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03375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10月份得法的。1999年7月20日后,中共恶首江××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当地派出所所长问我还炼不炼了,我带着怕心违心说了一句:“不炼了。”在高压下,我停止了学法、炼功一年多。2000年我又继续修炼法轮大法。2003年,我因为证实法被邪恶绑架,说出了同修,我也被冤判13年,被劫持到监狱迫害。2004年,我在监狱邪恶的迫害下写过“四书”,承认过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恶毒条款,过后心里很内疚。九年后我又被转到另一所监狱继续迫害。这所监狱邪恶至极,我因为有大法经文被狱警搜出,被二次关押小号迫害。有一次,狱警到小号里求我说:“回去不能再炼了。”当时我正念不足,因为小号里边的迫害更加残酷,二十四小时上刑,夜间没有被子盖,冻得刺骨,我急于想脱离小号这个鬼地方,就“哼”了一声,表示默许同意了他们的无理要求。还有一次,也是因为搜出了我有大法经文,狱警在办公室里看着大法经文训斥我,我把经文抢了回来,狱警气急败坏动手打我,用电棍电击我,将我送小号非法关押,将我的手、脚都戴上手铐、脚镣,然后串在一起,锁在地环上一个多月,强迫我写“保证书”。我当时正念不足,没有做到坦然放下生死,怕迫害时间持续延长,自己承受不了,就应付了他们,简短写了几句话。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听师父的话,修好自己,救度众生,跟师父回家。

韦昌峰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我因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后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几乎完全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坐板、穿号服、练队列、参加所谓的各种政治学习、听邪恶和邪悟者的报告等。这些行为完全不是大法修炼者的行为,抹黑了大法,背叛了师父。我主动交出了大法著作,写“思想汇报”、“三书”,在“思想汇报”中邪悟,歪曲大法。更为恶劣的是,我还主动接受邪悟,成了邪恶的帮教,用歪理和邪念迷惑、诱导同修邪悟。我的一些邪悟的东西还写進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转化”教材,起到了极为邪恶的作用,对师尊、大法、大法弟子和无量众生犯下了滔天大罪。尽管我犯下了各种严重的罪行,慈悲伟大的师尊一直给我机会,让我充分认识这些行为的严重恶劣成度。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孙成有 2019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有幸喜得大法。99年大法遭到迫害,电视天天都在诬蔑大法,我由于年龄小,在半信半疑的情况下就不学了。记得当时上小学,好几次考试的试卷上都有污蔑大法的题目,有几次为了考高分,我就违心的选择了污蔑大法的答案。2009年,我再次走入大法修炼。2018年,邪党搞峰会期间,有人来找我。他们给我录像,问我:“还炼吗?”我说:“为什么不炼?”并说了些炼功后的神奇事迹。警察听后恐吓要送我判刑,在警察的恐吓下,我的心态出现了波动,说出了句妥协的话:“要不再重新录。”。2019年,我在出差期间被绑架,由于修炼的不够扎实,在压力面前向邪恶妥协,写了“保证书”。我严正声明:以上我种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勇猛精進,弥补自己的过失,做好三件事。

李晓林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去年在邪恶的所谓敲门行动中,公安分局、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居委会轮番骚扰,施加压力,家人受到很大的压力和惊吓,也跟着施压。由于我以前被迫害过,怕心很重,违心的配合邪恶的要求签了字。过后,我心里非常后悔、难过,觉的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后来在同修的鼓励和帮助下,我才有了继续修炼的信心。通过认真学法,深挖根源,我认识到就是因为没学好法,没严格的用大法的标准实修自己,正念不足,怕心重,才向邪恶妥协,其实那些上门骚扰的人也是来听真相的等待得救的众生,我那样做不但自己对大法犯罪,也让那些众生对大法犯罪。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后的路,不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陈玉珍 2019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2017年10月中旬,我在外地姑娘家照看外孙的时候,我地区610和街道办事处的人拿着提前写好的稿件强迫和威逼家人一同配合,逼迫我签字。家人被他们逼迫的没有办法,我也在怕心的作用下被迫无奈,违心签下了名字。当时原稿件上的名字是现成的,名字的最后一字不是我名字的原字,是谐音字。在压力面前,我选择了两全的方法,即求得了眼前的安全,又免去了以后中共的迫害,看上去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实际上是一种想保全自己蒙混过关的狡猾心理,是背离大法的行为。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众生。我严正声明:为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金珍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党的政府部门基层工作,95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17年的公务员考核中,我因不放弃信仰,被定为“不记等级”(考核不准通过),不给我长工资,上级还威胁我公务员两年考核不称职就开除公职。去年,我的主管上级又找我谈话,要求我放弃修炼,写什么所谓的“三书”。由于学法不深,名利心、怕心太重,我觉的岁数大了,不能丢掉公职,我写了所谓的“三书”,给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内心非常痛苦,深感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三书”及所说、所做的对师父和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认真学好法,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郑翠娥 2019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小学退休教师,现已84岁,1998年喜得大法,曾是邪党党员,邪党组织关系已丢失。今年6月21日,学校邪党书记电话通知,告诉我党籍找到了,已登记在册,缺一张照片,让我用手机发给她一张即可。由于我法理不清,人心太重,我就找邻居把照片发给了她。后来我才悟到这不是配合了邪恶的迫害了吗?大法弟子怎么还能承认自己是邪党党员了呢?我追悔莫及,觉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我配合邪党的一切行为全部作废。我坚决不要这个邪党党员,彻底脱离这个邪恶组织。坚修大法,修好自己,弥补损失。

