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修炼中去掉不好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我是一个喜欢吃的女人,做吃的很勤快,翻着花样弄吃的。别的女人逛商场、服装店,我最喜欢逛的是菜市场,还为了方便,手里提着一个小弹簧秤,小贩别想跟我短斤少两。一到了卖青蛙、鳝鱼、龙虾、鸡鸭等摊位前就挪不开脚,寻思哪是土味?哪是野味?因觉的吃好吃的东西是人间第一大享受。为此,我不知杀了多少生,造了多少业。

一、去好吃的心

直到二零零四年修炼大法后了,我才知道“杀生会造成很大的业力”[1]。我这才不去菜市场买活物了,手里提的小秤也扔了,不在意吃亏上当了。但好吃的心去了快十年才去掉。

自己不买活物了,但一到菜市场看到青蛙、鳝鱼、龙虾,看到它们跳,那颗好吃的心也狂蹦乱跳个不停,只想买了吃,这时我就强迫自己快走开。

记得有一次,我非常想吃鸭子,怎么也压不住想吃的心,忍不住就打电话要丈夫买。他买回后,我喜滋滋的去厨房剁,心想:好久没吃过鸡鸭了,终于可以饱餐一顿了。奇怪的事发生了:我拿刀剁鸭子,明明砍的是鸭脖子,但刀却砍在了我的食指上,吓得我扔了刀喊救命。丈夫跑進来,看到我手上血流不止,帮忙包扎好。

那一刻,我手指钻心的痛。把我痛清醒了,我哭着喊师父,对师父说:“弟子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杀生了。”砍在我手上我知道痛,砍在小动物身上,难道它们不痛?它们也痛啊!何况我是为了饱口欲杀它们性命,修炼人的善心何在呢?从那以后我不再叫丈夫替我买这些活物了。

尽管如此,那颗好吃的心反反复复折腾,令我难受、想吃、馋嘴,但它越来越弱。

到二零一四年以后,我对好吃的东西不再感兴趣,吃面条、稀饭、馒头和酸菜也没关系。抓起什么吃什么,只要填饱肚子就可以了。和学法前的我判若两人,以前是无肉不欢啊!但丈夫与孩子在家吃饭时,就弄他们爱吃的,不糊弄他们的饭菜,让他们吃得高高兴兴的。

二、去色欲心

我和丈夫感情很好(除去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因娘家亲友挑拨离间,让我们吵了几次架,差点离婚外)。他很有才华,知书达理,脾气温和,对我体贴入微,我们关系很好。我对丈夫情也深,喜欢他,在夫妻生活上,我把它当美好的东西。

修炼后,我学了师父讲的色欲方面的法理,没有引起重视,没有想戒欲。丈夫一示意我就动心、动情,但过后又后悔,知道自己没摆正。师父说:“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你把它看淡,保持一个正常的和谐的夫妻生活就可以了”[1]。我把握不好,修的差劲,拖泥带水。

在我修大法第五个年头,有一次,我和几个同修出去讲真相,被人举报。我们三个被劫持到拘留所,我被非法关了十五天。回来后,后怕的几个月不敢出门,怕有人盯梢,怕再被迫害。呆在家里非常矛盾痛苦:知道大法好,想修好自己,返本归真。但邪党的迫害又让人不寒而栗,反复问自己,怎么办?几个月后,我选择跟师父走,义无反顾,精進实修。

我反复找自己哪有漏了,让邪恶钻了空子了。找来找去找不到,不会找。直到有一次看到《明慧周刊》有一篇交流文章,讲到同修被绑架等迫害,一般有三种情况:1、动用了大法的钱,大法的钱是救人的,不能挪于它用。2、妒嫉心。3、色心不去。我一下子恍然大悟:色心、色欲心就是它。

师父说:“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1]而我从未想过清除它,还把它当作是我,乐在其中。一手抓着神的东西,一手抓着人的东西不放,有大漏,才招来的迫害啊!悟到后,我发正念时,第一个清除的就是色欲心。尽管什么感觉也没有,一年又一年,我坚持不懈的清除它,不要它。渐渐的,真象师父说的:“那天我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说我们身体散射出来的能量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那么在这个场作用下,你不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无形之中也把你爱人给制约住了。”[1]丈夫真的被制约住了,好久好久也想不起来。我们是分房睡的,夫妻关系一如从前,没受影响。丈夫偶尔也会有一回二回,但我已把它看淡了,也就和谐了。

