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贵的同修 殊胜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这里交流两位同修的正念故事。

一、正念解体旧势力走出病业假相

B同修七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她是个半文盲。得法后,师父经常把法打在她脑海中,不久,所有的大法书她都能通读了。

B同修独居,平时对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抓的比较紧。然而,她因一念之差,招来病业假相的魔难。下面是B同修给我们讲述的过程。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份,我所在的学法小组有一位七十来岁的同修突然离世,我思想闪过一念:她看上去三件事做的比较好,身体也很好,怎么突然就走了呢?圆满是不是不一定都白日飞升?是不是不带肉身走?我学法学的不怎么样的,是不是……?

过了一天,我看到全屋子都是黑色的盘旋转,感觉心里不舒服,想吐。早上六点起床方便时,突然感觉全身动不了,好不容易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小便尿了一地,大冷的天,我坐在湿漉漉地上,想打个电话都办不到。

幸好,我身边有一堆干衣服,我用这堆衣服把自己围起来,从早到晚,我瘫坐地上不能动。我心里明白:那黑色的盘是旧势力下的机制,想置我于死地。我就背师父的《洪吟》,想起哪句就背哪句,并求师父帮我。

到了晚上六点钟,我能起来了,我把地上这堆湿淋淋衣服抱起来,放到洗衣机里洗干净,晾好。后来一想,那堆湿衣服只怕有几十斤,我怎搬动的!心里好感恩师父!

紧接着,我又有五天起不来,全身动不了,不吃不喝,连电话都打不了,又两次看到满屋子的黑色盘旋转。我背师文的法,求师父帮助,向内找,找到了那不正的一念,解体、归正。

到了第五天晚上,我能动了,就给一个同修打了一个电话,同修来了,并通知了协调同修A。

第二天,A同修来后,与我交流,看我有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病业假相,就与其他同修排了班,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时不离人,与我交流,带我学法,帮我发正念。她本人二十多个白天守在我这儿,帮我归正了发正念的要领和状态,找到了许多执著和人心。两个多月,彻底解体了这场迫害,堂堂正正正的走过来了。

二、“为他”的一念化解了车祸后的负面结果

D同修,四十多岁,二十多岁得法,母亲也是大法弟子,二十多年来,母女俩经历了数次中共迫害,一直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在此,她讲述了一次出车祸的片断:

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天快黑了,我要过马路,等车回家。国道上没有横路线,我两边看了都没车经过。正当我穿过马路时,突然一辆白色轿车将我撞倒,撞的是头部,我只听到“当”的一声,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自己就躺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到有人说:“看看撞的怎么样,送医院吧。”“医院”两字让我惊醒,我的头很晕,视力模糊,我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有事,不去医院。”只见一个男人从皮包里拿出一沓100元人民币说:“这些钱给你,你自己看着办,好吗?”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要钱。”他们说:“那怎么办呢?”我说:“你们去哪儿?能不能把我送回家?”正好他们也是去同一个城市,他们就把我抬起来,放到车上,就出发了。

此时,我想起了师父讲“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的法理,我想今天碰到这件事不是偶然的,一是要救他们三个人,二是要修自己。我就开始问他们对法轮功的认识,他们受邪灵谎言欺骗,讲出的是负面的东西,我就一一给他们澄清。

接着,又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的信息。开始那个女的特别顽固,我就耐心的讲了为什么要退,共讲了二十多分钟,三人全明白了,全退了。

真相刚讲完,我也到了家的附近了,我谢谢了他们要搀扶我回家的好意(因我家是资料点,为了安全,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住处),我自己扶着墙、梯子,慢慢移回了家。

回家后,我就开始向内找、发正念、背法、听法,一直到天明。虽然那时我还没有脱离全身疼痛、无力、头晕的表象,还在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单位主管请假。正念告诉我这些都是假相,从行动上去否定,去上班。

去了之后,主管问我脸色怎么这样难看,我才告诉她被车撞的事,让她见证了大法殊胜、神奇与美好。我也很快走出了这一劫难。谢谢师尊的慈悲保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