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离家的白玉福说给大庆公检法人员的心里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白玉福,原大庆市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武保科科长,与妻子张立新,在1999年7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2018年11月9日和妻子再一次被绑架,妻子被非法治安拘留半个月,白玉福第二天被东湖公安分局办了取保,2019年5月又被通知批捕并等待开庭。

白玉福被迫离家出走。白玉福说,“今天,已经六十多岁的我是有家不能回,作为修炼人,我并不怕坐牢,知道了生命真谛,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畏惧,但是,我知道,我的生命不是为坐牢而来,我知道大法是来度人的,我知道对大法的态度关系着每一个人的未来,所以,我希望我能以自由的身躯为善良却又无辜被谎言捆绑着的世人讲述真相,我希望每一个人都有未来,都有美好的未来,也包括你们。”

下面是白玉福说给大庆公检法人员的心里话:

大庆东湖公安分局警官、大庆让胡路检察院检察官、大庆让胡路法院法官,你们好:

我是白玉福,已经离家出走多日,原因自不必说。今天,我和你们说说心里话,目的没有别的,我希望你们有未来,有一个好的未来。

一、昔日的荣耀和幸福

我曾经是军人,拿过枪,穿过军装。在部队时我是正营级干部,一九九三年转业,分配到大庆油田测井公司,到测井公司后,是按照普通干部使用的,任公司经警队队长。这个单位纪律涣散,是个老大难单位,我到该单位后,先是和其他干部建立起了良好的工作关系,之后,我们密切配合,深入到警员中,和大家谈心交朋友,并陆续恢复和建立起会议、训练、总结等必要的规章制度,一年内经警队就有了出色的变化,三年时间彻底改变了经警队的面貌,我也于两年内两次被公司评为标兵个人,第四年,我被直接提升为公司武保科科长,带领系统内人员多次出色完成了公司重大活动的保卫工作。

一九九六年九月,我和妻子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后,人生观、价值观都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我们时时处处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凡事先想到别人,在武保科科长的岗位上,我更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踏实工作,谦虚待人,工作和为人一直都得到领导和同事的好评。修炼前,我和妻子总是争争吵吵,好像没有一天消停的时候,在外人看来,我和妻子的关系挺好的,但实际情况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在部队时当军官,到企业后也一直当领导,管人管惯了,回到家里也当领导,我妻子肯吃苦能干活,人也巧,两个孩子几乎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的很多衣服都是她自己亲手做的,干啥都像样,干啥也都讲究个样儿,因此,我们之间谁也不服谁,都是自以为是,听不得对方一点意见,遇到问题就争吵,甚至打的不可开交,用我妻子的话说:“如果不是修炼了,咱俩离婚是早晚的事儿。”修炼法轮功后,我们按照师父的教诲,有尊有让,家务活儿抢着干,遇到矛盾向内找,家庭和睦了,原来身体上大大小小的病痛也都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家庭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与温馨。

二、我和家庭经历的磨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当我和妻子还沉浸在得法修炼的幸福中的时候,江泽民出于嫉妒法轮功人多而掀起的迫害运动就铺天盖地而来,之后,被绑架、抄家就成了我们的家常便饭。

我妻子经历过公安和单位的十次绑架,被关过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还被非法劳教过一年,她第一次被绑架时,小女儿才九岁,当时,我不在家,幼小的孩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妈妈被警察带走,恐怖惊惧达到了极点。在十次的绑架过程中,妻子多次被勒索钱财,还被扣发过一整年的工资。

迫害发生后,我自己也是三番五次的被绑架关押,2000年12月5日那次绑架我妻子时,我也被绑架,妻子被送到看守所关了三十八天,而我因为这一次的被绑架,单位撤销了我武保科科长的职务,后来由于不断受到公安和单位的骚扰,同年年底被迫买断工龄。

买断工龄后,家庭收入减少了大半,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家庭生活质量一下子就降了下来,幸亏妻子手巧,把家庭生活安排的还算有序。那段时间,好几站地、一元钱的公交车,妻子也不舍得坐,她说省下这一元钱,能给小女儿买根冰棍,小女儿曾经感慨的说:“要是没有迫害,我们家的生活该有多好啊。”

我还经历过两年劳教,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迫进行体力劳动,每天干活时间长达十多个小时,而且每天都有繁重的指标,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为完不成任务而被打骂、惩罚、关小号等,身心都遭到了极大的摧残,我也出现了高血压症状,牙齿也出现了松动现象,因为得不到治疗,最后半年连吃饭都很困难,结束劳教时,牙齿只剩下十几颗,还都是活动的,回家后被迫镶了全口假牙。

