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修好自己多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于二零零四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那时的我浑身是病,腰腿痛、高血压、高血脂、全身肌肉僵硬、胃肠功能都不好。由于病痛折磨,我的脾气也变的很坏,经常和家人发火,三句话不合我意火就上来,一生气,腿就发软站不稳了。第二天就得看医生。家庭气氛被我搞的很紧张。那时我常想,我活不了多久了,说不定哪一天就没命了。

由于经常看病,医院的大夫都熟了,可他们对我的病也无能为力。

初浴大法佛恩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一位大夫给我一本《转法轮》,说你看看吧。由于受中共谎言毒害,我半信半疑拿回家。一看,才知道原来这是一部教人修炼的大法,“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精神为之一振。书中的教诲常常让我热泪盈眶。

尽管当时法轮功已经遭到江泽民和中共的构陷,谣言满天飞,我毅然决然的走入大法修炼。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让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就这样,再遇到自己要发火时,马上就想到要忍,那火真的就消下去了,没了。我的火没了,家也就安定、平静了。看书学法,加上炼五套功法,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到两个月,一身病全没了,再也不用吃药,更不老往医院跑了。自己都觉的象换了个人似的,心情愉快。沐浴在佛恩中,无比幸福!

学法后我知道了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所致。刚开始修炼就感到有法轮在全身转,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还有一次,看见满屋子的法轮在飞,是师父给我清理家庭环境。我从内心深处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知道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更高的科学,不是迷信,“迷信”是共产党无神论搞出来的打人的大棒子,它怕人们相信神佛而唾弃它,所以用最残暴的手段压制人对神佛的信仰。三尺头上有神灵,不让人信神不等于没有神!

突破家庭关

得法之初,我每天坚持学法,背《洪吟》,发正念,顶着来自社会、家庭和各界的压力,旧势力在另外空间的种种干扰,也没能动摇了我坚强的意志,遇见问题就按师父的法来对待,“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2]。

中国民众受中共的谎言毒害太深,不理解修炼人。那时我在家里面临的是丈夫骂、孩子哭、姐妹指责,丈夫威胁说,“如果小十岁,我就和你离婚。”我理解他们,因为他们对大法不了解,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利用一言堂媒体抹黑和妖魔化使家人承受着很大的精神压力。

丈夫为此经常和我闹。有一次,丈夫从外面喝酒回来,说:“我是一路哭着回来的。”一个大男人,大冬天顶着西北风,哭着走了五、六里路,挺不容易的。他其实是一个很正派、很善良的好人,但是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理打压下,变的很脆弱。可以想象,那时每个大法弟子家中不修炼的家人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这是江泽民集团和中共对人民犯下的大罪。

不论邪党怎么造谣,怎样抹黑诬蔑大法,内、外环境再艰难,我都没有动摇过,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给大法抹黑,不给师父丢脸。平时坚持多学法,听师父的话,师父告诉我:“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再后来,经过不断的学法,提高心性,放弃各种人心,明白了大法弟子此生的目地就是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开始不敢和外人讲大法真相,只是在家里讲,给亲朋好友、同事、同学讲。凡是能想起来的亲友,不论远的、近的,都去找到他们,给他们讲清真相劝“三退”。因为他们都知道我原来一身病,现在这么健康,是修大法修好的,所以他们基本都能认同大法并做“三退”。

不久,我的家人在事实面前看到了大法好,改变了对我修炼大法的态度。

去农村讲真相

再后来,我克服了怕心和爱面子的心,也能到大街小巷和陌生人讲真相了。

城市里的大法弟子集中,民众得救的机会也多。大约是从二零一零年开始,我就想下农村讲真相。我不断的扩大救人的范围,从大街小巷、集市再转到农村。

先去我市周围的村庄,接着按照地图一个村、一个村的走。有时不知该去哪儿了,师父就点化我。时间长了,越走越远,现在是往百里以外的农村走。有公交车的坐公交车,没公交车的就打出租车。一般农村交通不便,乘出租车去了之后,回来找不到出租车,我就请出租车司机在村口等着我,我進村尽快发完真相资料再乘这辆车返回。为节约费用,一天来回要换好几次车,有的大村子要多去几次。有的村庄去的次数多了,有的村民都认识我了。

从开始一天劝退三至五人,到八至十人,再以后,一天能劝退二十人左右。

有一次,我一个人乘公交车去村里,背了四十多本明慧新年挂历,还有明慧网下载的真相小册子,下车后,还要走一段路。一位同时下车的人说:“我替你背上吧。”一看,他是听过我讲真相做了“三退”的。進村后他就喊人过来听我讲真相,还帮忙给他熟悉的村民起化名做“三退”。一会儿挂历和真相资料全都发完了。

我从开始讲真相到现在,都是独来独往,走多远也是一个人,自己也已经习惯了。我知道伟大的师尊就在身边,还有天龙八部、正神护法。师父讲:“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4]

我一般是先在家学法、发正念,心态调整好后再出去。

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就是修心的过程。要求不断的去掉各种人心、执著心。刚开始出去讲真相那几年,说要出去,心就开始跳个不停。我知道是怕心和旧势力的干扰。救众生多急呀,能听你旧势力的吗?我就听师父的。说来也奇怪,在家时心跳个不停,一走出家门反倒不跳了。慢慢的这种心跳的现象就没有了。现在我一出门就背师父法:“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5]。