高桂琴 2019年6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7年到2018年期间,我在去北京检票时,被铁路警察非法扣留,带到警务室。他们非法搜查我的个人物品,行李被翻个底朝上,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炼就羁押,不能去北京,怕你上访,怕你串联。”由于有怕心、安逸心,我口头表示“不炼功了”。此话一出口,我心中懊恼不已,知道这句话的分量、后果及严重性。我严正声明:以前我说过、做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谓的“保证”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正念正行,多学法,做好三件事,不断归正自己,跟师父回家。

郭瑞平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今年二月份,当地派出所警察到我家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在压力下,因有怕心,我违心的说“不炼了”。五月份,警察又把我绑架了,我又没把握好,又说“不炼了”,又被拘留五天。我很后悔,是因为我法学的不好,修的不好,有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严正声明:我在被强迫时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后的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穆桂荣 2019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2019年7月9日,办事处司法所让我拿着户口本、身份证等证件去办事处,说是核对我居住地和房子的归属问题。我由于没学好法,没想起师父讲的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命令的法,让邪恶钻了空子,把我拿去的证件都复印了一份,继续对我实施迫害。由于我没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让众生对大法犯了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真正做到信师信法,为众生负责。

贺文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2018年末,我因为“诉江”被辖区派出所非法绑架,又非法拘留。放我回家的那天早上,拘留所警察让我在他们打印好的几张纸上签字,并威胁说不签字就不放人,我违心的签了。回家后通过大量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犯了原则性错误,配合了邪恶,感到愧对大法、愧对师尊。严正声明:此前我给警察签的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管新连 2019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2014年,我受妻子的启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为了一名大法学员。2013年,妻子因传播法轮功真相、救度世人,被邪恶迫害,非法关押10天。妻子出来那天,我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配合邪恶在“不炼功”的保证书上代妻子签了字。严正声明:我当时签的字及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法轮大法到底,弥补过错。

常宁传 2019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8年4月下旬被警察绑架后,被强制送到医院急救期间,因为受到人心干扰,在不清醒的状态下,被动的配合了警察,在“医疗诊断书”和“取保候审决定书”上签了名。事后我很后悔,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慈悲救度。严正声明:我在被绑架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彻底修去人心,跟随师父回家。

宋吉玲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2019年5月7日我和同修到农村集市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随后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一夜,又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在私心和怕心的驱使下配合邪恶签了字。我严正声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多学法,坚定正念,跟师父回家。

王淑娟 2019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邪恶绑架,在警察的逼迫下,写了“不炼功”保证,我还在当地派出所拿出的一份不知道写了什么内容的单子上签了名,这是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助师正法,不负恩师的慈悲苦度。

李少华 2019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6年5月份因诉江一案被当地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当时有人心,儿媳怀有7个多月身孕。警察欺骗我说不炼了就放我回家,我没有做到信师信法,在警察的逼迫和亲情带动下,违心的签了字说“不炼”。我深知自己做错了,愧对师父。严正声明:我当时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信师信法,加倍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

徐丽波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本人于一九九六年得到《法轮功》一书。本人当时只感觉这本书挺好的,一有时间就拿出来看看,当时对法认识不足,不够重视。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迫害后,我就把这本书放到我的业务书当中了,过了多少年后就随着业务书一起卖了。现在想起我当时的行为是对师、对法的不敬。现在我认识到大法的严肃,郑重声明:以前我所有对大法不敬的行为作废。今后一定重视敬师敬法。

刘忠荣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扎实,在一年的非法监狱迫害中,失去了正念,违心写了“五书”,做了一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和耻辱。我非常后悔,严正声明:我在监狱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珍惜师父给予的一切,抓紧学法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清云 2019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我近日被人构陷,遭非法绑架,在师尊加持下当日回家。可是在过程中,我有一些配合邪恶的成份,如片警在讯问笔录中写着要“遵守国家法律,不做犯法的事”,当时我看到没有提及法轮功,就签字了,而实际上他们是把法轮功划为违法犯罪的。我严正声明:当时我所签的字作废。中共迫害法轮功才违法,法轮大法好,修炼法轮大法不违法。

