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進京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第一次去北京还是一九九六年秋天,那时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单位组织全体员工去北京旅游,由我带队并负责全程服务,前后行程八天,留下的印象只一个字——“累”。一晃二十年过去了。此次的北京之行还是从头说起吧。

一九九七年,我因身体有病,在同僚的介绍下喜得法轮大法。二十一年的大法修炼之路,不但我自己受益匪浅,更多的是我家中的多位亲人也沐浴在大法中,个个都感受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我从一个常人变成一位修炼人,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的感激之情,师父啊,弟子深深感到,二十一年的修炼路上虽然平淡,如果没有师父您的引导 、保护,我是走不到今天的。

我有一位小舅(婆婆的弟弟)在北京,小舅老家在江苏的一个中等城市,为了追梦,他们全家举迁去了北京,他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儿子,当年是当地的高考状元,考取了北京一所很有名的大学。大学毕业后,小表弟带着梦想去了日本留学一年,于二零一四年回到北京,回京后找了一份自己认为还不错的工作。一切都在他的梦想中前行着。那时他们的家庭是幸福的、甜蜜的、美好的,生活的无忧无虑,叫人羡慕。他们也为有这样的儿子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二零一四年夏天,小表弟的单位组织员工体检,小表弟被查出了一种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当时他们不知道此病有多严重,小舅妈和小表弟都说:“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不就出了一点小疹子嘛。”后来到医院去找医生看病时才知道这病有多严重,全家人如同五雷轰顶,顿时懵了。从此一家三口失去了欢乐,天天被恐惧和不安笼罩着。

这事半年后婆婆才告诉我。我也是学医的,非常清楚此病的严重性,我说:这种病目前在医学上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治愈。用常人的话就叫“死刑缓期执行”。小表弟得病后这半年,一直用進口药物维持治疗,治疗费用已经花去了几十万人民币了。在北京看病是很难的,他们五天就要输一次血小板,全家人包括亲朋好友知道这事都为他们感到揪心。病人是身心的苦,家人是精神折磨的苦,真叫度日如年。

我对婆婆说:“唯有修炼法轮大法才能救他。”婆婆已得法修炼,于是给他们打电话,叫他们学法轮功。小舅说在忙治疗,脱不开身。我说:“时间不等人啊,你们快来学吧。”婆婆又立即去了电话,希望小表弟能尽快来家乡得法。

就在那个电话后的第一个星期六,也就是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小舅从北京乘火车风尘仆仆的回到老家,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钟到了我家,刚坐下来,我们就给他介绍大法,讲大法的神奇、超常、美好,讲天安门自焚骗局,又让我哥哥现身说法,我哥哥因病走入修炼,现在身心健康,他讲述了亲身体会和经历,哥哥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也是亲人,修大法是我们的唯一选择。吃了午饭,我和同修立即教小舅炼功,五套功法想在短短一个下午就学会是有些难度的,我们耐心的一遍遍的教,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指导,等教到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小舅告诉我说:感觉很美妙,浑身发热。我说:修炼后的体悟会更多,你就好好学吧。很快到晚上八点钟,我们简单的吃了晚饭,准备送他去乘晚上十点的火车返回北京,临行前我送给小舅一个MP5的机子和一本宝书《转法轮》。他的行程是那么短暂而匆忙,但我感觉他们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全家将得法了,有救了。

后来的日子,因路途遥远,我们只能用安全电话交流几句,经常叫他们好好学法,抓紧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道他们对大法还有很多的不理解,特别是他们生病的儿子,由于受到中共无神论的影响,同时又是一位青年高材生,想让他一下子接受大法是不容易的。刚开始学法时,小表弟是为治病而学,常常是由父母带着学法炼功,一切都是被动進行着。即使这样,变化还是非常大:得法后第一次输血小板由原来的五天输一次变成十多天输一次。第二次则间隔了四十二天。四十二天后突然发烧,考验来了,用感冒的形式给他消业,他们因刚修炼,悟性还低,“怕”心上来了,去了医院吃药挂针,这一关没有过去。