三、去利益心

1、不存私房钱

丈夫于一九九九年开始租房办厂,生意很好。我娘家三个哥嫂都参与其中,想在一起赚钱。由于利益的原因,他们对丈夫心生不满,偷走丈夫的图纸另外办厂去了,并挑拨我和丈夫之间的关系:说什么他和我离婚是迟早的事,要我多存私房钱。我信以为真,不管丈夫生意如何,只管找丈夫要钱,不给就搜衣袋,就硬拿。当时我的是非观是颠倒的,认为错的都是丈夫。还觉的自己命苦,摊上了这么坏的男人。我杀鸡取卵的做法影响了丈夫厂子的正常运营,丈夫大为光火。为此,二人为钱的事三天一大吵,二天一小吵,吵得二人都心灰意冷了。

二零零四年春,丈夫写好了离婚书,我心中再多舍不得也挽回不了。到了要离婚这地步,我都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什么都听娘家的,听得把自己的家就要弄散了,还没意识到是自己错了,我是蠢到家了。

就在这节骨眼上,我母亲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去世了,终年六十九岁。母亲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亲眼见证她之前一身的疾病,又黑又瘦,修炼法轮功后,她的病不翼而飞,挑粪种菜,补衣劳作,什么活儿都干,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每天乐呵呵的。在这修炼大法的九年里,母亲活得充实、幸福。她曾告诫我们:“以后不镇压了,你们二姐妹一定要学大法,只有修大法才能摆脱轮回之苦、回归那无限美好的天国世界”。

母亲的去世如当头一棒把我打醒了。我想:我这么要死要活、疯了似的找丈夫要钱,存私房钱,闹到离婚也在所不惜,值不值得啊?人死了,钱能带到棺材里去吗?钱就用不上了啊!人生在世最珍贵的是生命,别作践自己了。从今以后,好好修法轮功吧,修到功成圆满的那一天,回到天上自己真正的家园里去,返本归真!多好啊!生生世世的转生,六道轮回多苦啊!于是在母亲去世的一个星期之后,我走進法轮大法的修炼中。

学大法几个月后,我主动将自己这几年存的私房钱十多万元全部交给了丈夫。丈夫非常感动,说感谢李老师教化了顽固的我。因此,他非常支持我学大法。

我要求自己以“真、善、忍”为准则,时时事事为他人着想,不能再有这种损人利己的行为。同时,也要教育好子女,谁也不准存私房钱,这种行为害人害己。

2、与姐不计前嫌

我姐夫曾在丈夫厂里干过两年销售,后因不服从管理,丈夫要开除他。姐夫怀恨在心,找我丈夫要补偿,否则不走,吵得不可开交。丈夫息事宁人,只得随他怎么算账都行,这事才算了结。为此,我家和姐家四、五年不通来往,互不理睬。后来姐家孩子考上大学,那一年请客,我们去了,冰冻的关系才化解。

和姐姐恢复关系后,有一次姐姐悄悄对我说,我丈夫还欠他们二万元没给。我回去问丈夫,丈夫气得骂人。他说:不欠他们家一分钱,反倒是他们销售出去的货有四十多万元没收回,到现在也没收回,成了死账,损失的是我家。

我决定拿二万元去给我姐。不管欠不欠都给她,哪怕这世不欠是上世欠的都给她,还清账。等我真把二万元送到我姐手上时,她非常诚恳的说:这二万元不要了,等将来她女儿结婚时,男方条件不好,就送给她女儿,如果好就算了,不要了。好吧!二万元放哪儿都是一样的,在心里放下就行了。

3、赡养老人,善待父亲与继母

小时候,我和姐、母亲过得很苦,挖野菜吃,做饭时炒菜没油、没米、没柴是经常的事,长年累月吃不到肉是常事,原因是我父亲不顾家,长期住在外头。有钱时找女人、赌博,没钱时住在别人家,忘了家里还有三个人要吃、要喝、要穿、要生活,对我们不闻不问。

