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03205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七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五年四月份,610警察来我家抄家。我当时很害怕,人心和怕心都上来了,我把《转法轮》拿给他们了,他们叫我签字,说是我自己把大法书拿给他们的,我也签字了。二零零七年,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被人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邪恶叫我不出去宣传法轮功好,并叫我签字。由于害怕被迫害,我也签名了。由于正念不强,听信邪悟人的话,我就对周围的人说“不炼法轮功了”,在警察面前,我也说了这话。我还说:“我走过炼功的过程了,我在大法中修炼,不要炼动作了。”由于怕被邪恶抄家迫害,我烧了很多师父的讲法,把炼功带也丢失或损坏了。二零零五年,由于怕心,我把两本大法书放到女儿家,等我去拿时却没有了。我对师父、大法不敬,犯了极大的罪,很后悔。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徐婵 2019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以后,公安局派出所到我家来了十几个人,叫我不要站在政府的对立面,不要再炼法轮功了。那时由于得法时间短,法理不清,我说:“不炼就不炼吧”,并写了“保证书”。有一次邪恶以对笔迹为名,叫我写“不炼法轮功了”这几个字,我也写了。二零一七年冬天,我们在网上交流,610警察把我手机拿去,并把我叫到派出所,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明,听信了邪悟人的话,跟邪恶说:“我已经走过了炼法轮功的层次了,现在不用炼法轮功了,就做个好人,更好的人。”通过认真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明白了我以前这些所为都是错的,明白修炼是严肃的。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焦发娣 2019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2月,我在本小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抓,被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宿,之后送回单位。单位成立了“转化小组”对我進行定期洗脑,逢年过节就给我开会,长达二年。由于当时有怕心,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我在单位领导的一次次说教中,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玩了文字游戏。这么多年了,感恩师父,感谢同修的点醒,我才发现自己在修炼上的大漏洞。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的“保证”及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材料全部作废。在最后的时间里,我一定要加倍努力,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学好法,修好自己,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朋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八年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修发真相资料被警察非法绑架,关押到看守所。在关押期间,我受到各种虐待和侮辱。因怕心和放不下对儿女的亲情,精神和身体的承受到了极限。半年后开庭时,法院为我指定的律师代我写了所谓的“悔过书”,我在各种压力下违心的按了手印。法官在法庭上询问时,我说了“不炼功”和“认罪”的话。我这样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内心痛苦万分。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孟玲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2010年8月,我被邪恶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本县看守所。期间我被洗脑,被法院勒索人民币六万元,且被法院冤判(判三缓四)。2015年11月,我又被邪恶非法抄家、绑架、关押迫害,被本县法院非法冤判四年,罚金二千元。在监狱,我被洗脑,失去理智,诽谤大法和师父,配合邪恶写了“保证书”等“七书”及其它文章。回来后,通过深入学法,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内心感到痛悔,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罗继传 2019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2017年4月7日,在中共邪党的所谓“敲门行动”中,派出所警察到我的住处,抢走了我的个人财物:大法书籍、电脑、刻录塔等,非法拘留我15天。由于我正念不足,配合了邪恶,在“拘留书”上签了名。2018年11月13日,我在讲真相时被人举报,被非法拘留10天。在我回家之日,我在“释放证”上签了名。在两次被非法拘留中,我没有彻底抵制邪恶的迫害,认可了迫害,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污点。我严正声明:过去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吕進飞 2019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迫害开始不久,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来,问我炼不炼法轮功。由于我炼功时间不长,学法不深,有怕心,我就说“不炼了”。在2013年至2019年6月期间,派出所多次电话来问我,有时也到家里来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为了敷衍他们,就说“不炼了”。通过这些年的学法修炼,我的心性得到了提高,知道以前做错了,修炼是严肃的。我严正声明:以前我说的“不炼法轮功”的话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顾弘芳 2019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5年11月被邪恶绑架,并关押迫害。在监狱中,我被邪恶灌输歪理邪说,失去理智,写了“保证书”等共“七书”以及其它文章。2018年7月回家后,邪恶又上门干扰,我产生怕心,把家里的师父像、大法书及资料烧了。在同修的帮助下,经过深入学法,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大错,我很后悔、痛苦、惭愧。我严正声明:为以前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精進实修,弥补损失。

