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资料点越走越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修炼之前我全身是病,颈椎病压迫神经行走不便、心率过速、严重盗汗、偏头痛、关节炎等,修炼法轮大法后都不治而愈了。一九九七年我走入大法修炼,身体健康了,心灵也得到了净化,从一个自私自利、脾气急躁、心胸狭窄、唯利是图的人,脱胎成一个心胸坦荡、乐于助人的修炼人。

师父帮我开小花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从劳教所出来后,看到当地同修都在走出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可是真相资料少,不够用,有的同修连《明慧周刊》都看不到。师父的经文都不能及时看到。看到这些我就有了想做资料的想法,当时因邪恶的迫害使我流离失所,后来老伴(同修)又被迫害的脑出血,卧床不起,我护理她两年多直至她离世。这期间建资料点的愿望始终没能如愿。

二零零八年,我家拆迁后我离开了原住处,邪恶干扰少了,我在儿子(同修)的支持下,开始筹建家庭资料点。从有这个愿望到具体运作起来,期间经历了重重困难。

我当时已经六十五岁了,前半生是在农村生活的,只上过六年学,英文字母不认识,连拼音打字都不会。拿锄头铲地是本行,要摆弄电脑一窍不通。

遇到的第一个困难就是筹集买设备的钱。由于这些年的迫害,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没有多余的钱购买设备,但既然想做就得克服困难想办法筹钱,当时手上只有老伴去世时亲友给的两千元钱,买设备不够。我女儿(同修)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她有一部份钱(每月看望她用的)放在我这,只好把这钱也先用上。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把电脑和打印机买回来了。

第二个困难是不懂技术。当时我住的那一片没有会电脑的同修,好不容易找到一位略懂点电脑的上班同修,抽时间来教我,可打开电脑一看,没装系统,只好又通过另一个同修把电脑拿到其它资料点找技术同修装上系统。费尽周折把系统装上了,连接打印机又不会了,只好再找同修,总算把打印机也装上了。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一点基础知识,在师父的加持下打印出了小册子,看着第一次打印出的资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可因为安全原因,那位一直帮助我的同修不能来了,我的心就象浇了一盆凉水,很是失望。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买耗材时,遇上了在被迫害时认识的技术同修,在他的帮助下资料点正常运作起来了。我当时悟到是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因为师父说过:“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

经过一段时间,我学会了上网、下载、多版打印、pdf打印、发三退名单等。在正法形势推动下,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也在增加,需要的资料也增加了,需要的品种也多了,在原有基础上我自学了光盘刻录、打印盘面、做护身符、翻墙软件、不干胶粘贴、打印真相币、大法书等。讲真相、救人需要什么资料,我就做什么。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还学会装电脑系统,从XP系统到Win7又升级到Win8.1,不断的给同修的电脑换新的系统。

随着正法形势急速的推進,二零一五年全国掀起了诉江大潮。很多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实名向两高寄出了控告状,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行。我也在六月三日寄出了我的诉讼状,收到了妥投回执。有很多学员不会写就找我,我按着明慧网发表的模板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写内容,我再打印出正规的给他们拿走邮寄。按明慧编辑部的要求,寄完诉状的要把诉讼的副本发到明慧网。有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发,也有的网络诉江不会,有人找我,我毫不犹豫的担起这项责任。那些日子我家每晚都有人来办这件事,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那时明慧网经常报道诉江的学员被监控的事。可我想,江泽民我都敢告,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在师父的加持下一直很顺利的做完这件事。

当初的小愿望变成了今天的大收获,小资料点发挥了大作用。还帮助同修建了四个小资料点。这些同修老年人多,掌握技术慢,我从我的经历中选择重点教,不绕弯。她们学的认真,提高很快,现在都在发挥着作用。

信师信法显神迹

在资料点的运作过程中,有许多神奇的事。修炼人的一念很主要,避免负面思维,最好什么也不想就信师信法,不是故意去做错事,有困难师父就会帮助,有危险师父就会保护。

做资料时打印机经常出故障,可我对修打印机一点不懂。出现故障时我就坐下发正念,清除阻挡我打印资料的邪魔烂鬼,请师父加持,学一讲法,再一开机,打印机正常了。有一次,打印机坏了咋弄也不好用,我就给师父磕头,请师父帮我,再开机就正常工作了。