从十几岁起,我就想把自己嫁了。这个家太苦了,苦得活不下去。十五岁那年,我开始自食其力,开一个小卖部,摆点烟酒副食,赚的钱供我姐读中专。在我姐读书这几年,我父亲居然可以消失得不见踪影,等到我姐参加工作后,他又来了,他就是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人。而我姐和他的关系很好,待他很好,从不计较他的过错,不知他们前世是什么因缘。

我从小一直都很恨他,恨他对儿女不负责任,让我们吃尽了人世间的苦。恨他对母亲的不忠、暴戾。看见他就不舒服、厌恶、做噩梦:反复梦见一个长着父亲的脸的恶魔跟着我追,我不停喊:“爸爸、爸爸。”喊也没用,那恶魔跟着我追,吓的我慌不择路,魂飞魄散。在我未嫁之前,父亲为一点小事和我吵得很厉害,甚至喝了酒后拿着菜刀跟着我追,说要砍死我……我只想离他越远越好。

二零零四年,我修大法了,我想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修“真、善、忍”的人。我不能象以前那样对待父亲了。二零零五年,我花钱在自家房子前面砌了一间小屋,还有厨房和厕所。我租车接父亲和继母搬到我家新砌的小屋住。他们的水电、生活费,我和我姐都包了。他们只管吃好、喝好,身体好就行了。

二零零六年我搬了新家,我的二室二厅的房子就留给了他们。继母很相信大法,说是大法让我变好了,好了好多。因为修大法前,我同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形同水火,除非不见面,见面就水火不容。

二零一七年春天,继母突发心肌梗塞,紧急送到医院,说要马上手术,费用要三万元。打电话给她两个儿子,找不到人。继母和她两个儿子关系都很僵,没什么来往。在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我丈夫和姐夫共同凑齐三万元把手术做了。出院后,继母很感动。她的兄弟姐妹来看她,都说我们好,都说多亏了父亲的两个女儿女婿才救了她的命。其实,继母在两个女婿中的印象并不好,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他们放下成见,掏钱救她性命。这在当今社会并不多见,连亲生儿女不管父母死活的比比皆是。

现在两位老人又过上了平静安宁的生活,吃、穿、住、生病的费用不愁,我们做子女的都包了。尽管父亲在我们年幼时,不负责任让我们吃尽了苦,让我怨恨了他三十多年。是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才化解了我与他之间的怨缘,我才能善待父亲、善待继母,让二老颐养天年。他们是幸运的,他们沾了大法的光,享了大法的福。

四、用大法的法理启发家人去掉妒嫉心、走正路

1、劝导丈夫

丈夫的弟弟在丈夫厂里干销售干了十来年,赚了几百万元。二零一六年冬季,他弟弟在外省开了一个酒店,业务员都去贺喜,独独瞒着丈夫。丈夫知道后,对弟弟的做法大为恼火。他想到平日里在提成上、报销上处处关照他,损己肥他,却落得这下场,亲兄弟比外人都不如。

我刚听到时,第一念是不高兴,但马上意识到这是妒嫉心,我不要,要灭掉它,随后就心态平和了。我轻言细语劝导丈夫:“不要妒嫉弟弟搞得好,要巴不得弟弟越搞越好。你们家族多出几个大老板多好,只出你一个还是少了。多出几个大老板在乡里好有面子,你爸生的儿子个个有出息,好自豪。弟弟不告诉你就不告诉,别生气、别妒嫉,妒嫉心害人害己,要去掉它。”说得丈夫最后认可了:“我不妒嫉他,巴不得他越办越好。”我用从师父法理里悟到的道理开导丈夫,化解兄弟间的矛盾。

