心讲真相,我冲破了“监外执行”这个牢笼。

同修与我的间隔不知不觉消除了,我仍然做资料,技术更成熟,资料种类齐全,制作更精美。

我对姐姐的怨和恨深藏于胸无法释怀,我们已有二十多年不来往了。这颗怨恨心干扰的我非常厉害,“百苦一齐降”[3]时,它也乘虚肆虐。随着修炼的提高,我认识到,我们真的要站在大法基点上转变观念,真的把“吃苦当成乐”[3],把生活中的苦与不公当作提高心性、洗净罪业的好机会。

我时时轻轻唱着“是非本是前世怨 得法破迷上青天”,于是主动与姐姐化解矛盾,她生病,我去照顾她,给她买药,读大法书给她听,送资料叫她女儿读给她听,接来我家住了两次,过生日还给她送礼。姐姐在临终前终于听闻大法的福音。

通过这些年的修炼,真切感受到了生命溶入法中,在返本归真中升华的美好。大法破迷,引领着大法弟子不断攀登,青天高远,一层一番新境象。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证实〉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