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显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家在四川边远山区农村,今年六十七岁。是师父把我从死神手中抢回来的,如果没有修炼大法,我早已不在人世了。大法不但救了我的命,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大法使我变的开朗、豁达,说话、做事首先考虑别人,家庭和睦、邻里互相融洽、和谐。家人和邻居都说我修炼法轮功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师父把我从死神手中抢回来

修炼前,我从头到脚都是病:什么美尼尔氏综合症、白内障、鼻炎、支气管炎、肠炎、胃炎、胃下垂、尾椎炎、风湿关节炎、神经衰弱、长期失眠、子宫糜烂及其它妇科病等等,真是百病缠身。

我家在农村,没有经济来源,非常贫穷,为了给我治病,花了很多钱,家庭已经负债累累,一贫如洗。多年来天天不离药,有的时候吃的药比吃的饭还多,然而,病情并没有得到好转,药物的副作用使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往往一种病得到暂时的抑制,却加重了另一种病。

长期病痛的折磨,我的身体痛苦,精神也痛苦,精神负担过重反过来又加重了我的病情。如此恶性循环,我生不如死,我真的不想再活在这个世上了。我变的小气、怪癖、浮躁、爱发火,动不动就以“死”相威胁,家人对我都“敬”而远之。

一九九七年二月,我很幸运的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们队修炼法轮功的人比较多,在我家建立了炼功点。每天早上、晚上二十多个同修在我家一起炼功,一起学法,一起切磋,心性得到快速升华,我的身体得到全面净化。修炼不到三个月,我身体所有的疾病不治而愈,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从未有过的愉悦,从此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自从跨入大法修炼之门,师父就把我当作弟子带,多次给我净化身体,消除业力,从根上把各种“病”祛掉,让我能在大法中修炼。其中有一次最刻骨铭心,那是得法后不久的一天晚上,我突然头晕的很厉害,天昏地转不能站立,于是我回屋半躺在床上,症状没有减轻还在加重,一阵恶心,肚子疼痛,呕吐不止,丈夫立即拿来盆子接住呕吐物。开头吐出来的是吃到胃里又返出来的食物,接着吐出黄褐色的黏液,又吐出的是红黑色的血液约七、八百毫升,还带有六块四公分大小的血块。一家人见状都吓坏了,担心我有生命危险。特别是亲家母说这样的病最要命的,要死人的,并说:不久前某某某也是同样的症状,送到医院都没有抢救过来。子女们更加着急,马上要把我送医院。我对家人说:我是炼功人,没有病,这是在消业,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我有我师父管,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丈夫尊重我的决定,子女也知道我在修大法,就不再坚持送医院。大家都平静下来后,我对丈夫说:“我要听师父的讲法。”于是丈夫提来录音机帮我播放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我静静的聆听师父的讲法,听着听着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头到脚,通透全身,全身暖暖的,舒服极了,慢慢的我就睡着了。次日早晨五点钟晨炼的时候到了,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地上,考量我的身体状况:头不晕了,肚子不痛了,不恶心也不呕吐了,所有不舒适的症状一扫而光。我立即走到我家院坝(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早餐时我很有口味,吃了一大碗米饭。

从此我一身轻松,心情舒畅,精力充沛,不管家务、农活,还是洪扬大法,我都积极主动,总觉的有使不完的劲。家人、亲戚朋友都目睹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因此我的家族中相继有十五人走入大法中修炼,亲朋好友中也有不少人得法修炼。

从得法到现在已经修炼了二十二年,没有打过针,没有吃过一粒药,至今我的身体非常健康,天天都在做农活、家务,不觉的累,天天都在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而精神饱满。

脱臼的部位神奇复原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们炼功点W同修的娘家在某乡,娘家的亲人、邻居看到W同修修炼大法的心身变化,也想学炼法轮功。于是我们炼功点同修自愿组织去该乡洪法,时间定在一九九八年九月十三日(星期天)。商量好后,我就负责通知。九月十二日通知最后一位Y同修,是丈夫骑摩托车送我去的,Y同修家不通公路,于是丈夫就在公路边等我,我沿田埂路步行去通知Y同修。

到了同修家屋子背后,其背后是一个一米多高的高坎,还要绕一段路才能到大门口。为了节约时间,我准备从高坎跳下去,顺着Y同修家院墙走两分钟就可绕到大门。以前多次这样走过。可是这次却出现意外,就在我从高坎往下跳落地的瞬间脚踩滑了,夹在两块石头中间,加上身子下落的惯性和跳下的速度,把我重重摔在阴沟(排水沟)里,左脚是蹩着的,左脚与膝盖骨摔脱节了,一看是脱臼了。还好身子和手只受了一点皮外伤。我挣扎了几次想站起来,都失败了。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象刀扎一样难受极了,随后我眼睛发黑看不见东西,痛昏了。几分钟后我清醒了:我不能昏过去,我要尽快通知到同修,不要耽误明天洪法的大事。于是我请师父救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摸到院墙壁,双手和右脚用力,拖着左脚慢慢的移动到同修家大门口。