二十年的迫害中,尽管我和我的家庭经历了数不清次数的担惊受怕,但是全家人从不互相埋怨,从来都是相扶相慰,两个女儿也在风雨中长大成人,小女儿大学毕业,大女儿博士毕业,现在他们都已经有了幸福的家庭,大女儿生了个女儿,小女儿生了个儿子,我和妻子也都办了退休,我们的家庭已经从阴霾中走进阳光。

然而,让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灾难再一次降临。2018年11月9日,我和妻子再一次被绑架,妻子被治安拘留半个月,我在被绑架的第二天被东湖公安分局办了取保,2019年5月又被通知批捕并等待开庭。

绑架我的那一天,小女儿抱着才一岁多的孩子陪我在东湖公安分局整整坐了一夜,孩子哭,女儿也哭。看着疲惫的女儿和幼小的孩子,我的心都要碎了,人都说父亲是女儿背后的山,父亲是女儿遮阴的大树,而我的女儿却在痛苦中以弱小的身躯为我当山做树。

三、真、善、忍温暖着我的家庭

修炼法轮大法,我和妻子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也用真、善、忍的原则教育孩子,在风雨中成长起来的两个女儿没有因为我和妻子的一次次被绑架而影响了她们的性格,相反,她们都非常坚强,非常自立,也非常勇敢,她们对亲朋好友又都非常友善,尤其是对老人,更是尊敬孝顺。

我岳母在八十岁的时候来到我家,来时已经完全不能自理,屎尿都得靠人伺候,人糊涂,还有严重的哮喘病。我妻子是家里的老大,岳母重男轻女思想比较严重,妻子从小到大没少为家庭付出,但是,除了干活儿,从来都没捞着好,岳母对妻子始终很苛刻,妻子结婚以后都不愿意回娘家,一直都挺恨岳母的,直到修炼了,妻子才彻底改变了对岳母的看法。知道岳母不能自理后,妻子体谅弟弟和弟媳的难处,就叫妻弟把岳母送了过来。

老人没来前,家里吃东西是可着孩子,老人来了之后,我们是可着老人,有的时候老人喜欢吃的东西比较贵,我妻子就把东西分成几份,每次只给老人做,剩下的就放冰箱里给老人留着,我们全家人都没意见,孩子也总给姥姥买好吃的。老人大小便不能自理,我们就掐着时间,两个人抬她上厕所,有时候,抬到厕所了,没便,回来坐到椅子上就便了,满屋都是臭味,每一次的洗涮都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不但要洗衣服,还得给老人洗身子,比伺候月科的孩子都难;老人糊涂,啥东西到手就是玩具,不高兴就又随手摔了,有一次,老人干脆把身上穿着的毛裤也当玩具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毛裤的一条腿都拆没了。老人睡觉也没规律,经常一宿宿不睡觉,我妻子就得陪着,有一次,我妻子实在是太困了,就在老人旁边的小床上睡着了,结果,一觉醒来,满屋的地上都是白花花的东西,我妻子睁开眼睛都懵了,细一看,才知道是老人把枕头芯全掏出来了。老人糊涂,而且不是一般的糊涂,一不高兴了,看见谁骂谁,管我妻子也叫妈,经常把我当成串门的,有一次,干脆就把我当坏人了,我从老人身边经过,老人突然举起拐杖狠狠地朝我后脑打来,我因为没防备,拐杖重重的打在头上,当时就起了大包,疼了很多天,当时,我真是有点生气了,但是,过后想一想,我是修炼人,师父让我做个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这点事儿算啥呀,之后,我还是照样对老人好,有亲戚知道了这事儿后说:“你要没修炼,那天,你指定得把老太太送回去。”

老人在我家呆了六年,六年中有多少麻烦事儿,说不清道不完,但是我们对老人的孝顺从来都没有变过,应该是我们的孝顺感动了上天吧,老人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再就是看神韵晚会,来了没多久,严重的哮喘病竟然不知道从哪天开始就没了,刚来的时候,谁坐她身边都害怕,总感觉她要憋过去。到临终前,老太太啥都明白了,从家乡赶过来的妻妹趴在老人耳边问:“谁对你最好啊?”老太太清晰的回答:“大姑娘。”

2016年8月,我妻子回老家帮妹妹伺候她儿媳妇月子,有一天,她和妹妹去商店买东西,在乘扶梯的时候,一位老年妇女在扶梯上没站住,从上边滚了下来,我妻子出于善良的本能,在事发的一瞬间,直接用自己的身子挡了上去,老年妇女因为我妻子的一挡,毫发无损的停了下来,而整个惯性和重量就传给了我妻子,妻子直接从扶梯上摔了下去,造成身体多处软组织损伤、脚踝粉碎性骨折。我妻子没让那位妇女负任何责任,她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有师父管,我没事儿的。”