罗森芳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五年,我因炼法轮功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邪恶逼我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时隔二个月后,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关了三个月。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已不能吃饭,行走都很困难,由于放不下生死,我违心的写了“三书”。通过学法,我知道错了。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大法,做好三件事,信师信法,跟师父回家。

师雪芳 2019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去年八月份,我在外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被拘留五天后回家。丈夫酗酒后逼我不炼了,还要我骂师父为证,要不就举报和我一起讲真相的同修。我学法不深,也没正念,就配合了丈夫,骂了师父。我真是差劲透了,太对不起师父了。严正声明:我当时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修好自己,坚修大法,永不叛师。

马奎花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单位领导在邪党的指使下,让我把书交出来,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我就顺从的把两本大法书交了出去。最近和同修交流此事,我悟到这是出卖大法,我错了。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曹淑芹 2019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两个人到我家来,问我是否还修炼法轮功。当时我丈夫在场,碍于我丈夫一直反对我修炼法轮功,如何讲大法好也不接受,我怕丈夫发怒,就说自己“没有炼法轮功了”。我深感对不起师父的苦度。严正声明:我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邓玉梅 2019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7年喜得大法的。后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我因发放真相资料被邪恶抓去拘留所。邪恶逼我骂师尊,我骂了大法、诬蔑了大法,做了对大法不敬的事,真是后悔莫及。我严正声明:从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损失,走好修炼的路。

刘雪娥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2015年左右,邪恶来家里抢走了大法资料,他们强迫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没说。后来他们写了三张材料,我被迫签了字。现在回想起来非常后悔。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跟师尊回家。

冯存录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由于怕心,在压力面前我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并协助警察到家录像,配合了邪恶,没站在法上,更没有正面去证实大法,深感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归正自己的言行,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坚修大法到底。

朱娟 2019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在十几年前,我回国做生意的时候,中共610办公室跟踪我。那时我还是个新学员,他们企图通过我来游说我的妻子回国,放弃对大法的信仰。严正声明:我当时在高压下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定修炼,跟上正法進程;勇猛精進,跟师父回家。

洪以源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四年,我被警察非法劫持到当地公安局,由于法理不清,在怕心的作用下,说了、做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二零一六年,在公安局在严重的怕心下,我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按手印)。在此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坚修大法到底。

史润枝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在非法绑架到黑窝的5年里,在警察坏人的威逼下,在自己怕心的作用下,我违心的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在此特严正声明我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废。从今以后,学好法,做好三件亊,走好走正自己最后的路。

黄盛葵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因为受共产邪党电视的造谣宣传,我原来曾经诽谤过法轮功,说过一些不敬大法师父的话。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我明白了法轮功是冤枉的,现在我已正式学法炼功了。我曾经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现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李新生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2017年下半年,由于孙子要参军,村干部和家人逼我表态,当时我被情带动,说了“不炼了”。现在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错了,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兑现誓约,救度众生随师还。

杨书敏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在邪党的高压下产生了怕心,放下了大法,给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贾梅芝 2019年6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严酷的迫害下,我写了骂师父、诽谤大法的话,给大法抹了黑。我错了,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损失,修好自己,救更多的众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赵淑芹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医院看守所专用病房,出院时,医生叫我按手印,说不按出不了院。我也没看内容,就按了手印。现在我想到了邪恶叫做的都是邪的。严正声明:我按的手印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亚敏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党委派出所到村里恐吓,由于怕心,我在他们面前说了“不炼功保证”,出卖师父和大法。现在我认识到错误,严正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好好修炼,坚修到底,弥补过错。

王建芳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迫害大法时,因我害怕心重,违心的写下了对大法不敬、对师父不敬的话。我非常沉痛。现声明我以前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一切作废。重新改变自己,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坚修大法到底。

戴益德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中所写的“四书”及在那个特殊的环境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大法要求的三件事。特此声明。

陈晓芝 2019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派出所的威胁和恫吓下,我和丈夫当时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一切作废。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下决心做好。

刘桃花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绑架期间,在看守所和办案单位及法官逼问时,我被迫所说、所写、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张明菊 2019年5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所有做过和说过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郑重声明全部作废。相信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莲英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干扰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同时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程品珍 2019年6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们向邪党所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并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特此严正声明。

李秋广、张瑞华 2019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非法审问我的时候签了一次名。我声明签名作废。

沈宝玉 2019年7月9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