那种走在神路上的感觉我无法确切形容。我告诫自己不能生欢喜心。无论劝退多少人,都告诫自己不能生欢喜心。师父讲:“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6]

讲真相也有不顺利的时候,有时一進村就有不明真相的人骂,还有的要举报,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都能平安返回。凡是遇到这种情况,回家我就多学法,向内找,看看还有什么人心没放下,找到后就尽快修去它。还要多发正念,清理空间场。

这十多年来,方圆百里的农村我都去过。现在每周都坚持出去,每年发真相挂历的时候,有时一天能退二、三十人,最多一天劝退过四十二人。

村支书的觉醒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到一个比较偏远的农村讲真相。一進村,路边树阴下坐着两位妇女,我给他们讲大法洪传世界,江泽民集团栽赃陷害法轮功,突然身后有个人大声说:“你还敢在这讲这个,不怕有人抓你!”我回头一看这人正在村口照壁的墩子上坐着,我就转身去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如今已有二十多万人起诉江泽民;大法的美好;民间的传说等等,我告诉他,我小时就听老人们说过一句话:“末劫年,十份人死七份,剩下三份还拔好坏人。”儿时的这句话一直记在心里,但不知什么叫“拔人”。现在修大法我才明白了,拔人就是救人,退出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就是拔出来。我老家六十岁以上的人都听说过这句话。这是天意。

他听的很认真,再没说过不好的话。我看他不象一般的村民,我说你是村干部吧?他说是村支书。我说:“法轮功是救人的,共产党在害人,天要灭中共,我给你起个化名把那个党退了吧?”他爽快的同意了,并且拿了明慧期刊《起诉江泽民》、《明白》、《希望》及光盘《我们告诉未来》、《九评共产党》和护身符等资料。

他拿起一份《明慧周报》,内容正好是庆祝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专刊,他一边看一边自语:“都传了二十五年了……”我说:“是呀,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十八年了,它也没把法轮功迫害倒。你回家也赶快醒醒救自己的家人吧。有机会也给村民讲讲,让村里人都能躲过大劫难,那你就是积了大德了。你们村有你这样明白的书记可是村民的福份。”

我对他说:“我在你村转一转救人,你不要管哦。”他说行。我说,“那我先替你们村民谢谢你!”他开心的笑了。

先前那两位妇女也听明白了,做了“三退”。其中一人说:“你真有文化。”我说:“都是我师父给的。”

村子不太大,转了一圈劝退了二十多人,其中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党员,基层老干部。很多啥也没入过的人也听了我讲的真相,我就给他们“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健康、长寿、平安。告诉他们让家人赶快“三退”保平安。

讲真相的路越走越顺

风风雨雨走到现在,感到明白真相的人多了,环境相对比较宽松救人相对也容易些,特别是领导阶层的人,变化比较大。

今年正月十六那天上午,市内有文艺演出,我也到街上找机会救人。看热闹的人山人海。我寻找有缘人,结果,有主动和我说话的;有见我微笑的;有让我替他拍照的,都是师父给安排的有缘人,只要我开口讲真相劝退,对方就退。

遇见一个老干部,接了我给他的护身符扔在地上,还说些不好听的话。我没动心,就想要救了他,我说,所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大法是佛家高德大法,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做好人,大法弟子按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道德标准待人处事,带动了社会道德回升,使得人心稳定,灾难远离。善恶有报,共产党干了那么多坏事,天要灭它。你不退出来,就要做它的陪葬品。

可能是我的慈悲心感动了他,他听明白了,同意“三退”还要了护身符。我还告诉他救家人,让家人利用破网软件上大纪元网退,亲友不会上网的先写在一元钱上花出去,三尺头上有神灵,得到神灵的保佑,就能远离灾难,以后想办法找到法轮功学员让学员给退。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都答应了。

这时,同他一起的另一个老干部过来了,我开玩笑说:老顽固都退了,你也退了吧。他推车就走,我就跟着他给他讲,他也退了。那天上午一共退了二十人,其中十一名党员干部。现在世人逐渐都觉醒了,就等着我们去救了。

结语

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都是师父一步一步把我拉上来的,师父不知为我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少,时时看护着我,为了我的提高点化着我,每想到这儿就不由的流泪。如果不是修大法,我现在如何都不敢往下想。

修炼过程中遇到关、难的时候,第一念先找自己,接着学法、发正念,一般都能过的去。实在过不去,就求师父加持,把自己交给师父。有一次过关发正念,发一个多小时,最长发过两个小时的,清除自己另外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旧势力、共产邪灵。另外空间邪恶清除了,你才能多救人,不受干扰,才安全。师父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7]。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也动不了我。

每次出去讲真相,我都先给师父上香,求师父加持,多救众生。回家后先给师父上香,替那些得救的生命感谢师父。就是因为这颗信师信法的心不动,才平稳的走到了今天。我做到了没给大法抹黑,没给师父丢脸。我深知大法弟子的使命很大,时时要用师父的法对照自己,洗净自己,只有精進、再精進,多救众生报答师恩。

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5]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6]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