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溶化偏见 救度老人一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七年七月,我实名给原单位领导写了一封真相信,结果被他恶告。一时间“六一零”人员、国保、派出所警察和原单位领导三番五次到家里来问这问那。后来又听说公安局长已经在拘留书上签了字。我怕心起来了,啥都没带就匆忙离家。

我在几位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来到一个陌生的县城暂住在同修家。安定下来之后,我静下心来仔细向内找:首先找出了不信师信法却信人的心。还找出了求安逸和不理智等人心。因为难耐酷暑不想出门而选择写信讲真相;又因为执著的相信邪党年内必垮而写了实名,使邪恶找到迫害的理由。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1]

我没有把逆境看成是对正觉的熔炼,反而因此在不知不觉中生出对时间的执着和求安逸等人心。所以一听说邪党要垮台就心如浮萍,又生出欢喜心,忘了大法弟子要信师、信法而不是信人。在正法修炼中这可是大漏啊!旧势力就是抓住这个漏下手的。

一、师父安排的修心环境

事情已经这样,我首先想到的是做保姆维持生活。可我出来时没带身份证,不能到家政公司去登记。本地同修说有一位杨伯曾托人找保姆。但杨伯家的工资比别人家少几百元,而且老人年近九十,患糖尿病等多种老年疾病,性格暴躁、脾气大,经常跟保姆对吵对骂,一个月换几次保姆,最后还是没有保姆,连他本家的侄孙女都发誓不伺候他。同修问我去不去。

我想,工资低、雇主脾气不好也是提高心性、转化业力的好机会,我欣然同意。同修就领我去见了杨伯,第二天就上班。一切看似自然,其实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

杨伯退休前是城关镇干部,也算是公门中人。第一天上班就要看我的身份证。我说没带,过些天有人会送来的。他说没有身份证来路不明,又是外地人,他不放心,天天催我回去拿身份证。他住在本地的儿女也隔三差五的回来催我。我也看出来他们不是真心要我走,老人确实需要人照顾,只是在这乱象丛生、信义缺失的社会里,找个陌生人当保姆,不验明身份肯定不放心。那些天我竭尽全力照顾老人,用行动证明自己不是坏人。

老人一身的臭味自己没感觉,因为不停的换保姆没人帮他换洗衣服,他已经习惯、闻不到了。我象教小孩一样给他说讲卫生有益健康的道理,他才勉强同意每星期从里到外换一次衣服。老人还习惯了不刷牙,我每天早上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和杯子递到他手上给他讲刷牙的好处,还天天帮他洗假牙、安假牙;晚上用药水给他泡脚、洗脚、剪指甲。

第一次倒尿桶臭味刺鼻,塑料尿桶底部结了厚厚的一层白色尿垢,我就买来刷子仔仔细细的刷洗。老人每天要吃多种药,我按时把药和水送到他面前。他脾气上来时冲我发火,我就和颜悦色的开导他。

师父说:“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2]。

有一天老人让我买食材做豆腐乳,要求口味要不咸、不淡、不辣、不酸。结果我做咸了。杨伯气忿的对我说:“我永远都记着你做的这个豆腐乳,你糟蹋了我的钱!”接着一样一样的细数买各种食材花多少钱。我知道心性考验又来了,心平气和的安慰他:“杨伯你别生气,明天我去买,包你满意。”第二天我到一个很远的农贸市场,尝了很多家豆腐乳才挑了一瓶,拿回去老人说有点酸。过一天我又去挑了一瓶买回来,老人才满意。

面对老人的挑剔、为难,我就用师父教导的法理来要求自己:“哪怕别人骂了我们,打了我们,我们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不对了造成的。”[3]这样矛盾也就化解了。

二、九旬老人也要炼功

终于老人不再提身份证了,我以为这事过去了。没想到一天我买东西回来,老伯突然把脸一沉喝问:“你是谁派来的?”面对突如其来的“审问”,我没有惊慌害怕,内心十分镇定,笑眯眯的正视着他说:“我是神派来的,是来救你的!”话一出口,他脸色立刻缓和了,说:“我观察你好久了,看你象个特务。可我不明白你为啥要潜伏到我身边来,我退休了,无职无权的,你潜伏到我这有啥用?”他的一番话让我又好笑又难受,好笑的是,这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高龄老人,竟然还紧绷着过去搞政治运动“阶级斗争”的那根弦哪!难受的是,中国人这几十年来被“西来幽灵”折腾的太可怜了。我平静的对他说:“我不是特务,也不是坏人,我是修佛的,修的是真、善、忍最高佛法,师父叫我们救度世上的好人。”