因路途遥远,电话中又不能说的太多,一切靠他们自己去体悟。我经常牵挂他们,因为上次小舅来得法,由于时间太紧,回去后附近又没有同修交流,炼功的动作是否标准?师父说的三件事他们做的怎样?修炼中消业、过关别人又代替不了,还是让他们自己去悟吧。渐渐的我也不怎么打电话了,每个人刚开始修炼都是这样,我不能强求要他们怎样做,一切要符合师父的要求、符合大法。

转眼间到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有一天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见我的婆婆来到我家,站在我身边,神情非常低落的跟我说:“他走了。”听后我惊讶的说了声:“啊,走了?”无法形容那种惋惜的心情。潜意识告诉我说,都得法了,走了太可惜了。这个梦结束了,紧接着又是一个梦境,婆婆又出现了,并对我说:“他们回来,住在××县医院。”我说:“好啊,回来我就可以和他们一起学法了。”婆婆说:“那你忙,我先去医院看望一下。”我说:“那你先去吧,我把孙子安排好马上就去。”我把孙子往床上一放,他竟然解了一大泡小便,比成人尿量还多,夏天的草席湿了一半,我立即将草席抽下来清洗,洗完后我赶到医院,坐在小表弟的床边陪他一起学习《转法轮》。这个梦就结束了。

醒来后,我就想这是什么意思?肯定跟他的修炼有关,我将此梦讲给同修听,他们立刻说:这是师父点化你,要你去帮他们,切磋后,我明白是师父叫弟子去北京救人。

接下来,我给北京小舅发信息,我说我准备去北京看你们,他当时只回了两个字:“好啊。”就没有下文了。我直观感觉他们不太情愿接受我的想法,我也感到时间不等人,我又通过婆婆和他们联系,当晚小舅妈接的电话,也是不情愿的语气。我婆婆说:有话直说,是要我们去,还是不要我们去。小舅妈说儿子又住院了,肺部真菌感染,现在我们去不方便,还说要和小舅商量一下。到了晚上十一点钟,小舅回到家,知道我们执意要去北京,他说:“好啊,因为他们是带有能量的。”

就这样,我们订了第三天的飞机票去了北京。到了北京,小舅去机场接我们,看到他的那一刻,我们的心都要碎了,他比我们上次看到的又瘦了很多,腰背也弯了。我知道儿子的魔难其实就是他们的魔难,他们虽然已经得法了,可是叫他们一下子都放下肯定做不到,又远离同修,有时会悟到做不到,在修炼中很多人都存在这个问题,我也是这样,明知他们是新学员,过关时会出现情况,不主动的和他们联系,不主动去他们身边帮他们,造成他们的心性不能及时提高,最后还要师父点化。我这次是带着师父的重托,负有使命而来的。

在出机场去他家的路上,小舅说他们压力很大,这种病输血小板有个极限,在病程如果输血小板满四十次,后面的效果就会走下坡路了,甚至没有效果了。从他的话语中,我已感觉到他们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仍把自己当作常人,感受到了他那种绝望的心理。快到家了,他将我们安排在离他家不远处的一所宾馆,我婉言谢绝了。我说:“不能这样安排,就住在你们家中,如果家中不好住,我们打地铺,只要有床被子就行,我们不是来享受的,住家中方便我们学法交流。”僵持了很长时间,他最后终于同意了。