刘瑞香 2019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修炼的,修炼后一切疾病都好了。在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后,由于学法不深,我被迫写了“三书”,也签了名,做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现在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都作废。今后要坚定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刘玉阁 2019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有怕心的情况下向邪恶签了“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造成了损失。现在非常痛心,觉的自己对不起师父的苦心救度,对不起大法。我郑重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的言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李艳云 2019年6月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后,在高压下,由于怕心,我放弃学法、炼功。2012年,我参加朋友的葬礼回家后,被魔鬼缠身,发病狂疯,将保存十多年的多本大法经书焚毁。治疗疗养一段时间痊愈后,自己很后悔。我现在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我已在老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杜李耀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2018年1月27日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被迫照相、按手印,回家时又签了字。回到家才知道自己做错了,真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严正声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所签的字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好好学法,修好自己,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金花 2019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2019年4月19日下午在集体学法时,我们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一星期。在此期间我们被迫照相、按手印、签字等。我们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们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好好学法,修好自己,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赵秀莲、柯秀月、柯秀莲 2019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7年10月28日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关押一年零四个月。在被关押期间,我因承受不住迫害违心的写了“五书”,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我现在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从此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朱德艳 2019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九年五月中旬,大队保安和妇女队长带领派出所警察共三人闯進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当时心很怕,就说“不炼了”。后来我觉的这是对师父、对法的不敬的行为。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学柱 2019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2015年9月,我因诉江被绑架到派出所。由于法理不清,有怕心,我配合了邪恶:录口供时被迫签了姓名,被拘留15天后被释放时,又在“释放表”上签了姓名。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韩月玲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后,单位要求交大法书籍。我抱着狡猾的心理,将一本打印不太清晰的《转法轮》交给了单位。师父我错了。今天我在这里郑重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从现在起,我要时时事事在法理上思考问题,管好自己的每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坚定地信师信法。

牛魁娟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警察的“敲门行动中”,警察问我还炼功吗?由于怕心,我回答说“没有”。说了假话、骗了人,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的“没有”这句话作废。坚定修炼,跟师父回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孙凤英 2019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九年五月中旬,大队保安和妇女队长带领派出所警察共三人闯進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当时心很怕,就说“不炼了”。后来我觉的这是对师父、对法不敬的行为。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家英 2019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前几天,当地派出所两个警察和村会计到我家来叫我签字,在怕心驱使下,我没把握好讲真相的机会,却签下了不该签的字。他们走后,我后悔莫及,感到对不起师尊。我严正声明:签名全部作废。修去怕心、争斗心,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走出去多救人,兑现自己的使命。

付秀娟 2019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2019年4月19日下午,我们十多名大法弟子在集体学法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邪恶非法绑架关押到拘留所一星期。我们声明:在此期间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们将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跟随师父坚定实修。

李素花、林菊英、柯爱娣、郭玉香 2019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在警察的“敲门行动中”,警察问我:还炼功吗?由于怕心,我说“不炼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给大法抹了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说的“不炼了”这句话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陈冬 2019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去年2月4日,邪恶闯進我家把我绑架到当地派出所。由于怕心,我违心说了“不炼大法”的话。一年来我非常自责,自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特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环境里我所签、所说的一切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

王惜芳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得法修炼前曾受邪党造谣毒害有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得法修炼后,我明白以前自己受骗了,做错了,对不起师父。现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没修炼时一切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坚修大法到底,永远不变。

宋秀兰2015年6月9日


严正声明

在被迫害初期,我在邪恶逼迫下,无意中说了“不让炼就不炼”的话。对这句不敬师不敬法的话,深感痛心,感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现在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凤仙 2019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2017年11月10日晚,我在救度众生回来的路上被邪恶非法绑架。由于被邪恶恐吓,在被提审时,我被迫同意签“五书”。我严正声明:当时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于萍 2019年2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因诉江在2015年10月被邪恶骗去拘留5天,被迫在派出所“录口供表“上签了姓名。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郝美荣 2019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因诉江在2015年被邪恶绑架拘留15天,被迫在派出所“录口供表“上签了姓名。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丁美荣 2019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被公安局绑架时,写的“保证不外出张贴大法标语、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工作”的东西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从新做好,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秀兰 2019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学校被绑架后,拘留7日,在返校后被迫签下“保证在学校期间严格遵守‘三书’规定”的保证书。严正声明:我在学校签下的所谓“保证书”作废。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圆满随师还。

王缘缘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被公安局绑架时写的“保证不外出张贴大法标语、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工作”的东西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鞠华 2019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参加了单位的法制培训班。我现在严正声明:在培训班里我的签名、答卷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过错。

韩冰 2019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由于家人的压力,我做了、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在此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李秀枝 2019年5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有怕心的情况下向邪恶签了“保证书”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到底。

李桂玲 2019年7月6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