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北咸宁610头目阮明贵已遭恶报死亡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零一年十月,中共邪党成立咸宁市委“610”办公室,阮明贵在二零零三年六月至二零零九年期间任610办公室主任,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种下恶因,二零一一年,阮明贵被医生查出患了肺癌,痛不欲生,现已死亡,具体日期不详。

阮明贵,湖北咸宁市市委副秘书长兼“610”办公室主任,一九五三年四月二十二日出生于湖北省赤壁市赵李桥区。他被选调到咸宁中共地委办公室从事密码通信工作多年,家住在咸宁市福星城小区。阮明贵的妻子叫周胜利,蒲圻茶庵人。阮明贵有一儿(阮强)在河南省商丘市的公安局上班、一女(阮芳星)。父亲阮贤能,母亲刘冬元。

以阮明贵为首的咸宁市“610”办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对当地民众干了很多大恶事,犯下了重罪。以下只是其中几个案例。

一、花巨金组建咸宁市石化疗养院洗脑班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至二零零五年十月四日,正值阮明贵参加“湖北省第二期省委办公厅(室)系统处级干部培训班”期间,阮明贵在温泉石化疗养院内组建了一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的洗脑班。其迫害手段是:肆意殴打、熬夜、面壁、敲诈勒索、不转化就直接劳改等。为期一个月,直接从市财政划拨的迫害花销达二十多万元。洗脑班非法关押的六名法轮功学员:赤壁市黄层秀、咸安区倪丽华、温泉开发区邵清明、徐长虹、方禄荣、郑杏华。

涉及参与迫害的单位有:省“610”、市“610办公室”、市司法局、法院、检察院、劳教所、公安局国保大队、市公安局、温泉公安分局、温泉各派出所、市水利局、咸宁学院、市中心医院、市妇联等。阮明贵指派徐孟良和姚雄具体负责。

二、迫害致死咸安医师陶维香

在阮明贵的直接指挥下,二零零五年九月温泉开发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和抄家,咸宁市咸安区人民医院医生陶维香就是其中一个,她多次遭当地公安恶警绑架,非法关押迫害、非法劳教,精神和肉体受到巨大打击,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以至出现脑溢血症状,经多次进医院治疗无效,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含冤离世,当年六十岁。

三、赤壁刘晓莲遭药物摧残等酷刑迫害致死

咸宁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法轮功学员刘晓莲,六十多岁的老婆婆,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被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长蔡金平伙同看守所的狱警邓定生、钱玉兰、宋玉珍等恶人劫持到了赤壁市妇幼保健院强行注射药物,致使老人家头部出血,双耳像爆炸一样阵阵地痛,上吐下泻多次昏死过去。刘晓莲还遭到过“五马分尸”酷刑迫害。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分别吊铐在两张上下铺的床栏上,然后指使几名恶人向两边拽床,拽的法轮功学员身体像裂开一样痛苦,五脏六腑都疼痛异常。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在阮明贵任“610”办主任期间,在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刘晓莲在家中被赤壁镇政府及赤壁镇派出所一伙恶人绑架并劫持到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摧残。刘晓莲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男精神病人侮辱她等种种迫害。进去不久,就被迫害得不能说话了。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刘晓莲老人含冤而逝。

四、绑架、诬判多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七年期间,温泉开发区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如:个体户杨冬香、中心医院护士王瑶霞、印刷厂职工雷江平、打工妇女章红萍、咸宁医学院讲师汪礼迪、中心医院药剂师徐长虹、麻木司机余劲光、电力局职工胡兰、市农业局种子公司职工方锦红等等。其中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送进洗脑班等邪恶黑窝进行迫害,直接导致咸宁医学院讲师汪礼迪的妻儿失踪多年,妻离子散,一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就这样被破坏了。

这背后的罪魁祸首就是咸宁市“610”主任阮明贵,是他直接执行江泽民的“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法西斯政策的结果。阮明贵不得不为此承担责任。

在阮明贵的直接领导下,咸宁市针对法轮功学员制定了多起书面文件,对其所在的管辖区下达任务,并直接与年终奖金挂钩,逼迫相关人员迫害法轮功。

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天理难容。由于阮明贵长期参与并指挥迫害法轮功,他家的亲人也不时的遭恶报,如:他的居住在咸宁东门山的岳母和他自己的女儿阮芳星在二零零五年过年期间相继患病。他的岳母病了,脸和身子浮肿,转几个医院还不见好转;他的女儿也病倒了,连过年都过不好。二零零八年,他妻子周胜利脚痛得厉害,长期不见好转。

阮明贵对法轮功犯罪,种下恶因,不仅害死了自己,还累及到家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