从此我有机会就给他讲现在官场腐败、人心不正造成社会道德败坏、造假成风,人们为了自己挣钱不顾别人死活。他都认同。可是只要一提法轮功,老人就忿忿不平,说法轮功现在明里不搞,暗地在搞地下活动,在电线杆子上贴标语。他说:“他们胆大着哩,标语都贴到我们小区来了。我还接过电话叫我退党,我啪一下就把电话挂了!”我告诉他:“法轮功是救人的佛法,他们打电话是在告诉你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啊。”

无论老人说什么,我都平心静气,不急不躁,不怨不恨,一如既往,一言一行尽量展现出大法修炼人的善念善行,天天有机会就给他讲大法强身健体,净化人心的美好。慢慢的,他态度有所转变。对我的挑刺、为难变成了夸奖。他说:“你咋这么好?这么会关心人?”我说:“不是我好,是法轮大法好,是师父要我们做事先为别人着想啊!”他点点头。

我开始读《转法轮》给他听,还给他放语音版的《绝处逢生》的故事给他听,他也能接受了。可是给他读《九评共产党》他又受不了了,恶狠狠的指着我说我反动,还说:“再说,小心人家来抓你。”我想他背后有邪灵操控,我要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灵。

开始,我每天做饭、洗碗时关上厨房门发正念。有一天他突然用拐杖戳开门,厉声喝问:“你象个木头桩子在干啥?”看样子他很生气,我赶快扶他坐下,说:“杨伯消消气,听我说。”我说:“你身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病?因为你身上附着不好的东西,我在发正念清除你身上的邪魔啊,清理完了你身体就好了。”他一下高兴了,还问我怎么发正念。从此,老人经常在整点前五分钟提醒我:“发正念了!”我就盘腿立掌坐在他面前,他望着我发正念。

我给他讲中共历次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现在又专门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又讲贵州藏字石,告诉他:“中共灭亡是天意,现在三亿多人都顺天意退出党团队了,杨伯,你也退了吧。” 他答应退出了共青团组织。

有一天老人又生气了,质问我:“来了这么久,你教了我几套功法?啊?光知道你一个人炼!”我很吃惊,因为我半夜炼功从来没有让他看见过。接着他命令我:“赶紧把五套功法全部给我教会!”这次被他训斥,我格外高兴,老人佛性出来了,我能不高兴吗?我耐心的教他学会了五套功法。

炼了几天,老人高兴的对我说他炼功起作用了,走路脚有劲了,桩子稳了。其实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态、脾气变化都很大,对人和气了,心态平稳了,也讲究衣着外表了,知道讲卫生了。

三、大姐修大法顽疾痊愈

过年前,老人的大女儿从N市回来,她虽已退休,依然年轻漂亮,但这次脸上皮肤通红,有些地方还翻着白皮。她手上提一包药,一進门就对老父亲诉苦:“爸呀,医生说我长红斑狼疮,白天夜晚痒得受不了,一抓又疼又痒。中医、西医、偏方都看了,药吃了,抹了都不起作用,医生说这病治不好,咋办呀?”说着就忍不住要挠,一挠就翻白皮。

因为不了解,当时我没给她讲真相。晚上我跟老人商量给她讲真相,让她修大法,老人很赞同。当时就打电话让女儿明天再回来,说保姆要给她说件事。她在电话那头就问:“保姆是不是有啥秘方?”老人说:“是、是、是,是有秘方。”

好在路不远,第二天大姐和她弟弟父子俩一起回到杨伯家。大姐见到我就问:“我爸说你找我,你给我介绍啥秘方?”我说:“大姐,是有治病秘方,关键看你相不相信。”她让我快点说。我说:“我老家有个老婆婆,脸上长满白癜风,学法轮功两年全部好了。”她说:“法轮功我听说过,有那么灵吗?”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教人做好人,净化人心,提升道德,根本不是电视里说的那样。你听说过三退保命的事吧?”“没听说过,退啥子?”我说:“一个人杀了人要偿命吧?中共杀死了多少中国人你知道吗?”她摇头。我接着说:“更邪恶的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还把尸体制成标本在国外展览牟利。干了这么大的坏事上天能不叫它偿命吗?”我讲了藏字石之后,说:“将来不论用什么方法灭它,加入它的老百姓都会跟着遭殃!但也有办法自救。”她问:“啥办法?”“把自己入的党、团、队退出来!因为共产党就是由党团队组成的。”我说。“退、退、退,我入过少先队,我答应退出来。”她迫不及待。紧接着问我:“法轮功怎么炼?你教我!”