我从老家把妻子接了回来,大女儿把她送到医院,拍片检查后,医院的大夫沉重的说:“这脚伤就是好了,也得跛脚,骨头已经错位了。”我妻子一听,就坚决要求回家学法炼功,她说:“住院,我就得瘸;炼功,我一定能好。”大女儿拗不过妻子,就把妻子拉回了家。回家后,妻子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坚持用受伤的脚正常走路,刚开始,每迈一步都疼的大汗淋漓,但是,疼痛却在一天一天的减轻,到了2016年11月,我妻子的脚已经完全康复,没留下任何后遗症。这样的奇迹,在现代的医学上根本解释不了,一直为我妻子担心的亲属,无不由衷的称赞法轮大法的神奇。

四、我们违法了吗?

无论是修炼前还是修炼后,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和公检法打起交道来,更没有想过“违法”会和我们联系上,但是,在这二十年中啊,我这个曾经的军人、曾经的标兵,如今又凡事先想到别人的修炼人,却总是处于公安的监控之下,而我们这个善良纯朴、满满孝心的家庭,却又总是承受着担惊受怕。

近些年,让胡路法院为法轮功学员开了很多次庭,律师在庭上做的都是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啥叫“以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啊”?教人做好人能是邪的吗?一群手无寸铁的修炼人能破坏了法律实施吗?其实你们自己也知道给法轮功学员定下这样的罪名根本就是强加之罪,但是,你们还机械的执行了命令,所有的开庭都是走形式,这也是我拒绝到庭的原因之一。

你们在把命令当法律,而不是把法律当依据,换句话说,你们维护的不是法律的尊严,而是自己心底里那点小算盘——反正是上边要求的,又没损害我个人的利益。

“问问法轮是怎么做人的!”这句话是大庆的一名公安在训斥一名刑事犯时说的话,这句话在你们的心里应该也有共鸣吧?你们以邪恶的命令给实实在在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定罪,你们知道你们自己犯的罪有多大吗? 你们在对法轮功学员抓捕、提审、判刑的所有文件上签下的名字,其实都是在给自己的未来留下犯罪的证据,中共的出尔反尔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为什么不到庭应诉,我配合了你们,就是配合了你们犯罪,这就是我离家出走的另一个原因。

从另一方面讲,“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们的老祖宗啊,早就把这话告诉我们了,但是几十年的无神论洗脑让中国人什么都不信了,可是不信不等于没有啊。我们都知道,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我们没几个人亲眼见到过市长,亲眼见到国家主席那就更难了,为什么?因为地位差的太远,那么为什么我们看不见神佛啊?因为境界差的太远。所以说啊,千万不要轻言什么都不相信,明慧上登载的神迹文章多了去了,你们咋不看看呢。你们天天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中共的谎言,都是粉饰自己的一面之词。中国人啊,其实真挺可怜的,我们从小就接受着“标准答案”,不能有不一样的答案,不能有不一样的声音,现在的你们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中共把你们当傻子,你们都快成复印机了。

在众多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我和我的家庭所经历的魔难只是冰山一角,这一笔一笔的帐啊,上天可不只是给江泽民记着,上天也给所有参与了这场迫害的每一个人记着。你们都知道雇凶杀人吧,啥时候听说过因为是被雇杀人就不负法律的责任了?道理啊,是一样的。明慧网上登载的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到报应的例子比比皆是,大庆油田610主任刘希平叫嚣过不怕报应,结果被肺癌折磨死了,八百垧派出所所长李大明叫嚣过不怕报应,结果呢,车祸撞死了。

我们苦口婆心的讲真相,我们想千方设百计的让你们明白真相,我们把你们的安危和未来放在心上,你们却反过来积极的迫害我们,从人性的角度讲,你们这不是在恩将仇报吗?

结语

今天,已经六十多岁的我是有家不能回,作为修炼人,我并不怕坐牢,知道了生命真谛,已经没有什么能让我畏惧,但是,我知道,我的生命不是为坐牢而来,我知道大法是来度人的,我知道对大法的态度关系着每一个人的未来,所以,我希望我能以自由的身躯为善良却又无辜被谎言捆绑着的世人讲述真相,我希望每一个人都有未来,都有美好的未来,也包括你们。

告诉你们一个与你们有关的信息,希望你们能有所省思。2019年5月31日,明慧网发出正式《通告》:“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日前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

我们伟大的师父在《转法轮》开篇的论语中这样写道:“如果人类能以道德为基础提升人的品行、观念,那样人类社会的文明才能长久,神迹也会在人类社会从新出现。在过去人类社会中也多次出现过半神半人的文化,使人类提升了对生命对宇宙真正的认识。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

大法是慈悲的,大法也同样是威严同在,希望你们能为自己选择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