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了一个心胸宽广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六岁,退休前是一名会计师,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一个年头了,我从一个心理阴暗、精神抑郁、自私冷漠、浑身是病的人,升华成了一个心情开朗、乐于助人、宽容大度、身体健康的人,亲身感受到法轮大法是正法大道。下面讲两个我修炼中亲身实践真、善、忍的小故事与大家交流。

一、借钱

去年七月份的一天,在舅舅家认识了妗子的一个远房外甥。因我和妗子要出去办事,也没和他说多少话,互换了电话号码就走了。出门后妗子说,你不该告诉他电话号码,他会向你借钱的。他家发生了点变故,经济上很困难,我们这些亲戚都被他借遍了,借了又不还。我不喜欢他,可他来了就不走。我也注意到了,他确实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很落魄。但我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很善良。我给他留电话是想找机会告诉他大法真相,救他啊!

一天,我约他出来吃了个饭,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与共产党迫害的邪恶,他明白后退出了入过的邪党组织。我送给他一个录有师父讲法的MP3让他听,他欣然接受了。临近过年的一天,我果然接到了他借钱的电话,说要向我借三千块钱。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他又确实生活困难,那他借就借吧,于是我很爽快的答应了。虽然我很明白,说是借,其实就是有去无回了。

在给他钱的时候,我说,现在的人把什么看的最重?就是金钱,是吧?为了钱财利益,可以泯灭良知,道德沦丧,贪污腐败,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牟取暴利。其实,这三千块钱对于我这个工薪家庭来说,真不是个小数目,我一个月的退休金还不到三千块,更何况我们还有车贷、房贷。你向我借钱,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你想,我们只见过两次面,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你觉的我会借钱给你吗?说实话,我要是不修法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大法师父让我们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我要不借给你,你的亲朋好友可能没人借给你了。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他说记住了,那个MP3我听了一部份,确实说的很有道理。我说那你就回去好好听。我又说,踏下心来,找份工作,凭你的能力养家糊口是没有问题的。他说我已经找好了,在外地。我向你借这个钱就是想一个是过去这个年,再一个就是作为去外地工作的花销。

后来,他发了几条很感人的短信对我表示感谢,我很感动。我回复说,不用客气,一件小事而已,希望真能帮到你一点。

二、拿身份证和送红包

我父亲在家是排行老大,叔叔结婚的房子是我父母盖的。后来他们搬到城里住,要把这房子卖掉。因我有两个弟弟,父母就想把这房子买过来,可婶子非要卖给别人。因为这事造成了很大的矛盾,婶子也迁怒到我身上,对我很不好。可叔叔对我们很好,只是拗不过婶子。

自工作以来,每年过年我都买上东西去看望他们,每次都得面对婶子的那张冷脸和恶言恶语。我很怕见她,压力很大,甚至因为此事我的性格都发生了扭曲,变的很自卑,总感觉不如别人,也很怨恨她,可是为了报答叔叔,也出于我们相对纯正的家风,第二年我还得去。就这样几十年下来和婶子积怨很深。

修大法以后,从大法的法理中我明白了,婶子之所以这样对我,那是有因缘关系的,是我以前欠了人家的,这是在还业债,是婶子在帮我消业呢。我不再有那么强烈的怨恨、委屈和不平了,婶子也随之有了些变化,见面也有笑容了,虽然还有些勉强。

后来,叔叔让我去他的公司给他做财务,去了之后,发现公司账务非常混乱,问题很大。而此前的财务是婶子的弟弟分管的,他不但在财务方面不检点,还狂妄自大,根本不把他姐夫(我叔叔)放在眼里,说的话很难听。因为牵扯到婶子的弟弟,在向叔叔汇报工作的时候就有意避开了婶子,我本身是个好意,怕她知道了生气。婶子是个很敏感的人,再加上她弟弟也在她面前搬弄是非,对我又生出了怨恨、报复和不信任。

有一天,税务和银行需要法人身份证,我打电话跟叔叔要,婶子听到后就把身份证拿走了。当时我不知道是这样,就去她家拿。婶子那阴沉的脸拉得老长,用怨恨的眼神盯着我,声音冰冷的一字一顿的说:你叔叔的钱可是你管着,你可得管好了。我一下懵了,怎么会这样?我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心里却委屈的想:作为一个修炼人,师父让我们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按照师父的要求,我尽心尽力的把工作做好。在接这份工作的初期,为了理顺和归正原先的账务我没日没夜的工作,从新确定核算办法,把一切不符合财务制度和规定的都从新归正。当时丈夫看到我这么辛苦,每天做一个海参给我补身体。我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基本把账务理顺。而且每一分钱都给他核算好,以前的财务所有的利息都不入账,我把哪怕是一分钱的利息,或者是其它很隐蔽的收入都给他核算到。

我知道,大法中师父给我们讲了失与得的道理,贪占别人的东西是要失德的,我一直在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我决不会贪占别人任何的东西的。现在婶子突然用这种态度对我,真的太出乎我的意料。我稍稍回了一下神,说:婶子,要不这样吧,身份证我不拿了,让别人来拿吧。婶子立刻恨恨的大声说:谁拿还不是到你手里去?拿走吧。我说:“那我走了,婶子 。”过程中我一直面带微笑,可回到车里,委屈的泪水却控制不住的往下流,同事也都为我抱不平。

冷静下来之后,想到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这还是欠人家的没还完。其实想想我也很理解她,确实是人家的钱我在管着嘛,人家有担心也是正常的啊,有什么好委屈的呢?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去看他们,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也渐渐的又有了笑容。

去年叔叔过生日,我和弟弟俩口子过去给送了点钱,可是不知为什么,婶子执意不要我的钱,我不接,最后她撵到门外来,我还是不接,她竟把钱扔到地上,啪一下把门关上了。弟媳说:唉,做小辈的有这份心,做长辈的不应该这样,收下就行了。我当时并没有动心。回来也没跟丈夫说,我怕他生气。后来说起这件事,他果然很生气,说:以后别去他们家了,净受这种侮辱。我说:我也没放在心上,她就那样,理解她吧。

今年过年我又去了他们家,这回婶子完全不象上次那样,还关心的问了我一些家庭中的事。

我和婶子之间的坚冰已经融化,积怨已化解,随着我修炼的進一步升华,我相信真正的春天会回到我们的心中。

无比的感恩师父,感恩大法,是法轮大法把我变成了一个宽容大度,心地善良,并能理解别人的人。也只有大法的威德才能从根本上彻底改变一个人。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希望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都能得到大法的福泽与救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1/我变成了一个心胸宽广的人-389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