Y同修开门看见我当时伤的很严重:左脚是悬起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嘴唇萎缩,大吃一惊,急忙要扶我進屋,我说:“不進屋了,我马上就回去。”Y同修问我:“咋回事?”我简单的说了一下经过,跟她说明天到某乡洪法的事。于是Y同修扶着我走到公路,丈夫已经等在那里了。丈夫看到我伤的这么严重,要拉我到医院医治。我对丈夫说:我是修炼大法的,我要按照师父说的做,我要回家炼功。丈夫亲眼看到大法在我身上多次出现的奇迹,毫不犹豫的说:好,我马上送你回家。丈夫把我小心翼翼的抱上摩托车坐好,拉回家。坐在摩托车上我的左脚好象悬挂在膝盖下面,不时的晃动着。

回到家,同修们已经准备炼第五套功法了。我下车后丈夫给我拿来坐垫,帮助我坐在垫子上。平时炼这套功法我早已把双腿双盘、双手结印,等候炼功音乐响起,可今天腿“伤”成这个样,能盘上去吗?心里刚刚这样一想,师父的法身就出现在我的正前方,微笑着对我说:“你一定能行。”随之一股巨大的能量把我笼罩着,我信心大增,我一定能双盘炼完这套“神通加持法”。于是我先把右腿盘上搭在左腿上,然后忍着疼痛把左腿扳起搭到右腿上,终于双盘上了!在用力扳腿的那一瞬间,只听左膝盖处发出“咔”的一声响,疼痛更加剧,我立即背诵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疼痛随即减轻。随着炼功音乐响起,我打手印、加持神通、然后進入静功修炼,炼着炼着渐渐入静了。

炼完静功,我象往常一样,双手合十,然后放下双腿,自己就站了起来。旁边同修惊问我:“你怎么自己站起来了?”等我回过神来,回想起受伤的状况,看看自己,看看我的腿,看看左膝关节,脱臼的部位确实复原了,也不肿、也不疼了,试着走几步完全正常了!此时我激动的心情再也无法抑制,感恩师父的泪水夺眶而出。我知道是师父替我付出巨大的承受,给我调整的身体、治好了伤!

第二天一早我与洪法组的同修从我家出发,中午时分到达某乡,与等候在那里的五、六十个新学员一起学法,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切磋时,Y同修和辅导员李大姐向大家介绍了昨天我左腿“受伤”与“康复”的经过,说明了我与同修一起步行十多公里的正常状态。我也将裤脚挽起,大家看到我左膝盖处略有一点红肿(但是我不觉的痛)。亲眼目睹了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展现,十分激动,赞叹不已。

师父一路呵护才走到了今天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镇压,二十年来,我们大法弟子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尤其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师父一路呵护才走到了今天 。

比如:有一次贴真相不干胶,被恶告遭警察追捕,眼看就要追上的关键时刻,师父的法打在我的脑海中:“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救度世人与众生,都是在揭露迫害,都是在制止迫害,所以不能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行为,更不能在迫害中叫邪恶随心所欲的迫害大法弟子。如果恶警、坏人不听劝阻,还在一味行恶,可以用正念制止。”[2]我心想“我们要用正念制止迫害,让警察站住不动。”结果两个警察就被原地定住了,我们得以顺利走脱。

一次在河堤上我看见一个年轻人独坐在河堤上的长椅上,上前一看,是一年前因车祸受伤,在家养伤的交警(他不认识我),于是我就上前给他讲真相,没有讲到几句,他就说:“你是法轮功(学员)!我是警察,你还敢给我讲这些!”他马上抓住我的手,要打电话给派出所来抓我。我对他说:我是好心,是教你躲避各种灾难,得到平安幸福的办法,你反倒要抓我,这样对你不好!这时他把我的手抓的更紧,仍然坚持打电话给派出所。

在这紧急情况下,师父就让他明真相的父亲出现在现场,来接他回家,其父知道情况后狠狠的训斥了他:人家完全是为了你好,又不要任何回报,你不感谢反而要害人家。你四十来岁车祸受伤后行动不方便,不能上班工作,还要我这七十多岁的老头伺候,你觉的自在不?警察自觉的理亏,放开了我的手,让我走。临走时我希望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到农村发真相资料,没注意一只烈狗突然冲到背后袭击我,嘴触到腿肚子,却张不开嘴,狗摇头摆尾离开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我们姊妹三同修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发真相资料,发到晚上深夜,由于对该市不熟悉,街道多,往回走的时候迷路了,转了多时都没有找到回去的路。这时我求师父给我们指方向。随后我抬头一看,看到天上旋转的法轮正在缓缓的向左前方移动,我们顺着法轮移动的方向顺利的找到了回去的路。

二十年来,尽管我多次被骚扰,多次被劫持到洗脑班,其中三次被关押数天遭暴力洗脑,讲真相被恶告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九天,家庭多次被非法查抄,时常遭到610人员的骚扰恐吓,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制止行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