到家中看到他们不足六十平米租来的房子,一切都很简单,我们就地而坐,交流了得法后的情况,询问儿子学法情况,小舅说儿子不太相信大法,每次都是他们带着学,不主动,而且还有很多问号。我们说刚开始都有问号。简短的交流后,小舅妈从医院送饭回来了,见我们到来她表示了欢迎,刚说了两句就问我,她的腿到现在还不能双盘。我说:“你坐下来让我看看。”我发现她的坐姿很好,可以试试,话音刚落,我用手轻轻一送,她双腿竟然盘上去了。这时她感到很神奇,怎么一下就能双盘了呢?这一次的双盘就坚持了二十六分钟。接下来我给他们纠正了五套功法动作,纠正了好几处,并且告诉他们,动作是不能错的,错了会将师父下给我们的气机带歪了,会影响整体修炼及本体转化。我又问:“会发正念吗?”他们说不会。我立即将发正念的内容写出来并教给他们,告诉他们发正念的重要性,是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其中之一,我们一起发了一次正念。十五分钟结束后,小舅妈说:“我在第二个五分钟时,看到了前面有一扇方格子的木窗户,从窗户外面照射進来很多红光,很红的光,从红光中出现一个人向我走来。”我听了真为她高兴,师父来救他们了。以前就听小舅说过小舅妈天目开了,能看到另外空间景象。后来我教他们上明慧网。我们交流到很晚,发完夜间十二点钟正念就睡觉了。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期间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在我以前的办公室,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刚走進办公室,在办公室中间堆着一堆碎的黑煤炭,我说:“这煤炭怎么放在这地方?”办公室另外一位同事说:“马上把它清理出去。”我说:“那我来弄吧。”我找了一个装化肥的空袋子叫另一个同事撑着口袋,我一铲一铲的将它们装入袋中,很快清除干净,将袋子抬到室外很远的地方扔掉了。梦就结束了。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点化鼓励我。

第二天我们吃过早饭,立即乘车赶往医院去看望小表弟,到了医院看到他一脸愁容,面色发白。我想我要当面给他介绍大法、讲真相。我问他:“大法修炼中你是怎么想的?”他说:“我有很多疑问。”我说:“一定要学《转法轮》这本书,一切疑问都会解开,在中国已有上亿人在修炼,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师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从此以后你再别想修炼了。”[1]交流一会后,我开始纠正他的炼功动作,到了十一点五十五分又带着他们在病房发正念,发正念结束后,小舅妈说,她又看到了从病房门口射進了很多金光,从金光中有一个人向她走来。我和婆婆异口同声的说:“师父来救你们了!你们太有福气了!” 接着下午我们学习了《转法轮》第一讲。

到了第三天,我们吃完早饭,又去了病房,再次与小表弟交流,叫他一定要坚定的信师信法,病一定能好。正常情况下我不会现在来北京的。小表弟说了这样一句话:“我也不想吃药,但爸妈放不下。”我告诉他们,好好修,总有一天会放下的。师父说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下午,小表弟洗完澡往床上一坐,奇迹又发生了,他一脸的惊讶的问:“我的腿能盘上了,这是怎么回事?在以前散盘都支的很高,今天怎么能单盘了?而且不费劲就盘上了。”我朝他笑笑说:“你就好好修吧,什么神奇都会发生!”

我北京之行快结束时,小舅说,来一趟也没有带你们出去游玩一下。我说:不用了,这次我们不是来玩的,二十年前我就来过了。小舅说:二十年北京变化很大。我说:是啊,变化是很大,我们来回时间共四天,北京天天是雾霾,空气质量很差。我深深的知道,它是迫害法轮功的黑窝,是邪恶聚集的地方。如果不是师父安排,不是为了洪法,我绝对不会选择这个时间来北京的。

临行前的夜晚,我又做了一个梦:梦见那是一个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的秋天,田野中有一片金灿灿的稻谷,稻穗长的很饱满,正等着被收割,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着,还有一大堆收割好的稻谷,堆的像一座金山,一派丰收的景象。醒来后,看看时间,早晨五点多钟,我一切都明白了。我衷心的感谢恩师,感谢大法,是师父为了救度众生,并给了我建立威德、提高的机会,平生第二次的北京之行圆满结束了。现在小舅一家三口正稳健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

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1/第二次進京-333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