家和万事兴啊!后来他弟弟又接连开了两家酒店,生意很好。丈夫生意也蒸蒸日上,年销售额达到一千多万元。

2、教育女儿

女儿和邻居家的女儿小玉是同班同学。小玉是个学习刻苦的女孩,成绩好。女儿吃饭学习在午托班,成绩分数和她相差不大。考试分数出来后,女儿看到小玉的分数比她低就好高兴,回来就告诉我小玉比她考的少好多分。我当时听了也没在意,次数多了就意识到这是孩子的妒嫉心滋长。我告诉女儿:“你不要和同学比考分,同学考得好又不影响你,考得差也没影响你。爸妈从未因分数低批评你,总是表扬你。你做好了每一件小事,都有赞给你,鼓励你。以后,你的同学们考得比你好,你送上你的祝福,恭喜。考得不如你的,你要鼓励他加油、努力。灭掉妒嫉心,看到别人有好事时你要高兴,看到别人有伤心事时你要同情。那样,你的善心就出来了,就没了妒嫉心。”从此,孩子再也不因别人考得比她差而高兴了。

3、引导儿子

大儿子读小学时,学校举办的诚信考试每次都参加了。考试时,好多学生会作弊抄袭,所以学校举办了一个诚信考试的项目,无老师监考,由学生自愿报名参加,考试分数真实有效。因为其他的学生都想作弊考高分,所以一个班级只有几个人愿意参加。儿子每次都参加了,他的分数都是真实的。因此,老师没少表扬他。

等到儿子读高中了,一進高一首次摸底考试他就考了个全班第一。一下子,全班同学都认得他了。我教育他:“要和同学们处好关系,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一起出去玩,购物要大方,不可占别人的便宜。别人占你便宜可以,一个小气、斤斤计较的人长大了也成不了大事,没什么出息。同学不会的问你,你要知无不言,都告诉他。别怕他会做了成绩超过你,不要怕别人考得好。男人心胸要象天空一样宽广,以后才能成就一番事业。”儿子把我的话都听進去了,照做。所以,他成了班里的红人,男生、女生及老师都喜欢他。同学们都愿意和他玩,生活、学习上的事都爱找他,他也乐于助人,从中也收获到了快乐和友情。

有一次,分班考试,根据分数决定去好班、差班,很关键。这次考试儿子考的不理想,成绩在十几名,而平时成绩不如他的考到他前面去了。他回来大哭,委屈得很,说考试时很多同学用手机作弊,他没作弊,反而考得不如他们了,害得他不能分到好班去了。我首先肯定他没作弊是对的,从小养成了诚信习惯,做一个诚实的人。再告诉他:人的一生是定好了的,神安排的,从一出生就安排好了,什么时候读书,什么时候工作,什么时候结婚都是安排好了的。你顺其自然就行了,强求也求不来。不管考得高分的同学作不作弊,不关你的事。不要有妒嫉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是个最坏的心。江泽民的妒嫉心使他失去理智,一意孤行迫害法轮功长达二十年之久,仍未停止。你要听师父的话,去掉妒嫉心。孩子得到开导后,想通了,又开开心心的去上学。

一九九八年我二十八岁时,做了一个梦。梦见公园里的花坛里长了一棵高大的树,树上开满金黄色的花,密密麻麻、金光闪闪,一团一团非常美丽,不见一片树叶,连树枝也是金的。我在梦里也忍不住赞叹:这么美的花应该是天上的仙花,不是人间的,当神仙真好啊!怎么样才能当神仙呢?醒来后还久久回味,并写了日记。做梦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而我却做了一生中最后悔的事:我知道怀的是女孩,但我只想生一胎,只想生一个男孩,不想再生。于是在邪党无神论的毒害下,我毫不犹豫的打掉了胎儿,当时没有一点愧疚感,我愚笨到何等地步。当年要是把她生下来,她该是怎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儿啊!也许专找到我,以后得法的呢!痛悔一直伴随着我。

我经常讲这个梦给儿子、女儿听,告诉他们:本来你们应该有一个漂亮的姐姐,都是我中了邪党无神论的毒,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我一辈子不能原谅自己。好在我修大法了,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所不能,会善解我与你们姐姐之间的冤缘,让她有个好去处。

现代社会里有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谈恋爱、怀孕、打胎,社会风气败坏了。但我们大法弟子家庭里的子女不一样,我要用师父的法教导子女们走正路,走好人生每一步。不要让人生路上洒满无知、悔恨的泪水。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