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新婆婆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零六年秋天,离婆婆去世已经四年了,我们为公公迎娶了新老伴,是个淳朴的农村老太太。

新婆婆给我的印象很好,听说她跟公公确定关系后,要求先登记后结婚,而且要双方有证人,说自己不能随便就搬到你家住,凑合过日子。我心想新婆婆不是一般人啊,还维持着一定的道德标准。

我丈夫兄妹四人,丈夫排行老三,上有俩兄嫂,下有小妹,兄妹几人都在外地打工,一年回不了几次家,老人这边的事就自然落到我们夫妻二人身上。

虽然公公是七十多岁的人,但身体很好,上山采野菜,采蘑菇都落不下他。六十多岁的新婆婆身体也不错,干起活来我们都不如她。其实他俩的生活也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公公是企业退休高级工程师,工资比较高,我和丈夫平日里回去看看他们是免得他们想儿女,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们就跑跑腿。

时光流逝,八、九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步入七、八十岁的老人,眼神不好,公公接近双目失明,新婆婆的眼神也不好。一次我有三天没去看他们,进屋就有一种难闻的气味,我一看,厨房里乱七八糟,烂菜叶上生小飞虫了,灶台上,菜板上到处是剩菜剩饭,我就开始擦洗,收拾,丈夫来了我们一起打扫卫生,直到我收拾到厕所才找到气味的源头,原来是老人大便后没冲刷干净,弄得便池外边都是大便,黏在便池外一块一块黑乎乎的,我嘴里嘟囔着:“我说什么味呢,原来是……”

这时新婆婆不好意思急忙赶过来说:“就你爸弄得,年龄大了要不得了。”我明白她的心理。我说:“没事,谁都有老的一天,人就是这种状态,生老病死是人的规律,别伤心。”我慢慢收拾。

这以后我俩几乎天天去打扫一遍。后来公公体弱不能自理,我们夫妻就和老人一起住,和新婆婆一起照顾公公。看到新婆婆照顾公公劳累,我每天做饭打扫卫生,丈夫下班就替换婆婆照顾公公,喂饭、洗漱、大小便、洗澡、剪指甲,无微不至。婆婆看到我丈夫天天陪在我公公身边忙,还陪着说话,感动的掉泪说:“我没见过这么孝顺的儿子。儿媳也不嫌弃我,还把我吃剩的饭菜装到饭盒里当午饭。”

其实,开始我看到老人吃剩的饭菜就恶心,但我想自己是炼功人,应该去掉这不好的心。渐渐的我不恶心了,还能和新婆婆在同一个碗吃菜了。我明白这家里也是我们修炼的好地方,感谢师父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二零零七年春季的一天,新婆婆把我叫来给我一样东西,我一看是社会上传说的转运珠。我问:这是哪来的?她说:这是我和你爸到金店买的,你们兄妹七人都有份(包括新婆婆的三个儿女)。她告诉我买这些金珠子的原由是因为我大伯嫂向公公提出的条件:你给新婆婆买什么就得给我买什么。俩位老人一商量,那就给双方儿女都买吧。

我想,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不能跟他们一样。就对新婆婆说:“我不要,这东西你留着吧,我是修炼人,我得听师父话,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新婆婆很感动,眼里噙着泪花说:“其实你爸没有钱,我们积攒了几个月的工资买的。”我理解老人的心情,我拒绝拿这东西,但婆婆坚持着让我收下,不然她也为难。我心里难受的收下了。

后来大伯嫂又以其它借口向老人提出需要钱。二儿媳回来也哭穷。新婆婆很生气,又觉得不好发作,过后就跟我公公闹腾,跟我说说心里话发泄发泄。听了这些事,我心里很不舒服,心疼老人。但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管闲事,更不能搅在其中,要善待他们,看淡名利,不与他们争斗。

我安慰新婆婆说:别想多了,不是你来了她才这样的,我婆婆在世时他们就习惯回家拿这拿那的,就觉得自己苦啊,难啊,其实谁都不容易啊。那时婆家人都觉得我们条件好,因为我和丈夫从不向老人开口要什么,其实我们的单位都不景气,我和丈夫都失业在家,那是九十年代的事,丈夫的兄妹们经常回家跟老人哭穷,然后就能得到补助。我是修炼大法的,做事要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不能跟常人一样,如果我不修炼,那说不定我比他们还甚。

