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03595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是2014年通过网络与大法结缘的,小时候因不明真相,曾做过、说过一些讽刺大法弟子的事和话。2019年2月,我自己打印了几本大法书,觉的是自己修,多的书没用(其实是人心,觉的书少一点应该就不会暴露了),就烧了一本大法书,用碎纸机碎了一本大法书,还让父母毁坏了一部份。2019年5月,我在被绑架進精神病院时,把随身带的一本大法书扔到麦地里了。因为我学法不深,正念不足,我违心写了“悔过书”,说了不利于大法的话,并且对于邪恶的指使不能正念对待,配合了邪恶。严正声明:我在压力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

张瑞 2019年7月15日


严正声明

2019年5月8日上午,我得知县公安局要来行恶,我本应把所有的大法书、资料都安排走,也好有更充分的应对,可是我只把《转法轮》等常看的书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藏了起来。5月9日下午四点半左右,警察恐吓家人到农田地把我找回,绑架了,一些大法书被收走。所长说我要写三个“保证书”就放我回家,我不肯写,他们就把我送到县局,又僵持了一个半小时,最后我还是妥协了,写了“保证”。因学法不深,常人心太重,我一念之差做了错事,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所有“保证书”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管志峰 2019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曾于2000年左右上访,上访后因为年龄小被返送回当地的中学,后来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了一些不利于大法和师父的文字。2014年5月份,我又被绑架,在看守所里邪恶的压力下,我写了“四书”,后来在监狱里又写了一些不利于大法和师父的文字。服刑期间,我还说了一些不好的话,动手打了几次人。这都是因为自己学法不精,在怕心的带动下被邪恶钻了空子。现在我清醒了,深深的懊悔,希望能有弥补损失的机会。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四书”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抓紧时间学法,增强正念,争取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苦心救度。

王一帆 201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2011年6月,我被邪恶非法绑架到黑监狱迫害。它们运用了种种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制“转化”,我也被逼写了“三书”。我认识到这是由于我修炼不精進,对大法不够坚定,关键时刻正念不足,被常人心,特别是怕心等带动,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修炼的路上摔了一个大跟头。我的这种行为背离了大法、背叛了师父,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心里十分懊悔。严正声明:我在黑窝里被邪恶逼迫所写、所说、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从新走入大法中来,珍惜师父给我的千载难得的修炼机缘,信师信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以前造成的损失。

刘先菊 2019年2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4年7月22日被绑架,后被关進监狱遭迫害,每天被逼迫写“三书”,不写就不让睡觉。在高压下,我被迫写了“三书”。现在我“保外就医”在家,每个星期二要到司法所去报到,在他们打印的东西上签字,我也看不见写的是什么。2018年元月12日,他们又要我在一张纸上签了字。我知道是我没有学好法,正念不足,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弯路。严正声明:我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好好学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秦汉梅 2019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2015年9月的一天,我与同修外出讲真相,被便衣警察构陷到当地派出所。警察在询问时,我们没有配合,他们就到家中非法搜查,没查到什么,最后就放我们回家。临走时,警察非要我签字,由于当时法理不清,我就把名签了。现在我认识到这是信师信法不够,法理不清,这字不应该签,这是配合了邪恶。严正声明:我的签字全部作废。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随师父回家。

李柏红 2019年6月26日


严正声明

我参与诉江后,先是大队书记找到我的住宿处,询问我是否在炼法轮功。后来公社找到我爷爷奶奶,让奶奶背着我代签了“不炼”的保证书。由于我那时法理不清,正念不足,还有怕心、争斗心等等,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奶奶代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听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到底。

李旭 2019年7月18日


严正声明

前几天我到派出所办事,以为走程序需要签字、按手印,当时都没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就签名,并按了手印。走出门后,我才开始思考当时的情景,想到上面不知道有没有不好的内容,越想越悔恨自己怎么做的这么差,恨自己主意识不强,人心多,修炼不扎实。我严正声明:这次的签名、按手印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认真对待每一件事。

胡令娥 201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学法初期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被绑架到乡政府迫害,叫我按着他们提前写好的“不進京、不上访”等东西写。我当时有怕心,为了敷衍过去我就写了。以后通过学法认到我不应配合邪恶,我做了不符合大法的错事。我特此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德强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街道办再次让我填表、签字,她们问我:“不炼了吧?”我随口违心的答应了一声:“嗯。”以前在怕心的驱使下,我还签过字,顺从了邪恶,过后感觉悔恨,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我严正声明:以前我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实修自己,坚定正念,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樊永莲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三年前,我被当地610警察绑架至监狱中。因怕心,我违心的写了“不炼法轮功”,并写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之后,我心里很愧疚。现在我郑重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师父和对大法不敬的话一律作废。今后,我从新修炼大法,做好三件事,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并向师父请罪。

尹刚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大约在2000年5月份,从监狱回来后,片警叫我到派出所,我没去。他就来我家叫我抄写一份大连报纸上的一段话,然后叫我写上自己的名字。由于当时没悟到稀里糊涂上了邪魔的当,现在我知道错了。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那时配合邪恶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韩淑媛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2019年4月30日我没在家,村长找到我妻子说如果不签字,会影响孩子的未来和贷款等,我妻子害怕我被迫害,违心的代我签了“不修炼”的“保证”。在此,我严正声明:妻子替我签的那个“保证”以及妻子说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话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加倍精進实修。

葛维东 2019年5月28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八年,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丈夫受邪党江鬼蒙骗,不同意我修炼,叫来派出所的人非法绑架我。当时由于有怕心,我配合了邪恶,才得以回家。我感到痛悔,特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修到底。

陈楚华 201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们单位有同修去北京证实法,当地政府知道了,派警察到单位去调查,还找到了我问炼不炼了,由于怕心的作用,我说“不炼了”,又签了字,给大法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黄雅娟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6年11月30日在监狱黑窝给邪恶写的“四书”、相关“保证”和对师父不敬的言词声明全部作废。查找被迫害的原因是自己没走正,对法理不清,不能在法上认识法,信师信法不够。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汝红卫 2019年6月5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八年,我们村拆迁,我家就到处租房暂住。搬家时,不少东西要丢弃,于是我就把保存的若干本《明慧周刊》和三本大法书给烧了。现在我知道我做错了,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我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吕逢娥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恶党逼迫我们到党校办洗脑班,那时我们学法不深,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真是对不起师父。现在我们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付如欣、边荣艳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从监狱黑窝走出时,没看到“释放证明”上写的“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错误的在“释放证明”上签了名。回家看到后悔恨不已。我严正声明:此签名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崔红 201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因为有怕心,没把握好自己,我向邪恶妥协,做了不该做的事,过后非常后悔。我特此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紧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姜秀荣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被拘留时,因当时人心干扰,主意识不强,签过字。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潇璠 2019年7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诉江迫害的高压和大队的强迫下,我所写、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弥补过错,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尚计存 2019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对大法犯罪的行为以及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加紧弥补,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跟师父回家。

王淅宇 2019年7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因被共产邪党迫害违心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努力弥补过错,勇猛精進,不负师父的救度。

梁树青 2019年7月21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