我就打开机器播放师父的教功录像让她看,她立刻跟着师父的动作学起来。学了一会儿,她说今天还得赶下午最后一班火车回去。我就把机子送给她,告诉她光炼动作不行,还要听师父讲法,要想好病必须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叫修心性。

离开杨伯家两个月之后,一天老人给我打电话说:“我大女儿让我告诉你,她的脸好了。”大姐和大法真是缘份不浅哪!我激动的告诉杨伯:“你对大姐说,一定要坚持学下去,千万不能放弃啊!”老人说:“她说炼功没问题,就是听课有些地方听不懂。我对她说了,你多听几遍就听懂了。我讲的对吧?”我连忙夸奖老人:“杨伯,你讲得对,悟性好啊!”

四、父子明真相得救

那天我教大姐调机子时,老人的孙子躺在床上看手机。孩子上高中,个头儿和他父亲、爷爷一般高。杨伯的小儿子在屋里和父亲聊天时,看到杨伯的桌上有老人抄的五套功法的口诀和要领,很生气,跑出来责问我:“啊,你叫我爸帮你抄法轮功的东西!”我当时忙着和大姐说话,只对他笑了笑,没说什么。他站那看了一会师父的教功录像,又冒出一句:“我要不是看你对我爸照顾的好,我去告你。”我还是没动心。

直到我和大姐把该说的话讲完,才去跟他讲真相。我讲了法轮功是啥,怎样洪传世界,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讲迫害者遭恶报的下场,讲三退保命……他问我这些都是从哪听来的,我接着讲了明慧网、大纪元、新唐人、神韵艺术团世界巡演等等。他越听越吃惊,说以前本地有人给他小册子,他从来不要、不看;在省城做生意,有几次人家把光碟挂在他汽车镜子上他都不敢看,扔了。

我对他说:“这些大法修炼人,用自己的生活费做资料,还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向世人讲述真相,他们不是不想安稳的过日子,就是为了在大劫到来之前解救被毒害的众生啊!”他终于醒悟了,真诚的对我说:“姐,真、善、忍我相信,因为确实在你身上体现出来了!我入过少先队,你帮我退了吧!”

我们只顾说话,忘了在床上看手机的少年。他听到父亲退队了,出门时忽然对我说:“阿姨,我还入过团呢!”两个宝贵的生命得救了!临走,老人小儿子专门又叮咛一遍:“姐,你莫忘了帮我们三退!”

五、师父帮我多救人

杨伯家的位置在城乡接合地,周围有大片农民的菜地。天气好的时候,我就动员杨伯出去晒太阳,我提把小木椅跟着。遇到老年人,就让他坐那儿跟人家聊天。我说:“杨伯啊,你在这晒太阳,我去转一下。”我专门到有人干活的菜地里去转,凑过去跟人家搭话,帮人家干活。在理葱、剜菠菜、捆芹菜、锄草的过程中,给菜农讲真相、劝三退。

上街购物时,只要看到有人东西提得多,我就跑过去帮忙,一直送到家,借机讲真相,劝三退。

有一次,我到几百里外的A县去,我为了讲真相方便没坐班车,花十倍的价钱包了一辆出租车,司机三十岁出头。车开出去不远忽然遇见了司机媳妇,她听说去A县,二话不说就上了车,说她也想去玩一趟。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她来听真相的,感谢师父帮我多救一个人。

还有一次,我有急事到S县去,师父又一次安排我搭上一辆拉菜的车,路上司机饶有兴趣的听我讲真相,退出了少先队。

一年来,每走一步我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佛恩浩荡!做大法弟子真的是太有福,太荣幸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1/慈悲溶化偏见-救度老人一家-3890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