我还跟新婆婆说起以前公公婆婆在市里三室一厅九十平的楼房给了我的小姑子,给子女安排工作的事,我心里不平衡,那时我还没修炼,兄妹们都争取能到市里工作,因为有名额限制,我忍让了,但是觉得委屈。现在我修大法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知道那时让给兄妹们是对的,不然会搞得家里不得安宁,老人多为难啊。

听了我的一番话,新婆婆说:“我跟你爸说过,我可借你这儿媳的光了,有你这么好的儿媳,还有个好儿子。”我说:“是我太幸运修炼法轮大法了,有伟大的师父教导,我才知道怎么做好人,更好的人。”

我在大法修炼中不断归正自己,修去很多不好的心,使得兄嫂、小姑子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逐渐的他们回来也不象以前那样哭穷了,而且回来过年还给老人买些吃的、用的,两位嫂子还抢着干活,对我说:不用你干活,这些年你没少挨累,我们在外离家远,帮不上老人什么。看到她们的变化,我真为她们高兴。

我和新婆婆接触的时日多,经常给她讲法轮大法真相,讲善恶有报的事例,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讲我从小就体弱多病,结婚后有了孩子我就成了药罐子,一九九六年我得法修炼,学法炼功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不到一个月,我身上的许多医院治不好的病都不翼而飞。新婆婆见证了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心态平和,家庭和睦,与他人相处和谐,她经常说:“你人缘真好,我走到哪都有人夸你人好!”

我告诉她,是师父让我变好的,师父让我们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做事先考虑别人”[2],修成“先他后我的正觉”[3]。我还没做到啊。

她说,我跟你公公说过,将来你公公走在我前边,我就让你做干女儿。我说:我们就是一家人嘛,没有先后婆婆的,我就拿你当妈妈待。

一晃几年过去了,一天早晨吃过饭,我就想去看看俩老人,刚到一楼窗下,透过窗玻璃看到新婆婆正忙着做饭,还一手拿毛巾擦着眼睛,我走进厨房问她:“你好象不舒服?”她用手指着喉咙艰难地说:“扎鱼刺了,喝了一碗白醋也没好,又吃了一个大馒头也没行,你爸说这下完了,就得手术了,割嗓子就得死了,完了。”

我看着她安慰着:“别怕,我告诉过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敬念会得福报的。”我说完,她转身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了,一会她开门出来说:“我好啦!好啦!”又转身去另一卧室告诉公公去了。我真为她得救而高兴。发自内心谢谢师父救了新婆婆。

二零一四年夏天,新婆婆突然得了脑血栓,到市医院住院治疗,一星期她就出院回家了。邻居们都说:这老太太好的这么快,走的时候是几个人把她抬上车的,胳膊腿都软了,你看她这回来才几天,又去菜地忙了,什么也没耽误,走路还挺快。我问新婆婆:“你知道为什么你的身体恢复这么快呀?”她说:“我天天都在念法轮大法好,晚上睡不着也念,白天走路也念,有时看到你爸不舒服我也给他念,有时我们俩一起念。”

我公公也做三退了,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来救人的。我真为他们明真相而欣慰。新婆婆还劝她的老伙伴念法轮大法好。我知道新婆婆积了功德了,将来会得大福报的。

二零一七年秋天,八十五岁的公公在卧床一年后离世,过程中就是渐渐的吃饭少了,没有痛苦的离开了人世,也是一种福分吧。

安葬完公公,我们双方兄妹还有孙子辈儿们都围坐在新婆婆身边安慰她:“别上火,保重身体,虽然我们没有叫你妈妈,但你在我们心里就是我们的妈妈,以后我们还象以前一样回来看你。”没有一人提及财产,也没有一人问新婆婆有多少存款,都尊重公公留下的遗嘱:楼房让新婆婆住,留下的存款让新婆婆自行安排。新婆婆说:“我有你们这些儿女是借你爸光了。”其实,明真相的人都知道,她是借了大法的光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