从做资料那天开始一路走来,从不会打字到会做资料会做系统等这过程中我只是有了这个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遇到问题发发正念,给师父磕几个头,师父就帮我解决了, 我就是凭着对师父的正信做着正法需要的事。

有一次,我和我儿子去修打印机,到那一看,修理打印机的同修不在,一个不认识的人在那看店。他说同修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回来,让我把打印机放这,把电话号码写下。他又说:你给看一会儿店,我去抽根烟。我没理他,我又到另一家看看,那两人正在说同修A被绑架的事。我明白了,原来那人是便衣,在那蹲坑“钓鱼”。我和儿子说快走!我俩直奔电梯而去,便衣在后面追,等电梯的人太多,我俩就在人群中拐進了步行楼梯,一气从九楼跑到一楼,甩掉便衣打车回家。谢谢师父保护,躲开一劫。

还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修一起去买刻录塔,付完钱我发现对面店里有个人一直在看着我们,我感觉那人是特务。我马上发正念并跟商家说:你帮我把货送到西大门。我让同修先回家,小声告诉送货人从别的通道走。那个特务一边打着电话走了。商家把我送到另一个门的楼下,正巧有辆出租车,我抱着刻录塔坐车回家了。感谢师父又一次给我化解了危险。

有一段时间光盘的需求数量很大,尤其神韵晚会光盘世人都愿意看,每月需要近千张。有一次,我去买光盘,因为价格便宜也为了省时间,我买了三千张,用六个纸箱装着,商家帮送货。在电梯中,有个中年男人一直看那几个纸箱,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就趴在纸箱上看说明。我想又遇上特务了,就站在电梯一角发正念,让那人离开,从九楼发到六楼,那人就走了,我一路发着正念打车顺利回家了。谢谢师父保护!

听师父话 向内找 提高心性

在和同修配合做事中,也会发生摩擦。有一天,我正在刻录光盘。同修来找我,说让我上网下载文件,有人急等着要。我当时正在用一台刻录塔刻录光盘,两台打印机打印盘面,要上网查找资料就得停下来,我不想停下来,就说让她自己下载。她说她的电脑上不去网,我就说了句:捣乱。这一下她就炸了,大吵大嚷:不用你了,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越吵声越大。被同来的同修推走了,到外面吵得更凶。她走了,我也坐那生气,心里想:我帮你建资料点付出那么多,教会你用电脑、用打印机、去买刻录塔你怕遇上认识的人,我给送到你家六楼,我买回来耗材你来我家取,你现在跟我大吵大嚷的,好意思吗? 抱怨、不平衡等人心一下子都上来了。

冷静下来后想到师父说:“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你不是走在神的路上吗?你真的认为耳朵听的是好听的、大法弟子都顺着你的心讲话你才愿意修炼、你才能提高吗?”[2]向内找,发现我有怕麻烦的心、面子心、最主要的是那个强大的自我,没有为他的心。如果同修能解决还用来找我吗?看上去我只说了一句“捣乱”的话,其实心里已经开始怨了,没去体谅别人急等着要东西,自己怕麻烦不愿给做。同修着急,我不愿意给做还抱怨人家,她能受得了吗?是自己不符合修炼人的状态把同修惹火了,自己还坐那还愤愤不平,这种不平衡的心让我看到我做事不是纯善的,是有条件的,我帮你了你就得对我好,你就得尊敬我,这是求回报的心。找到这里我很惭愧。

师父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

可我修炼这么多年,遇事想到的还是自己,再说我会点什么还不是大法和师父给予的,有什么可自我膨胀的?是我这方面的问题突出了,师父看我不悟才来这么一下子。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4]

感谢师父借助同修用这种方式点醒我。过了几天同修来我家,我真诚的向她道歉。她也挺高兴。我们都向内找,消除了间隔。

在资料点的配合中和同修之间过心性关的事很多,但这过程中也是修的最扎实、提高最快的过程。因为师父说:“我要叫这个环境成为都能接受批评同时向内找的环境。都在修自己,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修好自己,不就少了冲突吗?”[5]“要讲清真相、要救度众生,更要修好自己。”[6]

所以我们个人的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

回顾十一年的资料点的修炼路程也是艰难曲折。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师父给了我太多太多!师恩难报,唯有精進再精進,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奋起猛追,兑现史前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