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偶遇 再续二十年前之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我地有一个讲真相小组,现在每周出去一次,在以城市为中心、往四周开车近两小时的地方,几乎都走遍了,主要以面对面挨家挨户的讲真相为主,家没人,就送期刊等真相资料。前些日子碰到这样一件事。

一天,我们突然发现一个车程不到一小时的地方,以前却没去过。我们分成两组,象往常一样,挨家挨户的讲真相。讲着讲着,看到一个男的,坐在房前的台阶上。我走上前去,递上一本《天地苍生》,并说:你好,大哥,送你一本好书,看看为什么钱越来越毛,共产党说一套做一套,当官的表面说反腐倡廉,背地里给少了都不干,无论抓起来哪个,都上亿上亿的贪,现在钱都不在银行,大部份都在贪官家里,咱们存折上那点钱就是数字,银行没钱了就去印,那不就是通货膨胀么?!

我看那大哥没什么表情,好象没听懂,我继续说:去年假疫苗的事你知道吧,你说共产党不是丧尽天良吗?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低声说:我刚回来,二十年了。我意识到他刚刑满释放,还是重犯。

我说:没事!真正的罪犯是共产(邪)党当官的,迫害佛法,他们罪恶滔天,老百姓有时是被他们逼的,现在都讲:天灭共产党,退党团队保平安!他表示上学时戴过红领巾。我说,你也退了吧,别跟着它遭殃,他表示同意。我问他:你贵姓?他说的姓名和我记忆中的一个姓名还有点象,我们说的挺高兴。

这时,我突然觉的,他好象在哪见过,我说我好象认识他,他说不可能,我都被关二十年了。他问:“你这是宣传什么? ”我说:法轮大法!希望人真诚,善良,希望人都明真相。他说:你说法轮功啊,我也炼过,这时,他嘴里念动:“有意无意,印随机起;似空非空,动静如意。”[1]

这时,我脑海中浮现二十年前看守所的一个人,我快速的问他:这是谁教你的,他姓什么?他说:在看守所,姓某。我一听姓,便说:大哥,那个人就是我啊,我不姓某,那是我的名,我的名比较特殊。这时另两位同修过来,我高兴的给他们介绍:这位大哥竟然能随口说出二十年前教他的静功口诀。

我与这位大哥相遇是在二十年前,也就是九九年时,我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关在看守所认识的。他当时是号里的二号人物,专管打人的。那时邪恶因素多,稍有不如他们意,都会招来拳打脚踢,但他好象没打过我。

想想对他印象还是很深的:那是冬天,天很冷,他发现我们号里有虱子,最后发现是我,让我把衣服脱了,把虱子抓了,他说了一句:“把衣服穿上吧,也就是你了,要不把你皮给你扒了。”那事就那么过去了。

再一次,我在卫生间炼动功,他们只说了一句:“还炼上动作了。”也就过去了。

不过,他对炼法轮功挺感兴趣,有时让我教他点什么动作。那时炼动功很难,每天要求坐板,我就结印,双盘。静功口诀应是一次夜里,是我们俩坐班(“坐班”——在看守所晚上不闭灯,一般有两个人一班,两小时不得睡觉,看着号里别出事),那时告诉他一遍, 没想到,师父让他记了二十年。

细品此事,我与这位大哥还真是有缘,他这二十年前的事我还真有印象。我们俩一起呆过的号(看守所里的关人的房间),在一九九九年,我接连上访,那个号我一年内被绑架进去过两次。后来那次,一个普通犯人讲号里有趣的事:说某某某伤害(别人)致死,被判十五年,后来司法系统查牢头狱霸,他被打成牢头狱霸,又给加了五年,一共二十年,当时听过还挺有印象。没想到二十年后,我与他再续前缘。后来我们又去他家一次,因他要书,我们又去一次,送他一本《转法轮》,他恭敬的接过去。

二十年前教过他一遍静功口诀,二十年后他能随口说出,给我最大的感触是:师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有缘人,师父惦记着世上所有的人。作为弟子,现在就应放下一切执着,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走好最后的正法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